刚刚更新: 〔圣光下的死亡领主〕〔人间有味是清欢〕〔韩娱之灿〕〔美人谋之冰山帝君〕〔都市重生之无敌阎〕〔豪门军宠:调教小〕〔忽而至夏〕〔重生学霸男神:湛〕〔穿越反派之子〕〔极品穿梭王者系统〕〔抗战之广陵密码〕〔掌家小农女〕〔我的妹妹叫露娜〕〔至尊圣医〕〔仙启遗侠录〕〔鬼道仙〕〔手机系统有点坑〕〔铸鼎纪〕〔阴阳女鬼修〕〔血尊的甜心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223章 放火烧庙
    沈菀秀诡异的笑了笑,那被称作大师的和尚便是拍了拍手,门外立刻有小沙弥抬进来一张桌子来,上面摆放着两个铜盆、一叠巾帕、各种高低不一的瓶瓶罐罐、针包、刀子剪子、还有盘成一团的像蛇一样的管状的东西,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堆,只看得沈菀乔心里发凉,身子发抖……

    “将人抬到床上用绳子捆住,小心等会儿挣扎不老实坏了大事!”

    那尖耳猴腮的和尚一边挽着衣袖一边说着,沈菀乔看他那架势,只觉得这人与集市上杀猪卖肉的屠夫没什么区别,让他来换血她觉得自己的命就要葬送出去了!

    沈菀乔挣扎着躲避,然而却还是被当做牛羊一样被小沙弥抬上了床铺,拿出三指粗的麻绳将她捆绑了个结结实实,整个人如砧板上的鱼肉等着被人宰割!

    她美眸睁大,惊恐的哀嚎,却没有人来管她的死活!

    “姐姐,你安静一会吧,别在喊了,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老老实实换完血,妹妹就带你回家。”

    沈菀秀来到她面前,瞧着她满脸的血水,看着她那无比恐惧害怕的模样,她心里实在是开心极了,伸出手来拍了拍她的脸,笑容如魔鬼。

    “呜呜……呜呜……”

    沈菀乔哭着摇头,她不要换血!不要死!

    沈菀秀则是冷冷的看她一眼,转身躺在了另一张禅床上,两张床挨着极近,相对于沈菀乔的惊恐绝望而言,沈菀秀安静的躺在那里,面容上则是一派的恬静安然,唇角上勾洋溢着难以言表的喜悦与期待之情。

    那藏青色衣衫的和尚走过去,将沈菀乔捆着的双手松开,床下接上铜盆,将她手猛地按在床沿,在桌子上拿起刀片来对准她的血管,作势划下去……

    沈菀乔此刻,面如死灰……

    这厢禅房里气氛诡异,外面寺庙的大门却是被叩响。

    “开门!”

    风意潇紧跟着载了沈菀乔的马车而来,却是没想到行走在庙门前却是看到朱门紧闭,于是便命车夫拍庙门,这青天白日的时间,寺庙不开门迎接香客却是要大门紧闭,这是欲意何为?

    “开门!快看门!”风国公府的车夫用力的砸庙门,却是迟迟不见有人应。

    “继续拍,拍到门开为之!”

    风意潇见无人应门,他皱着眉头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负手而立,抬眼望着这一座看上去有些破旧的寺庙,心里不知怎么忽然觉得有些不安,京城里什么医馆没有,沈菀秀说是带着沈菀乔就医怎么会挑选在这荒郊野外的一处寺庙?

    这寺庙看上去处处隐藏着古怪……

    他有些疑惑沈菀秀在里面到底在干什么!

    “继续给我叫门!”

    风意潇心头萦绕着担忧,虽说沈菀秀是沈菀乔的亲生妹妹本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可他还是不放心!

    车夫不停地叫门,里面却是迟迟不见回应,风意潇的眉头越皱越紧。

    这时,身后突闻马蹄声响,他转身,正见一辆马车停下,车帘挑开,露出顾清惜那一张清秀绝丽的脸。

    “你来做什么?”

    风意潇显然是有些意外,没想到顾清惜也会来到这里。

    顾清惜由着丫鬟扶下了马车,见到伫立在庙门前的风意潇时,她微微一笑,“见到马车驶出了城朝着荒郊野外来,我有些不放心!毕竟车上载着的是二妹与三妹,我作为姐姐理该是要为她们的安慰着想的,所以一路跟随来看一看。”

    顾清惜说道这里,清凉的眉眼扫了一记这朱门紧闭的寺庙,有些疑惑问道:“二妹与三妹是进了寺庙么?”

    风意潇不知道她这话有几分真几分假,也懒得去分析,他转过身去不愿看顾清惜的脸,只是清清冷冷的淡漠的说道:“她们姐妹已经进了庙门,我在这里门板都要拍烂了,却迟迟不见里面有人来开门,这寺庙似乎是有问题……”

    顾清惜闻声,表示赞同,略作思量随后说道:“的确如此,寺庙白日里都是朱门大开迎来送往香客,而这里虽地处偏僻但也不至于白间关门,最奇怪的一点的是,为什么二妹与三妹可以轻易的进去,我们却是不能?”

    听得她和颜悦色平静的言辞,风意潇第一反应就是惊了惊,他们两人见面那一次不是针尖对麦芒,争执的不可开交?今天是什么日子,顾清惜居然第一次与他同步思维,第一次这样心平气和的与他说话?

    风意潇,有些难以置信。

    他再次转身,眸光有些疑惑的锁着她。

    顾清惜盈盈而立,便是在他那充满不可思议而又疑惑连连的眸光中,一勾唇,笑意温软。

    这笑,是不带任何争锋相对的冷笑,是不带任何嘲讽挖苦的讥笑,只是那样纯粹而清明的一抹笑,她笑起来的样子,眉眼弯弯,还是那样一贯的好看,美的不可方物……

    许久不曾见她这样温软明媚的笑容,以至于,见到的这一幕,风意潇神色松怔,脑中闪过的就是之前她跟在他身后拉扯着他衣袖,吵吵嚷嚷要嫁与他为妻的画面……

    时间弹指飞逝,一切都不复回还。

    风意潇低垂了眼睫,收起自己不该有的这份失神心绪,在抬眸,眼中已是一片清明,只听得他说道:“不知道这寺庙究竟是欲意何为……”

    顾清惜望着那紧紧关闭的庙门,眸光闪烁,“我总觉得这寺庙存着什么难见天日的勾当,二妹与三妹进去许久不出来,万一有个闪失可如何是好?”

    说道闪失,风意潇的心中一紧,脱口道:“乔儿她身上还有伤……”若真的遇到什么事,该如何脱险?

    这样一想,风意潇心头便犹如火烧,着急万分。

    “风丞相对二妹果真是情深似海,本郡主实在是羡慕。”顾清惜由衷的说道。

    听得她这样说,风意潇没来由的感觉到心中一刺,似是心房的哪个地方疼了一下,他能感觉到她这句羡慕与之前的羡慕截然不同,之前是无尽的讽刺,而这次却是真诚的言辞……

    这样异常的反应,令他迷惑。明明是恨极了她,气极了她,怎么还会因她的话而心生不悦?

    风意潇这样的患得患失时,顾清惜却是缓步走到了庙门前,见她距离庙门极其的近,唇角上扬,轻笑道:“既然是不开门,那就想办法……这门是木头所铸最怕的就是火,既是不开那就一把火烧了它!”

    此话一出,跟在她身后的束墨与卷碧两人惊了惊,不敢想象这话是从她们主子口中说出来的,这样的霸气!居然要放火!

    风意潇闻言,也是一怔,没想到顾清惜竟想出这样狠辣的法子,放火烧寺庙……

    顾清惜素来坐言起行,放出话来说是要烧门那绝对是要烧的!

    “去!将马车上的车帘与车厢内一切能烧的东西都搬过来,放火!我倒是要看看这庙门开还是不开!”

    顾清惜一字一顿,铿锵有力的说道,束墨与卷碧听命不敢多说话掉头转身就去收拾车上一切可燃烧的东西,不多时将一堆可烧的软垫毯子等物什堆在了庙门前,顾清惜笑吟吟的看了一眼,说道:“烧!”

    一声令下,车夫将火折子丢在了门前,此时正直深秋干燥,东西又是易燃,星星之火瞬间成为燎原之势,猩红的火舌顷刻间舔上了庙门!

    顾清惜一动不动的看着那火越烧越旺,成功的听到了门板后面传来的一阵急促慌乱的脚步声。

    呵,沈菀秀与沈菀乔不出来不要紧,她自由办法进去,庙门关这么久定然是没干什么好事,呵,这个时候不进去凑个热闹怎么行呢?

    庙门前大火熊熊,禅房门这时忽然杯撞开。

    “方丈!不好了!有人在门外放火烧庙!”

    一小沙弥跌跌撞撞冲入了屋内张口大喊,神色慌张!

    此刻的屋内,沈菀乔的手腕早已被割开,两根细长如蛇一样的管子插在她的手腕上,她此刻面色惨白,两眼望着头顶上的神笼,意识涣散,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如涓涓的流水通过那如蛇一样软滑的管子一点一点的流逝,一点一点的输入沈菀秀的体内,而与此同时她又同样清晰的感觉到沈菀秀那温热的血从另一根恶心的管子内送往自己的体内,这种诡异的感觉,这种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过得痛楚,令她心神崩溃,身上被五花大绑动弹不得,她眼神呆滞就这样傻傻望天,等死……

    本以为就要这样被放干血死在这荒郊野外,门板被哐当撞开的声音惊得她心下忽的一颤!

    她听见了什么?

    门外有人放火?

    是有人来救她了么?

    意志消沉的沈菀乔这一刻忽然有了求生的念头,她不能死,一定不能死!

    沈菀乔费力的转动眼珠看了沈菀秀一眼,见她同样是脸色煞白呼吸羸弱,视线定格在那右手腕输入她血的那根管子上,似乎只要她用力的一拽,沈菀秀就会因为得不到她的血而慢慢死亡……

    酗伴们正在这里围观免费小说,拿起手机搜索微信公众号,更多好文免费推送!

    本作品为的正版授权作品,感谢。盗版将承担法律责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重生盛宠:总裁的〕〔千亿宝宝:顾爷,〕〔后娘[穿越]〕〔英雄?我早就不当〕〔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枕上名门:腹黑总〕〔权路迷局〕〔宠妻无度:火爆总〕〔驭鬼邪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