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邢烈寒邢一诺〕〔训练为王〕〔痞子圣尊〕〔特工狂妻:暴君总〕〔从课本走向历史〕〔宠婚公式:娇妻,〕〔竹马心尖宠:青梅〕〔天生宠儿:神兽来〕〔总裁宠妻:北爷悠〕〔天玩缔世〕〔七塔之上〕〔电影世界穿梭门〕〔活在民国〕〔重生影后:墨少,〕〔重生之资本巨鳄〕〔都市之修真归来〕〔都市极品神龙〕〔一拳超人之帝王引〕〔我的绝世美女校花〕〔隐婚娇妻:老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222章 换血划脸
    惊恐!

    一下子涌上心头!

    不明所以的沈菀乔下一刻发现,不光自己的嘴巴被堵住了就连手脚也被捆住,整个人躺着如挺尸一样动弹不得!

    沈菀乔美眸惊恐的瞪着头顶上的沈菀秀,扯着嗓子尖叫,然而发出的声音却是呜呜哇哇,根本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此时此刻,她简直是不能相信是沈菀秀将她绑了起来!这简直是难以想象!

    经过昨夜在皇宫内的遭遇与折磨沈菀乔已是精疲力尽,她自知道自己身上的伤不医治会留下伤疤可府上偏偏又呼唤不动府医,在得知沈菀秀提议带她出来看伤抛出橄榄枝后,求医心切的她答应上了马车,上马车不久之后便是觉得有些困随闭上了眼睛休息一会,然而谁能想到自己醒来后就被五花大绑成了粽子!

    现在这个时候要是还看不出沈菀秀的不怀好意来,她就成傻子了!

    沈菀秀到底想要做什么!

    沈菀乔强忍着身体的疼痛挣扎着,双目愤怒喷火的瞪着沈菀秀,嘴里呜呜的叫着,似是要问她话!

    “喊什么喊!吵死了!”

    沈菀秀没好气的盯着沈菀乔,高声训斥一句,下一刻,她的唇角又绽放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来,居高临下道:“我的好姐姐,今儿妹妹是带你去看大夫的,我劝你还是乖乖的老实一点吧,别在叫了,不然妹妹可是不介意在给你下点**的!”

    此话一出,沈菀乔的眼睛又是一睁大,下药?上车后她觉得乏困原来竟是被下药了!

    “呜呜呜……呜呜!”

    沈菀乔不甘的叫嚷着,心道沈菀秀这是疯魔了么,为什么要绑她!

    沈菀秀懒洋洋的靠在车厢壁上,冷眼瞧着沈菀乔如快要渴死的鱼一样在挣扎,她将自己的手抬起来,垂眸细细的把玩着自己的指甲,道:“姐姐啊,你这么聪明,难道猜不出我为什么要绑你么?”

    沈菀乔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看,闻着满车厢的浓郁胭脂气味,沈菀乔忽然安静了下来,

    “怎么?想起来了?”

    沈菀秀冷笑一声,“姐姐,我的这身子如今烂成这样可都是拜你所赐,你说你要如何的补偿我?”

    沈菀乔心中惶恐,当初她因记恨沈菀秀拖累她受了夹指之苦才在她的伤口上动了手脚,现在沈菀秀是要开始报复她了么?补偿,说什么补偿?身子腐烂了拿什么补偿?

    “你也不用太过于害怕,妹妹我不会太难为你的,不过是想要在你身上借一点东西而已……”

    借东西?

    沈菀乔不明所以,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可以借给她!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沈菀秀继续把玩着自己的指尖,笑声薄凉:“大哥曾经给我说过,想要治愈我只有一个办法,不知道大哥给姐姐你说没说过?”

    沈菀乔定定的看着沈菀秀,知道那所为的办法是什么办法,她从未听大哥讲过。

    见她一脸的懵懂无知,沈菀秀脸上的闪过一丝的嫉妒之色,她望着沈菀乔的脸,有些咬牙切齿道:“娘始终都是偏向你的,你的手指断了她让大哥先医治你而将我扔到最后,呵,同样都是女儿你说娘怎么就这么偏心呢?还有大哥,大哥从小到大疼你向来比疼我多,都是为医治你的手我的身子才腐烂的越来越严重,到现在娘死了,大哥也不知所踪,只剩下了我们两人,妹妹想要活命就只能指望你了……”

    沈菀秀说道这里,姣好的面目上露出一抹犹如地狱魔鬼一般的狰狞面孔,她笑道:“妹妹要跟你的借的是你身上的血……”

    血?

    沈菀乔懵了!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大哥说过,我的血已被毒素玷染,换血是唯一的出路,而这血则是需要至亲之人的血缘才可,妹妹思来想去,觉得这个时候正是你这做姐姐的派上用场的时候呢……你说,我是你害的,是不是理该有你来补偿我?”

    沈菀秀说着话的时候,慢条斯理的从衣袖里掏出一把精致的小刀来晃了晃,随后将刀子在沈菀乔的脸上拍了拍,恐吓道:“其实不疼的,只是用刀子在你手腕上划出一道口子,将你的血放出来给我,我的毒血换给你而已……不要怕,妹妹会一直陪着你的,往后的日子里,妹妹会一直看着你的,看着你身子也跟我一样一点点的腐烂,让你满身的腥臭味,让你仔细品尝品尝我受过的疾苦,我会一直陪着你,等着你全身腐烂而死的……”

    她的这话,就如同来自地狱的魔咒令沈菀乔听了全身血液冰冷,身子抑制不住的在颤抖,她千想万想也是没有想到沈菀秀居然是要放干她的血,将她的毒血输入自己的体内,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慢慢的血肉腐烂……

    换血?!

    这简直是个闻所未闻的骇人消息!

    沈菀秀这是疯了!

    她才不要换血!不要!

    沈菀乔拼了命的挣扎试图挣开身上的绳索,然而手脚却是邦的那样紧想要逃脱简直是难如上天!

    “不要在***了!”

    沈菀秀恼怒,手里的刀子一划,顿时在沈菀乔的脸上割除一刀血口来!登时,鲜血横流!

    啊——

    沈菀乔内心尖叫!

    她的脸!她的脸!沈菀秀这个疯子居然毁了她最引以为傲的脸!

    沈菀乔痛的眼角飙泪,泪水与血水交融在一起涂满了整个脸,看上去的模样异常的诡异与恐怖!

    “早就看你这脸不顺眼,今儿一并给你毁了!”人都是自私的,纵然是亲生姐妹也不妨碍沈菀乔下手,要知道面对一个毁了自己人生的人,沈菀秀还有什么好忌惮好迟疑?若不是留着沈菀乔还有用,她早就将她剁碎了去喂狗了!有这样的姐姐,简直是耻辱!

    “你也休要怪我!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最初是你先对我下手的,事到如今也别在乞求着我会放过你!”

    沈菀秀愤恨的说道,“你欠我的,我都要分毫不差的拿回来!”

    沈菀乔的内心简直是快要崩溃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近日来一直安静的妹妹居然会突然对自己下手,而她更狠自己没有任何的防备,就这样轻易上了当!

    看医不过是个幌子,马车该是走了很久,沈菀秀到底是要将她带去哪里!

    现在谁能来救救她!

    沈菀乔悲痛欲绝的哭着,脸上的刀口遇到泪水惹来钻心的疼,她嗷嗷嚎叫着嗓子都要哑了,然而落入人耳中却只是不起眼的呜咽声。

    沈菀秀坐在那里,笑盈盈的看着她哭叫的样子,像是在欣赏一出极其好看的戏,对她而言,沈菀乔越是绝望,她内心越是欢畅!

    欣赏了片刻,沈菀秀撩开了车帘往外看,远处的一座庙堂映入视线中,她勾唇,“马上就要到了!车夫,你快一点!”

    沈菀乔不知道沈菀秀要将她带到那里,她也看不见,只有内心的无比恐惧与害怕!

    跟车前进的风意潇,不知道前面的马车为什么看医却是要跑到城郊来,这一路上一片荒凉,越是走越是觉得不对劲,沈菀乔的马车距离他很远甚是还有些看不真切,风意潇俊雅的脸阴沉着,感觉前面的马车加快了速度,他也催着车夫抽马。

    顾清惜跟在风意潇后面,见他跑快,她则是幽幽的笑了。

    看来果真是不出她所猜想,沈菀秀将沈菀乔带到那庙来了,呵……

    眼看着庙堂越来越近,沈菀秀面上的喜悦荣光越来越盛,那眼中的眸光简直是如同行走在沙漠里快要渴死的人看见一片绿洲一样的炙热,一样的贪婪,一样的疯狂!

    沈菀乔见她如此这般,心则是如石沉入大海。

    “到了!”

    驾车的车夫勒住了缰绳,撩开了车帘子,方便里面的人下车。

    沈菀秀率先跳下马车,在紧闭的庙堂门前拍了三下,即刻门便是开了,便见两个身穿僧服的和尚从里面出来,迅速攀上车将里面的沈菀乔拖了出来,一行人抬着沈菀乔火速的进了庙宇,大门关上。

    沈菀乔被拖出来马车后便是有人用布遮住了她的脸,一路上她被人抬着七拐八拐,最后将她扔到地上,才被摘掉了脸上盖着的布。

    沈菀乔四下观看见自己被扔在很大的一间屋子里,看上去像是禅房,桌子上摆着木鱼,地上铺着蒲团,她倒在地上动也不能动,只有脸上的血还在滴答滴答的流,这时,忽然门房打开,沈菀秀与一个光头和尚并肩走了进来!

    “既然人已带来那就开始吧!”

    那和尚看了地上的沈菀乔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

    和尚一身藏青色僧袍,一脸的尖耳猴腮模样,看一眼便知不是什么好人!沈菀秀怎么会认识这种人!

    沈菀乔满心满眼的都是恐惧。

    这时耳边就传来了沈菀秀的声音,只见她笑意嫣然的说道:“姐姐,这就要放血了,你可准备好了么?”

    沈菀乔心神一震,不能说话的她只是拼了命的摇头,她在地上乱晃动着吃力的想要往门的方向挪,然而挣扎了半天也不过是挪出半丈的距离,这看在沈菀秀的眼里实在是好笑极了。

    “大师,动手吧!”

    酗伴们正在这里围观免费小说,拿起手机搜索微信公众号,更多好文免费推送!

    本作品为的正版授权作品,感谢。盗版将承担法律责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