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零军嫂是神医〕〔京华春恨〕〔斗罗大陆III龙王传〕〔末世基因猎场〕〔代汉〕〔超级特工奶爸〕〔补习之王〕〔剑徒之路〕〔逍遥小地主〕〔欢喜记事〕〔超神觉醒〕〔味香〕〔保卫国师大人〕〔你的繁华,我的谢〕〔道镇苍穹〕〔三界舞尊〕〔重生过去当神厨〕〔封圣传说〕〔六宫凤华〕〔东晋北府一丘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219章 夜半遇袭
    “娘娘!小女是冤枉的啊!小女是清白的!”

    二十大板打下去,她小命也得丢半条,沈菀乔见侍从上来拉扯自己,她立刻扯着嗓子哀嚎起来,然而她的哀嚎落在众人的眼里不但没有收获一丝的怜悯反而是越发的惹人愤怒,事实摆在眼前再狡辩也是徒劳无用。

    “拉下去!”

    皇后被吵嚷的耳朵发疼,一声呵斥,左右侍从将沈菀乔狠狠的牵制住就往外拖。

    风意潇见此,心急如焚,忙道:“皇后娘娘!二十板子打下去怕是受不住,微臣恳请从轻发落……乔,沈小姐是被人所构陷的,微臣还请娘娘手下留情!”

    皇后眼皮抬了抬,见风意潇一脸着急心疼之色,不由一声哂笑,“本宫知道风丞相心有不舍,但这不舍之情也是要用对地方,沈菀乔**|乱宫闱,做下这腌|臜之事,本宫已是手下留情了,给足了你情面了。”

    风意潇俊雅的面色黑沉的简直是如头顶上的夜幕,他自然是知道这般处置沈菀乔已是最轻的发落,然而他却是真的不忍看见沈菀乔被打,她身子本就是虚弱这一顿板子下去真心的承受不来的,可皇后话已至此,他在多说也是无用的。

    “意潇!你不要在执迷不悟了,你与沈菀乔的婚约已不复存在,何必苦苦为了一个女人弄的风国公府上下没脸?”风国公很是生气,这个儿子虽是优秀然而性子却是异常的执拗,认准的事情八头牛也拉不回来,沈菀乔已妇德尽失,他还要为她求情,脑子真的是昏了!

    风意潇看一眼风国公,眼神中闪过一抹厉色,父子之间的隔阂与矛盾再次无声激发。

    沈菀乔心如坠如冰窖,“皇后娘娘!不!小女真的是被陷害的!是顾清惜,是她要存心害我名声!”沈菀乔如同疯魔了一样的大声叫嚷着,她不甘,她不过是出来寻顾清惜而已怎么会落得这个下场!

    顾清惜见她发狂,双目通红如野兽,她抿唇故作惋惜,叹道:“妹妹,皇后娘娘对你已是格外开恩,你不知悔过却还在皇后娘娘面前如此撒泼叫嚷,实在是不应该,看来你是真的受刺|激了竟糊涂的说是我要害你,我与宸王世子以及文昌郡主一直都在一起,何曾见过你?自己做下了不齿的事情还要将罪过推在别人身上,妹妹,你真是太令姐姐寒心,也太令父亲蒙羞了!”

    顾清惜面色上悲痛欲绝般说着,心里则是冷笑连连,沈菀乔这三个名字已是臭到不能再臭了,在京城永远无活路了,想要风意潇来当做保护伞也是无望,且她的死期也是将至了……

    “顾清惜!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是你害我的,我都知道!”

    沈菀乔疯了一样猛的冲过来要撕顾清惜的脸,顾清惜神色故作一惊,忙躲到皇后的身后,沈菀乔冲过来的身子收不住力量碰的撞上了皇后,皇后身子一个趔趄,头上的凤钗金步摇被撞的胡飞乱颤,瞬间,皇后的脸色冷如腊月飞霜!

    “敢冲撞皇后!这是大逆不道!”

    顾清惜这时冷呵一声,一边扶资后一边怒视左右,“你们都是死人么?还不将人快快拿下!”

    侍从们惊了惊,发狠的冲上来将沈菀乔制服押了下去,整个竹林响彻的都是沈菀乔的叫骂之声,经久不绝。

    沈菀乔被拖下去,皇后强忍着满腔的愤怒,整理好自己的凤袍与发髻,沉声道:“既是没事了,大家都去占星台观看焰火表演吧,相信陛下也是久等了。”

    皇后说完,众人齐齐点头称是,皇后临走之前眸光幽深的看了一眼顾清惜,那眼神冷的简直是要将顾清惜生生活剥了去!顾清惜明明是看见了却是装作视而不见,对皇后报以微微一笑。

    风意潇笔直的站在那里,他望着顾清惜那虚伪而夺目的笑容,他忽然间就明白了一切。

    顾清惜她是故意的!故意躲向皇后,坑了皇后一把,又将沈菀乔打入深渊!

    这个心思毒辣的女人!

    一场闹剧散去,顾清惜与顾明语走在最后,顾明语见四下无人,小声问道:“清惜姐姐,之前害你的是那伪白莲么?”

    顾清惜抿了抿唇角,正想要开口说话,忽然耳尖一动,觉得身后似乎闪过一双怨毒的眼睛,她霍的回头去看,却只是见四周一片寂静安然,没有任何人……

    顾清惜的眼睛眯了眯,心中有些疑惑,只是道:“我们快走吧,这里不安全。”

    顾明语瞧了瞧四周,也不在多说话,点头加快了步伐。

    占星台,极为宽阔,视野极好,站在上面从下而看可清楚的看见南城门上升起的一束束绚烂烟花,五颜六色的光芒炸响在夜幕中,无比璀璨夺目。沈菀乔在竹林与太监苟且的事情伴随着朵朵炸开的烟火迅速在人群中传开,不时传来宾客们的窃窃私语声。

    顾长卿回眸,看见顾清惜静静的站在夜空下,光华璀璨的烟火将她笼罩,那双清澈的眼睛中渗透着清冷之意,沈菀乔的事情他已经听闻,惜儿这般手段定然不是一时兴起,刚才她身上那伤会不会因此而得来?有人想要毁她名节,她侥幸脱险,以牙还牙……

    顾长卿想到这里,剑眉拧了拧,凤眸乌沉,倘若真的如此,那夜宸去了哪里?

    顾长卿转身离开了占星台。

    一处寂静之地,顾长卿召唤了夜宸。

    “德阳郡主今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身上伤痕累累……”

    顾长卿声音低沉而冷凝,俨然已带了怒气,虽然是没有直接质问但话中意思已是最明显不过!

    顾清惜遇险时,身为贴身侍卫的夜宸为何没有及时赶到!

    夜宸站在阴影之中,低着头,看不清他的神色,只听得他说道:“属下听到哨响赶过去,谁知突然遇到有人拦截且还是个高手,属下与他过了几十招,用剑伤了他右肩胛却是没擒住让他逃了,等到属下赶过去的时候郡主已脱险,随后属下听从郡主的命令打昏了沈菀乔,才有了后来之事……”

    顾长卿听闻,眉心一皱,“你说半路有人阻止你去救人?”

    “是这样!”夜宸点头。

    “那这就有些奇怪了……”顾长卿眼底划过一丝的疑虑,想要谋害惜儿的人难道从两方面着手?一方面抓住惜儿图谋不轨,一方面又暗中缠住夜宸去救人?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下手之人看来定然是知道有人暗中保护惜儿了所以才两方面准备……

    那这人是谁?

    真的是沈菀乔么?

    顾长卿唇角勾了勾,觉得此事并没有这样的简单……

    夜宸因被人半路拦截而不知惜儿究竟发生了何事,从惜儿的举动来看,她所经历过的怕真的是如自己所猜想的那般……

    想到这里,顾长卿周身都不自觉的弥散出一股阴鸷的杀气。

    “素问不必在守着清韵了,以后德阳郡主不管去哪里,你们两个都寸步不离的跟着!这样的事情我不想在看到第二次!”顾长卿一字一顿的命令式说道。

    “是,属下遵命!”

    占星台焰火表演结束后,今晚的晚宴也接近了尾声,各国来使告辞返回驿馆,众位宾客也都乘上了自家马车折返府邸,顾清惜带着丫鬟也乘上了公主府的马车,只是在上车之前她已暗地里吩咐夜宸对薛妤婷的马车稍微做了些手脚。

    马车依次驶离皇宫,顾清惜在回府的路上,看见薛妤婷的马车坏在了半道上,一只车轮脱离了车厢滚落在一旁,马车坍塌了一半,薛妤婷以及随身的丫鬟无法行走呆呆的站在路边上等着下人来修车,深秋的夜里,顾清惜见薛妤婷单薄的身子冻得瑟瑟发抖,她不由心情极好的弯了弯唇角。

    进宫前薛妤婷故意撞她的马车,也是休怪她将薛妤婷的马车弄得散架,就让她在深夜里喝些西北风吧,这一切可都是她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薛妤婷站在夜风里,哆嗦个身子,眼看着顾清惜的马车从自己面前经过,她恨不得咬碎了一口的银牙,直觉告诉她,这一切都是顾清惜干的!不然好端端的她的马车怎么说坏就坏,这个时候荣王世子早已走远,车夫去寻人来修车也是需要等好一段时间,这就意味着她要在寒风里一直冻着!

    可恶!

    薛妤婷咬牙切齿的盯着公主府的马车渐行渐远,她的手一寸寸的捏紧!

    “郡主,您看那薛妤婷的脸都要气炸了呢!”束墨放下了车帘子好笑的说道。

    “善恶终有报!早上她还撞我们的马车,这晚上她的马车就坏在了路上,这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卷碧也跟着随声附和着。

    顾清惜疲惫的靠在车厢的软垫子上,眉眼轻闭,不愿说话,今晚她身心俱疲,只想早些回去好好睡一觉……

    马车哒哒,行走在暗夜中。

    使出官道之后,拐入一处胡同,顾清惜忽闻冷风阵阵,有浓烈的杀气迎面扑来!

    她猛地睁开眼睛,拽住束墨与卷碧的手,迅速翻身一滚拉着两人跳下了马车,滚入了车厢底部!

    酗伴们正在这里围观免费小说,拿起手机搜索微信公众号,更多好文免费推送!

    本作品为的正版授权作品,感谢。盗版将承担法律责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与你共赏落日余晖〕〔一欢成瘾:慕少,〕〔重生空间:慕少,〕〔夫人别跑〕〔后娘[穿越]〕〔帝仙妖娆:摄政王〕〔山村透视兵王〕〔权路迷局〕〔新帝谋婚:重生第〕〔爱上阴间小娇妻〕〔情嫂 (梁甜芬王飞〕〔沈浪苏若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