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军王猎妻之魔眼小〕〔嫡女冥妃:魔尊,〕〔带个位面闯非洲〕〔重生野性时代〕〔爱情冒险家〕〔重生之胆大包天〕〔我叫科莱尼〕〔重生九零之军长俏〕〔鬼司执行者〕〔白圭的商业帝国〕〔盛世鸿途〕〔田间秀色:捡个皇〕〔透视狂兵〕〔总裁老公,别沾花〕〔豢养人类〕〔仙之域兮〕〔万古神尊〕〔九十年代异能军嫂〕〔少帅,今生各自安〕〔提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218章 解除婚约
    “德阳郡主,你就这样盼着自家妹妹出事么!乔儿是被陷害,被人污蔑的!”

    顾清惜的话如利刀一样不可置否的刺入风意潇的心脏,然而从大局考虑,纵然沈菀乔做错了事,他们也是在一条船上,即便心里在恨在恼怒,也是要统一战线一致对外的。

    顾清惜挑了挑眉,不以为然道:“今日来皇宫的宾客何其多怎么就偏偏有人陷害她?怎么不是别人呢?”

    “对呀,自己不知洁身自好罢了,到头来还怨别人,真是不知害臊,风表哥,她都给你戴绿帽子了,你还要迎娶她过门么?”顾明语直接了当的说道,语气很是不客气。

    风意潇眸色阴沉如冰霜的看了一眼顾明语,转而又凶神恶煞的盯向顾清惜,厉色道:“这事情还没有查清楚,还请两位慎言!”

    “都说眼见为实,难道这事还是有假的么?”顾清惜勾唇,幽幽一笑,接着又道:“不过话说回来这二妹妹的喜好还真的是有些特别……”最后特别两个字的口音极其重,讽刺意味十足。

    一旁的沈菀乔听得这话,简直是快要气疯了!

    “顾清惜!你不要血口喷人!我是清白的!我是为了出来寻你才落得这般模样,是你,一定是你要存心害我!”沈菀乔抱着身子,芙蓉美面狰狞如蛇蝎,眸子里绽放出吃人的光芒来!

    “我都不曾知道你出来寻我,更是不曾与你见面,我如何害你?二妹这话说出来谁信?明明是自己不知检点,东窗事发却还想要诬赖上别人么?”顾清惜冷笑连连,“妹妹身为风丞相的未婚妻,这样的举动未免实在是太过于轻浮了,只怕要让父亲看见,你这刚定下的婚事就要告吹了呢g呵,真是可惜啊……”

    “才不会!”沈菀乔突然之间像是被狗咬了一口一样,立即尖叫起来,她好不容易攀附上了风国公府作为自己将来东山再起的有力后盾,要是婚事告吹,她还拿什么在京城立足!所以在这一刻,她的反应异常的激烈,神情有些恐惧。

    “怎么不会?你这样子谁还敢要?”顾清惜笑意不减,眸子看向那醒来在地上翻动的老太监,复又抬头去看风意潇,唇角的笑意如春光灿烂,“风丞相,对于你与二妹的婚事你怎么看?现在的二妹,你还肯娶么?”

    这话直击要害,风意潇被问的眉头打结,神色复杂多变,而沈菀乔则是在他的情绪中心神忐忑不安,面色发白。

    这一刻时间仿佛是静止了一样,风意潇拳头越攥越紧,眉心越皱越紧,沈菀乔的心则是犹如被无数只手拧着一样的难挨,良久,才听见风意潇开口,而他口中所说的字却是那样的出乎人的意外,只听得他说道:“乔儿永远都是我的妻,我是不会舍弃她的!”

    顾清惜眉目中露出微微的惊诧之色,没想到风意潇对沈菀乔竟这样的用情至深,即便是她的身子与他人有染,他也不愿放弃,呵呵,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矢志不渝?

    听得这话,沈菀乔的身子猛的一颤,心脏如同被重锤敲打了一下,眼眶瞬间红了起来,她怔怔的看着风意潇,心底五味杂陈,没想到他袒护自己居然袒护到如此地步……

    顾清惜冷眼好笑的瞧着沈菀乔那动情的神色,风意潇想要让沈菀乔成为他永远的妻?呵呵,这可真是个笑话呢……

    顾清惜微微转身,便是已见到一身华服的皇后娘娘走来,风国公与国公夫人脚步急切匆忙的紧跟在后,身后还有沈弘业以及前来凑热闹的一些人……

    风国公府是何等门第?如果真的接纳了沈菀乔,那风国公可真的是闹的没脸了呢,风意潇想要保住沈菀乔?呵,无异于痴人说梦吧……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皇后高贵矜持的走来,卫皇让她来查明情况,她自是一脸的戾气逼人,执掌六宫之首多年,这皇后的气势早已修炼出来,往那一站便有一阵压迫感。

    顾清惜等人纷纷见礼,然而此时此景却是没有一人敢率先说话。

    皇后目光阴沉的扫了四下一周,见沈菀乔衣衫狼藉又见地上的太监,她的脸色立刻的阴沉了下来,皇宫内院如何能容忍这种放|浪的行径,四国宴会上发生如此之事无疑是狠狠的抽了皇家人一巴掌,皇后既然是来负责此事,绝对不能姑息!

    “将那太监拉下去杖毙!”

    皇后一声令下,便有左右侍从上前去拉扯那地上的太监,这一拉扯众人才得以看见这太监已是很老了且一身的酒气,太监晕头转向的被拽起来,像是十分不乐意,他嘴巴里嘟囔着,双手不停的挣扎着,然而这一挣扎众人忽而见到一东西从他的衣袖里掉落出来,啪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众人寻声看去,见到那掉出来的东西是一截圆滑的木头,底端粗,顶端则是被削的尖尖,静静的躺在地面上……

    看到这东西,一些已结亲的人面色纷纷不由一红,女子耳根发热的低下头去不敢再看。

    宫中被阉割的太监,常年过着压抑无法排遣的生活,很多太监都是暗地里选择中意的宫女寻隐蔽的地方‘对食’,这虽已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然而却鲜少有人见到这种场景,且从袖中掉出来的东西正是那样令人看一眼就面红耳赤的玩|物,这简直就是证据凿凿了……

    众人在观之太监与沈菀乔凌乱不堪的衣衫,脑中想到的就是他们在竹林***的画面,看看沈菀乔那撕烂的衣服还有那肩膀上脖子上的青紫淤痕以及她身后碎裂的布衾间落得的一方帕子,那帕子上有血,越看越是觉得那像是女子的落|红……

    弄不好,沈菀乔已经被这老太监破|身了呢,不少人都心里这样暗暗的想着。

    “孽障!”

    沈弘业见到这情景,心肺简直都快要气炸了,他阔步上前不由分说就啪啪甩给了沈菀乔两耳光,他觉得沈菀乔这幅狼狈样子简直是丢干净了他的脸面,这让他以后再朝堂上怎么混!她与风意潇的婚事本就是风意潇单方面坚持恳求的,风国公府从来不看好她,正愁着寻什么借口退却了这婚事,这下子可是让风国公府占据了理由,这婚事就等着告吹了吧!他与风意潇关系刚刚熟络,朝中事宜也多了插手的地方,沈菀乔突然弄出这一波来,简直是破坏了他的计划进度!

    这两巴掌下手极其的重,沈菀乔被打的脑袋发猛,嘴角溢出血来,她捂着火辣辣生疼的脸,眼泪哗啦啦往下掉,“父亲,女儿是被陷害的!”

    “陷害?宴会上如此多人,怎么就偏偏沈小姐糟了毒手?眼下大家亲眼目睹了一切,你觉得你这话说了谁会信?我们风国公府是绝不会娶一个声名狼藉,不守妇道的女子进门的!”

    接话的不是沈弘业而是风国公夫人裘月,虽然风意潇并不是她亲生,她也不太喜风意潇,一开始风意潇要娶沈菀乔时她都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的,毕竟沈菀乔的身份与名声都早就臭了,风意潇愿意娶那就娶好了,然而眼下失态却是发展到关乎风国公府名誉的时刻了,沈菀乔与太监鬼混,这要是说出去让风国公府的脸往哪里搁?沈菀乔将会成为坏了一锅好汤的那颗老鼠屎,所以,不能让风国公府今后被指指点点的唯一办法就是解除了这婚约!

    风国公府说出这话来,已是意料之中的事,换做谁谁也不肯要这样的女子的!众人看待沈菀乔的眼神里都写满了憎恶与唾弃,明明是出来寻德阳郡主的却是没想到找了机会与不是男人的太监鬼混,这简直是太不知道检点了!

    闻言,沈菀乔的心忽然如石沉入大海,冰冷的全身血液都要凝结了,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美眸流泪,哭声戚哀,“皇后娘娘,小女是冤枉的啊!小女出来寻德阳郡主不知道怎么就被人打晕了,醒来就成了这个样子!小女是真的被人设计陷害的啊!”

    皇后眸光冷冷的看着沈菀乔,不以为然笑道:“此乃皇宫重地,容不得这些腌|臜**之事!本宫奉陛下之命来处理此事,决不能姑息!来人,将沈菀乔拖出去打二十大板!沈菀乔与风意潇的婚约由本宫做主就此取消!”

    这话说完,皇后又看向沈弘业,道:“沈相,本宫认为这沈菀乔已是没必要在呆在京城了。”

    沈弘业一怔,然后又点了点头。

    顾清惜站在一旁,唇角微微的抿着一丝丝的笑,皇后说没必要让沈菀乔呆在京城,这意思可不是在暗示沈弘业私底下打杀了这个女儿么?呵呵,想想也是,沈菀乔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庶女,犯下这样的事按理说皇后一句话就可以杖毙她的,可是皇后并没有这样做,而是用这样隐晦的话来警告沈弘业,这样一来别人听了兴许只是觉得皇后仅仅是要让沈弘业将沈菀乔送出京,而实际上却是暗藏另一层意思,她可是不相信皇后会这样心胸大度能放过在四国盛会间行为不轨的沈菀乔,沈菀乔不但深深的辱没皇家威严而且还使得卫国在其它诸国面前落得了个没脸,刚才那些使者可都是听见了的,皇后如此说辞,也不过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宽容与仁慈做足了面子工程罢了,毕竟要是守着风意潇与沈弘业的面前当初处死了沈菀乔,这场面会越闹越乱的,不如暗地里暗示沈弘业了……

    酗伴们正在这里围观免费小说,拿起手机搜索微信公众号,更多好文免费推送!

    本作品为的正版授权作品,感谢。盗版将承担法律责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顾轻舟司行霈〕〔爱已入骨,情难断〕〔纨绔医妃:世子强〕〔重生渔家有财女〕〔一胎二宝:冷血总〕〔地表最强狐狸精[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