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阴九阳之阴阳神〕〔超品神才〕〔陌尘无定〕〔跨越时间线〕〔抠神〕〔逆锋〕〔诸天之最强刺客系〕〔深入险地〕〔穿越者纵横动漫世〕〔情动99次:高冷总〕〔蒙婚过关:专属妖〕〔时空位面穿越〕〔传奇天王系统〕〔极品兵王〕〔步步为局〕〔极品透视小仙医〕〔重生农家小厨娘〕〔末日之武道守护〕〔我的恐怖猛鬼楼〕〔漫威之最强玩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210章 赐教讨教
    原本好好的一场剑舞被林若兰这惊天动地的插曲给搅黄了,人被带下去,顾清惜则是对着卫皇以及各国使者略微欠身行礼,抱歉道:“刚才不过是女儿家嬉闹着玩而已,让诸位看笑话了,实在是抱歉。”

    这话四两拨千斤,轻轻松松将刚才一幕以这女儿家的小打小闹带过,既是遮了林若兰的羞也是全了卫皇这东道主的脸面,在座的人个个都是猴精,闻声都纷纷呵呵一笑敷衍过去,这事也就这样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揭过去了。

    卫皇意味深长的望了一眼顾清惜,随后挪开了视线,一拍手,道:“听闻司乐坊新排了一曲霓裳舞,让她们上来为远道而来的使者舞上一舞。”

    卫皇一声令下,便有声乐起,数十名红衣舞女踏殿而来,一曲霓裳舞作罢,所有人也都似忘却了之前的那不欢快的一幕,觥筹交错,谈笑风生,宴会继续。

    顾清惜则是折身返回了席面上,将绑着袖口的丝带慢条斯理的解开,整个人闲情恣意的模样,仿似之前发生的一切与她无关。

    顾清惜落座,自然是有不少人朝她投射来异样的目光,顾清惜那番话骗骗那些不明行道的人还可,至于像摄政王父子、圣女诗柯,宇文耀,四王府,这些懂武又不是简单头脑的人而言,则是轻易能看穿她那小心思的,林若兰除非是脑袋生锈了才玩什么‘飞天脱衣舞’,这分明就是顾清惜私底下使的诡计,然而这诡计却是又运用的这样高明,在舞剑中不显山不露水的弄碎了林若兰的衣裳,这敏捷的身手,匪夷所思的用剑方法简直是令人有些防不胜防了!谁知道那天不慎开罪了她,会不会也被剥的一干二净呢?

    众人唏嘘不已,斜对面的顾长卿此刻则是薄唇噙了一丝赞赏的笑,将白玉杯里斟满了‘琉璃醉’,复又抬手举杯,隔着殿中锦衣玉带翩然起舞的舞姬,对顾清惜遥遥一祝。

    眸光相对的瞬间,顾清惜望着他而笑,心道顾长卿这举起的酒可是庆功的酒,庆祝林若兰的身败名裂,这酒必须得喝呀……

    红唇嫣然抿笑,顾清惜拿起桌面上的酒壶晃了晃,听得里面酒水叮当约莫也就仅剩下一杯的量,她笑了笑,将壶中酒倒出,酒杯盈盈,果真是只剩下一杯,她用方才执剑的手擎起白玉金樽,对顾长卿也是遥遥一敬。

    两人虽不曾开口言语,然而却是各自能懂得彼此眸光的深意,当真是心知所契如铃***,幸而有你,此生不换……

    两人之间的心有灵犀,落在一旁的风清娴眼中那便是赤|裸|裸的脉脉含情,她隐在袖中受伤的手不由寸寸收紧,心口发苦发涩更多的是嫉妒与不甘!刚才林若兰的剑舞相邀明明是就要毁掉顾清惜的那张脸的哪知骤变突生,她竟反败为胜将林若兰打下了十八层地狱!难道就是这等心狠手辣,这等冷酷绝然,才使得长卿表哥不顾纲常**去与她携手温存的么?

    风清娴的眉峰越皱越紧,越想心中越是生刺,不想在被顾清惜处处压制,再也不想当做长卿表哥眼中的透明人!每个人都有争取幸福的权利,就如宸王妃所言,没有努力就自暴言弃的人无论如何也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良人的!

    一曲霓裳舞退却,风清娴突然站了起来,对着卫皇以及各国使者欠身一俯,巧目盼兮道:“刚才德阳郡主剑指江山,将‘燕关行’舞的淋漓尽致,令人叹为观止,清娴心中对郡主无限仰慕,所以想斗胆请郡主再来玩一局,不知郡主愿不愿意?”

    此话一出,引得不少人侧目,不知这风家小姐为何也学着林若兰将这矛头对准了顾清惜,难不成两人之间也有什么恩怨?不过转念一想,似乎是不曾听闻她们之间有隔阂,之前的关系也一直都是相处融洽,怎么这会儿却是出现这局面了?

    顾清惜闻声,低头微微一笑,想要去倒酒才恍然记起来自己的酒壶空了,于是便晃了晃酒壶,身后的侍女会意躬身呈上一壶满的‘琉璃醉’且倾身为顾清惜的酒杯中斟满了酒,顾清惜眸子一眯瞧着那波光浅翠的水面,心下微微黯然,暗道这风清娴又是何苦这样对她咄咄相逼?非要站出来一较高下才甘心么?

    顾清惜缓缓抬头,清澈的瞳仁中倒影的是风清娴那袅袅婷婷的风姿,那一张容光姣好的脸上此刻绽放着一种破釜沉舟的决绝,只一眼,顾清惜便知她这次是极其认真的,公然的挑起对决了……

    情|爱两字为砒霜毒药的同时却能给你足够的勇气与狠心,让你不顾一切的乘风波浪想要抵达那良人的船板,顾清惜勾唇,心中对风清娴仅存的容忍与惋惜也在她站起身来的这一刻消失殆尽。

    “风小姐想要怎么玩?”

    顾清惜挑眉款款而笑,既然风清娴执意要与自己对决,执意要用此方法来吸引顾长卿的注意,那么她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一些事情,早些作出了断也好落个一身轻松……

    “我天朝乃礼仪之邦,圣上以文治天下,清娴闲来在家读了些诗书,今日晚宴献艺,清娴想要请德阳郡主来玩一玩联对,不知郡主有没有兴趣?”风清娴一字一顿,吐字清晰的说道。

    对对子?

    顾清惜睫毛轻轻煽动,不由一笑。

    风清娴身为风国公嫡长女,家学渊源,琴棋诗画堪称样样精通,然而若在其中挑选出最为拿手的来那便是她的文采了,早在很早之前,她便在一年宫中举办的赛鸢会上以文采斐然名动京城,只是平日里她性子恬静又不太喜热闹在那此成名之后便收敛了光华,各家的宴会上也不曾再见她临庭赋诗、吟哦文章百篇,她曾经的辉煌也就逐渐的被人所淡忘了去,而现在突听得她要邀自己做诗对,顾清惜心下不由叹息。

    风清娴是感觉自己是她成为宸王世子妃最大威胁之人,是妨碍了她寻求幸福光明之路了么?

    所以,再也按耐不住这几年来的韬光养晦,打算在今日用文采来与自己对决,压制自己而证明她的优秀来给顾长卿看么?

    或者是说,她不是为了在顾长卿面前与人争锋斗狠,而仅仅是想要证明自己,证明她并不必她差么?

    顾清惜手指摩挲着案上的酒杯,不管风清娴是出于什么目的,眼下她都是要从容应战的,她的性子是一贯的冷傲,越是挑衅她越是热血沸腾,这诗对没有理由不接镖……

    “之前便是听闻风小姐文采超然,借着今日宫宴,本郡主也正好向风小姐讨教讨教……”

    “讨教不敢当,清娴才拙,还恳请郡主多多指教才是……”

    两个容光极盛的女子,此刻隔空对视,双眸之间炸起一片看不见的炙热火花,那火花刺啦刺啦的燃烧,与无声中拉开一场才思敏捷的战争!

    诗歌对,考的是一个人短时间的反应力与腹中笔墨的多少,比起剑舞可是更要难上加难,也比剑舞更有看头!

    试问,才高八斗的风清娴与素来不以文采著称的顾清惜,两两相对,谁会更技高一筹?

    宸王妃见风清娴勇敢无畏的站出来捍卫自己的爱|情,她雍容华贵的面庞上难得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她笑,笑风清娴终于是敢与直面挑战顾清惜了,这正是她所希翼的场面……

    顾长卿此时是双手环抱在胸前,身子向后微斜靠在椅背上,紫衣华贵,墨发低垂,凤眸正是阴冷的锁住风清娴,上一次她推惜儿下水半夜高烧不退他没有找她的麻烦已是格外开恩,然而谁料他的宽纵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引她不知进退,今日居要向惜儿挑战诗对……

    顾长卿的凤眸眯成了一条狭长的缝隙,那缝隙之中露出他乌如曜石的幽亮瞳仁,那瞳仁中闪着点点清冷的光……

    裘清涟有些不可思议,怎么也想不透风清娴居然会向顾清惜‘讨教’,她拉了拉风清娴的衣袖想要说些什么,然而风清娴却早就是心意已决,面对裘清涟的拉扯连一个回应都是没有,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着顾清惜。

    顾明语酒劲上头,整张脸红的犹如煮熟的虾子,她晕乎乎的趴在桌子上,心中忧心不已,清涟表姐会对清惜姐姐提出对诗对,这绝对不是寻常的文学切磋,难道说清涟表姐知道了大哥心仪之人是清惜姐姐,所以才当众发难么?

    要是这个样子,那可还得了?

    “清惜姐姐……”顾明语软软的叫了一声,不想让她与清涟表姐比试,清涟表姐的文采她是见识过的很是厉害,她们两个人她既不想看见她们任何一个人输也不想看见她们任何一个赢,所以最好的折中方法便是不要玩这什么对诗了,她们两个都是她喜欢的人,要真是掐起来她看的会很揪心的……

    酗伴们正在这里围观免费小说,拿起手机搜索微信公众号,更多好文免费推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