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邢烈寒邢一诺〕〔训练为王〕〔痞子圣尊〕〔特工狂妻:暴君总〕〔从课本走向历史〕〔宠婚公式:娇妻,〕〔竹马心尖宠:青梅〕〔天生宠儿:神兽来〕〔总裁宠妻:北爷悠〕〔天玩缔世〕〔七塔之上〕〔电影世界穿梭门〕〔活在民国〕〔重生影后:墨少,〕〔重生之资本巨鳄〕〔都市之修真归来〕〔都市极品神龙〕〔一拳超人之帝王引〕〔我的绝世美女校花〕〔隐婚娇妻:老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193章 母子较量
    他不知这改变从何而来,也不知是为什么,他将自己泡在冰冷的湖水里许久,直到他承受不住水中的寒意他才爬上了岸,然而一上岸却是见到自家妹妹在泪水蜿蜒的哭喊,他一惊忙跑过来,道:“娴儿,你这是怎么了?”

    顾长卿就爱你风流景湿漉漉在滴水的身子,一声讥笑道:“表哥!以后还请你多多看管表妹,今日她敢推德阳郡主下水,那明日许是就能去残害圣上,女孩子家心思这般狠辣,实在是令人心寒!”

    闻言,风流景顿时懵了懵,温润的眉宇闪过一种难以置信的质疑,“你说什么?郡主是娴儿推下去的?怎么可能!”

    “不然表哥认为好端端的一个人会自己跳下去么?”顾长卿凤眸中满是唾弃之意,他意味深长的打量一番风流景,又凉笑道:“依我看,清娴这是想给表哥找个嫂子是想疯了吧!将主意打到了德阳郡主身上,呵,当真是深谋远虑!”

    “娴儿,这是真的么?告诉我!郡主是不是你故意推下去的!”

    风流景简直是不能相信一直乖巧懂事的妹妹居然会做出这样心狠手辣的事情,且还是这样用尽心机!

    推郡主下水,让他去救,水中躯体碰触,那就等于是坏了郡主的名声,清娴竟是用这样的方法来帮他得到郡主么?!

    风流景虽知风清娴这是为他好,然而这种手法却是令他深深的感到不能接受!他的妹妹怎么会做出这样愚蠢的事情来!

    “娴儿!你怎么这样糊涂!”风流景大有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无奈。

    “怪我!都怪我!全都怪我好了!”风清娴受不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接受训斥与辱骂,捂着嘴巴放声大哭起来,道:“你们一个是我的表哥,一个是我的亲生哥哥,你们为什么都统统袒护着她!我可是你们的妹妹呀!”

    风清娴猛的蹲***子,将手抱住了双膝,埋头失声痛哭,那哭声凄惨而委屈,令人听了不免心生怜惜。

    不远处的花丛中,目睹了一切的宸王妃,雍容华贵的面色上浮现出一丝冷凝之色,捏在指尖的一朵金黄盏菊被她纤长的护甲无声掐断,菊花坠落在地,她扭头对身侧的风国公夫人裘月说道:“只待四国盛会一过,清娴与卿儿立刻完婚!”

    风国公夫人一身湘绯色撒花蜀绣段袍,虽是人到中年但仍旧是不舍年轻时候的美貌风韵,只见她眸光哀怜的望着蹲在地上抱膝痛苦的女儿,神色露出极其的不忍,她叹息一口气道:“王妃,看长卿这个样子怕是是对娴儿只当做妹妹来看待的……”不然何以将她十六岁的女儿当面训斥到落泪,倘若真的有一点儿怜香惜玉的意思,娴儿也不至于这般心伤……

    “自古婚姻大事,父母之言媒妁之命,忤逆不得。”

    宸王妃微微颔首,低头看着自己长而硬的幽长护甲,雍容一笑,转身对身后的孙嬷嬷说道:“去请世子到菊韵,就说本妃在那里等他。”

    “是。”

    孙嬷嬷是跟在宸王妃身前的老嬷嬷了,上一次在宸王府她便是受命去请过顾清惜,她是深得王妃信任的心腹,自然是知道这会儿王妃找世子谈话是要说些什么,孙嬷嬷低眉顺眼的应了一声便是去了。

    “世子,王妃请您去菊韵叙话。”

    孙嬷嬷毕恭毕敬的向顾长卿行礼。

    见到孙嬷嬷,顾长卿眉峰不免一拧,看来母后那里是得到什么信息了又来找自己说教了……

    “知道了,本世子这就去。”

    顾长卿一挥手将孙嬷嬷退回,他则是依旧眉眼清冷的望着地上的风清娴,盯了片刻,说道:“清娴,我希望你以后好自为之!”

    说罢,再也不去看风清娴一眼,转身大步离开。

    原地,徒剩下哭的更加汹涌的风清娴……

    菊韵。

    宸王妃一袭牡丹花开富贵的正宫装坐在主位上,端着茶盏正低头饮着香片,见顾长卿来,她抬眸扫了一眼,将茶盏慢条斯理的放在桌面上,直接开门见山,道:“你也是应该知道荣王府与和王府两家都正在联姻拉拢势力,你作为宸王府世子一来到了婚配的年龄,二来为巩固利益,本妃与王爷商定,决定让你迎娶风国公府的风清娴,你们本是表兄妹,这亲事订下来是亲上加亲,对两大家族而言更是获益匪浅。”

    顾长卿长身而立,凤眸望着眼前的宸王妃,神色沉寂道:“母后,我只把清娴当做妹妹来看待,从未做其它念想,恕我不能答应这桩婚事!”

    饶是已做好心理准备的宸王妃在亲耳听到顾长卿的拒绝时,她还是忍不住的动了怒,雍容华贵的美丽面庞上闪现过一丝的恼怒,属于宸王府女主人的威严立刻显现出来,她盯着顾长卿,一字一顿道:“婚姻大事,由不得你!本妃只不过是知会你一声罢了,并没打算要你点头同意!”

    顾长卿闻声,剑眉一蹙,“母后这是要打算逼婚?”

    “自古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尔等只有听从不可忤逆!”宸王妃声音冰冷。

    “如此,恕儿子没什么好说的了。”

    顾长卿双手作揖,一俯身道:神色平静,道:“母后若是没有其它什么事情的话,那儿子告辞了……”

    说罢,顾长卿转身扬长而去。

    宸王妃双目瞪着顾长卿的身影,一手拂落桌上的茶盏,猛的站起身来,道:“顾清惜究竟是有什么好!让你竟将我这个母亲也不放在眼里!”

    顾长卿身形停顿,缓慢转过身来,道:“母后,我尊重您,请您也尊重我,这与郡主没任何关系,请您不要将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没关系!你竟说没关系?”宸王妃已是彻底被顾长卿这种敷衍与不听劝慰的态度所激怒,她眉目有些扭曲的狰狞,起身怒视着顾长卿,“若不是因为顾清惜,你怎么会拒绝迎娶清娴!”

    “我从始至终将清娴只当做妹妹看,即便是没有郡主,我也不会答应娶她。”顾长卿鲜少见到这样疾言厉色的母亲,他只觉得她生起气仿佛陌生的都令他有些不相识,这样凶煞的母亲还是那个慈眉善目,端庄贤良的宸王府女主人么?

    “这婚你结也得结不结也得结!没得商量!四国盛会后立刻完婚!宸王府的世子妃之位只能是风清娴!”宸王妃如法在容忍自己的儿子继续错下去了她顿了顿又道:“为了一个顾清惜,你居然自甘堕落到传出自己喜好男|风这样的流言蜚语!作为一个母亲,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继续迷失了心性!与清娴成婚,一来能断了那些流言,二来也能阻止你继续错下去,所以,成婚,势在必行!容不得你反抗与挣扎!”

    宸王妃的话一字一顿,铿锵有力,带着不容忽视的命令口|吻。

    顾长卿闻言,面色乍沉,薄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凤眸淡漠的看向宸王妃,他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又像是突然意识到,不论他说什么都无法改变母亲的坚决态度,故而,他只是略微沉吟,转身,继续离开。

    宸王妃是他的亲生母亲,他不想过多的去忤逆、去激怒她,然而她又不愿为了母亲而放弃顾清惜,去接受风清娴。

    所以,在这进退维谷的两难之境,沉默,是他现在最好的回复。

    所以,他离开。

    宸王妃看着一声不响,脊背亭子如松柏离开的那道声影,她的额角青筋被气的突突跳个不停!

    “逆子!”

    忽觉得全身血液往脑子冲去,宸王妃身形一个踉跄,若不是她手疾的扶住了桌沿只怕整个人都要被气昏了过去……

    “王妃,您消消气,世子迟早体会解到您的良苦用心的。”

    孙嬷嬷忙上前小心翼翼的扶着宸王妃坐下,为她捋顺着后背,低声的劝慰。

    宸王妃将身子疲惫的靠在椅背上,以手撑额,好一会儿才呼吸顺畅了,无力道:“卿儿从来不会轻易动情,然而一旦动情就注定着是无回返之路,为了卿儿日后着想,德阳,看来是留不得了……”

    孙嬷嬷一听,面色上不免闪过一抹惊诧,然而这惊诧却是很快被她掩饰收藏好,只听的孙嬷嬷小声说道:“王妃,这德阳郡主是太后捧在心尖儿上疼的人,这万一要是……”

    “本妃自由分寸!”宸王妃忽而一个眼神射向孙嬷嬷,寒意冻人。

    “是……”

    孙嬷嬷低头,噤声,不敢再妄自言论些什么。

    顾长卿出了菊韵,庭院门口一身黑衣的莫离持剑而立,躬身递上一封信函。

    羊皮色信封上印着一朵盛放到茶荼的红色西潘莲,花开妖艳,美丽无匹,见此物,顾长卿的凤眸中有波澜涌动,拆开火封,抖开素纸,迅速过目。

    过目之后,他深吸一口气,信纸被他在掌心攥紧,下一刻,手一扬,便有细碎如尘土的纸屑簌簌而落,散在秋风之中……

    酗伴们正在这里围观免费小说,拿起手机搜索微信公众号,更多好文免费推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