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蜜爱:霸道祁〕〔盛宠当婚:男神别〕〔瑾成毓秀〕〔徒儿不好哄〕〔无尽之砂界〕〔文明的天梯〕〔圣少女的烦恼[综]〕〔玄天宝鉴之充值系〕〔乾坤陨帝〕〔景少请接招:你的〕〔豪门强宠:秦少的〕〔带着系统玩守望〕〔缓缓可归否〕〔我不是大仙尊啊〕〔最强大唐〕〔超神学院之觉醒系〕〔山村小神医〕〔九零军嫂有空间〕〔地星征途〕〔魔帝在上:盛宠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186章 水货祸水
    紫色的衣袍上沾着水渍与糕点碎屑,顾清惜站在他身后,微微俯身拿着丝帕认真的擦着,擦着擦着她突然响起来时听到的窃窃私语,不由一笑道:“我听说世子殿下最近钟情与怜香馆的溶月小相公?”

    顾长卿两条手臂放在石桌上悠闲的把玩着棋盘上的棋子,正是十分享受着她这般贴心的侍奉,突然听得她开口谈论这个问题,顾长卿的凤眸微微眯了眯,薄唇上勾,玩味道:“你吃醋了?”

    “吃醋?”顾清惜秀眉一挑,轻笑开来,“吃醋倒是没有吃,只是感慨世子殿下口味独特。”

    “哦?”他抿了抿唇,笑道:“我还真是小瞧了你的肚量,知道我与溶月有|染你还能笑的出来,这实在是令人钦佩。”

    顾清惜听得他这样轻|佻的话,有些薄恼,伸手在他后背上掐了一把,正色道:“何故平白无辜的污了自己的名声?散布这样的流言对你今后可是大不利的!”

    顾长卿就知道她能一眼识别出流言蜚语的真假,听得她口气里带着恼怒,他面容上也就收了那玩世不恭的嬉笑样子,转脸去看身后的她,道:“名声对我而言无所谓,那虚无缥缈的东西要与不要有什么区别?”

    “你就是打算用这样抹黑自己的方法来阻止那些钦慕你的女子么?”顾清惜抬眼去看他。

    顾长卿握了她的手,凤眸锁着她,那眸光黑而沉,“惜儿,世子妃的位子我不想别人来做,我的妻子除了你我谁也不要!如果能用这样的方式来保住正妃之位,那我宁愿一辈子都被别人说我有断|袖之嫌。”

    正妃之位……

    这四个字如雷击打在顾清惜的心间。

    她一时涩然,“何必这么傻,你也该是知道那些名声噱头从来都不是我想要的。”

    “我说过,我会给你一个堂堂正正的名分,而属于你的位子谁也别想碰触丝毫!”顾长卿看着她,眸光灼灼。

    现在请原谅他现在不能光明正大,不能明媒正娶的将他的惜儿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宠爱着保护着,他现在努力,努力的攀爬,等着他有朝一日大权在握,一定会许她一个旷世婚礼,娶她为妻。

    顾清惜看着他,心中温热,他知道他说过的话一定会兑现,然而她更是懂得他此刻艰难的处境。

    这个话题似乎是有些太过于沉重,她的手从他的掌心中抽出,清浅一笑,笑道:“你这样践|踏自己的名声,殊不知有京城中有多少女子为你碎了心,焚了肠呢,你可真是对自己狠心……”

    “别人如何看待我,我不管,我只在意惜儿莫要将我看做水货就好……”他自嘲的笑了笑。

    “水货?”顾清惜眯眼咀嚼着这两字的精髓所在,想到顾长卿每每都将她欺凌到有气无力,他这样个样子怎么能叫做水货?

    顾清惜用帕子擦掉他后背上最后一点儿**,幽幽笑道:“依着我看,世子殿下担当水货未免太屈才了,理该倒过来念,称为祸(货)水才是!”

    水货?

    祸水?

    顾长卿闻言,凤眸倏地亮了,被顾清惜这风趣的话给逗乐了,竟是一个忍不住的开怀大笑起来。

    顾清惜知晓他猜透了她意中潜台词,她多少有些害羞的红了耳根,瞪了他一眼!

    顾长卿的爽朗笑声,与顾清惜的娇羞模样,在这凉亭之下显得格外温馨与甜蜜。

    以至于令走来的风清娴与风流景看了,一时愕然。

    “从来都不曾见过表哥笑的这样开心……”他与郡主在说些什么?

    风清娴一路寻着顾长卿而来却是没想到第一眼见到的却是他与顾清惜在一起而且还是笑的这样高兴的样子,默默关注表哥多年,她所见到的表哥从来都是不苟言笑,冷漠疏远的,笑容更是难得一见的奢侈,然而他这时却是这样子的开怀。

    还有德阳郡主,她怎么只身一人与长卿表哥在一起呢?而且若是她没有看错的话,刚才郡主的手似乎在长卿表哥的后背上拂过……

    风流景同样是感到有些意外但却是未作多想,他眸光温和的看了一眼风清娴,笑道:“许是说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长卿表弟并非是冷漠之人,这般潇洒的笑也不是没有过,走吧……”

    风清娴点点头,瑰丽的裙摆扫过柔软的草地,向凉亭走去。

    “郡主,表哥。”

    入了凉亭,风清娴柔声娇笑见礼,艳丽的长裙裹着玲珑身躯,纤细妙曼的身姿与该起时起,与该收时收,将少女的优美身段完美展现而出,在加之那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与芙蓉美面上娇艳动人的妆容,这一刻的风清娴当真是最美艳动人的。

    顾清惜见到风清娴,一弯唇绽放出一抹淡淡柔美的笑容,微微颔首算是回应。

    然而顾长卿在听得这一声表哥时,他原本笑的温软宠溺的凤眸里像是突然掉进了冰渣子,一瞬间笑容被冷冻成冰,他缓缓转身,凤眸冷而沉的扫向风清娴的脸,看了一眼后,下一刻却又是忽然亲切的笑了起来,道:“清娴表妹今日倒是与往日十分不同。”

    风清娴本是险些被他那冷如冰凌的眸光所冻伤,却不想一个呼吸间又见顾长卿唇角染了温和的笑意,风清娴站在原地,微怔,看着顾长卿此刻的款款笑容,一时间竟忽然感觉有些眼花,似乎刚才他那阴沉的眸光不曾出现过一样。

    风清娴定了定心神,心道,长卿表哥终究是注意到了自己的不一样了不是么?

    这就足够了。

    她娇嫩的脸颊浮起一层淡淡的薄粉,心中有些小小的暗暗欣喜。

    顾长卿笑吟吟的看着风清娴露出小女儿家的羞涩,他凤眸幽幽,转而笑着去看风流景,道:“表哥,清娴妹妹装扮的如此精美是不是有了什么意中人?你告诉我是谁,趁着今日的赏花会,我也好去瞧瞧是哪家的公子竟能引的这丫头如此倾心。”

    此话一出,风流景面上一沉,风清娴整个人一僵。

    风流景站在那里,俊秀的眉毛皱起来,温柔的眸子看向风清娴时带了浓浓的怜惜,他不知顾长卿这是有意还是无意说起这话,但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此话一出已是表明了他对风清娴的态度,在他的眼里他只是将清娴当做了表妹来看待。

    真是这样,那今后让清娴该是如何自处呢?

    风流景这个时候自然是不能说出清娴的心思了,当下,他只是一笑,道:“长卿表弟说笑了,清娴不过是想穿的漂亮些来参加宴会,女孩子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呵呵……”

    “哦?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娴丫头是为悦己者容呢,看来是我想多了。”顾长卿坐在那里,笑容不减。

    一旁的风清娴,抿紧了唇角将脸埋的很深,两只眼睛盯着地面看着,沉默不语。

    然而从顾清惜的角度来看,却是能看见那低垂的美眸中闪着莹莹的水光,水光越聚越多,她却是倔强的强忍着不让其掉落,委屈心酸的眼泪就在眼角疯狂的打着转儿……

    顾清惜略微垂了眼帘,心中五味杂陈。

    顾长卿这一招拒绝的手段直接是毫不留情的扼杀了一颗少女的芳心,那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爱|恋就这样被无情击打的灰飞烟灭……

    啪——

    一声轻响,风清娴憋着眼底的泪水终究是落了下来。

    顾清惜看着地面上一滴一滴的泪水很快晕染出潮湿的一小片,她微微叹了一口气,道:“诸位先聊着,我去寻明语。”

    说完顾清惜便欲走,亭子里的气氛有些难熬,她不太想呆。

    只是没想到她还不过是刚一挪步,迎面就看见顾明语与裘清涟双双走来,顾明语怀里还揣着一件袍子。

    “天呐!”

    顾明语一眼就是瞧见亭子里的人,清涟表姐与清惜姐姐还有她大哥都在场!她不由傻了眼!

    “大哥,我帮你找来了衣服你快去换下来吧!”

    顾明语一路匆忙奔了过去将怀里的衣服塞给了顾长卿并示意他走,希望他还不知道母后要将清娴表姐许给他的事!大家伙怎么都在场呀,呆久了弄不好会出什么乱子的!他大哥的那性子她最是了解,若是一旦知晓了此事,肯定会对清娴表姐不客气的!

    顾长卿低头看了看怀里的衣物,抿唇低低一笑,这丫头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他装看不懂都难。

    “清娴表姐,你怎么哭了?”

    顾明语见风清娴神色有些不对,凑过去一看才惊觉她竟是落泪了,话便是这样脱口而出。

    风清娴本是心里难受,哭一直都在忍着生怕被人瞧见,这会儿被顾明语撞破,她强忍的心弦像是突然间就这样断了,再也支撑不住,以手捂唇,哽咽道:“没事,只是被沙子眯了眼睛,我去,洗一洗……”

    说罢,她没看任何人一眼,提着裙子飞快的跑远了。

    远远的,顾逸尘见到风清娴冲出凉亭,他薄唇冷勾,笑着迎了上去。

    酗伴们正在这里围观免费小说,拿起手机搜索微信公众号,更多好文免费推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萌宝来袭:总裁爹〕〔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