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式壁咚999次:九〕〔狐瞳〕〔美漫里的国术强者〕〔重生军婚:首长的〕〔十三骇人游戏〕〔掌门怎么办〕〔重生浪潮之巅〕〔星海大迁徙〕〔带个系统去当兵〕〔诸天之黑夜冒险王〕〔遮天道君〕〔三国之孙氏强敌〕〔神洲至尊〕〔我老婆的秘密〕〔厉害了我的原始人〕〔只宠你一人〕〔秦朝大帝师〕〔穿越成了小男太〕〔重生空间之全能军〕〔人生修炼手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184章 风家兄妹
    风清娴下意识眸光一瞥,果真是见不少人对自己露出钦羡的神色,有些还在小声的议论着,见此,风清娴的脸颊更是羞涩了三分,微微将头压的低了些。

    自上一次顾明语的及笄宴会上,顾清惜与风清娴一见如故,笛琴和鸣也是成了一段友谊,再次见到风清娴,顾清惜心里已将她当做好友看来,这会儿见她娇羞,顾清惜唇角的笑容不由的更加深了一些,道:“风小姐一定会是今日赏菊宴上貌压群芳的那一位。”

    “郡主谬赞了,清娴蒲柳之姿难登大雅之堂。”

    “这可是太过自谦了。”

    顾清惜眸光清澈,眉眼含笑,不得不承认今天的风清娴很是美丽。

    然而在这相亲赏花宴上穿戴的这般精致绝艳,只怕是心有所属吧,都说女为悦己者容呢……

    顾清惜望着风清娴,不由自主的想起宸王妃曾说过的话,眸子中有细微光芒一闪,略有所思……

    “清娴。”

    这时迎面走来一位冰蓝色锦衣华服的少年公子,头带金冠,眉目俊雅,观之倒是与风清娴有几分神似。

    “大哥。”

    风清娴转身,见来者是自家兄长,便是笑着上前迎了少年公子到了顾清惜面前,笑道:“郡主,这位是家兄。”

    “风流景见过德阳郡主。”

    冰蓝色华服的少年公子面对顾清惜抱拳一拜,温文尔雅。

    “风公子不必这般拘礼。”

    顾清惜清雅一笑,眸光扫在男子身上,心中暗暗道原来这就是风国公的嫡长子风流景,风清娴的亲生哥哥。

    顾清惜打量着风流景的同时,风流景也抬起了头,温和的眸光看向顾清惜。

    今日的顾清惜穿了一身淡紫色的素雅襦裙,腰系同色束带,一头乌黑如绸的发简单的挽了如意扣,一张脸清雅秀丽美如清水出芙蓉,眉目濯濯,笑意款款,不施粉黛却更胜他人浓妆艳抹,姿态端的是绝尘出俗,气韵端的是清远悠扬。

    风流景看一眼,顿觉惊艳,暗道这才是真正的美女子!且那气韵与他心之所往的女子,如出一辙。

    果真的如宸王妃所言,德阳郡主的美貌与气质,他看一眼便会心折……

    风流景望着顾清惜的容色,心中失神。

    然而,他停留在顾清惜身上的目光,却是令顾清惜有些微微不适的蹙了蹙眉黛,似笑非笑道:“风公子盯着本郡主这样看,莫非是本郡主脸上有脏东西?”

    “大哥!”

    风清娴伸手拽了拽风流景衣袖,小声的叫了一声。

    风流景这才惊觉回神,温文尔雅的面容上顿时浮出两团红晕,尴尬的轻咳一声,道:“一时惊觉郡主之姿恍若天人,不由失神,还望郡主莫要怪罪。”

    闻声,顾清惜淡淡一笑,她看着风流景面上升起的红晕,还有这诚恳不知遮掩的言辞,心道这风流景还真是憨厚老实。

    “听得风公子夸赞,本郡主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怪罪?”顾清惜挑眉一笑。

    风流景心性敦厚,自知刚才盯着顾清惜看的举动有失礼节,心中生怕顾清惜认为他性情轻佻,这番正惶恐中忽然听到顾清惜说不怪罪,这无疑是让他心里悬着的担忧落地,然而他这一放松,却又是听到了顾清惜的后话。

    “今日名媛佳丽居多,还望风公子莫要再唐突了佳人,本郡主与清娴小姐是朋友所以不会在意的,然而这并不代表着别人也能任由风公子细细打量的……”

    顾清惜笑盈盈的说着,这语气亲切而又友好,就像是在随意谈论这今天的天气一样的随和,然而她这话说出来却是令风流景更是羞愧红了脸。

    “小生,知错了……”

    风流景压低了声音说道,他大概是从来没有这样被指责过,尤其还是一个女子,还是他一见倾心的女子,这一刻他那白生生的面皮竟是红的犹如煮红了的虾子。

    顾清惜眯眼瞧着风流景红彤彤的脸颊,不由觉得这人脸皮太过于薄了些,也太不经逗了些,不得不说这风流景比呢风意潇可是可爱多了,看着他羞涩了的一张脸,顾清惜忽然觉得好笑,这一觉得好笑,便是嘴角上扬,扑哧一声低笑,笑出声来。

    顾清惜平日里是很少这样失笑出声的,面上永远都是挂着清浅淡淡的笑容,那样既不会太过耀眼又不会太过呆板,看上去永远都是一副端庄得体的样子,然而却是被风流景一时间逗笑了,忍不住笑的开怀了些。

    她这一笑,落在风流景的眼里,美的仿似清月拨开云雾洒下一片皎皎清辉,将他心房瞬间照亮。

    他在她的笑靥里,呆了呆。

    “翰林院的编修,个个都似风公子这样憨厚可掬么?”

    顾清惜本是有些不悦的心情被风流景那红成虾子的脸一扫而空,她也不在计较他的失仪之处,裙裾在地面上划过一道光影,转而笑着走开了。

    风清娴瞧着那还傻愣愣呆在原地的大哥,忽然掩唇一笑,暗道他这素来清心寡欲的大哥在见到郡主之后怕是不能再心静如水了吧?

    “大哥!大哥!”

    风清娴拽了拽风流景,道:“没想到郡主一个笑容就害的大哥丢了七魂六魄,之前叫你来还不肯来,这会儿是不是要感谢我?”

    风流景呆呆的回了神,然后又呆呆的点了点头。

    风清娴见此,又是一笑,“这会儿见到德阳郡主,大哥是不是要考虑宸王妃的提议了?大哥早就到了适婚的年纪了……”

    风流景一听到这话,脸又是一热,眸光不由自主的望着顾清惜离开的方向,道:“郡主才貌双全,身份尊贵,怕是看不上我……”

    “正是因为郡主身份尊贵,所以帝京中才鲜少有显赫世家与之相配,而咱们风国公府却就是那少之又少的能与郡主门当户对的,且听宸王妃的意思,似是不止她有心撮合大哥与郡主,就连宫里的太后娘娘也是有这个心思呢,这才借着赏菊会,让你与郡主相识相识……”

    “只怕流水有意,落花无情……”

    风流景自嘲一笑,之前关于德阳郡主的传言他多多少少也是听过,能从人人说笑的痴儿一夜之间脱胎变骨成为才情无双的佳人,这其中的坎坷与磨砺怕是外人不为知的艰辛,而她这样一手颠覆自己人生格局的智慧与手段,便足以证明她不是一般秀亭楼中的寻常女子。

    不寻常的女子,往往都是有些不寻常的骄傲与冷漠,这些东西未必在人前展现出来,然而却是的的确确存在的。

    就如他而言,长到二十一岁,见过的貌美女子不在少数,然而却是没有一人能入得他的眼,这倒不是说他有多么的挑剔与难伺候,而是他心里有着一种默默的追求,他喜欢的女子不需多艳丽但一定要聪慧,不需多能言善辩但一定要大智若愚,不需锦罗绸缎但一定是即便荆钗布裙也有怡然自乐的心态。

    这样的要求可以说是几近苛刻了,然而他却是始终相信自己能碰到一眼就倾心钟情的女子,所以这些年来他一直在等,一直坚守自己的心愿。

    他一直相信自己能遇到那样的女子,庆幸的是今日让他真的遇见了。

    然而遇见了却又等同于瞬间失去了。

    大抵文人都是这样自负而又敏感的,他在她的眼里他清楚的看到了自己仿似一颗无关痛痒的尘埃,也看到了她眸中那隐藏着深邃的冷寂之色,她是高傲而又倔强的……

    她那一句憨厚可掬,就注定了他的无戏。

    风流景想到这里,唇角不禁苦涩一笑。

    “不要说我了,还是好好关心你自己吧,我听说母亲与宸王妃在商讨将你许配给世子?”

    风流景语气轻缓的说着,温和的眸子上下将风清娴打量了一番,然后笑道:“在家从不见你有过这样精心的装扮,难道说娴儿当真是动了女儿家的心思?”

    风清娴被风流景这样一说,不免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了眉眼,将手里的丝帕绞了几圈,小声喃喃道:“即是大哥这样问了,那娴儿就如实跟大哥说,其实……早在很小的时候,娴儿对长卿表哥……”

    风流景挑了挑浓黑好看的眉宇,温软笑道:“这是很早的事情了么?呵,你这丫头倒是隐藏的极深,大哥可是一点都没有看出来!”

    “娴儿一直觉得自己配不上表哥,毕竟表哥是那样一个优秀而又出类拔萃的男子,若不是我偶然听到王妃向母亲说起这件事来,我想我一直会默默观望着小心翼翼的藏着自己的心事,可眼下不一样了,母亲跟我说,她与父亲都有意将我送去宸王府……所以……”

    所以,从来安静淡然不穿艳丽裙装不妆妖娆妆容的她,今天盛装出席,只想,只想让他觉得她有些不一样了,不在是以前沉默寡言的小表妹了……

    “你的心思,大哥能体会。”

    风流景柔柔一笑,道:“走吧,我来时看见长卿就在花园里……今天你很美,他该是会注意到你与以往不一样了……”

    酗伴们正在这里围观免费小说,拿起手机搜索微信公众号,更多好文免费推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引凤决〕〔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我在万界送外卖〕〔都市之造假天王〕〔玄幻时代:超神手〕〔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