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痞子先生〕〔次元逃亡记〕〔神骨镇天〕〔北斗帝尊〕〔亿万宠妻:入骨相〕〔修仙小村医〕〔叶哥的传奇人生〕〔娇宠童养媳:七爷〕〔遇见我,算你倒霉〕〔惹火萌妻:总裁老〕〔重生之一剑惊仙〕〔超级忍者系统〕〔变身二次元美少女〕〔满级账号在异界〕〔女帝的大内总管〕〔我成了地球总监〕〔末世之老大你军少〕〔白夜宠物店〕〔网游之亡者征途〕〔妖孽医圣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183章 断袖之嫌
    伴随着陈氏的下葬,沈菀乔与风意潇突然定亲的消息也飞快的被传扬开来,京城中的茶馆酒肆里都在唾沫飞扬的议论着此事,有人说沈菀乔不遵孝道,有人说风意潇有眼无珠,也有人说这庶女配庶子也算是登对云云,一时间褒贬不一。

    龙椅上的卫皇得知此事后,听说对风意潇很是不满,毕竟沈菀乔是圣旨贬去青云观静修的,这次回京祭母更是皇帝格外开恩,他这一开恩没想到却是没想到成了沈菀乔的一段婚事,在卫国天朝这注重孝道仪礼的国度,丞相竟作出如此欠思考而荒唐的事情,卫皇多少都是有些吃气的,连带着沈弘业听说在早朝上也遭了冷脸。

    外面议论的沸沸扬扬,顾清惜则是安静的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品茶看书。

    不知不觉秋意已越发的浓郁了,院子里桐木已开始飘落,一片一片湛|黄的叶子打着旋儿从树上飘落下来,顾清惜的摇椅就设在桐木之下,秋风微起,落叶飘飞中,她捧了热茶懒洋洋的看书。

    “郡主,宸王府送了帖子来,请您过目。”宝笙恭敬将门房收到的请柬递上。

    “宸王府?”

    顾清惜略微抬了眉眼,有些疑惑。

    烫金的帖子打开来,仔细读后,顾清惜将帖子合上眯了眯眼睛,宸王妃邀请她参加秋日赏菊会……

    赏菊?

    顾清惜双手摩挲着掌心中温热的杯子,脑中闪现而过的是当初宸王妃为顾长卿挑选世子妃时,那些美丽无双的女子画像……

    既是赏菊,肯定是少不了俏丽佳人吧……

    这样想着,顾清惜唇角微微一笑,问道:“前两天新定制的衣服可是送来了?”

    “送来了,新衣八色十二款,已整齐悬挂在衣橱里。”卷碧回话。

    “嗯,挑一套颜色淡雅的出来,明天去参加赏菊宴。”

    “奴婢记下了。”卷碧一旁点头应候。

    顾清惜淡淡的笑了笑,然后继续翻书,直到日头悬挂头顶上才起了身,懒散的伸了个懒腰,正拾步往屋子里走,却是冷不防看到束墨从西边厢房里走了出来。

    见到束墨,顾清惜的眼睛忽而一眯,脸色乍沉。

    “不是早上吩咐了你去洒扫三楼藏书的么?怎么没去?”

    束墨走过来,面色有些发白,道:“回郡主,奴婢本是要去打扫书的,却不知道怎么了,肚子忽然痛如刀搅,薛嬷嬷见奴婢疼痛难忍便让我先去房里歇息,说是代替奴婢去洒扫……”

    薛嬷嬷?

    顾清惜暗道怪不得一上午没有见到薛嬷嬷的人影,原来她已入了藏书。

    顾清惜黝黑的瞳仁有寒光一闪,她盯着束墨,凉声说道:“你跟了我这么久,想来不会不知道藏书不是谁都能进的!因为之前一直都是安排珠云上去打扫,珠云犯了错,这才安排你去,只是没想到第一次让你去洒扫书,你却是好巧不巧的肚子疼……”

    束墨听得这话心里一阵的惶恐,忙低头道:“奴婢错了!奴婢不该让薛嬷嬷替工的9请郡主责罚!”

    顾清惜见本就发白的脸又因了训斥而惨白了三分,顾清惜有些不忍,转开了眼,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你身子不好就先休息吧,容嬷嬷既是去了三楼,那以后洒扫的事情就交给她老人家去做吧……”

    顾清惜这样说着,眸光抬向三楼的藏书,将一双眸子眯成了一条狭长的缝隙,淡淡道:“薛嬷嬷年纪大了,以后上下爬楼梯,很是辛苦……真是难为她了……”

    束墨闻言,将头颅压的更低了,不敢多说话。

    在她的认知里,是因为自己的过错才害的薛嬷嬷以后要经常去三楼洒扫书,如郡主所说的那样,薛嬷嬷年纪大了,这爬楼梯的活并不适合她来做……

    “束墨先去休息吧,宝笙去准备午膳,卷碧去书告诉薛嬷嬷让她帮我将第三排书架第二层中间一本《古今通史》找出来。”顾清惜似笑非笑,“那书我下午要读……”

    “是。”

    三个丫鬟齐齐应声回答,然后各自散开。

    顾清惜将手里的书卷成了筒状在掌心里拍打了几下,略作沉吟,然后举步踏入了房中。

    第二天,顾清惜早早起来漱洗装扮,然后带着束墨与宝笙出了门。

    马车停在大门外,顾清惜临走前看了一眼值班的门房小厮,那小厮便是上前来禀告道:“郡主,三小姐乘马车半个时辰前出门了向西去了……”

    顾清惜清浅笑了笑,道:“等她回来,问清楚车夫都去了哪里。”

    “是。”那小厮恭敬回话。

    束墨跟在顾清惜身后,从那门房身旁走过时,微微对那门房笑了笑。

    这门房小厮不是别人,正是清儿的哥哥,很早以前,郡主便吩咐了她去拿钱给清儿的哥哥治病然后再为他寻个差事,这差事就是在公主府当门房……

    这一刻,束墨不得不感慨自家主子铺棋子的厉害之处。

    马车哒哒朝着城南驶去,这赏菊宴会没有在宸王府举行而是选择了宸王府在城南别郊的一处雅院。

    顾清惜到达时,雅院门前已经停了不少马车,锦衣华服的公子与裙装绝艳的闺秀进出,显然今日来参加宴会的人不在少数。

    顾清惜下了马车,带着丫鬟进了院子,入院后见院中花木芬芳重掩,小桥流水曲殇,亭台楼交错,院中景致竟是精致而别有洞天。

    奴仆在前面引道,顾清惜一路上缓步而行,听得身后一对少女正在小声的嘀咕着。

    “宸王妃最是心善和蔼,每年秋天都举办一场相亲会,这次到是与以往不同改在了这郊院,瞧瞧这风景是如此的美好,京城中多半子弟与小姐可都是应邀出席了呢。”

    “是呀,宸王妃是极好的,据说以往许多婚嫁都是借着这秋日赏花宴上促成的……”

    听得两个少女的声音,顾清惜特意放慢了脚步,心道原来是自己猜错了,本以为宸王妃是要为顾长卿选妃,却不想每年宸王妃都会举办这样的仪式的相亲会,这样以来,倒是显得她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顾清惜不由失笑,这也难怪她不知情,以往的顾清惜可都是痴傻疯癫的存在感薄弱的,根本不会有人邀请她来参加这样奢华高尚的宴会。

    她这样想着,又听见身后的少女说道:“你知道么,今天的赏菊宴会主要的绝色是宸王世子,听说是宸王妃有意为宸王世子寻找如意的世子妃呢!”

    “呀!这是真的么?”

    另一个少女像是吃了一惊,放低了声音道:“外头现在不是在谣传宸王世子不喜女色而亲男颜么?”

    “什么?你从哪里听来的?”

    “你不出门难怪是不知晓,现在京城里都在传言啊,说宸王世子这些年冰冷如霜,不近女色,是因为他喜好男|风!且外面还说宸王世子看上了怜香馆里的溶月小相|公,隔三差五的就去呢……”

    “啊!真的假的啊!”那少女显然是被这则隐晦的消息惊的不轻,“宸王世子,怎么,怎么这样呀……”

    顾清惜听到这里,同样表示是有些不冷静了。

    喜好男|风?

    怜香馆里的溶月小相公?

    顾清惜衣袖下的手指捏了捏,额角有些胀痛。

    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何她一点不知情?

    连养在深闺的少女都听说了顾长卿这般的流言,显然这流言蜚语已是传播许久了,她没有听说怕是一来自己不经常外出,二来看来是有人刻意不想让她知晓了……

    堂堂宸王世子竟传出有断袖之嫌,顾清惜不知该作何评价了。

    见到他,她只想好好盘问盘问他!

    无心在听身后的少女咬耳朵,顾清惜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其实今日她也算是没有猜错,宸王妃真是要为顾长卿选妃的。

    这个时候,作为主角的顾长卿应该是在庭院里的吧?

    顾清惜一个回廊转弯,眸光四下搜寻不见顾长卿身影,却是突闻身后有人在叫她。

    “风清娴见过郡主,郡主万福金安。”

    顾清惜回眸转身,见一袭玫瑰红艳丽裙装的风清娴正袅袅婷婷的盈立,发丝挽作飞云髻,上面缀着六瓣花开珠花点点,额间贴着一枚嫣红菊花花钿,柳眉弯弯,星眸晶亮,俏鼻琼立,樱唇点朱,看一眼不由令人心生绝艳。

    她身段本是高挑,这般精致装扮,只是这样随意的一站,便如月下牡丹吐露芬芳,艳丽无双。

    “风小姐真是好生漂亮。”

    见她如此,顾清惜夸赞的话不由脱口而出。

    今日的风清娴与上一次顾明语及笄宴会上的风清娴简直是判若两人。

    如果说上一次是眉目清冷的英气少女,那么这一次就是绝艳无匹的高贵女主……

    “郡主天生丽质,国色天香,才是最漂亮的那一个,清娴比不得。”风清娴婉约一笑,两颊生红,显然是被顾清惜夸的有些羞涩了。

    顾清惜眨了眨眼睛,莞尔一笑,打趣道:“我可是没有说谎,你看看这四周的人是不是都在盯着风小姐看?”

    酗伴们正在这里围观免费小说,拿起手机搜索微信公众号,更多好文免费推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重生空间:慕少,〕〔爱上阴间小娇妻〕〔我的微信连三界〕〔权路迷局〕〔后娘[穿越]〕〔落魄佳人千金难换〕〔皇后有旨:暴君,〕〔英雄?我早就不当〕〔杀神叶欢〕〔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