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光下的死亡领主〕〔人间有味是清欢〕〔韩娱之灿〕〔美人谋之冰山帝君〕〔都市重生之无敌阎〕〔豪门军宠:调教小〕〔忽而至夏〕〔重生学霸男神:湛〕〔穿越反派之子〕〔极品穿梭王者系统〕〔抗战之广陵密码〕〔掌家小农女〕〔我的妹妹叫露娜〕〔至尊圣医〕〔仙启遗侠录〕〔鬼道仙〕〔手机系统有点坑〕〔铸鼎纪〕〔阴阳女鬼修〕〔血尊的甜心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180章 比翼双飞
    “像你说的那样,不管如何,总该要为以后做些打算的不是么?”

    他不答反问,指腹摸着她的下颚,笑的颠倒众生。

    “从什么时候开始着手这一方面的?”顾清惜瞧着近在咫尺的顾长卿,顿觉得他身上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有些年头了……”

    他说的含蓄。

    顾清惜点点头不在追问,有些话点到为止,大家心知肚明就好,至于筹办药铺的事已是有着落了,如此,甚好。

    “惜儿?”

    “嗯?”

    他摩挲着她的唇瓣,凤眸里闪着柔情。

    “刚才马下救人,身体可有感觉不适?”

    “没有……”

    救人的意念一启,她的身体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反应,飞身而出马蹄下抢人,并没有感觉到不适。

    “嗯,那就好。”

    他俯身在她唇上轻点了一下,道:“你身上那条毒线究竟有没有害,在等三日便知晓了,你莫要太过于担心。”

    顾清惜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腕,脑中有红衣人一闪而过,道:“那人还想要让我拜师学艺呢,在我没点头同意之前,我的性命该是无碍的,”

    “嗯,惜儿有些武学底子,不如以后我来教你一些防身之术?平时当做锻炼身体,危急关头时,也可以有自保能力。”

    “你要教习我武功?”

    顾清惜有些兴奋得睁大了眼睛,满脸的跃跃欲试。

    “嗯,学么?”

    “学!”

    顾长卿瞧着她素来清冷的眸子里闪出晶晶亮的光,他勾唇一笑,道:“我那里正好有一套比翼**剑法,需要两个人一起修炼,你既是愿意学,我倾囊相授。”

    “比翼**?”

    顾清惜细细咀嚼着这套剑法的名字。

    “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你我修炼,正好可比翼**……”

    他说这话的时候,柔柔的圈住了她的身子,故意将温热的气息哈在她耳边,唇间吐出的话语又是那样的缠|缠绵|绵,惹的顾清惜一阵的脸红心跳。

    “当真是有这样的剑法?我怎么觉得你这是胡乱编排出来的呢?”

    顾清惜强忍着他给的诱|惑,眼睛清纯无辜的瞧着他。

    他低笑一声吻上她柔软的唇,“如何没有?现在不正是么?”

    “你骗我……你……呜……”

    顾清惜挥起拳头来捶打他的胸膛,心里愤愤不平,原来这厮竟是在诓骗她,实在是可恶,害的她竟信以为真!

    “说好要惩罚你的,说出去的话怎么能不兑现呢?”

    他笑着将他压|倒在柔软的毯子上,墨色的发如幽亮的海藻垂下,丝丝缕缕的落在她的胸|前,那一双凤眸波光潋滟,带着惑人的资本。

    顾清惜被他压着,眸子有些不安的瞧着这并不宽敞的车厢,心被他蛊惑的砰砰乱跳。

    “我们这是要去哪?”

    “去一个安静的地方……”

    他指尖一挑,她腰间的系着的丝绦已被他轻松解开。

    下一刻,他那宽大而温柔的手掌滑入她的里衣,隔着薄薄的衣料抚摸着她的美好。

    他的手像是带着魔力,从碰触的刹那,便惹得她身子一阵的发软酥麻,她脸颊很快飞上两朵绯红,呼吸沉重起来,她心里不得不承认,他撩|拨人的手法越来越巧妙了,几番揉|捏捻|转便足以令她失魂……

    她低低**着,身子被他惹的越来越热,眸子愈发的不见清明,随着车厢的晃动,她觉得她整人也被晃动了起来,有些眩晕的美感。

    忽觉得肩头一凉,她低眸去看,才恍然觉知自己的衣服被她退下,露出了光洁的肩头……

    又是身上觉得一凉,她贴身穿戴的粉色肚兜也被摘了去……

    顾清惜愣了愣,天知道他剥衣的技巧竟是这样的熟稔,她不过是一个失神间,她整个身子已暴露在他那燃着狂野与炽热的凤眸之中……

    她觉得羞,忙拉了衣衫去挡。

    见她遮盖,他弯唇笑了笑,凤眸一瞬不瞬的凝望着她,手则是开始解他身上的衣裳……

    长袍,腰带,外衫,中衣,亵裤……

    他的速度极其的快,纤长的手指似穿花引蝶,看的顾清惜有些眼花缭乱,等待回神过来时,他身上仅剩下一件冰蚕丝所制的犊鼻裤,且那里还隆起了异样!

    犊鼻裤!

    异样!

    顾清惜的脸唰的红了,忙扯了手里的衣服捂住脸,羞骂道:“你,脸皮真的越来越厚了!”

    顾长卿虽被骂,但是心情却是异常的好,甚至比之前还要好上十倍!

    他倾身而来,眉角眼梢都是满满的柔柔的笑意,只见他缓缓开了口,将一口热气吐在她柔软娇嫩的腹部,浅浅一笑,好心的提醒道:“惜儿,这衣服短,遮住了脸,下面可就是遮不住了……”

    “你!流氓!无耻!”

    顾清惜被他说的倒吸一口凉气,手慌乱的在车毛毯上摩挲着,将他褪下来的衣服全都一股脑儿的划拉过来盖在了身上,想要将自己裹成结结实实的肉粽子。

    “嗯,我只对惜儿流氓、无耻、别人我从来都不屑去看一眼……”

    他那不停的朝自己身上裹衣裳的样子逗笑了他,他一边笑一边去伸手扯她身上的衣服,“惜儿还是这么害羞……”

    “你闭嘴!”

    顾清惜娇怒的呵斥,将他拽走的衣服又重新拉扯了回来。

    她拉回来一件,他下一刻又扯去。

    她再拉,他又扯。

    这样一来一去,几十个回合,将顾清惜累的气喘吁吁,而他却依然是笑沐春风。

    “好了,惜儿不要闹了。”

    他压上她的身子,点了点她的鼻头,一脸的宠溺。

    被压的不舒服,顾清惜不依的扭了扭身子,谁知这一扭,好像是碰到了什么庞然大物,她扭了一下顿时不敢动了。

    他瞧着她那一脸的谨慎样子,摇头失笑,捧住她的脸颊啄了两下,“惜儿,你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有多少么的可爱……”

    “多么的可爱?”顾清惜眨了眨眼睛。

    “说不出来的可爱,我只知道见你如此这般娇羞,我越发的想要你……”

    话音方落,他猛的吻上她的唇,双手抱起她的腿,劲腰一挺!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换来她一声嘤咛。

    这有备而来的动作,换来他一声低吼。

    从此,所有言语尽失,唯有体内疯狂叫喧的原始狂野。

    一处秋草乍黄的原野上,一颗歪脖子树下,一辆马车停靠,一阵风吹过,掀起车厢一角的帘幕,窥到一抹旖旎之色,嗅到一丝浓郁暧昧之香……

    生活,是如此多娇……

    翌日,公主府。

    顾清惜懒在床上还没有起,便得到消息,说是沈菀乔回来了。

    回府了?

    顾清惜慵懒的笑了笑,在床上躺了小半个时辰后才起身洗漱,之所以日晒三竿了还不愿意起,这可都是要归咎在顾长卿那斯身上。

    昨日在马车中一番温存本折耗了她多半的体力,却不想午夜梦回却又是见他不知何时躺在了自己外侧,一夜的疯狂,每当她筋疲力尽以为就此可以歇息时他又会变出新的招式来,乐此不疲。

    顾清惜坐在床榻上,眉眼柔光,伸手摸了摸他躺睡的地方,无奈了勾了勾唇角浅笑。

    修身养性这东西,果真是只有起点,不见终点……

    漱洗完毕简单的用了些早饭,顾清惜带着束墨去了望月居。

    望月居内,一片素缟,一身雪白孝服的羸弱女子跪在灵堂前,低声哭着,将手里的一叠叠黄纸投入火盆里烧着,整个院子寂静无声,只有她传来的断断续续的哭泣声。

    “二妹妹节哀顺变,这人死不能复生,你纵哭瞎了眼,陈姨娘也不会醒来的。”

    跪在堂前的沈菀乔,听得这声音,霍的回头,那哭的如核桃一样的眼睛里迸射出似鬼火一样的凶狠目光!

    “顾清惜!是你!是你害死了我娘!这些都是你干的对不对!”

    原本还在低声哭泣的沈菀乔此刻忽然像发怒的狮子,张牙舞爪的指着顾清惜,咆哮。

    “二妹妹这不是明知故问么?”顾清惜清冷的笑了笑,眸子里闪着寒光,“二妹一向是聪慧的,怎么去青云观呆了几个月回来,脑子都不灵光了?呵,如此看来青云观的日子似乎并不好过……”

    “你!”

    沈菀乔被气的脸色一片铁青,这顾清惜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一开口就将她骂的狗血喷头!

    “顾清惜!你早晚会遭报应的!”

    沈菀乔咬牙切齿道,她在青云观过的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那群老不死的尼姑逼着她洗衣,劈柴干粗活!更可恨的是一日三餐都吃不饱!若不是后来大哥带着补给过去她只怕难以支撑到现在,得知府上的人来叫她回去,她欣喜若狂以为是母亲打理好了一起救她出苦海,然而却是没想到一进家门见到是母亲的棺材木!

    顾清惜害死了母亲,害惨了大哥,更是害的她身败名裂三年不能回京,这笔屈辱的账她早晚要找回来的!

    听到沈菀乔叫骂,顾清惜伸手撩了耳边的一丝发,漫不经心的嘲笑道:“说到报应,你们眼下不正是在遭受着么?”

    酗伴们正在这里围观免费小说,拿起手机搜索微信公众号,更多好文免费推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重生盛宠:总裁的〕〔千亿宝宝:顾爷,〕〔后娘[穿越]〕〔英雄?我早就不当〕〔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枕上名门:腹黑总〕〔权路迷局〕〔宠妻无度:火爆总〕〔驭鬼邪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