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仙进行中〕〔染爱成瘾:总裁请〕〔禁爱总裁晚上好〕〔重生在日本当厨神〕〔重生之红杏素娘〕〔大唐男红娘〕〔两界迷踪〕〔我的绝色女房客〕〔炼狱邪神〕〔我家的黑猫是妖怪〕〔世界模拟之系统是〕〔大唐技师〕〔极品通灵系统〕〔万欲妙体〕〔艾泽拉斯之王〕〔无上剑圣〕〔天破传奇〕〔太极真神〕〔少年篮球说〕〔山村庄园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173章 下棋对弈
    屋外哀嚎声连绵不断,听的人心烦意乱。

    顾长卿凤眸眯了眯,道:“本世子来是寻德阳郡主来下棋的,无心搅入沈相的家事中,若是没什么事了,德阳郡主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这话,显然是令沈弘业听了面色不好,然而却也是挑不出什么错误来,他只是看了一眼顾清惜,不咸不淡道:“既是世子相邀,惜儿便是去吧,惜儿替为父好生侍奉世子。”

    “是。”

    这一阵子紧锣密鼓的大戏唱完了,顾清惜也没心情继续呆着了,不得不说顾长卿很是了解她心中此刻的想法。

    顾清惜乖巧的应承了一声,便转身对顾长卿做了个请的姿势,道:“世子,请您移驾清韵。”

    瞧着惜儿这故作生疏的姿态,顾长卿唇角一弯,笑了笑:“郡主,请——”

    两人眸子在空气中相对,心照不宣的各自一笑之。

    当顾清惜裙裾掠过匍匐在地上的珠云眼前时,珠云忽然抬了头,一把抓住了那艳丽的衣裙,满脸泪水蜿蜒,哭道:“郡主……奴婢知错了……求求您,饶恕了奴婢这一回吧……”

    顾清惜脚下停滞,垂了眼帘,笑意温软,道:“你错在哪里?”

    跟在顾清惜身边许久,珠云知道,郡主越是生气动怒的时候面上的笑容便越是的灿烂耀眼,见到顾清惜此刻眼角眉梢都洋溢的笑时,珠云忽然有些胆怯的缩了缩手,放开了抓在手中的裙裾,哭道:“奴婢错了,不该鬼迷了心窍伙同大公子来陷害郡主,不该背叛郡主的……奴婢真的知错了,求郡主开恩啊……奴婢悔改了,真的悔改了……”

    “哦?”

    顾清惜挑了挑眉头,然后笑道:“一次不忠,终生不用,珠云,你现在知错未免有些晚了呢……”

    “不!郡主!奴婢再也不敢了,求郡主饶了珠云这一次,珠云以后好好侍奉郡主,郡主,饶命啊……”珠云哭声震天,眼睛红成了核桃,匍匐在地上好不可怜。

    然而,这份可怜落在顾清惜的眼中却是一种可悲,她勾了唇角,道:“早在你背叛我的时候你就该知道,一些事情一旦做了,就永难回头。我不会处置你,你从哪里来的再回哪里去吧!”

    珠云心神一震!

    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她是太后娘娘赏赐下来的人,郡主这是要让她回太后那里么!

    太后若是知晓她陷害郡主,如何能轻饶了她?

    “不要啊!郡主!奴婢不要回宫里,求求您,求求您绕过奴婢吧,奴婢给您磕头了!”珠云一边哭喊着,一边将额头嗑在地上砰砰的直响。

    束墨与卷碧看着珠云如此狼狈模样,心中如刀绞一般的痛,然而珠云背叛郡主的事情摆在眼前,她们也只能为珠云感到惋惜,送回宫里,那等待珠云的下场……她们忽然不敢想象了……

    “多说无用,即刻上路吧,我让束墨与卷碧送你一程。”

    顾清惜最后看了一眼哭的肝肠寸断的珠云,不温不热的丢下一句话,走了。

    身后是珠云凄惨无比的哀嚎之声……

    清韵。

    “惜儿这整人的手段果真是没让我失望。”

    顾长卿一袭紫衣锦袍慵懒的坐着,凤眸潋滟的瞧着对面的顾清惜,笑意款款。

    “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沈文涛既是要滴血认亲,那么我就让他滴个够,让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番唇枪舌战,顾清惜有些渴了,坐下来心情愉悦的品茶。

    “够狠,够毒,我喜欢。”

    顾长卿虽早就知道顾清惜不是软柿子任谁都能拿捏,但在亲眼目睹了她的那一番反击之后,顾长卿不得不承认实在是太大快人心,他的惜儿绝对有把人逼疯的潜质。

    顾清惜浅笑着抿了一口茶水,清澈的眸眼望向顾长卿道:“世子殿下一出手就废了沈文涛双腿的狠辣,我也很是喜欢。”

    “多谢夸奖。”

    两个腹黑之人,各自相望,会心一笑,彼此欣赏。

    “除了这对母子,以后你的日子也算是清静了许多,庄敬公主泉下有知怕是也该瞑目了。”

    顾清惜看了他一眼,从他话中的意味可以品出,顾长卿怕是已对公主府的往事了如指掌,他知道庄敬公主是被陈氏害死的,是了,依了他的手段,想要挖掘什么秘密只怕是没有什么可以隐藏过他的眼睛。

    “这些年,惜儿受苦了……”

    顾长卿话语微微一转,看着顾长卿的眸光染了些淡淡的哀伤。

    顾清惜心弦一动,想来她之前在公主府过的什么日子他也是了如指掌的……

    顾清惜飞快掩饰掉眼底的一丝落寞,笑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以后的路还漫长,陈氏尚且还有两个女儿活的好好的呢……”

    “她们,与你而言,不足为惧,不是么?”顾长卿淡淡的说着,纤长的手执了桌上的黑白棋篓,展开了棋盘。

    啪的一声轻响,黑棋落下,顾长卿执棋先行。

    顾清惜持白,紧跟着落下一子,道:“的确是不足为惧,我自以为除掉她们最好的办法无外乎让她们互掐,你也是知道的,沈菀秀的身子腐烂到令人作呕的地步了,而害她如此的人正是她的亲姐姐,沈菀乔……”

    黑棋从指间落下,顾长卿好看的剑眉挑起,由衷赞道:“最毒果然是妇人心……”

    “妇人么?我倒是觉得我还很是青春年少……”顾清惜不以为然,按下一颗白子,歪头笑了笑。

    顾长卿下棋的手指微微一顿,凤眸微抬,眸光幽幽的凝望她美丽的脸,妖魅着勾起了唇角,挑|逗道:“惜儿,是一位青春年少的美妇人……”

    顾清惜有些不依,桌子下的脚伸出一下子踩到他绣了祥云的金丝软履上,恨恨的碾了碾,嘲笑她是妇人,真真的可恨呢!

    “啧啧啧,这美妇人动起怒来,红唇撅翘,看着更是别有一番风情呢……”脚趾头都快要被碾掉了,明明是痛的要命,顾长卿俊颜上却是笑的一派明朗,风轻云淡。

    “还嘴贫!依着我看是力量太轻了是么?”顾清惜面上笑意同样是不减。

    “惜儿若是想要加重力道那就加罢,即使是你给我痛,我也乐于承受,甘之如饴。”顾长卿话语间落子,墨发紫衣,风度翩翩。

    顾清惜略带鄙夷的看他一眼,笑道:“听你这句话,我想我这一天都不会觉到饿了……”

    闻声,顾长卿心底忍不住一笑,惜儿这是在嫌弃他的话太肉麻,听了就饱了么?

    顾长卿眨了眨凤眸,“没想到我的话还有这般功效,那我多说些给惜儿听,惜儿十天半月都不吃饭了多好,节省粮食……”

    顾清惜翻了个白眼,抿了抿唇,手中白子别有心机落下,瞬间温平柔和的棋局变的杀气腾腾起来,一下子将黑棋围困,局面动荡,大有灭了顾长卿的狠厉之气。

    “这么不撑惹,才没两句话就怒了?女人啊,就是嫉恶如仇呐……”

    顾长卿见他家惜儿嘴上失利后立刻搅动棋局,不由勾唇笑了,这小妞永远都是这么霸气,不服输,欠征服!

    “今儿就好好陪你玩玩!”

    顾长卿正襟危坐,从严上阵,与惜儿尚还没有认真下过一盘棋,今儿他就要领教领教她的手段到底是有多高明。

    “输了可不准哭。”

    顾清惜见他严阵以待,却是丝毫无压力,红唇抿笑,指尖再度从容落下一子,而这一子落下,棋局再度震荡,掀起一股气歪风横扫黑棋周围,隐隐显示出围剿之势,真真的嚣张无极限。

    “今儿,就让我挫挫你的锐气!”

    棋局动荡,顾长卿也在与顾清惜说笑,面上笑意骤然收敛,啪的落下一枚黑子,迎面格挡。

    “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

    顾清惜嫣然一笑,指尖发力,白棋飞出,啪的落下,精准无误,正中棋线中间。

    对持,博弈。

    从这一刻正式开始。

    十九路棋子,纵横交错,杀伐决断,胆战心惊,掀一片风起云涌,杀一场天昏地暗!

    两方人马正杀的敌我难分时,薛嬷嬷忽而进来禀报,道:“郡主,陈氏母子被打昏了过去,相爷没将人丢出府却是命人又将他们抬回了各自院子去了。”

    顾清惜闻声,头也不抬一下,只是淡漠的说道:“我知道了,嬷嬷先下去吧。”

    “沈弘业怎么突然又转了性子?”顾长卿同样是头也没抬,淡淡的哼了一声。

    “谁知道呢,许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或者又是被陈氏说软了耳根子。”顾清惜凉声笑了笑,“不过即便是抬回去了,那也是难不了一死。”

    “你还留有后手?”顾长卿有些好奇顾清惜说这话的意思了。

    “我是没有后手,只不过有些人会为自己留条后路,而我要做的仅仅是守株待兔罢了……”

    顾清惜风轻云淡的说着,将棋篓里的最后一枚白棋落下,然后悠然的起了身,道:“陈氏昏死过去还在理,至于这沈文涛么,堂堂七尺男儿又是练就一身医术哪有这么好晕的,这会儿只怕早就寻了地遁,想要逃之夭夭了。”

    酗伴们正在这里围观免费小说,拿起手机搜索微信公众号,更多好文免费推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特品圣医〕〔首席大人,战不休〕〔人生若能两相忘〕〔军妻鲜嫩:权少宠〕〔一胎二宝:冷血总〕〔一念情深,万念婚〕〔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