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情歧路〕〔仙庭无双〕〔妻子的**〕〔绝美女神的贴身小〕〔召唤师的异常生活〕〔最牛锦衣卫〕〔万古神尊〕〔九离弦〕〔灵封万年〕〔缘来有理〕〔一梦淆世〕〔陆少的花式宠妻路〕〔划过指尖的手〕〔重生之武神大主播〕〔忘川三世缘〕〔无上崛起〕〔氪命玩家〕〔深夜书屋〕〔身边之物变成了妹〕〔一步偷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172章 可曾惊吓
    看那杀气腾腾的架势,顾清惜知道沈文涛是彻底被自己激疯了,甚至不惜来个鱼死网破也要拉着自己下地狱!

    这一刻,顾清惜是有些微微害怕的!

    “孽障!住手!”

    沈弘业当即一声怒喝想要去制止,然而却已是晚了。

    沈文涛的手眼看着就要捏上顾清惜那纤细的脖颈,顾清惜下意识的眯了眼,将袖中隐藏的飞刀抽出!

    就是在这样紧张的时刻,在这危险的关头,耳边忽闻一道风声呼啸,两枚石子飞射而来,犹如长了眼睛一样砰砰两声撞上沈文涛的膝盖骨,紧接着喀喀喀的一阵骨头狰狞的声响,沈文涛忽然哀嚎一声,两膝剧痛噗咚跪在地上,那想要试图去掐顾清惜的双手突然之间被卸了力道软了下来,顾清惜惊慌之中向后退闪!

    沈文涛的两只手擦着她的衣裙划过,碰的砸落在地上,他整个人犹如摔了一个狗啃泥,四爪着地,狼狈如猪狗。

    骤变突生,所有人又是惊呆了!

    在沈文涛杀猪般的哀嚎中,珠帘被挑开,一袭紫色鲛衣华服的翩翩公子闲庭信步踏风而来,那一双冷漠寂然的凤眸染着薄怒,薄唇冷勾,弯起一道森寒的弧度,“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对德阳郡主行凶!沈文涛,本世子想问一问,你有几个脑袋够砍?”

    冰冷的声音如天山上恒古不化的冰晶,锋利而尖锐的刺入每一个人的耳朵。

    “世子殿下!”

    沈弘业第一个反应过来忙行礼参拜,屋内其余之人从呆若木鸡中醒来,个个俯首见礼。

    一时间,乌压压的人头点地,唯剩顾清惜一个人鹤立鸡群的站着,她看着他,对于他的出现有些惊讶。

    “可曾吓着了?”

    顾长卿弃着满地行礼的人不管不问,而是踏步上前,走向顾清惜面前,抿了唇角,笑如春风。

    顾清惜眨了眨眼,动了动唇角吐出几个没声音的字符,“你怎么来了?”

    顾长卿见眼前的人儿那有些呆呆的可爱模样,狭长的凤眸略微扫向头顶的屋脊,他同样是没说话,但顾清惜却是懂得他的意思,他是说他一直都在屋顶上看好戏呢……

    顾清惜无奈的掀了掀眼皮,心道他总是喜欢爬屋顶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顾清惜将飞刀又藏了回去,眸子弯弯一笑,不过要是不爬屋顶也就不能及时帮衬自己了,随下,顾清惜出声道:“一切安好,多谢世子出手相救。”

    顾长卿瞧着她那总是带着欺骗世人眼睛的虚假面目,心情十分之美好,这般装模作样还倒真是可爱,他优雅的抚了抚衣襟,魅惑一笑:“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举手之劳?

    顾清惜看了一眼地上痛苦不已的沈文涛,心道这厮一个举手之劳就把人打残了,实在是凶猛了些,不过,这凶猛倒是对极了她的口味。

    顾长卿扫了一眼满屋子的人,然后随便找了位子坐了,让众人免礼。

    “沈丞相,本世子竟是不知道贵府的家教竟是荒唐到纵子行凶了,这可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呢。”

    顾长卿坐在那里,眸光如一阵阴风扫过沈弘业的脸庞,沈弘业不免打了个寒颤,他实在是不知顾长卿怎么会突然到访,竟是看去了这一幕,回头这事要是传扬出去,与他的官威名声可是极大不利的。

    沈弘业上前想要说些什么,然而顾清惜却是先他一步开了口,道:“世子殿下,您有所不知,这沈文涛并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父亲也是个可怜人一直被陈姨娘蒙在鼓里,沈文涛是陈姨娘与外男所生的儿子,且他的亲生父亲就躺在那里。”

    “哦?”顾长卿挑了挑眉,戏虐一笑:“养了二十年的儿子到头来却不是亲生,沈相,这些年真是难为你了……”

    此话一出,沈弘业的嘴角冷不防的抽了抽,顾长卿这话明面上听来是为他感到惋惜可仔细品一品何尝不是在嘲笑他头顶上的绿帽子!

    “顾清惜,你休要胡说八道,颠倒黑白!涛儿是相爷的儿子!是相爷亲生的!”陈氏尖着嗓子嚎了一声。

    顾清惜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陈姨娘,滴血认亲已明明白白的说明了一切,你这个时候还口口声声说大哥是父亲的骨肉,你不觉得好笑么?父亲可不是傻子,怎么能任由你们母子玩弄鼓掌之中?”

    “父亲,您说女儿说的是与不是?”

    顾清惜讥笑的眸光从陈氏身上挪开,看向沈弘业,这一问,沈弘业当即是脸被憋的通红,这个顾清惜竟将他比作傻子,实在是可恶!然而将他比作傻子他也无能为力,事已至此,沈文涛绝对是不能要了!

    沈弘业手掌一握,道:“沈文涛不是本相的儿子!”

    “什么!”

    “父亲!”

    陈氏的尖叫与沈文涛的惊诧,异口同声叫喊出声。

    沈弘业这是彻底舍弃沈文涛了……

    顾清惜心中微微而笑。

    “父亲果然是明智的!咱们家中之人个个善良,如何出了他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毒人,陷害我清白不说,还加害祖母,父亲,请您尽快清理门户吧!留着他,平白累了父亲威名。”

    顾长卿一旁听着这番话,心里不禁佩服起他家惜儿来,听着这话说的果真是字字针芒毕露,咄咄逼人,压的人喘不开气来。

    顾清惜最后一句话如压倒沈弘业心里防设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再也无所顾忌,道:“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将人拖出去!”

    “是!”

    奴仆们拽着沈文涛就要往外拖,陈氏哪里肯,她一个踉跄的扑过来护住沈文涛,期期艾艾哭道:“老爷!他是你的亲儿子啊"毒还不食子,你怎么忍心!”

    “荡|妇!你与别人生下这个野|种,还有脸求到我面前来!你既是护着他,那本相成全你,将你们一家三口全都拉出去杖毙!”

    沈弘业本就是气淤难消,此刻又是碍着顾长卿在场,他自是要拿出一点刚硬强悍的样子来撑场面子的,当下是一甩手命人将陈氏也一道拖出去,当然了还有那被陈氏打的头破血流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黄怀石!

    “父亲!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

    沈文涛双膝被石头击碎了骨,此刻任由着人将他拖出去他却是无能为力,只能呲目欲裂的瞪着沈弘业,大声嘶吼:“顾清惜不知是庄敬公主与哪个男人私生的,她才是野|种!父亲,你迟早会被她害死的!父亲……”

    “老爷,老爷,我们母子真的是清白的啊!是清白的!”陈氏被一道拖走,她挣扎着哭泣着,“老爷!涛儿若是死了,你就是后继无人,断子绝孙了!涛儿是你唯一的亲生骨肉啊!你不能打死他,不能啊……”

    “陈姨娘,这些年父亲为了你可谓是受尽了嘲笑挤兑,对于你,父亲也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你放心,父亲正是虎狼之年,子嗣还是会有的,我会为父亲寻一位贤惠的妾室来侍奉父亲的,至于你嘛,就与你的儿子和你那奸|夫一起等着被扫地出门吧……公主府与你再无瓜葛了……”

    顾清惜走到陈氏面前,温言软语的说道,那声音轻柔的如同秋风里梧叶染黄飘飘悠悠飞着,然而此话落进陈氏的耳朵里却是犹如五雷轰顶!

    “贱|人!贱|人”陈氏挣扎着要伸出手来去抓花顾清惜的脸,直到这一刻,她才意识到,顾清惜的目标不止是要毁了沈文涛,更是要彻底毁了她!让她永远也摸不到公主府女主人的那把交椅!

    可怜她半生都消耗在沈弘业身上,到头来却是被这负心汉所扫地出门!

    陈氏是恨的^沈弘业的薄情,更是恨顾清惜的毒辣!早知道留着这个祸害会连累她到了这步凄惨境地,当初趁着她还疯的时候,她就该掐死她的!

    “顾清惜!你等着,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陈氏拼命的挣扎着,然而却是丝毫够不到顾清惜的一片衣角,她张大嘴诅咒着,嘶喊着。

    “好,我等着你。”

    顾清惜幽幽一笑,陈氏被人一个用力拖了出去,只余下叫骂声在院子里萦绕着。

    片刻之后,屋外响起一阵杀猪似的哀嚎声与板子拍打在血肉上的钝响。

    屋内,则是一片死寂。

    众人面面相觑,连呼吸都是轻盈小心的。

    此刻的沈菀秀已是被彻底的惊傻了,她怔怔的站在原地,拿着一双犹如看魔鬼一样的害怕眼神看着顾清惜,似是不能相信,不过是两个时辰的光景,顾清惜竟不费吹灰之力的除掉了她的母亲与大哥,实在是太可怕了……明明昨儿大哥还是信心满满的说是能整死她的,结果一夜之间情况骤变,死的那个却是成了大哥……

    “三妹,你这样盯着我看做什么?”

    顾清惜笑意柔波的看过去,惊的沈菀秀一个哆嗦,却又听见顾清惜对她说:“三妹,不管陈姨娘犯了什么错误,你却还是父亲的女儿,我们是亲姐妹,以后我一定会多加照顾你的……”

    照顾?

    是往死里照顾么?

    沈菀秀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面色惨白。

    酗伴们正在这里围观免费小说,拿起手机搜索微信公众号,更多好文免费推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女主她有锦鲤运〕〔萌妻甜甜圈:亿万〕〔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