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境帝国机械人修〕〔变身二次元美少女〕〔绝世神帝〕〔空间农女:彪悍辣〕〔甜蜜婚令:首长的〕〔恶魔住隔壁:小甜〕〔我本天骄:调教妖〕〔闪婚厚爱:偏执老〕〔斩龙〕〔都市王牌〕〔军夫请自重〕〔纤步摇〕〔隐婚100分:重生学〕〔末日风云录〕〔她的左眼能见鬼〕〔超强兵王在都市〕〔农家医娇:腹黑夫〕〔神背后的妹砸〕〔独宠一世:总裁老〕〔第一名门:甜妻太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169章 百口莫辩
    事已至此,再傻的人都看得出来,那姓黄的与陈氏关系暧|昧过,且沈文涛的容貌与之如此相似,弄不好沈文涛是陈氏与别的男人私|通下的野|种却是被沈弘业当做了亲儿子来养呢!

    顾清惜看着这对母子哭天喊地的叫,她抚了抚手指上的那多牡丹戒,微微一笑:“这是亲生还是不是亲生,光是靠喊是没用的,大哥来学着我一样,来个滴血认亲吧!这是最快最有效能证明你是谁家儿子的最好办法……”

    “你闭嘴!”

    沈文涛怒吼一声,两眼几乎是喷着火焰直勾勾的锁着顾清惜,这一刻他才明白过来,自己今天想要算计顾清惜不成到头来却是被顾清惜给算计了!

    他弄来一个死尸,她便弄来一个跟自己长相差不多的男人来当爹!

    这分明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说什么滴血认亲,事已至此,只怕滴血认亲也早就被顾清惜下足了手脚!

    昨儿她的血明明是与父亲不相融今儿却是诡异的融合了,那他若是在傻不拉几去验血,那结果很有可能是与父亲的血不融而与那姓黄的融的!到时候结果一出,他只怕有一千张嘴一万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该死!

    该死的顾清惜!

    沈文涛这一刻恨不得伸手将活活掐死!

    见沈文涛是彻底的被自己激怒,顾清惜心里畅快的乐开了花,她退后半步,遥遥而笑:“大哥,我说的一切可都是为了你好,眼下你不滴血认亲可是要如何服众?父亲身为相国,如何能容忍自己的子嗣血脉存在疑虑?纵是父亲对你宠爱有加,怕是祖母也不会纵容你的吧?”

    顾清惜很是明白,老夫人虽是不喜欢陈氏与其两个女儿,但对于沈文涛这个孙子却是有个格外的情感的,纵然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妾所生但也好歹是沈弘业唯一的血脉,目前唯一的子嗣,老夫人这样一个眼里不容沙的人,如何能容忍陈氏存在着不轨行为呢?

    顾清惜这一把火烧到老夫人那里,果真的见老夫人面色有些风雨欲来的沉闷,但怒归怒,但老夫人又是何其狡诈聪明的一个人,如何又能轻易让自己儿子头顶上长出一片绿蘑菇?

    老夫人眸光如刀一样的盯着那黄怀石,忽而一声冷笑,道:“陈姨娘是个极其守妇道之人,怎么会与这一个下人有关联?我老婆子看你八成是为了钱财来害人的吧!你老实交代出来是谁指使的你,不然休怪我命人将你拖出去乱棍打死!”

    顾清惜站在那里归然不动,暗道老夫人就是老夫人啊吃的盐比别人吃的米都多,她纵是怀疑沈文涛的身份却也是碍于沈弘业丞相的面子而不轻易承认什么,倒是破天荒的维护起陈氏来了,只是说黄怀石是被人指使,他不说背后之人是谁那就直接拉出去杖毙!这一杖毙就是堵住了嘴来了个死无对证,那这事就是不了了之……

    明面上保全了沈弘业的脸面,那私底下如何查探处置陈氏就是另外一番天地了……

    不得不说,老夫人人老但这心还是不老的。

    不过么,顾清惜既是设了这个局怎好让人轻易脱身?

    下一刻,黄怀石忽然跪地,红了双眼,对老夫磕了个头,道:“老夫人!小的没有说谎话,小人的确是与陈姨娘行过周公之礼,那年陈姨娘还住在十里街的海棠苑中,年轻貌美,有一天深夜,小人一次醉酒误入了闺房,房中未燃灯,一进门便被女子缠绕住,那时软香温玉在怀,小人一个按耐不住便放|浪了起来,事后天明才惊觉大事不妙,忙抱衣服跑了出去……“

    “后经打探才知那女子是将军府的嫡女,一夜露珠情缘,小人念怀在心,却又是碍于自己低微身份无法抱得美人归,只好暗地里偷窥着,小人常常流连在十里街一带,后见相爷多次进出海棠苑,小人才意识到那日陈姨娘的奔放许是将小人当做了相爷,一扯愉就此作罢,却不曾想后来陈姨娘生了一个儿子,容貌却是颇似像我,小人细心留意,越是觉得那孩子是自己的骨血,后来陈姨娘住进了公主府,小人也便跟着来当了奴仆,一当便是多年,小人一次曾私下里见过陈姨娘说明了此事,奈何陈姨娘知道后要杀我灭口,小人侥幸逃脱出了府,但心中却是记挂着陈姨娘与孩子,便特意修饰了容貌贴了面具二次进府,一直在后院里当做劈柴的苦工,只求能见她们母子一面,便足矣……”

    一段掩藏在黑暗中的恋情就这样从黄怀石口中叙述而出,男子的痴情与女子的绝情演绎出令人唏嘘不已的狗|血桥段,众人听闻纷纷有着一瞬间的沉默。

    黄怀石长跪不起,满脸悲伤,望着陈氏道:“一遇敏惠误终生,我这一生凋零疾苦,不盼别的只盼着你能原谅我年轻时的过失,让我与涛儿父子相认,如此九泉之下我也是无憾了……敏惠,我求你,算是我求求你好不好?你让涛儿叫我一声爹爹,一声就好……”

    如此潸然泪下,如此动情的言辞,听的顾清惜都快要被感动了,然而她感动,陈氏却是已濒临愤怒的边缘了!

    她两眼瞪着黄怀石,咬牙道:“你闭嘴!我根本不认识你!我一生清清白白,你这是在诬陷我,你说!你是不是顾清惜指使的!快说!”

    陈氏大抵是真的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气疯了,本就是身子不济的她此刻竟是被气的瑟瑟发抖,两片嘴唇都哆嗦了起来。

    顾清惜一笑:“陈姨娘,你可真还是瞧得起我,你生大哥那会儿我还不知在哪里呢,如何知道你在十里街的海棠苑住过?再者说这事若不是真的,我又有什么本事去找来这个一个与大哥容貌相似的人?这世界上两片树叶都没有一模一样的,可知长的这么相似的人不是有着血缘关系还能是什么呢?”

    “瞧着人家说的这样情真意切,诚诚恳恳,陈姨娘你就当是可怜可怜他,便是认了吧!大哥也是不小了,总不能让他一直都被你蒙在鼓里吧?你这样做,对大哥,乃是对父亲可都是十分不公平的呢……”

    顾清惜叹气一口气,像是被这段虐情所感动了,她眸子一转看向沈弘业,道:“父亲,可怜您也是受害人,您说,陈姨娘与大哥该是如何办才好?”

    沈弘业早就被黄怀石的一番话砸晕了,当年他与陈氏私下相交最是知情,那时他还不过个小官儿,为了金屋藏娇与之欢愉便是赁下了十里街的海棠苑,天天去与陈氏相会,陈氏出生将门,年轻热情奔放无比,每每他去都是被热火缠身,就想黄淮石所说的那样,一进门就会被她抱住,软香温玉在怀……

    在加上旁人这敏惠二字旁人不曾知晓,而黄淮石却是知道,结合他与沈文涛的相貌,诸多事实摆放在眼前,他不信也难……

    沈弘业眸子森寒的如狼一样,男人的自尊与骄傲,最是容不得亵渎,尤其是在盛怒之下的人更是欠缺理智的思考性,沈弘业当下便是一把甩开了陈氏,一巴掌闪了下去,骂道:“贱|人!”

    陈氏被打的眼前昏了昏,她捂着自己的红肿了的脸,简直是不能相信自己在沈弘业的眼里就是这样不值得信任!

    沈文涛见自己陈氏被打,立刻是心疼的扶住了她,横眉冷对着沈弘业,道:“父亲!您怎么能打娘!她是无辜的啊!”

    “孽障,哪里轮到你说话!住嘴!”沈弘业现在看这个儿子都是一点不顺眼了。

    陈氏悲伤欲绝,愤怒焚天,她冲沈弘业吼叫着:“你打我,竟然打我!我跟随了你这么多年,你竟因了一个谎言来打我!我当时真是瞎了眼了跟你了!”

    陈氏大半辈子为沈弘业养儿育女,不求名分,屈居妾室,只为的是爱慕沈弘业这个人,而看看这几年,沈弘业对她又是回报了什么!动不动就拿自己开刀训骂,她自己死了爹娘兄弟不见多加劝慰也就罢了,眼下却是是为了一个疯子说的话居然甩了她耳光子!

    她在他心里,当真是一点信任度都没有,随手拿来打骂的奴才么?

    陈氏性子本就是烈,沈弘业当着众人的面打她已经是毁了她所有的脸面,她气的咬牙切齿,牙齿磨得格格作响,两眼充满着怨念。

    “够了!都我停手!”

    老夫人忽然一声高呵,压下了场子。

    “是与不是亲生,哪里这么多废话,事已至此,唯有滴血认亲来说明一切!”

    “不!”

    沈文涛闻声,当即叫了起来!

    “祖母,孙儿不要滴血认亲!这一切都是个局,是顾清惜设的局,她就是为了整死我才这样做的,这血滴不得!”

    老夫人显然是被沈文涛这强烈的排斥反应惊了,没想到不过是个小小的滴血认亲他都不愿,老夫人心里已是暗暗猜想这个孙子说不定也就早知道自己不是沈弘业亲生的了,不然何以不肯滴血认亲?

    酗伴们正在这里围观免费小说,拿起手机搜索微信公众号,更多好文免费推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与你共赏落日余晖〕〔重生空间:慕少,〕〔夫人别跑〕〔后娘[穿越]〕〔一欢成瘾:慕少,〕〔帝仙妖娆:摄政王〕〔权路迷局〕〔新帝谋婚:重生第〕〔山村透视兵王〕〔爱上阴间小娇妻〕〔情嫂 (梁甜芬王飞〕〔放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