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狂医〕〔小妻吻上瘾〕〔至尊特工〕〔从苦境开始当主神〕〔我本善良之崛起〕〔最牛帝皇系统〕〔傲剑浮屠〕〔大少爷恋爱记〕〔末世之无尽商店〕〔玛丽苏届扛把子[综〕〔华娱之黄金十年〕〔穿越变成老爷爷〕〔都市之全职抽奖系〕〔快穿:反派男神,〕〔玄医归来〕〔史上最牛掌门系统〕〔执魔〕〔超级捉鬼道长〕〔凰临天下:至尊魔〕〔反派逆袭成攻[综]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153章 回府受训
    顾清惜还没回神,他已掀开了她身上裹着的毯子,露出了胸|前雪白春色,顾清惜惊了惊,忙拽过来毯子将自己包裹成了严严实实的粽子,见他身上已换上了流潋紫的华服,她喃喃道:“我自己来就好……”

    “惜儿还害羞么?我们早已赤诚相见了不是么?”

    顾长卿低低一笑,“让我为你穿戴吧,我喜欢为惜儿穿衣……”

    不说还好,这一说顾清惜更是觉得不好意思了,一想到他为她穿如此繁复的衣装,那情景想一想她都脸红,然而她的不肯,在他眼里却是丝毫没有作用的,顾长卿温柔而又强势的扯掉她身上的毯子,开始为她穿贴身的小衣……

    然后是丝绸白的中衣,衣裤,然后是最外面的罗裙,一件件的套上,扶她起来,一点点的抚平衣裙上的皱折,悉心仔细的为她系上腰间的丝带……

    顾清惜惊诧与他一个男子如何会如此轻车熟路的为她穿戴,正先要开口询问,耳边却又是听他说道:“惜儿想要什么发髻?我帮你挽起来……”

    “挽发?”

    顾清惜又是惊了惊。

    而他却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头,笑道:“闲暇时学来的,还未找人练手,可能挽的不尽人意……”

    闲暇是学来的?

    身为宸王世子就这样闲的无所事事么?

    显然,是不可能的。

    若不可能,那会不会是为了……她?

    想到这里,顾清惜的脸颊微微发热,他这样一个优异的天之骄子,怎么能让他如此屈身为她挽发?他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好男儿志在四方而不该是为红颜而屈与闺中挽发描眉……

    “我自己来就好。”

    顾清惜说罢,飞快的将满头乌发挽了一个简单的髻,然后弯身折断一根草茎当做发钗别入发间。

    “这个太简单了些,你更适合这个。”

    他摊开的掌心中,静静躺着一枚精致的发簪,簪子是上好的玉石雕刻而成,通体碧绿中游荡着一丝的红,看一眼便知价值不菲,上面雕刻的凤凰更是栩栩如生,振翅高飞的羽翼上描绘着一层金粉,在这夕阳的余晖中,似是要扶摇而上,一鸣九天……

    这样精美的簪子,顾清惜不由看的怔了怔。

    “这是鸾鸟鸣凤簪,特意为你挑选的,可还喜欢么?”

    他话语明明是征询的口吻,但却已擅自将她发间的草茎摘下换上了玉簪。

    顾清惜摸了摸发髻间的簪子,想要说些什么,却是被他拉住了手,笑道:“天色已晚,我们走吧。”

    顾清惜就这样被他拉着手,踏着碧绿芬芳的草地,沐浴在金黄色的夕阳中,身影渐行渐远。

    夜宸,远观而望,见自己主子一袭紫色华服罩身,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又见顾清惜同样浅紫色罗裙,发丝飞扬,婉约动人,这二人在金黄色的余晖中携手漫步走来,真真是郎才女貌,才子佳人,十分之养眼。

    然而纵然是再养眼,今日主子为郡主血洗将军府一事却始终是没瞒不过宸王的耳目,他得到消息,宸王已是大发雷霆,正四处寻主子回去,而他明明是知道事情紧迫却是又不敢贸然前去打扰了主子与郡主的清净……

    “主子!”

    心中这样想着,见主子走来,夜宸忙收敛了思绪,抱拳颔首行礼。

    “事情可都处理好了?”

    顾长卿凤眸淡淡扫了夜宸一眼。

    “一切都办妥了,只是王爷那里……”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

    夜宸话还没说完,就被顾长卿突然打断,主仆两人视线一交融,夜宸随后低下了头,一转身,闪电般离开。

    顾清惜被他牵着,自是看到了也听到了一切,顾长卿为他血洗将军府,这事只怕是没有这样简单的好应付,宸王那里已得知了消息,想必他回去一定免不了责罚……

    将军府在京城中不是无名小卒的存在,今天这一闹,卫皇以及其它三个王府怕也早就听到了风声,万一被发现在这一切是顾长卿所为,那等待他的将是不可预知的可怕存在……

    顾清惜想到这里,心头不免发凉。

    而他却是像早已洞悉她的担忧,他捏了捏她的掌心,俊颜上浮出一抹笑,安慰道:“惜儿不必担心,在血洗将军府之前我已做好了完全准备,此事不会与我又任何关联,他们想查也查不到蛛丝马迹,惜儿不必为我忧心,至于公主府,我也早就命素问打理好了一切,清韵的人不会传出丁点儿风声出去……”

    “你回去后,好好休息,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管,知道么?”

    他淡淡的笑着,伸出手来揉了揉她发顶,像是在哄个孝子。

    “知道了,你一切小心。”

    顾清惜看看着他,心中思虑万千却是说不出口,相信他既是这样说了应该就早备下了万全之策,她只需要安安静静,乖乖巧巧的听从他的安排就好。

    “这样才乖,女孩子思虑过多,会老的,我可不希望你的脸比我还要老气横秋。”

    她闻言,知道他这样在变相的安慰她,她当即轻声一笑,“你那里有老气横秋?明明是帝京中最风流倜傥的公子。”

    见她笑,他突然咦了一声,道:“惜儿也是认为本世子是京城里最好看的公子哥儿?”

    这一个也字,说的很是玄妙,顾清惜被他逗乐了,点头笑道:“不止是最好看的,而且还是最自恋的那一个。”

    “承蒙夸奖。”

    他煞有其事的做了个辑,模样甚是滑稽。

    顾清惜笑意连连,“快走吧。”

    “暂且容我为惜儿带上戒指,再走也不迟。”

    他凤眸中满是柔柔宠溺的笑意,将那枚牡丹戒小心翼翼又珍惜无比的从怀中取出,缓缓套在她纤长的手指上。

    顾清惜垂眸,本以为这戒指被自己不慎弄丢了,却没想到失而复得,眼角微热,她眨了眨眼睛,竟是有是一瞬间的无语凝噎。

    “属于你的东西,谁也拿不走。”

    顾长卿执起她的手,柔柔的亲了一口,语气是那样的笃定与坚|硬。

    晚风吹起他紫色的长袍,大片大片的曼陀罗花在他裙裾飞扬,他望她,唇角绽开一抹笑。

    她似是忽被这笑感染,又似是一直都被他感动着,她凑近他,张开手臂竟是揽住了他的腰,将自己的脸靠在了他胸膛,听着胸膛中的砰然心跳,她闭着上了眼,微微一笑……

    山水之间,朦胧黄昏,她拥住他,久久的,不愿放开……

    顾长卿送顾清惜回公主府后,匆忙赶回了宸王府。

    宸王府,书房,灯火通明。

    顾长卿推开书房门的刹那,一股阴鸷的暴怒的气息冲面而来!

    “你今天都干了什么愚蠢之事!你还知道回来?!”

    宸王顾清誉,身着一袭青褐色官服,坐居高位,素来温润儒雅的面目此刻正是怒气翻涌,杀气腾腾,见到顾长卿的瞬间,他大掌一拍,瞬间震碎了桌案上上好的汝窑茶盏,登时,满地茶水瓷片狼藉。

    室内气氛浓重而压抑。

    而顾长卿就在这阴郁浓重的气息中,平静无波的踏入,转身,然后将门关上。

    “孩儿回来晚了,还望父王恕罪,莫要气坏了身体。”

    他上前几步,抱拳俯身行礼,他说话的口吻与他慢条斯理的动作一样,一样的平静而深沉,不辨悲喜。

    宸王见到他如此不温不火的态度,心中怒火中烧,他蹭的起身,怒喝道:“这些年来,你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是深思熟虑,众观大局而行,这才得以让我将一应政务私下交予你处理,本以为是你已成熟老练,行事稳妥,可本王万万是没想到,你今日竟是为了一个女人,乱了分寸,慌了阵脚!冲动之下杀了将军府满门!这还是你么?还是那曾经让本王引以为傲的儿子么?”

    宸王到底是气的狠了,指着顾长卿的鼻子开骂,全然颠覆了平日里的慈父的形象,一声声质问,一声声叫骂,若不是极力的忍着,他早就冲上去甩他两个耳光子了。

    “你来告诉我!顾清惜之于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想到今天得到的消息,宸王整个脑子都快要气炸了!他的儿子竟是与德阳存在那样不耻的关系,德阳是什么人,若论辈分她还要叫自己一声哥哥,而顾长卿这是混了脑子竟是与她走的这样近!

    听闻宸王这一声质问,顾长卿凤眸眯了眯,显然父王已是得知了一切,不然何故如此愤怒。

    事已至此,本无需在遮遮掩掩,然而这个时候,他却是不认为是要坦诚告知一切,他与惜儿的关系已早就被勒令封住了嘴,胆敢泄露半句者杀无赦,即便是父王身边的人也休想得知,除却这个可能,那么唯一将此事告知父王的怕只有母后了……

    她本就对惜儿心生隔阂,借此机会,一定是向父王告了密。

    略微沉稳片刻,顾长卿抬起了脸,凤眸冷寂的看向宸王,道:“孩儿只是奉太后的旨意暗地里保护德阳郡主,除此之外,并无其它非分之想,父王明鉴。”“没

    “没有!你敢说没有?”

    酗伴们正在这里围观免费小说,拿起手机搜索微信公众号,更多好文免费推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