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军王猎妻之魔眼小〕〔嫡女冥妃:魔尊,〕〔带个位面闯非洲〕〔重生野性时代〕〔爱情冒险家〕〔重生之胆大包天〕〔我叫科莱尼〕〔重生九零之军长俏〕〔鬼司执行者〕〔白圭的商业帝国〕〔盛世鸿途〕〔田间秀色:捡个皇〕〔透视狂兵〕〔总裁老公,别沾花〕〔豢养人类〕〔仙之域兮〕〔万古神尊〕〔九十年代异能军嫂〕〔少帅,今生各自安〕〔提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142章 棺木冥婚
    得知老夫人驶离公主府后,顾清惜只是笑了笑,然后去看望了珠云,亲自为她喝下汤药后,她去了三楼,三楼上面被她布置成了藏书,且里面隐藏着她小心存放的庄敬公主的手札。

    ?三楼藏书,没有她的允许是任何人都不能进去的,即便是夜辰与素问也被她早早叮咛过,她一旦进入藏书后他们要退避三舍,不能轻易靠近。

    只是顾清惜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鲜少人迹踏足的藏书中,在她推开房门的刹那,一道黑影急速飞来!

    脖间钝痛,来不及尖叫出声,顾清惜整个人晕倒在地。

    隐藏在暗处的夜辰,望着雕花飞檐的三楼藏书,心中微微有些疑惑。

    “素问,郡主进去都两个时辰了,怎么还不见出来?”夜辰嘴巴里叼着一片树叶,不知怎得感觉有些不对劲。

    素问冰着一张俊美的脸,神色有些怏怏不快道:“你既是担心,何不去敲窗问一问?”

    夜辰古怪的看了一眼素问,似笑非笑道:“小妞,情|爱之事勉强不来,主子对于我们而言就是神邸的存在,不该有的想法坚决不能有!”

    “不要妄图揣测我的心事!”素问冷哼一声。

    “你那点心事不用别人猜自己都挂在脸上了,还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么?”夜辰吐了口里的树叶,“素问,你该是知道主子是什么样的人,一些事他不说并不代表看不见,你若在这样执迷不悟下去,等待你的下场恐怕只有凄惨两个字!”

    “去!看郡主还在不在藏书!”

    “管家婆!”

    素问恶狠狠踢了夜辰一脚,飞身落在藏书雕花窗棂前,敲了敲窗,“郡主?您在里面么?”

    “在。”

    屋内传来顾清惜熟悉的声音,片刻之后门被推开,顾清惜走下了楼。

    “看吧,郡主安好!”

    素问飞回夜辰身侧,白了他一眼。

    见到顾清惜安然无恙的从楼下来,夜辰悬着的心才算放松,笑了笑:“郡主好,一切才安好。”

    素问凉凉笑了一声,不以为然。

    陈将军府。

    金黄色的匾额上悬挂着白色绸花,大门四开,放眼望去,一片素缟,门廊窗户一应贴着白色烧纸,院中树木缠绕着白色幔布,来往下人着雪白葬服,腰系麻绳,如幽灵一样垂着脑袋四处飘荡着。

    院子中搭建灵棚,棚下的桌案上摆放着一口巨大的香炉,里面焚着吊唁者插|入的香烛,白茫茫一片氤氲中,四个下人蹲跪在地,将一串串的纸钱投入铜盆中焚烧着,满院子里灰色的纸屑飞扬,一种森寒凄凉气氛笼罩在将军府上空,久久不散。

    顾长卿一袭黑色华服,玉簪挽发,走向灵棚燃了一炷香,默哀时眸光一瞥便是看见灵棚后的正厅中,放着两口棺木,棺木是用最好的檀香木打造而成,埋在地下最是经久耐腐,棺木前端各贴着一个大大的奠字,各悬挂着一只长明灯,一条条的白色丝绸扎成的花球覆盖在两口棺木上……

    顾长卿凤眸微沉,这是冥婚?

    将香插|在香炉中,转身离开的刹那,迎上了陈淮。

    “世子大驾光临,老夫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陈淮一身白色葬服,神色凄哀,略微躬身,对顾长卿行了礼。

    “将军不必多礼。”

    顾长卿淡淡抿唇,虚扶了一把。

    陈淮缓缓站直了腰板,哭的有些红肿的虎目虽是少了在沙场上血腥杀戮的暴戾之色,但常年征战的余威却依旧是尚在,只见他起身后,望着顾长卿凉声一笑:“世子此话差矣,老夫已卸了兵权,威武将军封号也被撤除,怎好在以将军自居?”

    他说这话的时候,望着顾长卿的虎目中明显的带着一股痛恨之色。

    显然,这言外之意是在暗指顾长卿使得好手段,弄死了自己的宝贝儿子不说,还将他陷于不仁不义之地,圣上疑心病重不由分说的要收缴他的兵权,若不是他主动卸职,将军府怕是要经历一场灭顶之灾!

    通敌叛国的罪名,杀死嫡子的阴谋,可都是少不了顾长卿在其中搅合!

    顾长卿自然是知道陈淮心中对自己的怨念,知道他恨不得将自己杀之后快,只是他却只是风轻云淡的一笑,缓声道:“将军征战沙场几十载,威名尚在,即便是如今被撤了头衔,在本世子心中,你也依然是名副其实的将军。”

    陈淮扯了扯唇瓣,扬起的唇角虽是在笑,却是没有一丝笑意,他直勾勾的盯着顾长卿,一字一顿道:“世子说言极是,等待老夫杀光了那些背后捅刀子的小人,为将军府正名后,老夫一定还会披甲挂帅,再次光耀门楣,为我天朝拓疆扩土!”

    顾长卿儒雅一笑,“本世子很是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世子,就请擦亮了眼睛,拭目以待吧!”

    “好……”

    顾长卿看着陈淮大步流星离去的身影,他转身,凤眸凝望着那屋中多的那一口棺木,陷入沉思。

    一旁的凉亭中,三大王府的世子正坐在一起喝茶,顾长卿走过去,缓缓落座,不知为何在第一眼看到那一口棺木时,他的心神便不宁,似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看来这将军府对陈瑞杰的死是十分痛心的,陈淮夫妇竟是要执意为陈瑞杰置办一场冥婚,呵呵,给死了的人办婚礼,这可真是有趣!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和王世子顾景南坐在那里,一边给自己倒茶一边好笑的说道。

    “这冥婚虽是罕见,但在我朝历史上却还是有记载过的,据悉在三百年前,顺皇有一个极为聪颖的儿子唤作少恒,当时顺皇得到一头潘藩进贡的大象,为称其体重满朝文武费尽心思却是不得结果,这时顺皇的儿子提议将大象赶上船,在船上刻下吃水线,然后将大象赶下船,向船中投放石头,船身下沉到吃水线时停止,派人将称满船的石头重量从而得出大象的体重,顺皇心生大悦,认为自己儿子智慧天下无双,决心将其地位传给少恒,只是没想到天妒英才,少恒在十五岁时便因疾去世,顺皇痛心疾首,念及儿子还未曾婚配便离逝十分惋惜,这也是他身为父亲的一件憾事,于是便下令为少恒挑选了一位已故未婚少女,将其两人合葬,举行冥婚,以慰思念……”

    顾沐尘轻啜了一口茶,挑了挑眉,道:“将军府这是在效仿当年顺皇,对爱子陈瑞杰以冥婚下葬……”

    顾景南闻言,大又恍然大悟的感觉,戏虐道:“原来如此,还是大哥博学多才,小弟自愧不如啊。”

    顾沐尘淡笑着看了一眼顾景南,“这典故你二哥与三哥也都是知晓的,当年夫子曾经给我们讲过,就你是贪玩,不认真听讲,现下闹笑话了吧?”

    顾景南嘿嘿一笑,漏出一排大白牙,不吭声了。

    “二哥今儿心情不好么?怎么一言不发?”

    坐在顾长卿对面的顾逸尘轻摇着折扇,颇为关心的嘘寒问暖。

    顾长卿抬眸,淡淡道:“我只是有些好奇,是哪家已故的女子给陈瑞杰当了亡妻……”

    顾逸尘将折扇一合,“据说是兵部尚书家的一年前溺水而亡的一个庶女。”

    “兵部尚书?”

    顾长卿凤眸微动,略有所思。

    “二哥,昨儿进宫,我与大哥见到了德阳郡主。”顾逸尘笑的意味深长,顿了顿又道:“凑巧看见了你的贴身侍卫,夜辰……”

    顾长卿看也不看顾逸尘,面无表情,道:“三弟有所不知,夜辰是我依了太后的旨意派去保护德阳郡主的,太后忧心德阳郡主在府上受了委屈,为解太后忧愁,二哥这才派去了最为信任的属下。”

    此话一出,顾逸尘面上飞快划过一丝嫉妒之色,随后又恢复如常,摇着扇子轻笑,道:“太后果然最是信任二哥的……”

    “谈不上信任,仅仅是得了太后眼缘而已。”顾长卿荣辱不惊,淡声说道。

    顾沐尘闻言,却是对顾长卿的言辞不慎相信的,他深邃的黑眸锁向顾长卿,还是笃信自己的猜想,顾清惜身上一定是有着令顾长卿十分在意的东西,不然他侍卫何其多,偏偏派去了最出色的夜辰?

    呵呵,这样粗糙的借口也就是骗骗顾景南这样的人罢了,他视线挪开,扫了一眼顾逸尘,见对方正是朝自己看来,两束眸光相对的刹那,心意相通,显然他也是对顾长卿的话不信的!

    这厢凉亭中,四人围绕顾清惜来旁击侧敲着顾长卿,顾长卿每听到惜儿的名字心里的不安就越发的浓重,垂放在膝上的五指没来由的弯曲,握紧,脑中划过那棺木的影像,他突心生起恐惧来!

    他蹭的起身,阔步离开了凉亭,奔向公主府。

    不安,浓重的不安,令他一路上飞花踏叶,用最快的速度去见她!

    “郡主在哪?!”

    一袭黑色华服的顾长卿突然从天而降,吓坏了院中的一应下人。

    酗伴们正在这里围观免费小说,拿起手机搜索微信公众号,更多好文免费推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顾轻舟司行霈〕〔爱已入骨,情难断〕〔纨绔医妃:世子强〕〔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