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摄政王的小医妃:〕〔重生之最强仙农〕〔邪妃在上:殿下,〕〔绝世民间高手〕〔重生八零:娇妻,〕〔倾城兽妃:王爷太〕〔最强修真在都市〕〔纨绔农民〕〔时空之穿越者〕〔诗意的情感〕〔王妃神动天下〕〔八零食医小军妻〕〔无限之科技主宰〕〔抱紧系统大腿搞事〕〔亿万萌妻:hello,〕〔那些年西游的兄弟〕〔砮道官途〕〔白圭的商业帝国〕〔穿越大宋之我想做〕〔第一宠婚:顾先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130章 得之我幸
    见到她美眸中的惊诧于惊艳之色,顾长卿见她揽的更紧一些,轻声叹息,低音道:“惜儿,这戒指的机关我自是希望你今生都不会启动一次,然而,这一路的命途多舛却是容不得我们安然一世,我愿用自己的肉身血躯来为你抵挡一切风霜雨露,危险与绝望,可很多时候危情又是那样的无处不在,我深怕我的思虑防卫不周会给你带来伤害,所以,这枚戒指你一定要寸步不离的戴着,如若我不能及时赶来,它可以暂保你一时安全……我希望你永远好好的,我们都好好的……”

    顾清惜摩挲着手指上的戒指,心中黯然,聪慧如她,怎么会参悟不透他话中的无奈与忧虑,他是天潢贵胄的皇家子弟,从一出生就被打印上争夺那至高无上权利的烙印,四王争霸,他深陷其中,若不争便只有死的份,唯有争,才能不断的向上攀援才能赢得一线生机。

    而这漫长的争储之路,注定是要血雨腥风,尸横遍野的,她与他捆绑在一起,也注定是要接受权谋与战争的洗礼,皇权的更迭压轧,可远比后院内帷之中的勾心斗角要凶残的多……

    而就是在这样的乱世倾轧中,他渴望着护她一方安好……

    顾清惜抬眸望他,道:“我自幼学的便是男子的傲气凌云与强者的坚不可摧,而非女子的柔媚求宠、羸弱不堪一击,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来保护自己,我会好好的,我们……都会好好的……”

    见她眉宇之间显露的桀骜之气,他抬手碰触上她的脸颊,叹道:“惜儿,我但望你勇敢而坚强,像腊月飞霜而绽放的梅骨铮铮不需任何庇佑,却又愿你娇|媚而柔弱,像三月阳春水中摇曳的牡丹,时常依偎我的肩头,娇嗔似小鸟依人,懂的依赖和寻找……”

    顾清惜密密长长的睫毛眨了眨,轻笑开来,道:“世子爷这愿望倒真是矛盾又令人纠结……”

    一方面期盼着她自立而强大像世间优秀的男子一样心怀家国天下,一方面却又希望她仅仅是一个藏于秀中不谙世事的少女,柔弱如斯天真烂漫。

    这样愿望相驳而又背道而驰的两个愿景,实在是有些矛盾,而矛盾中却又是暗藏着那样浓浓的忧思。

    他轻触她的眯眼,笑了笑,“谁说不是呢?”

    她亦跟着轻笑,“世间哪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你这样七窍玲珑的女子,得之我幸……”

    她抿了抿唇,莞尔一笑。

    顾长卿拉起她的手撩开了一角衣袖,见手臂上光洁如玉昨夜见到的那条黑线已经消失不见。

    “惜儿,昨夜红衣人都跟你说了什么?竟伤了你?”

    闻声,顾清惜神色惊讶的看了看他,昨夜红衣男子到访她只字未提,而他一夜睡在自己房中怎么会知道呢?

    顾长卿只是淡淡了勾了勾唇角,“清韵中的两个护卫,我派他们来,并不是只让他们吃闲饭的。”

    顾清惜略作沉思,心道,顾长卿的弦外之音已经在暗示夜宸与素问昨夜其实已经发现有人在她屋中,但发现陌生人闯入却是没有驱逐,这难道是怕打草惊蛇?

    可,昨夜红衣男子分明是对院中的素问与夜宸的存在不屑一顾的,还扬言说院中两人并不能奈他如何……

    两派势力,究竟是谁上谁下?

    至于眼前之人,他的实力又如何?仅仅是宸王府世子,皇城中禁军统领这么简单么?

    “惜儿?”

    “嗯?”

    “再想什么?”

    顾清惜垂下了眼睫,道:“再想那人说的话可不可信。”

    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中夹杂着淡淡的失落之感,清丽的面容上闪着一丝忧愁。

    顾长卿拧了拧眉,道:“他究竟说了什么?”

    顾清惜看他一眼,犹豫片刻,开了口,道:“他说八年前,我曾救助过他一次,他以传授我武功答谢救助之恩,但他所教授的内功心法一旦停止修炼就会遭到反噬,昨天你见到的便是毒线反噬的结果,一旦毒线蔓延到心肺纵然是大罗神仙也回天无术……”

    顾长卿眉心锁的更深三分,“那时,你虽然年幼但是也不应该会应允这样的事情……”

    武功反噬,这样危险的事情,依着惜儿的聪慧,断然不会这样做的才对。

    顾清惜沉吟,道:“之前我曾经溺过水,醒来之后对以前所有事情都忘却了,所以他说的是真是假我都无从考证,但身上的这条毒线的存在却是仿佛在表明,当年的确有此事……”

    事实上却是顾清惜根本不是这幅躯体的本人,无法继承她的记忆,所以溺水,是她最好的理由托辞。

    倘若表明自己是异世灵魂一缕寄宿与此,真正的顾清惜已死,这种乱力鬼神之说只怕顾长卿也不会相信,而依着她与他现在的亲近,还没有到她倾囊相诉一切的时候……

    “那红衣男子来找你做什么?是要继续逼迫你修炼他所相授的武功?”

    顾长卿心思缜密,左右联想一下便可猜透红衣男子的此行的目的,只是时隔八年,他在找寻惜儿这件事,无论什么想其中都仿佛透露着几分古怪。

    “是这样,他说所教给我的武功是乘自他家族密不外传的武学,旁人无法可解,若我不继续修炼,最后的下场恐怕会七窍流血而亡……”

    听到这里,顾长卿面容有几分阴沉,脑中回萦的是花媚娘为顾清惜把脉时,说她体内隐藏着一股很是奇怪的气流,但脉象上看却是不会武的,如此诡异复杂的情况,难道真的是如那人所说,当年惜儿真的跟随他学过武?

    七窍流血而亡?

    这样的惨烈下场,未免太过于血腥了。

    “惜儿,天下之大,藏龙卧虎,奇能异术者居多,他所言并不十成可信,你莫要思虑过多,要放宽心,兴许他只是在恐吓与你从而达到什么目的也不一定……”

    顾长卿思来想去,总觉得一个消失遁迹了八年的人再回头寻找他的救命恩人,且以这样强势的手法来逼迫惜儿,若说没有任何的心机,他,不信。

    “你也是这样认为?”

    显然,顾长卿的想法与她不谋而合。

    “嗯,红衣人的身份尚且在调查之中,应该是个不简单的人物,你以后见他要小心,不要与他发生冲突。”

    “至于你身上被武功反噬的毒线,我会尽快派人寻找解救方法,在我没有告诉你情况之前,你不要贸然跟他修炼武功……”

    顾长卿沉声说道,红衣人身份成谜且心思手段老辣,他找上惜儿断然肯定不会为了救助之情,他在暗,惜儿在明,故而,与这种人打交道一定要谨慎处之。

    “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顾清惜不愿练武,只怕红衣男子拿刀架在他的脖上相逼迫她也不会从的。

    “那就好,我先回去了,府上还有事情等着我处理,晚些时间再来看你……”

    陈家父子已经回京,悬置的兵权虽被皇上掌控在手中,但他也不会握的太久,毕竟滇西边防重锤不能一日无主将,这四十万兵马大权还需下放的,只是落在谁手中却还是个未知数。

    相信在他得到消息的时,其它王府与诸多依附王府的势力都在对此兵权蠢蠢欲动了,四十万兵马大权,不论是落到哪个王府手中都会起到如虎添翼的重大作用,他费尽心机走到这一步,自然是不能落于人后……

    很多事,还需要重新布局策划……

    “你回去吧,陈家兵权,只能落在你手中,唯有此,我们才算赢,至于陈家人的性命我已早早定下了,如之前所说,将军府,你要权,我要命,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顾清惜眉目间染上了一丝的戾气,勾唇,一字一顿的冷然说道。

    “惜儿放心,一切如你所愿……”

    顾长卿起身,凤眸含笑,唇角**着势在必得的姿态。

    顾清惜将身子倚在雕花的窗棂旁,看着他白色的身影消失在湛蓝的天空中,她垂眸,伸手触摸上指尖的那枚戒指,摩挲着它绽放的花瓣,良久,有轻叹之声漂浮在晴空之中,她转身下了楼。

    下了楼,薛嬷嬷便立刻热情的迎了上来,一脸和蔼的笑,道:“郡主,早膳已经准备好,奴婢伺候您洗漱吧。”

    对于这个曾经侍奉过庄敬公主而又在自己危难之时送食汤药的薛嬷嬷,顾清惜一直都是心怀感激的,随下清浅一笑道:“有劳嬷嬷了。”

    “郡主这话真是折煞奴婢了,奴婢惶恐。”

    薛嬷嬷谦卑的笑着,扶了顾清惜的手将她引导屋内,束墨与宝笙站在桌前正在摆放碗筷,见顾清惜来了,两人齐齐见了礼。

    “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没外人在的时候,大家无需这么拘谨,随意就好。”

    束墨盛了一碗米粥放在桌上,笑道:“那可不行,奴婢就是奴婢,怎好乱了尊卑,郡主好心体恤奴婢们,奴婢们心里感恩更是不能随意造次,这让别人看了,该说郡主治家不严了呢。”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