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夫人:农家医〕〔报告军少:你家妖〕〔帝玄〕〔夜鸦主宰〕〔打脸大师〕〔仵作小娘子〕〔爱如意〕〔都市透视医圣〕〔邪枭女帝娇夫惑主〕〔黑域大陆〕〔世无良猫〕〔归山海〕〔农门悍媳:痴汉夫〕〔权臣的不老娇妻〕〔军少霸宠二婚妻〕〔重生之独步长生〕〔网游之梦幻问道〕〔我的大明新帝国〕〔一撩成瘾:总裁大〕〔娇妻在上:完美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129章 玄机毒戒
    这一刻她忽然觉得,原来固守和舍弃都一样,都要经历如万虫侵蚀的疼痛和煎熬,唯有放下心结才会重新拾起洒满阳光与花香的新旅途……

    这一刻,她心中竟是悄悄滋长出一丝丝的甜。

    她眨了眨悠长的睫毛,薄薄唇角上扬,绽放出一朵如牡丹潋滟芬芳的小小而又暖暖的笑容。

    “惜儿!惜儿!”

    他高兴的简直是吃了糖的孩子,狠狠用力的抱着她,用尽此生最大的力气抱着她,笑从他俊逸的面容上如光一样弥漫着,他抱紧了她,将下巴搁在她柔软的肩窝上,满脸洋溢着幸福的喜悦,“惜儿,此生我定不负你!”

    “惜儿,我知道我的话你不会轻易相信,可是我愿意等,我愿意用尽一生来完成我对你的许诺,让你相信我,心甘情愿的跟随与我!”

    “惜儿,等我……”

    他像是得到了世间的至宝,抱着她的身子久久不愿放开,如果可以,他真想就这样抱着她一生一世都不放开。

    “还不放手,难道又想我窒息么?”

    顾清惜在他怀里发出一声闷闷不悦的声音,那语气听起来是在训斥可细细分辨之下竟是有一丝的娇嗔。

    “惜儿放心,你若是晕了,我会将你吻醒的……”

    他轻笑着,恋恋不舍的放开圈住了她的手臂。

    “你敢!”

    顾清惜一想到之前被他险些活活憋死的屈辱历史,登时面色一寒,翻着白眼瞪他。

    “不敢,不敢!惜儿乖,不要拿这种眼神来看我,看的我心里好怕怕的……”

    顾长卿笑着伸手摸了摸她柔软的发顶,满脸的宠溺,那一双凤眸中流光溢彩,光华璀璨,柔情似深潭之水,足以溺死人。

    感觉到他的大手摸着自己的脑袋,顾清惜心中忽然升起一股子郁闷来,道:“怎么感觉你摸着我的脑袋,就像是在摸着一条乖乖的小狗?”

    “没有啊,我在是摸我家最可爱的惜儿……”

    他唇角的笑容越发的深了,摸着顾清惜的手更是一阵欢畅的蹂|躏,像是怎么摸都摸不够一样。

    顾清惜不用看也是知道自己的脑袋上已经快要乱成鸡窝了,再看看两人身量的悬殊,他就这样高高的立在自己面前,清晨初升的金色阳光打在他身上,而他整个人因为逆光而被镀上一圈淡淡的金色光芒,那层金光熠熠而又毛茸茸的光圈柔美的的让人很想去触碰一下。

    这一刻,顾清惜怔怔的望着他,忽然感觉他就想是从天而落的谪仙神谛,光芒万丈,绝世风华。

    “看痴了?”

    见她望着自己的眸光有些呆滞,顾长卿忍不住噗嗤一声柔声笑出来。

    这一笑,却是将顾清惜失神的思绪召唤了回来,顾清惜一巴掌打开他的手,不屑道:“自以为是。”

    “嗯,我知道你碍于羞涩不好意思承认,我也就不强迫你了。”他浅笑着,伸手捏了捏她柔软的珍珠耳垂,调|戏道:“有些人嘴巴硬,但是身体却是诚实,瞧啊,耳朵都红了呢?还敢说没有看痴了?”

    顾清惜咬了咬牙,再次打掉他的手,底气不足却仍旧是恶狠狠道:“你再说一句试一试?”

    见他宝贝的惜儿发威,顾长卿只好悻悻的摸着鼻尖儿一笑,“好,好,惜儿没有脸红,我不说了,再也不说了。”

    “算你识相!”

    顾清惜拉了拉身上的外衫,不打算理他,她总觉得此刻两人好像都有点神经,一下子仿佛变成了孝子一样的无聊,她心中不免感叹一声,情|爱两字果真是容易拉低人的智商,在与他纠缠下去,自己都要变回三岁幼童了都!

    “惜儿。”

    见她走,他却是伸手拉住了她,道:“我有东西送给你。”

    顾清惜脚步停滞,转身,道:“什么?”

    “诺,为你定制的戒指。”

    他摊开掌心,只见上面平躺着一枚纹路古朴清雅雕刻着墨色牡丹的小小戒指,牡丹花瓣层层叠叠繁复而华贵,仿佛栩栩如生,戒指圈儿上精挑细刻着缠绕的枝藤,藤叶间点缀着嫣红之色如小小谷米大小的花瓣,看一眼,仿佛就见到了竹架上蟠绕的绿藤绕红花,满目繁华春景别有一番喜悦在在心间……

    而那层叠绽放的牡丹花蕊中心仔细看去,却见里面镶嵌着一颗小小的白色水晶,晶亮的水晶,在初升起的金色光芒中正安静祥和地闪烁着自己银色的光华,那光芒似月华初绽,姣姣盛辉,迷人双眼……

    如此精雕细琢的优雅戒指,令顾清惜有些难以置信,有些惊诧的瞪大了眼睛。

    “这,这是给我的??”

    “喜欢么?伸出手来,我为你戴上……”

    顾清惜怔了怔,前世之中她为那人倾尽一生颠覆一切,末了却都不曾换来他一枚戒指,而如今在这异世混乱的时空,他却赠予了她期盼许久的奢望……

    她失神,黑白分明的眸子难以抑制的氤氲起淡淡的水汽。

    他拉过她的手,将牡丹戒指套上她的食指,霎时间,纤白如根葱的玉手之上绽放出一朵清雅的墨色牡丹,那指圈上繁复雕刻的古老纹路上点缀着嫣红花瓣缠绕在她指尖,墨色与嫣红的交织,清雅与妖艳的碰撞,生出一股别样精致的美于她指尖绽放流连,竟是秀到了极致,清到了极致,也灵动幽雅到了极致……

    “惜儿……”

    见到她指尖绽放的墨色之花,是那样的幽雅灵韵的美,他薄薄的唇角溢出一抹欣慰的笑。

    他沉默着将肤若凝脂的玉手握紧,拉到自己面前,俯首,在她手背上印下一个深深的吻,然后,将她柔柔的拥进怀中,道:“我希望你永远的带着它,让它日夜的陪着你,就如同我陪在你身边一样,与你呼吸相闻,肌肤相熨,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顾清惜依偎在他怀中,睫毛煽动,一滴清泪无声滑落脸庞,她真的可以在相信一生一世,生生世世的誓言么?

    “怎么哭了?”

    他眉峰心疼的皱起,温热的掌心为她擦掉面上的泪痕,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头,笑道:“惜儿这是感动的落泪了么?”

    顾清惜摇了摇头。

    见她不说话,他笑着将她抱起来做到窗边的美人榻上,道:“这戒指是我亲自画的草图令匠师打造的,选自冥海的墨石玉所铸,质地坚硬且冬暖夏凉,你将它戴在指尖平时把玩做妆饰用,危急关头,它兴许还能保你周全……”

    顾清惜垂眸望着指尖那古朴清雅的戒指,怔了怔,道:“这戒指还另藏玄机?”

    “嗯。”他微微一笑,“还记得上次在这房中,我用玉扳指伤人时你那一双充满好奇而又奢求的眼神,我看一眼,便知道你想要拥有这么一个物件儿……”

    顾清惜眨了眨眼,不说话,诚然,上次见顾长卿呆在拇指上的玉扳指顷刻间化身为薄而锋利的玉飞镖时,她心间确实是升起一股倾羡之意,她也想要……

    “我自然是许诺给惜儿的,自然是不敢忘怀,为你精心设计了这枚戒指,喜欢么?”

    “嗯,还好……”

    顾清惜心中自是欢喜雀跃不已,然而纵是在喜欢她觉得也不要表现的太过明显张扬,低调,最是适宜,免得有些人自我膨胀起来不知天高地后的得意。

    她的口是心非,他自是一眼就能识破,他不以为然的笑着扬起了唇角,笑意温柔。

    “这牡丹花瓣下藏着两个暗格,你将牡丹向左拧时会触发机括从花片底端射出毒针,毒针短小细如牛毛却是精刚寒铁所制,一旦***体内便如蛆虫附骨无法拔除,又因上面啐了剧毒,所以一旦射出,针下人绝无生还的余地,你要慎用……”

    顾清惜慎重的点了点头的,赞道:“针细如牛毛,如蛆附骨,实在是精妙。”

    “那右边暗格呢?”

    “右边暗格里面藏着的是软骨散,向右拧一圈会触动机关,两片花瓣间藏有气孔,机关触动后软骨散会挥发,无色无味一旦入鼻却可瞬间失去力气,险中求生,可以靠它……”

    “嗯……”

    顾清惜面上一副了然的神情,但转瞬她神色不免有些疑惑,抬眼望她,道:“你的心思个个毒辣,对付敌人一招毙命,可是我呢?我出门带着戒指尚可,但身上总要带着解药是不是有些麻烦?而且一旦遇敌人启动软骨散,我恐怕无法来得及吞噬解药……”

    “这些问题,我自是早就替你备下了解决方案。”

    顾长卿抱着她椅着,笑道:“这两种毒的解药我已配置融合在一起制成了百草丹汁液,将戒指的戒圈浸泡其中一天一夜,且戒圈中的那点点嫣红之色,不是点缀的漆色而是膏状解药,戒指佩戴在身上与你肌肤相亲解药也会自然融入你的体内,换句话说你体内在戴上戒指的那一刻就会有解药护体,明白么?”

    “……竟然是这样?”

    顾清惜惊讶与顾长卿的心细如发,没想到这枚小小的戒指却是暗藏机关玄机,不免令她惊叹之余更是心生对顾长卿的丝丝钦慕之情,能将毒与解药如此融合在一起的人,到是不多见……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一念情深,万念婚〕〔人生若能两相忘〕〔军妻鲜嫩:权少宠〕〔她娇软可口[重生]〕〔靳少强宠小逃妻〕〔诱妻入怀:帝少大〕〔特品圣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首席大人,战不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