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光下的死亡领主〕〔人间有味是清欢〕〔韩娱之灿〕〔美人谋之冰山帝君〕〔都市重生之无敌阎〕〔豪门军宠:调教小〕〔忽而至夏〕〔重生学霸男神:湛〕〔穿越反派之子〕〔极品穿梭王者系统〕〔抗战之广陵密码〕〔掌家小农女〕〔我的妹妹叫露娜〕〔至尊圣医〕〔仙启遗侠录〕〔鬼道仙〕〔手机系统有点坑〕〔铸鼎纪〕〔阴阳女鬼修〕〔血尊的甜心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123章 夺命黑线
    她眉头一皱,胃中腹液止不住的疯狂翻涌起来……

    “你这是在干什么?!”

    放她的血在然在她的身上,这种疯狂的举动,已快要将她逼入了崩溃的边缘!

    “看你身上的毒线蔓延到哪里了,可还有救……”

    他头抬也不抬,自顾自的盯着她染满了血的手腕。

    毒线?

    什么毒线?

    顾清惜惊诧的低头去看,却瞬间被眼前景象惊的脸色一白!

    在她的手腕处竟隐隐显现出一道黑色的线,这线从她手腕间如细小的黑蛇一样蜿蜒向上,停在了她手臂的二分之一处……

    “这是什么?怎么会在我身上?”

    顾清惜简直是被眼前的现象吓的有些语无伦次,她身上何时隐藏了这么一条看不见的黑线,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八年,算起来这毒线走的并不快,我还以为毒线已经蔓延整条手臂而抵达心脏了呢……呵,看来,你倒是命不该绝,还有救……”

    顾清惜收回自己的手,怔怔的看着手臂上的那条如小蛇一样深入的黑线,她整个身体都处于紧绷状态,她猛的抬头,眸光冷的如腊月飞霜,直勾勾的锁住他,一字一顿道:“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呵,这话说起来可能是有些长了呢……”

    “那就长话短说!”

    顾清惜咬牙,直觉告诉她,她身上这条来历不明而又隐晦非常的黑线,跟眼前这红衣男子绝对脱不了干系!

    “你应该还没有忘吧,我刚才说,八年前我传授给你的我家族中不外传的武功心法,这套武功心法一旦开始修炼后就永远不能停歇,一旦搁置下后就会被反噬,你手脉上的黑线便是被反噬的证明,八年时间只怕是你当真是没有修炼几次,所以这黑线才一路蔓延到了手臂上,若在耽搁些时日,当黑线延伸到了整条血脉而深入你的五脏六腑时,你就会七窍流血而亡,纵然是大罗神仙也难救你性命……

    闻言,顾清惜心神一震,双眸瞪大,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

    七窍流血而亡!大罗神仙难救!

    “是你!你故意这样做的是不是!你明知道这种武功心法得弊端你当年却还教给我,你倒地是安得什么心!难道就是为了日后拿此来要挟与我么!”

    顾清惜此刻感觉到深深的憎恶,对眼前之人恨之入骨!

    “若今天你没有来,而我也不再修炼你教的武功,久而久之,只怕我突然死了都不知道g呵,这就是你口口声声说的报恩么?这就是我救你一命而得到的凄惨下场么?”

    “你真是个疯子!彻彻底底的赌徒!”

    顾清惜不能相信,远在八年前她就受制于人!

    更不能相信,这个人阴险的在八年前就埋下了这个局!

    若说报恩,除了教习武功之外他有的是千万种方式来补偿她的一饭之恩,为何要单单选中这种方式?

    若说没有任何目的,谁信?!

    顾清惜瞪他,眸心中有烈焰燃烧,“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一早就洞悉了我的身份,所以才会用如此阴险毒辣的方法来控制我,从而达到你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我说得是与不是?”

    “不得不说你很聪明。”

    他微微一笑,唇角勾起,道:“但是,很可惜,你猜错了……”

    “当时的我身无分文,举目无亲,想要报答你的恩情只有传授给你我仅有的武功心法,之所以最后决定教你学武,其实是你主动提出的,也是得到你首肯的,你难道都忘了么?将你我之间的过往点滴都统统忘的一干二净了?”

    “主动提出?”顾清惜冷笑,“你觉得我蠢么?”

    “不蠢,很聪明。”他黑眸有赞许的光彩流动。

    “我既是不蠢,怎么会如此做出如此疯狂的事情来?竟是要主动跟你学这阴毒且会反噬害死自己性命的武功?”

    “这种赔命的买卖,试问有哪个会做?”

    顾清惜眸光死死地锁着他,她不相信八年前自己会跟陌生的人做下这一笔交易,纵然那时年幼也不会愚蠢到拿自己身家性命开玩笑的地步。

    所以,只能是眼前的人在撒谎!

    “清清,你怎么能翻脸不认人呢?你这该是要我有多伤心?八年前你在公主府处处受尽欺凌经常被打的遍体鳞伤,是你要执意变强不愿再被人欺压的……”

    “我不过是真心的想要帮你!”

    “呵,现在的我记忆全消,自然是你想要说什么就说什么,这真真假假已经无从考证了不是么?”

    红衣男子黑眸一闪,而后稍作叹息,道:“不管如何,你的毒线已经在蔓延,你想要活命只能继续修炼我传授给你的武功,这世间除了我,谁也救不了你,明白么?”

    “倘若我宁愿死也不愿与你为伍呢?”

    “聪明的人,从来的不干愚蠢的事,我相信你会做出明智的抉择……”

    他笑着起身,道:“你想要为你娘与自己报仇,将陈氏母子赶出公主府,你不光需要的是智慧手段你还需要武功自保,且眼下你已成了将军府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们恨不得将你杀之后快!你的身边处处充满危险,你不自强,而指望着顾长卿来救你,呵,试问他又能救你几次?”

    “聪明的女人就不该将自己的所有的希翼都背负在一个男人身上,这个弱肉强食的乱世,你不坚强,要懦弱给谁看?”

    “仔细想一想吧,不用着急着拒绝我,过两天我再来看你……”

    说罢,他勾唇一笑,伸手将风帽拉上,月光下红色潋滟的衣袍一甩,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顾清惜怔怔的望着红衣男子离开,而后失神般跌坐在椅子上。

    月光如雾霭沉沉,顾清惜垂头看着自己手臂上那条黑色诡异入蛇的黑线,陷入挣扎之中,倘若那人所言不虚,那么她该怎么办?

    “惜儿……”

    头顶上温润低哑的声音响起。

    顾清惜猛的从失神中清醒,瞬间拉下衣袖盖住了手臂,抬头看他,略显苍白的面色不辩悲喜,淡淡道:“你怎么来了?”

    月光下,顾长卿一袭白色锦袍立在她身前,俊雅的眉目染了几缕忧愁,狭长的凤眸已不见了昔日的熠熠生辉,此刻的他看着她,那眸光如痴如怨,纠缠着数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一抬眸的瞬间,见他如此落寞身影,顾清惜心中竟莫名的涩然微痛,似被针扎了一样。

    本以为他要质问她为何不辞而别,却不曾想听见他沙哑的声线中藏了浓烈的担忧,他蹲下|身来,柔柔的拉过她的手,轻声道:“手臂怎么了?给我看一看……”

    顾清惜愣愣的看着他屈尊降贵的蹲在自己面前,全然不见皇家子弟的桀骜目下无尘的气势,此时的他就像是平常布衣百姓家的夫君呵护着心爱的娘子,满目柔情的撩开她的衣袖,仔细的查看着她藏起来的秘密……

    “怎么会有血?你受伤了?!”

    顾长卿握着她的手,撩开她的衣袖看见的却是一片殷红的斑斑血迹,未干的血从她手腕处一直延伸向上!

    凤眸猛的一沉,心下一痛,“惜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我!”

    顾长卿心中犹如被带刺刀子无情的扎了一刀,痛的在滴血,嘶拉一声,他撕下|身上的衣衫来忙心疼的给她擦拭血迹。

    雪白的锦袍不消片刻已被染成了红色,那鲜艳的红盛放在白色的锦缎上,艳丽的像极了红梅傲雪,寒的冻人骨髓……

    “没事,不过是不小心划破了手指……”

    顾清惜轻叹一声,别开了眼帘不去看他那漆黑充满着无尽忧虑的眸子,这样的柔情,这样的担心,仿似犹如一滩泥沼,她怕看他一眼,会搅乱了自己冷漠的心湖……

    “没事?”

    听得她如此淡漠与疏远的语气,顾长卿蹙着的剑眉再次深深的拧了拧,手指受伤,那血怎么会沾染上了手臂?

    他沉默着,犹如一头闷闷的野兽。

    下一刻,却是握着她掌心的手猛的一紧!

    “这是什么!”

    待擦干净了手臂上的血迹,一条纤细的黑线赫然显露而出,映在她雪色肌肤上是那样的扎眼而诡异!

    “没什么!”

    顾清惜像是被什么咬了一口似的,扯下衣袖盖住那该死的毒线,不想让他窥探丝毫!

    “没什么,你还遮掩?”

    顾长卿强行撩开她的衣袖,拿着温热的掌心搓着她手臂上的肌肤,见那黑线摩擦不掉,他的凤眸逐渐阴沉,低垂的眸子扫过房间四周,眸光最后停留在脚边处的一滩白色粉末上……

    他伸出手指来捻了捻,沉声道:“刚才是谁来过?”

    同样是武功高手,他自然是一眼能看出地面上的粉末是内力催化下的效果,有人在顷刻间将茶杯捏成齑粉……

    而惜儿,她身上的血未干……

    只能说有人来过,且刚走不久,或许,就在他来时的前一刻……

    “惜儿,别沉默,说话,好么……”

    顾长卿蹲在地上,眼巴巴的望着她,声音仿似已低进了尘埃,“你就这样恨我?打算一辈子都不理会我了么?”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重生盛宠:总裁的〕〔千亿宝宝:顾爷,〕〔后娘[穿越]〕〔英雄?我早就不当〕〔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枕上名门:腹黑总〕〔权路迷局〕〔宠妻无度:火爆总〕〔驭鬼邪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