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教授的舞美人〕〔恶魔少爷别惹我〕〔聊斋之长生〕〔七夜禁爱:吻安,〕〔财色无双〕〔抗战之还我河山〕〔至尊归元〕〔与南宋同行〕〔大明闲人〕〔超能相师〕〔战天龙帝〕〔红楼大官人〕〔无限气运主宰〕〔霍少的闪婚暖妻〕〔加冕为王〕〔道界天下〕〔蓝峰狂龙〕〔美女校花的修真高〕〔后来偏偏喜欢你〕〔邪皇宠上瘾:爱妃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122章 划肤放血
    这样一个神秘而充满危险的人物,到底想要做什么?

    顾清惜站在原地不动,额头上已经是隐隐渗出丝丝的冷汗,眼前这红衣男子,绝对不简单,且复杂的令人胆战心惊……

    “瞧你都出汗了,呵呵,要知道一个太过聪明的女子可都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你思前顾后这么多,难道不累么?”

    黑暗中的他,仿佛是带着一双透视的眼睛,只需这么轻轻一扫,便可以窥探到她的内心。

    他懒散的一笑,潇洒的甩了衣袍,坐在椅子上,单手支撑着光洁而又完美的下巴,眸光中带着戏虐之光,淡淡的看着她。

    顾清惜深吸一口气,没接他的话岔,而是弯唇道:“我之前溺过水,险些死掉,醒来后对之前很多事情都忘却了,所以你说的什么传授给我武功之事,我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红衣男子的身份之怕是不简单,她不想惹上他这个麻烦。

    试想,他如此一个神秘莫测而又能力遮天的人,会无缘无故的单独跑来找她只为提及八年前的救命之恩么?

    这样粗糙的理由之下怕只是隐藏着什么深谙不见底的阴谋吧……

    所以,她绝对不能与他有任何的不清不楚的沾染。

    “八年前,如你所说,我救过你,你传授过我武艺,这笔账也算是两清各不相欠了,下这次来访,实在是没必要的。”

    她淡然一笑,推辞道:“下来我这里也是很久了,该回去了,我也要继续睡了。”

    “人生苦短,睡什么觉呢?你我八年未见,我可始终的都铭记着你的救命之恩,而初见时你那脏兮兮的小脸也都一直徘徊在我脑中,八年来我可是千盼万盼着能见到你,现如今见到了,你怎么能如此绝情的赶我走呢?”

    顾清惜脸色一沉,眸子半眯着瞧着他,看来,她想要摆脱掉这人,怕是没有这么容易了。

    听他话中的意思,明显是有备而来的。

    只是,她不知道他究竟是图她什么了……

    “既然下不愿意走,那么就留在这里好了,只是恕我不奉陪,我要睡了。”

    与他继续纠缠下去,顾清惜认为这无疑是在与虎谋皮,他的身份来历她一概不知,而他却是对她了如指掌,如此一个长相与心思都充满危险的人,与他打太极,她恐是占不到任何便宜的。

    “好,清清自是去睡吧,八年未见,我发觉你的容貌气与之前相比可谓是貌美了不少,堪称是惊为绝色,等你睡着了,我也好凑近了仔仔细细的看看你的样子……”

    他笑意慵懒,仿佛男女大防之事与他而言形同虚设,身处公主府却犹如他自己家一样的随意随性。

    顾清惜本是不搭理他自行去睡觉打算让他索然无味之后离去的,可一听到他这般**的言辞之后,顾清惜却是不敢去睡了,虽然是相处不久,但她却是感觉他说出的话一定会这样做的……

    清清……

    清清是他叫的么?

    深吸一口气,抖掉因为他那一声‘清清’而起的一身鸡皮疙瘩,顾清惜心一横,索性也不在小心翼翼的防备着,而是从容大方的坐到了他的对面,拍了拍桌子道:““大家明人不说暗话,你若真够诚恳,就说明白了你来此的目的!”

    见顾清惜坐在了自己面前,他单手支着下巴的手改为双手支撑,修长的手指抚着琉璃色的面具,脑袋微微一歪,拿着一双噙满了不明笑意的鹰眸看她,唇角一抿,笑的十分之妖娆邪魅,“我来只是单单想念你来看望你的,像我这样心思单纯的人能有什么目的?”

    “哦?是么?”

    顾清惜挑了挑眉头,显然对他这样散漫敷衍的话是一个字也不信的。

    “是……我是真的有些想你了……”

    他轻笑着说着,下一瞬已伸手过来要抚摸她的脸,顾清惜见他如此动作,心中一凛,快速拿起桌面上的茶壶抵在自己面前。

    红衣男人伸出的手,未曾碰到她的肌肤分毫而是握住了一把壶,他不由咧嘴一笑,“清清这是怕被我碰一下,便无可自拔的爱上我了么?”

    恶心!

    此刻,顾清惜对他疯狂的自恋已感到颓然无力了,胃中更是忍不住的一阵呕吐恶心。

    迄今为止,这是她见过最不要脸的人了……

    “下,自重!”

    顾清惜磨牙道。

    “自重?”他将手中的茶壶放在桌上,晃动着壶把儿将茶壶在桌上饶来绕去的玩着,道:“上次,我可是看见顾长卿在这房中亲了你多次的,怎么?换做我,却是连碰你一下都不行么?”

    此话一出,顾清惜直觉一阵寒流与羞涩齐齐涌上头顶。

    那晚,发现黑衣人窃听的那晚,他竟也在?!

    “你监视我?!”

    “怎么叫监视呢?我只是想时时刻刻的见到你罢了,清清说我监视你,这话我可不爱听呢……”

    “哼,冠冕堂皇!”

    “我就喜欢这样,如何?”

    “……”

    “那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了!”

    “怎么没有?”

    “有什么?”

    他眸子闪了闪,轻轻一笑,“都说了你是我的恩人,我来自然是来报恩的了。”

    “用不着,也用不起!”

    报恩?呵,他的报恩只怕跟报仇没什么区别吧!

    “不,我的报恩方式,相信你一定会无法拒绝的。”

    “呵,下的自恋症依我看已经是病入膏肓了,是该找大夫治一治了……”

    顾清惜冷笑,她不想要的东西,别人休想强加在她身上……

    “我只有在你面前才这样自恋,病入膏肓也是为你……”

    “呵……”顾清惜凉声一笑。

    “言归正传,清清,说实话,我来找你是想要继续教习你武功的,你呢?愿不愿意跟我学?”

    “这就是你所谓的让我无法拒绝的报恩?”顾清惜有些好笑的扬了扬眉头,“可惜,怕是要让你失望了,我对武功一点兴趣都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当你变强之后,将军府或者其他人想要伤害你的话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而且下一次你被顾长卿强吻时,你也可以反抗扇他两巴掌不是么?”

    顾清惜看他,她虽不喜欢他的言辞,但诚然内心深处她是一直都渴望变强的,这变强的念头从陈瑞杰试图轻薄她时便已在心中生根发芽,她清楚的知道唯有自己变得够强够狠才能不受任何的侵害……若她够强,或许昨天她会阻止顾长卿那样……

    顾清惜幽幽的眨动了眼帘,正色道:“你话说的虽是不错,但我若想要学武变强的话除了你以外,我认为我还是有很多选择可以走的,为什么非要跟你学?莫非是你的武功独步天下,四国之内无人能及?”

    “嗯,清清抬举我了,我的武功还没有达到独步天下的境界,不过清清要想我做第一的话,我还是很是愿意为你去修炼,争取更上一层楼的……”

    “呵呵,既然你的武功并不是那么的厉害,那么我为什么要跟你学呢?找一个比你更好的岂不是更美哉?”

    这半天,她倒是第一次听见他谦虚一回,不在往自己脸上贴金画银,她不由一笑,痛踩他的痛脚。

    然,面对顾清惜的冷声嘲讽,他却是不以为然而笑,身子往后一倾,斜斜的躺在椅背上,有恃无恐般轻声道:“有一点,清清你恐怕是搞错了,学武不是我要逼着你跟我学,而是你除了我以外别无选择,要知道你的生死存亡只在你一念之间……”

    “你什么意思?”

    顾清惜的神经瞬间紧绷起来。

    他盯着她,忽而一笑,邪魅道:“给你看个东西……”

    “什么?”

    她话刚刚落下,他面具下的黑瞳忽而闪过一抹诡异嗜血的光,他猛的抓住她的手攥住,而后用他另一只手的小拇指狠狠在她食指指腹一划!

    不等她惊呼出声,他小拇指上薄而锋利的指甲已化身为刀,于光芒一闪之间,割破了她的指尖!

    血,瞬间涌出!

    “你在干什么!”

    十指连心,指尖上的疼痛感袭来,瞬间令她脸色一变,她怒斥一声,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可却不曾想被他死死的捏住。

    她错愕的瞪他,而他却是在她寒霜飞舞的眸子邪气一笑。

    他看着她指尖的血珠一颗颗的冒出,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却全然像是在欣赏一幅绝世名画般的认真与欢喜。

    “疯子!”

    他怎么可以无端划破她的手指,而后***的看着她流血不止!

    眼看着无数血珠从她指尖滚落,落在桌面上汇成一小片的血色汪洋,顾清惜愤怒的已快要崩溃!

    “放开我!”

    “别动!马上就好了……”

    琉璃色的面具下有薄薄的红唇高高上扬而起,然而,肆意妄为的邪恶笑着:“这些血,该是够用了……”

    不等顾清惜揣摩透他话中的诡异,下一瞬,见他已用两指沾了鲜血,而后撩开她的衣袖,在她手腕处从下往上狠狠一划,顷刻间,嫣红带着血腥气的血染满了在了她的手腕,黑暗中,一股甜腻而又咸腥的气息充斥着顾清惜的鼻息间。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山村透视兵王〕〔沈娴秦如凉〕〔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