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狂医〕〔小妻吻上瘾〕〔至尊特工〕〔从苦境开始当主神〕〔我本善良之崛起〕〔最牛帝皇系统〕〔傲剑浮屠〕〔大少爷恋爱记〕〔末世之无尽商店〕〔玛丽苏届扛把子[综〕〔华娱之黄金十年〕〔穿越变成老爷爷〕〔都市之全职抽奖系〕〔快穿:反派男神,〕〔玄医归来〕〔史上最牛掌门系统〕〔执魔〕〔超级捉鬼道长〕〔凰临天下:至尊魔〕〔反派逆袭成攻[综]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119章 男婚女嫁
    然而,顾清惜末了却是话锋一转,幽然哀声道:“世子与郡主能有王妃这样温柔的母亲为他们思前顾后该是多么的幸福啊,可惜,德阳年幼时顽劣不知孝敬母亲与膝前,等到母亲逝去后才追悔不已,想要侍奉母亲身侧,却已全然是没了机会,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实在是生平最大憾事……”

    顾清惜缓缓的说着,清秀的眉宇间染上了淡淡的哀愁。

    宸王妃刚才的话她自然是理解那是一语双关,意图在试探她对顾长卿的情谊,她自是听懂了,正是因为听懂了,她更不能正面回答,一旦回应那就是将自己暴露在了宸王妃眼皮子底下,以后只怕会带来诸多不便,故而,她只能讲宸王妃的话按照字面意思来理解,感慨天下母亲的难为之处,借此哀悼已故母亲,表达对母亲的想念之情。

    “好孩子,你母亲在天之灵看到你如此这般懂事,一定会感到欣慰的。惜儿不用在难过了。”

    宸王妃抛出去鱼饵不见鱼儿咬钩,只能轻叹一口气讲手中丝帕递给了顾清惜,安慰她擦拭眼角溢出的水渍。

    顾清惜面上一片凄哀之色,接过丝帕来压了压眼角,既是想要让宸王妃打消对她的顾虑,演戏自然是要逼真,唱念俱佳作全了的……

    “都怪我惹起了你的伤心往事,好了,咱们不说这个感伤的话题了,来,我们继续看画像吧……”

    宸王妃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顾清惜,收敛了从一进门就锁在她身上不曾有丝毫松懈的目光。

    接二连三的试探顾清惜之后,她倒是认为顾清惜时不知道顾长卿对她存有不该有的非分之想的,如此一来,她放心了不少。

    情|爱之事,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既然是顾清惜对顾长卿无意,那就好办多了。

    她必须要尽快给自家儿子找个门当户对的世子妃,尽快完婚,相信他纵然心有不甘也无可奈何了,这一段孽缘越说尽快了结越是好……

    “这是风小姐与裘小姐?”

    顾清惜望着新打开的两张画像,见到上面绘画而出的绝美女子,心下不由微微愕然。

    “正是,上次明语及笄宴会上,你们该是见过面的。”

    宸王妃收敛了思绪,眸光朝着画像上投来一瞥,笑着说道:“风清娴与裘清涟两姐妹与卿儿正是表兄妹,她们两个人正值风华年少,也到了婚配的年纪了。”

    表兄妹……

    宸王妃的言外之意是有意求娶她们姐妹中一人作顾长卿的正妃?

    顾清惜的眉宇轻微的蹙起来,淸娴与清涟两人,是她一见如故心生好感的好友,如果她们之间有人成了顾长卿的妻子,那么,她们之间的友谊还能长存么……

    “惜儿认为,这两姐妹哪个更出众一些?”

    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风国公府与长平侯府都是宸王一派,且两家在朝野之中的势力都是根深蒂固关联甚广,不论与哪家联婚,对宸王府都是如虎添翼,更是亲上加亲的美事……

    如此,何乐而不为?

    “德阳认为,风小姐与裘小姐都是十分优秀的,两人才艺与姿色难分伯仲,不论是哪一个入得世子法眼,这桩亲事对宸王府来说都是助力颇多。”

    顾清惜压下心中的微微不适,缓缓勾起唇角,清清浅浅一笑。

    宸王妃闻言,面上的笑容愈发的舒心起来,笑道:“我看得出,你与她们姐妹关系不错,若这桩美事成了,大家就是一家人,以后你来宸王府做客时除了明语丫头以外,也算是多了一个可说些体己话的人了。”

    一家人?

    她与顾长卿已经有了肌肤之亲,纵是她心性在淡然,只怕也做不到与他们一对新婚燕尔的夫妻和睦相处,成为宸王妃所说的一家人吧……

    “王妃说的正是,以后德阳怕谁少不了来府上叨扰了……”

    低垂的睫毛掩去了她黑眸中的情绪,顾清惜笑盈盈的回应着。

    “好,好,这样想来,当真是好极了。”

    宸王妃显然是很高兴,一连说了两个好,顾清惜抬眼去看,见她雍容华贵的面容笑意浓浓,只看一眼,顾清惜便知道,那上她发自内心的真笑。

    只怕,顾长卿的世子妃要在风清娴雨裘清涟之间选一个了吧……

    不知为何,顾清惜方才还心如止水的心境此刻却是微微起了涟漪,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压抑。

    “惜儿,也已经是十六了吧?算一算也是该到了婚配的年纪了呢,不知惜儿心中可是有钟意之人?”

    如此直白的话从宸王妃口中说出你,看来,宸王妃已经是对自己完全放开了警惕。

    如此,顾清惜一直紧绷的心弦也终于是得以稍作放松。

    “德阳心中无钟情之人,也从未考虑婚嫁之事……”

    顾清惜略微低头,诚恳的说道。

    宸王妃却是不以为然,说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惜儿长大了早晚也是要嫁人,相夫教子的。”

    “你若是不嫌弃,不如我先替你打算一下,物色几个世家子弟?”

    顾清惜一愣。

    一时间竟有些揣摩不透宸王妃这话的用意,她是真心的替她将来的婚事打算,还说给顾长卿找世子妃的同时,为保险起见,也要为她物色个夫君,掐断他们之间一切可以发展的可能性?

    “德阳不敢劳烦王妃费心,我德阳认为自己年纪尚幼,不宜过早谈婚论嫁,还想多侍奉太后两年,尽些孝道……”

    “呵呵,等你婚后也是一样可以对太后娘娘尽孝的,你可能有所不知,前些日子进宫,太后还曾给我提及此事,说你已到了适婚的年纪,也该说要找个夫君来好好疼爱你了……”

    “太后年事已高,可心中却唯独说对你放心不下,盼着能找个好夫婿怜你一生无忧……”

    顾清惜略微沉吟片刻,道:“太后真的是这样说的么?”

    “太后很是放心不下你。”

    宸王妃拍了怕她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

    顾清惜微微低下了头,默不吭声。身处这个异世怕也仅有太后她老人家最关心自己了吧……

    可是她的婚事,她真的不曾考虑过。

    “风国公府嫡长子风流景,任职翰林院,正是仪表堂堂,风流倜傥,将来也是要继承爵位的,论家世与人品,倒是与惜儿你极其般配的。”

    宸王妃兴致勃勃,一边说一边打量着顾清惜面上的神情,道:“惜儿身上余伤还未愈在还需修养几天,不如明天我下帖子邀请风家兄妹来此一聚,你也顺便见一见那风流景?”

    “不必了……”

    顾清惜想也不想直接开口拒绝,她的回绝来的如此的迅速与急切,倒是引来宸王妃的侧目微怔。

    顾清惜也是意识到自己有些心急了,于是忙放缓了语气,柔声说道:“德阳身上伤已经是无碍了,今天来面见王妃后正是要打算辞别回公主府去的,至于那风家公子,德阳不太想见,故而还是无需劳烦王妃为我掏心费神了,德阳,稍作片刻,就该回了。”

    “这么快要走了么?”

    宸王妃听闻顾清惜的辞别,心中不免大悦,心想着,顾清惜走了,那顾长卿也就见不到她了,但是,面子上,她身为宸王府的女主人还是要做出挽留的样子的。

    “嗯,昨日冒昧打扰德阳心中正是有愧,现在身体大好,也就不便久留了,德阳在此谢过王爷与王妃的盛情款待。”

    顾清惜说罢,盈盈一拜。

    “客气了,大家都一家人,何必如此客套。”

    宸王妃忙伸手虚扶了一把。

    “你既然是要走,那我也不强留你了,我派人护送你回去。”

    “谢王妃。”

    从清然居出来后,顾清惜直接上了马车,未曾与顾长卿与顾明语道别,直奔了公主府。

    回到公主府后,顾清惜先是去探望了老夫人,随后才回了清韵。

    “薛麼麽,备下热水,我要沐浴。”

    “是。”

    薛麼麽低眉顺眼的去准备了,只是临行之前见顾清惜神情有些不对,她想要开口问,但却是见顾清惜躺在了摇椅上瞌闭上了眼帘,似是很疲惫的模样,她悻悻闭了嘴,躬身退下。

    宽大的浴桶,热水氤氲,顾清惜将自己沉入水底,只露出头抵在浴桶一侧,满头青丝尽湿,如浮草般飘浮在水中,她将自己泡在水里,直到水凉透了才掬水擦洗身子,指尖碰触着肌肤上密集盛开的嫣红之色,她脑中有他的身影一闪而过,牡丹花丛中的强取纠|缠,令她想起来时双颊仍忍不住的一热。

    羞涩还是愤怒,她想不透,也不愿费神去想。

    匆忙擦洗完身子,顾清惜换上了件薄衣,**去休息,不多时沉沉睡去,等到醒来时已经是晚上。

    屋内没有点灯,顾清惜借着窗外淡淡朦胧的月色起身倒水喝,谁知刚刚下床,便觉屋内月光照不到的黑暗里,似乎站着一道人影。

    这个时辰又是这样悄无声息潜入她的闺房,顾清惜认为除了顾长卿怕没有别人了吧……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