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婚向宠:厉先生〕〔超级仙农〕〔无光之月〕〔大唐农圣〕〔护花邪少〕〔野性为王〕〔女领导的贴身小农〕〔重生农女好种田〕〔娇妻在上:穆少,〕〔王妃权倾天下〕〔神级风水师〕〔闪婚厚爱:霸道总〕〔重生八零军长小娇〕〔首长大人:厉少,〕〔伏天神尊〕〔天武神帝〕〔二号红人〕〔妻子的秘密〕〔最后一个捉鬼师〕〔吞天仙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118章 砒霜毒药
    顾清惜心中暗流涌动,面上却是不着痕迹的依然挂着淡淡的笑意,低垂的长睫掩去了黑眸中的情绪。

    宸王妃笑盈盈的望着她,本想要从她的神情中窥探出丝毫的端倪,然而却是失败了,面前的顾清惜玉身长立,笑容清浅,姣好的面皮上不曾掀起丝毫的波澜微动,她静谧安然的样子,令阅人无数的她竟也吃不透其中意味。

    怎么会不见丝毫的反应?

    难道他们两个之间,只是卿儿再一厢情愿,单作相思?

    “王妃,既是世子要娶亲理该让他来挑选美人才是,德阳同属闺女子,对待这样的事情一窍不通,怎么好擅自插手呢……”

    顾清惜浅浅一笑,推了宸王妃的邀请。

    这话听起来简简单单,但仔细品味起来却是包含了两层含义,第一,这是顾长卿要娶世子妃作为当事人的他理该亲自前来品鉴话中美人,他不来,纵是挑选出了美人也是无用之功,第二,顾清惜清楚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她现在也是养在深闺女儿家,对待情爱之事压根不知所以然,让她为顾长卿挑选世子妃着实是难为她了……

    这话中意思很是浅显,相信依着宸王妃的智慧一定是能够听得明白的,她顾清惜不愿插手这桩闲事,只愿作壁上观,置身事外。

    宸王妃闻声,自然是听懂了顾清惜的弦外之音,然而,她却是不愿就此罢手,顾长卿与顾清惜之间隔着不可逾越鸿沟,她尚且没有查明清楚之前绝不会轻易放纵她离开的。

    于是笑着拉了她的手拍了拍,道:“无妨的,按照辈分来讲,你还是卿儿的小姑姑是个做长辈的,长辈爱护的小辈,对他的婚事指点一二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你啊,就无需扭捏了,快来帮我瞧瞧,这些儿女孩子家哪个更适合卿儿。”

    顾清惜听了,心中不免冷冷嗤笑,她想依着顾长卿那腹黑霸道的性子,只怕这京城中没有一个少女能迁就或驾驭得了……

    即便是不用看,她也知道一个适合的都没有……

    但,即便是知道顾长卿的性子常人无法把控,她面子上的工作还是要好好做一做的,宸王妃再三拉她来一块甄选将来的世子妃,如果她在拒绝,只怕结果只会适得其反,宸王妃该是要多思虑两周了。

    她为什么执意不愿意看那些女子画像呢?

    难道是对顾长卿也有了些暧|昧之情,打心里抵触不成?

    身为王府的当家女主人,宸王妃心思自也是同其它府邸上的主母一样,性子多疑,虽面上不显,却已是公开的秘密。

    “既是王妃抬爱,那德阳便恭敬不容从命了。”

    如果再三推辞只怕会引起宸王妃的多虑,适可而止,刚刚好。

    见顾清惜不再拒绝,宸王妃拉了她径直走向摆放着一摞画像的卷轴前,笑道:“你来瞧瞧这张如何。”

    顾清惜拿起桌面上摊开的画像,见画中之人容貌上乘,风韵脱俗,她抿唇一笑,道:“眉藏远黛,眸蕴繁星,肤白貌美,不失为一位绝色佳人……”

    房顶上的顾长卿,见顾清惜有模有样极其认真的帮他挑选佳人,他胸口气的发闷,凤眸中闪烁着一股难以名状的戾气!

    听她那风轻云淡的口吻,见她面上清浅的笑意,顾长卿恨不得冲下去质问她,他已发过毒誓今生只要她一人,她难道没听见么?

    她明明已成了他的人,却还能如此淡定自若的为他来挑选世子妃,她的心中难道当真是没有他的一席之地么?她就这样迫不及待,毫不在乎的要将他推给别人是么?

    她的心,怎么可以冰冷到如此的地步?

    墨发无风自动,锦衣袖袍下的手紧握成拳,用力之大,仿佛要生生将指甲拗断!

    宸王妃听到顾清惜如此言辞,心中的忧虑似乎是消退了几分,从顾清惜的面容上她见到是她发自真心的对画中女子的赞誉,这番话并不是在做假。

    于是,见她会心一笑,道:“这一位是吏部尚书苏松源之女,苏玥,年芳十七,才学与容貌在帝京大家闺秀中也算是个位列翘楚的妙人儿……”

    吏部尚书……

    顾清惜闻之,心下不免一笑,这历来皇家之人的婚姻都与朝政利益相挂钩,这世子妃只怕也仅仅是名声好听罢了。

    说的直白一些,顾长卿的婚姻也不过是拿来维系宸王府在朝野上的势力,所谓的爱情也早就葬送在权力更迭之中。

    “吏部尚书的千金,若与世子并肩而立,正是郎才女貌,极其登对的呢……”

    顾清惜淡淡一笑,能出现在宸王妃面前的画像,想来每一个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与宸王府这样的皇族世家联姻,看中的除了女子的才情样貌,再就是世家,娶回来的世子妃不是当来摆设的,一定要派上用场才行啊……

    “你也是这样觉得?”

    宸王妃面上笑意浓浓,显然顾清惜所说与她心中所想不谋而合……

    “是。”

    顾清惜诚恳的点了点头。

    郎才女貌?

    顾清惜竟说他与那苏玥是郎才女貌的一对?

    房顶上的顾长卿,俊雅的面目上已经是染了一层滔天的怒火!

    难道在她的心中,就是这么期盼着她与别的女子喜结连理么?

    愤怒,哀伤,痛心。

    一时各种情绪齐齐涌上胸口,五味杂陈,她的淡漠薄凉犹如一把锋利雪亮的刀刃刮着他的血肉,似乎直到将他削成了片片碎影她才甘心。

    “ 惜儿,你对我当真是如此恨之入骨么?”

    他哀痛的轻轻呢喃出声,倦然的闭上了双眸。

    他不忍在看,不忍再听,翻身跃下房顶,绝然回了轩然居。

    当脚下的那道光亮的影子消失时,顾清惜微微颤动了眼睫,抿了唇,心下一片黯然。

    自从她入房中时就发现青白玉石的地面上闪现这一块如婴儿手掌般大小的光影,那光影是明媚的阳光,投射下来的光线与玉石地面颜色相差无几,不易察觉,而她却是早早捕捉到了。

    顾长卿对宸王妃的邀与她一样都是心存了疑惑的,所以他悄悄的跟来了,选择用这种方式来窃听……

    她刚才说的些什么,他都该是听的一清二楚了吧?

    所谓的爱情并不是一厢情愿与使用强硬的手段就能得到的,如果是真心的爱一个人,那么首先要学会的便是尊重她,这一点都做不到的话,又何谈今后的朝夕相处?

    从今以后,她只当清晨牡丹花丛中的那番**只是一个短暂飘忽暗的梦境,封存在记忆中,让它永不见天日。

    此刻,顾清惜的心中幽幽轻叹了一声,她对顾长卿似乎是没有憎恨,也没有愤怒的,只剩下一种超然世外的淡然。

    事已至此,恨也是枉然,怒也是无用。

    对待他,她只想心境如水,情|爱之事,犹如砒霜毒药穿肠而过,倘若第一个动情那结局,便注定是要输的一败涂地的。

    前世中,她因爱而亡,今生不愿在重蹈覆辙。

    活着,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人生,还有许多风景要观赏,若让情|爱绊住了腿脚,为男人迷失了心,她,岂不是又要再一次的死无葬身之地?

    顾清惜微微眨动了眼睛,悠长的眉毛掩盖了她眉宇之间一闪而过的哀伤。

    这厢,顾清惜在心怀感伤,而对面的宸王妃却是笑意阑珊,自顾自的说道:“这张家小姐虽然才貌双全,但就是不知卿儿意下如何,等回头选出几位出挑的来,在让他自个儿好生的看一下吧。”

    宸王妃这般笑盈盈的说着,随手将苏玥的画像收卷而起,单独放置到了一侧。

    这里还有不少其他女子的画像,你在看看,有没有更适合卿儿的。

    更适合?

    顾清惜心中微微一涩,只怕想要为顾长卿找到一位如意夫人,怕是真的很难很难呢……

    “都说天下母亲最是难为,眼下,王妃为世子的婚姻大事可真是操碎了心。”

    顾清惜略微沉吟,轻然闭上了眼睛让自己的心绪沉淀下来,等在睁眼时,她面上神色已恢复如常,巧笑嫣然,淸韵无双。

    仿佛,知道顾长卿离去时,有刹那失神伤怀的人,并不是她。

    宸王妃听闻了她的话,顿时心生共鸣,道:“惜儿说的正是,这天底下当母亲的哪一个不盼着自己的儿女好,哪个不盼着他们走正途,博功名,一生风调雨顺,福禄安康?哎,可当儿女的却是一个个都不理解做母亲的心情,一叶障目,不辨方向……”

    顾清惜缓缓抬眸,清幽的眸光望着宸王妃,心下顿感清明。

    闻弦歌,知雅意。

    宸王妃的弦外之音,怕是已知晓了顾长卿对自己的情谊,她曾经兴许是去劝慰过顾长卿无果,故而转而求次来敲打她。

    “王妃所言甚是,当儿女的都多半不曾体谅母亲的心境,常常惹的母亲焚心断肠,实属不孝,但德阳艰辛,随着儿女们的长大,自然会慢慢了解母亲的难为了……”

    闻声,宸王妃眸子忽而猛的一闪,她怔怔的望着顾清惜,以为是她听懂了她的话中的潜台词。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顾轻舟司行霈〕〔爱已入骨,情难断〕〔纨绔医妃:世子强〕〔地表最强狐狸精[快〕〔重生渔家有财女〕〔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