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境帝国机械人修〕〔变身二次元美少女〕〔绝世神帝〕〔空间农女:彪悍辣〕〔甜蜜婚令:首长的〕〔恶魔住隔壁:小甜〕〔我本天骄:调教妖〕〔闪婚厚爱:偏执老〕〔斩龙〕〔都市王牌〕〔军夫请自重〕〔纤步摇〕〔隐婚100分:重生学〕〔末日风云录〕〔她的左眼能见鬼〕〔超强兵王在都市〕〔农家医娇:腹黑夫〕〔神背后的妹砸〕〔独宠一世:总裁老〕〔第一名门:甜妻太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109章 心之所向
    顾长卿凤眸微微一动,“我也正有此意……”

    听到大哥首肯,顾明语拍手一笑,“大哥放心,你只管还好陪着清惜姐姐,余下的事情我来做,我这就派人去公主府通报一声,就说我留郡主在府上教习我声乐编曲,相信,公主府上的人也断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至于咱府上的下人我都会让他们闭紧了嘴巴的!”

    “好。”顾长卿薄唇勾笑,“那就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顾明语忙笑着摆手,“为了大哥的好姻缘,别说这点事,就算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乐意去做的。”

    “油嘴滑舌。”

    “嘿嘿……”

    兄妹俩,彼此相视一眼,轻笑起来。

    “好了,我去安排了,要是清惜姐姐醒来时你记得第一时间来通知我!”

    顾明语说完拎着罗裙一溜烟的跑远了,顾长卿看着自家这纯真不谙世事又终日里风风火火的丫头片子,不免好笑的摇了摇头的,心道以后嫁了人要是还这样可如何是好?

    轻声踱步转过屏风,顾长卿坐在床前,望着顾清惜。

    熟睡中的她,眉眼轻闭,悠长的睫毛似两排小刷子在雪色肌肤上投下淡淡的光影,小巧的鼻子下,两瓣唇紧抿着,虚弱的苍白夹杂着唇淡粉的红,看上去就像是在抿着一朵桃花瓣,此刻的她安静的睡着,呼吸均匀,清丽绝色的容颜上完全敛去了平日里的清冷与桀骜之气,如同做着美梦的婴儿一样的安然可爱。

    “熟睡中的你,才是你最真实的模样。”

    顾长卿微勾了薄唇,修长的手指抚上她散在引枕上的发丝,乌黑亮丽的发触手柔软丝滑,如同上好的锦缎,轻轻拨弄间还有淡淡的香气弥漫而出。

    指尖绕了一缕发丝放在鼻尖轻嗅,那淡雅的香气竟是牡丹花香……

    想来,她是极其爱好牡丹了。

    “牡丹,花中皇后,你既是喜欢,等着你醒来,我送你可好?”

    顾长卿轻声的喃喃自语,俊美无涛的谪颜上浮现着柔柔温情,温情似水,缠绵溺人。

    如此缠绵悱恻的情意,恰是让闻讯赶来的宸王妃撞了个正着,一时间,宸王妃两眼瞪大,望着自己的儿子惊悚的却简直是犹如被雷劈了!

    天呐!她看见了什么?

    她竟是看见了养了二十多年不近女色的儿子此刻竟化为绕指柔,对着一个女子缠绵的说着情话,甚是还抚摸了人家的脸……

    这难道是他的宝贝儿子动情了?

    平日里端庄贤惠的宸王妃看着这一幕,心中激动之情竟是如黄河之水汹涌澎湃起来。

    然而,这激动的心忽然想起床上躺着的不是别人而是顾清惜时,宸王妃的兴奋劲头顿时全扫一空。

    顾清惜,可是庄敬公主的女儿,按照辈分,卿儿可是要叫她一声小姑姑的……

    一想到这一茬,宸王妃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沉着声音幽幽道:“卿儿,你在干什么!”

    “……母后?”

    顾长卿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惊了惊,眉头一皱,立刻起了身,道:“母后何时来的,怎么未曾听见丝毫声响?”

    “进来已是有了一会儿了,只是你不曾发觉罢了。”宸王妃的声线,不辨悲喜。

    来了好一会了?

    顾长卿心中暗道,他怎么没有发觉?

    宸王妃见儿子面上有疑惑神情一闪而过,她轻咳嗽了一声,道:“母后来时,正是见你望着床上的人儿发呆,许是你心思不知神游去了何方,浑然无觉。”

    这话的意思最是浅显不过,在指责顾长卿望着床上的人都发痴了,竟一点都没有意识到有人入了房中。这可还了得?

    而这话,宸王妃也同样是说的很是露骨,对待顾长卿刚才那一幕立刻实行了逼问,只不过话语间是如此婉转,不直接发难而是旁击侧敲。

    顾长卿自是明白宸王妃的意思,但是眼下的情况却是只能容他装愣卖傻,与顾清惜的事情八字还没有一撇,如何能惊动了母后?

    “母后,明语与郡主交情甚好,此次郡主受伤被孩儿救回来,明语怜惜郡主伤势才执意央求孩儿将人留在负伤养伤,孩儿对郡主别无他意,还望母亲莫要多想。”

    宸王妃坐在凳子上,仰着脸听着顾长卿一番做足了表面功夫的说辞,她面上不免有些感伤,淡漠道:“难道,在母后面前你也要撒谎么?”

    “孩儿不敢!”

    “不敢?我看你胆子是大的很!”

    宸王妃将茶杯往桌子上猛的一拍,声线徒然拔高,雍容高贵的面色上有了薄怒。

    顾长卿见状,剑眉一蹙,心下有些无奈,只好躬身上前赔罪道:“母后,息怒……”

    “顾清惜是什么身份,无需我多说你最是清楚,帝京中各大豪门世家的名门闺秀你要什么样子的没有?为何偏偏对她起了心思?这件事你是从何时起的邪念,母后不管,但从今天起,你必须要与顾清惜划清界限,否则,别怪我立刻将人抬出去!”

    宸王妃这话说的很是严厉且毫无退路,言辞锋利如刀刃,顾长卿直觉得自己的面庞被宸王妃扫来的眸光割的冰冷生疼。

    这是多久了?

    他不曾见母后对自己如此疾言厉色?

    似乎从他懂事以来,便不曾再惹得母亲动怒,这些年来他文武双修,为人做事进退有度,越发成了母后眼中最优秀的儿子,母后对他总也是关怀备至,呵爱有加……

    然而,今天他却是惹了母后生气,惹母后生气的缘由,竟是他今后想要呵护一生的女子……

    略微低头,只见他面色平静,薄唇微抿,低垂的长睫掩去了凤眸中的情绪,半响,听得他开了口,道:“孩儿,谨遵母后叮咛。”

    “如此,甚好!”

    宸王妃盯了顾长卿片刻,似有宽慰的点了点头。

    “郡主伤势不重,小住两日便可回公主府了,这期间我会常来探望她的。”

    话已至此,宸王妃的态度已很是明确,只等着顾清惜伤势有些好转后立刻送回公主府,而她在顾清惜养伤的期间也会多多前来走动,一来尽地主之谊,而来则是监视顾长卿的举动……

    “恭送母后。”

    等待宸王妃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顾长卿才站直了身板,凤眸怔怔的望了窗外片刻,而后转身,走回了床前。

    “困境重重的荆棘,也阻挡不住我心之所向……”

    顾长卿伸手触碰了她的脸颊,而后,在她额间印上了一个吻。

    “你先安静的睡一会,晚些我在来陪你。”

    顾长卿悉心的为她拉了拉薄被,然后起身,大步流星走向门外。

    “莫离,去查伏击顾清惜的是何人所为!”

    “是!”

    一道黑影闪过,莫离领命出了府。

    想一想当时那危机情形,若是顾清惜不会武,若是他晚一步,现在床上躺在床上的怕已不是熟睡了人,而是一具冰凉尸身了。

    想置于顾清惜死地的人,他绝不会放过!

    凤眸一闪,脑中已是将目标锁向了陈将军府,光天化日之下敢在帝京如此明目张胆杀人的怕是没几个,敲将军府有足够的动机与充分的理由……

    暗下心头涌动的愤恨,顾长卿抬手招来了花媚娘,吩咐道:“调集长留宫一切暗卫去查,帝京中近日可出现什么可疑人物,待有所获,即刻汇报与我!”

    “遵命!”

    花媚娘欠了欠身,随后离开。

    顾长卿唇角冷勾,那一袭明艳妖饶红衣的男子,在他出手杀人的那一刻抢先一步灭口,如此狂妄的举动,无疑对他的一种无声挑衅!

    这个男人,从他飞针杀人的一幕便可得知他的武功造诣非凡,绝非是等闲之辈。

    直觉告诉他,这人绝对是敌非友。

    查明来历,势在必行!

    夜,窗外寂静无声,屋内红烛垂泪,已是夜半三更。

    黄梨木的桌案上,顾长卿轻然翻动着桌上的折子,时而眉头微拧,时而拿起笔来批注一二,十分认真的模样。

    此刻的他,着了一身雪白锦袍,白玉冠下的三千墨发随性的散落在肩头,一张俊颜在微黄的烛光中勾勒出温柔的绝美弧线,一眼望去,风华无双,容色绝华,正是国手丹青也难描其姿。

    不曾见顾清惜醒来,他不愿去卧榻休眠,只愿听闻着她轻轻浅浅的呼吸声,批看近日呈上来的折子文书,如此,便觉安好。

    房中寂静无声,顾长卿低眉掩睫用心做事,而床上的顾清惜此刻却是睡得极其不安慰。

    她眉头紧锁,睡梦中的她仿佛感觉到自己时而如坠冰窖,时而如入火炉,冰如火的交织令她身心如被撕裂似的痛苦,小脸皱做一团,睡梦中,她见有人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逼到悬崖边,骇笑着,狰狞着,嘶吼道:“你,去死吧!去死吧!”

    “不……不……”

    她在梦中哀嚎,手已害怕的暗自抓紧了手下的床被。

    “我不曾爱过你分毫!我要的是你顾家的财产,你只是被我利用的一颗棋子,可怜你却浑然不知,现在,你就下去地狱陪你的亲人去吧!哈哈哈……”

    说罢,那人猛的将她推向了身后的万丈深渊!

    害怕,恐惧,绝望,瞬间席卷了全身!

    “不!不要!”

    ps:练车晒了一天,回来头疼欲裂,勉强写了三千,更的晚了,实在抱歉!周末看情况加更!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与你共赏落日余晖〕〔重生空间:慕少,〕〔夫人别跑〕〔后娘[穿越]〕〔一欢成瘾:慕少,〕〔帝仙妖娆:摄政王〕〔权路迷局〕〔新帝谋婚:重生第〕〔山村透视兵王〕〔爱上阴间小娇妻〕〔情嫂 (梁甜芬王飞〕〔放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