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婚向宠:厉先生〕〔超级仙农〕〔无光之月〕〔大唐农圣〕〔护花邪少〕〔野性为王〕〔女领导的贴身小农〕〔重生农女好种田〕〔娇妻在上:穆少,〕〔王妃权倾天下〕〔神级风水师〕〔闪婚厚爱:霸道总〕〔重生八零军长小娇〕〔首长大人:厉少,〕〔伏天神尊〕〔天武神帝〕〔二号红人〕〔妻子的秘密〕〔最后一个捉鬼师〕〔吞天仙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108章 飞针杀人
    然而,这等突然爆射而出的强大力量却是极其消耗精力,顾清惜已觉全身骨骼都在咔咔咔作响,一种如同千刀万刮的蚀骨之痛不断冲击着她的神智,喉头一甜,竟是一口血上涌而出,顾清惜闷哼一声,心下一分神的瞬间,手下动作停缓,舞出的防盾竟是轰然崩塌!

    “糟糕!”

    顾长卿暗叫一声,眼看着无数支密密麻麻的羽箭飞射而来,顾长卿祭出腰间无影剑,雪白剑光在半空中划过一道炫丽色彩,浓烈的剑气朝着那些射向顾清惜的羽箭当头劈下,瞬间,小巷中掀起一道凌冽疾风,那浑厚的疾风冷烈彻骨仿似可冰冻十里活物!

    咔!

    咔咔!

    咔咔咔!

    疾风横扫之处,羽箭尽数被拦腰砍断!

    簌簌断箭如雨倾盆而下,密密麻麻堆积如山!

    顾清惜捂着心口,侧目,见他一袭紫袍潋滟,墨发飞扬,绝世无双。

    而他,隔着簌簌而落的残箭,望她,笑容温软。

    利箭一根不剩被击落,顾长卿冷冷转身,凤眸望向伏击在房顶上的黑衣人,勾唇一笑的瞬间,飞花摘叶,五片绿叶如刀飞射而出,正冲五人眉心。

    顾长卿抿紧了唇线,静看飞叶刺破他们的眉心,然,却不想半空中忽划过五道银色弧线,五枚银针,后发而先置,竟是快他一步嗖嗖***黑衣人额间,只见那扣着弓弦的黑衣人顿时止住动作,两眼上翻,无声倒了下去。

    谁,抢在他之前杀人?

    顾长卿回首,见房顶之上立着一抹极致妖艳魅惑的身影,一身血色妖红,面具遮颜,一双看不真切的眸心中染着点点轻蔑之笑,而后,衣衫一挥,消失无踪。

    顾长卿蹙紧了眉头,暗道帝京何时多了这样一个人物……

    见伏击自己的黑衣人命丧黄泉,顾清惜紧绷的神经才得以放松,心弦一松,她整个人忽而踉跄了一下,虚弱无力的身子软软向后倒去……

    “顾清惜!”

    风意潇一声担忧,忙冲过去想要接住她。

    然而,一道罡风扫过,紫色衣袍的顾长卿已箭步冲来,双手环住她的腰肢将她柔柔的抱在了怀里。

    “怎么样了?”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顾长卿,此刻抱着怀里虚弱无力的小小人儿,却面有凄色,声音仿佛都在心疼的发颤。

    顾清惜吃力的睁开眼,惨白的唇角勉强扯出一抹笑来,自嘲道:“无妨,还死不了……”

    然,话音还未落,一口血腥猛的涌出口,丝丝鲜红的血迹染红了她的下颚,顾清惜闷哼一声,再无了声息……

    “清惜!惜儿!”

    顾长卿大叫,怀中的人却再未睁开眼。

    风意潇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顾长卿抱着顾清惜施展了轻功飞身而去,看那去的方向,不是公主府而是宸王府……

    手还保持着想要扶住顾清惜时的姿态,两只手怔怔的停滞在半空,风意潇垂眸看了看,不知为何心口忽有些苦涩,以往跟在他身后吵闹着要嫁给他的人,现在已投入了别人的怀抱……

    罢了,他始终在意的是沈菀乔不是么?

    何来为顾清惜而失意不已?

    躬身,捡起地上的衣衫,风意潇仔细拂干净了上面的尘土,怀揣着它,再无留恋,扬长而去……

    宸王府,轩然居。

    “莫离!去叫府医来!”

    顾长卿抱着顾清惜一路踏叶飞花而来,一脚踢开轩然居的门,大声喊人。

    轩然居的一应侍奉下人被顾长卿这一声吼,吓的是个个胆战心惊,他们侍奉主子多年却送来都没有见过主子如此失态,更是没见过主子允许哪个女子轻易近身。

    而现在,主子却是怀抱着一个女子入府且为她乱了一直温文尔雅的形象!

    下人们不禁在暗自猜测这女子是什么来历,竟然从来不沾女色的主子亲自抱了回来?

    一早护送顾明语从茶舍回府的莫离,此刻从暗处缓缓走了出来,他眉眼冷漠的看了一眼躺在主子怀中的女子,没有去立刻请府医而是抱拳上进言道:“主子,德阳郡主受伤理该送回公主府修养,您这般无所顾忌的抱着郡主入府,只怕无端会为您与宸王府招来非议。”

    闻声,顾长卿霍然回首,眸光一瞬间似冰刀雪剑一般凌冽锋利,“莫离,我需要你做的是执行命令而不是一再的反驳我!”

    “花媚娘!”

    顾长卿大喝一声。

    下一刻,一个妖娆魅骨的女子莲步轻挪,款款拜下,声音柔情似水道:“主子,有何吩咐?”

    “长留宫庙小装不下心大之人,莫离一再冒犯主上,即刻起将莫离从十大暗卫名单除名,永不再用!”

    此话一出,花媚娘秀眉微微一蹙。

    而夜宸则是心神一震,面容瞬间失色!

    “主子,属下知罪,还望主子留属下一条性命!”

    从长留宫除名,就意味着处死,没有一个上位者愿意给废除不用的属下一条生路,让他活就意味着泄露机密,这等高风险的事情谁也不会做!

    所以当莫离听到除名二字时,已是后悔不已,也同时领悟到了顾清惜在自家主子心中的分量……

    他已将顾清惜看的比自己亲手扶植了十年的侍卫都重要……

    “留你,呵,留着以下犯上么?”顾长卿冷笑一声。

    “属下不敢!以后绝不再犯9望主子饶命!”

    花媚娘低垂了眉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莫离,而后扬起云鬓花颜,柔情一笑,“主子,莫离性情耿直,说话有时候是有些不讨喜,但这么多年来他对主子的忠心可是日月可鉴的,若杀了莫离,难免会寒了长留宫暗卫的心呐,再者说眼下帝京风波诡异正是缺乏人手的时……”

    花媚娘话点到为止的,见顾长卿面色有些松怔,怒气微消,她人比花娇的容颜柔柔一笑,转了话锋,对着地上的莫离,道:“还不去请府医来?在耽搁下去,郡主若有个差池,休说主子不饶你,就是我也不依你……”

    “属下这就去!”

    莫离心下叹了一口气,不敢再逗留,顷刻出门而去。

    见莫离离开,顾长卿这才沉着脸将顾清惜放在了床榻上,悉心的拉了薄被为她盖上。

    “主子,无需动怒,莫离只是太过于担心您,才说了那样的话。”

    花媚娘人如其名,美貌如花,妖媚动人,她是顾长卿长留宫中的执教宫主,掌管长留宫十大暗卫,是顾长卿得力的左膀右臂,而如此这样一个肩挑重任的女子自然最是懂得主子的脾性,懂得察言观色。

    莫离,是一个忠贞的属下,她断然不会让如此优秀的人因一个顾清惜而葬送了性命,故而,此刻她上前温声细语的劝慰。

    “若不是你,莫离早就被我废了!这一次我是给足了你面子。”顾长卿依然是阴郁着脸,声线冷的如同冰渣子。

    “媚娘受宠若惊,日后一定严格管束属下。”花媚娘欠了了欠身,恭敬回话。

    “行了,这事就此揭过,你识医懂理,过来为她瞧瞧,伤的可是严重?”

    “遵命。”

    花媚娘躬身上前,伸手搭上了顾清惜的脉门。

    片刻后,道:“郡主身子无碍,只是一时消耗太多元气而导致气血紊乱,吃些药膳调理几日便好,只是……”

    “只是什么?”顾长卿微微放松的神经再度紧张起来。

    “属下察觉道郡主体内似乎隐藏着一股极其怪异的脉象,这脉象似有若无,气若游丝般在体内游荡,令人捉摸不透。”

    花媚娘秀眉微蹙,略有所思,她还从来不曾遇到这种奇怪的脉象。

    “可有伤身体?”

    顾长卿凤眸微动,想起刚才顾清惜凭一己之力对付那些箭羽的情景,心下不免疑惑,紧接着又道:“她身上有没有武功?”

    “武功?”这一问倒是将花媚娘问的懵了一下,“属下倒是不曾发现郡主会武。”

    顾长卿收敛的长睫,略微低头,心下诧异,顾清惜明明是身怀武功的,怎么从脉象上却是察觉不出来?

    “主子,府医来了!”

    身后,响起莫离的声音。

    顾长卿忙转身将大夫请到了床前为顾清惜诊断。

    之所以将顾清惜带来宸王府是因为宸王府上养着宫中退下来的几位太医,太医医术精湛自是比公主府上的大夫要强上百倍,他只想给她最好的,盼着她不要有事才好。

    很快,太医的诊断出来了,却是与花媚娘之前所说的情况大相庭径。

    送走府医后,听到消息的顾明语得知顾清惜受伤在府上时,立刻丢下手里的绣活十万火急的赶来过来。

    “大哥!清惜姐姐怎么样了?怎么受伤的?严不严重?快让我看看!”

    还未进门,就听见顾明语急切的声音。

    顾明语扑进来时带来了好大一阵风,顾长卿看着她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阴沉了半天的脸终于是有了,柔声道:“你放心,她没事。”

    “没事,我也要看一眼才安心。”

    顾明语不顾自己跑的口干舌燥,转入屏风后扑倒了床沿上,见床上的顾清惜虽脸色微白,眉眼紧闭,但听着**声却好歹还是平稳的,顾明语这才长嘘一口气,退了出来。

    “大哥,留清惜姐姐在府上修养几日吧!”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顾轻舟司行霈〕〔爱已入骨,情难断〕〔纨绔医妃:世子强〕〔地表最强狐狸精[快〕〔重生渔家有财女〕〔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