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追妻:绝色王〕〔重生之复仇女王〕〔王者荣耀之召唤师〕〔总裁老公,宠宠宠〕〔五行遨游〕〔盗墓狂徒〕〔诸天魔行〕〔重生之光影帝国〕〔贵女联盟〕〔我欠青春一个高考〕〔圣天古道〕〔重生之前方高能〕〔幸孕盛宠,夜先生〕〔逃跑皇后神医娘娘〕〔一生一世笑皇途〕〔养鬼专家〕〔重生东汉之君临四〕〔奇葩女神屋〕〔盗亦有道之偷天换〕〔北上伐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099章 身败名裂
    “乔儿!”

    “乔儿!”

    这一刻,陈氏与风意潇竟是异口同声惊叫出声。

    还不等陈氏回味出风意潇这一声乔儿叫的如此亲切时,风意潇的人已掀她一步冲了过去将沈菀乔扶了起来。

    “怎么样了,痛不痛?”

    风意潇竟是不顾身份不顾男女有别,将沈菀乔心疼的抱在了怀里,那温柔的声音如潮水简直是能溺死人。

    沈菀乔此刻全身都是在痛,经历了这一晚上的聚变她已是心身疲惫,冷不防落入一个宽阔舒适的怀抱中她心里顿感一阵温暖,鼻头一酸竟是落下泪来,声音哽咽道:“我,是无辜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美人落泪风意潇自是心疼不已,忙柔声劝慰道:“是,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是清白的,纵然全天下的人都指责你,我也相信你是纯洁善良的......”

    轻柔怜悯的声音如三月的春风拂过沈菀乔的心湖,荡起丝丝波澜。

    沈菀乔自是知道风意潇对自己有情意的,可断然没想到他竟会说出这一样一番炙热如火的话,‘纵然全天下的人都指责你,我也相信你是纯洁善良的’,这是多么令人心潮澎湃的誓言啊,这一刻,沈菀乔望着风意潇的俊逸侧脸,秋水双瞳中竟隐隐有动容之意。

    月光溶溶,清风淡淡,两人四目相对,眸光交织,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缠绵情意。

    陈氏见状,心里一咯噔,作势咳嗽一声,“乔儿,来,娘扶你去无屋内休息。”

    陈氏一边说着一边就将沈菀乔从风意潇的怀中拉了起来,陈氏搀扶着沈菀乔往屋内走,沈菀乔心中明白母亲的用意,她一心盼着自己能嫁入王府称为世子妃不愿自己与风意潇过多亲近,然而眼下顾清惜那小贱人已坐实了她的罪名去皇宫请圣旨责罚自己了,她前途一片晦暗不明,休说嫁入高门府邸了只怕过了今晚她的声誉全都完了,到时她要如何自处?

    与其去攀附心仪之人贪恋宸王世子妃的高位,她倒不如趁机抱紧风意潇这株救命稻草,事急从权,事急从权啊!她的母亲怎么就这么糊涂硬生生拉开她干什么!

    沈菀乔被拉扯往屋里走,可她却依旧是一步三回头,芙蓉美面上泪痕点点,瞳仁中的眸光柔情又透露着一股无何奈何的委屈,直直是看的风意潇心中心疼不已,暗地里对顾清惜的愤恨又浓烈了三分。

    在他眼里,沈菀乔如此一个娇弱委婉女子,言行是端庄高贵的,举止是优雅美丽的,心地更是善良纯真的,顾清惜说她残害祖母屠戮姐妹的罪行,他说什么都是不相信的!他始终相信眼见为实,沈菀乔在他面前永远都是风韵优雅,气质如兰,不论谁如何抹黑她,他都坚信沈菀乔是无辜的!倒是顾清惜处处针对沈菀乔,实在是可恨!早知道今日顾清惜会如此对待沈菀乔,当初他绝不会好心的将顾清惜从水中救起......

    风意潇站在夜风中,俊雅的眉目染了薄怒,衣袍被吹的猎猎作响,袖中的手慢慢收紧握成了拳。

    “风丞相,时辰不早了,你还是请回吧,小女的事情就不劳烦你费心了。”

    陈氏安置好沈菀乔后,拧着帕子走出来对着风意潇下了逐客令,风意潇闻声,面露担忧,徐徐道:“郡主去宫中还未归来,风某还是在等一等吧。”

    这言外之意就是不走了?

    陈氏心里头气恨不已,这半夜三更的一个大男人围着她的女儿转成何体统,刚才她可是听见风意潇亲密的叫了一声乔儿的,她闺女的**名亲岂是谁都能叫的么?

    以往陈氏还觉得风意潇是个年轻有为的俊雅公子,知书达理又官座高位,然而今天见到他对沈菀乔的又搂又抱后,风意潇的形象在陈氏眼中轰然崩塌了,现在的风意潇在她看来就是个不顾男女大防的登徒浪子!再者说风国公府的一个庶子而已,如何有资格来染指她的宝贝女儿?

    纵然现在看来是他们母女失势被顾清惜那贱蹄子压的死死的,可是终归有一天她是要处死顾清惜抢占公主府的,她以及她的儿女总是要名正言顺的出人头地的,沈菀乔现在的凄惨并不代表着以后永远是落魄的!她拼了命也要让沈菀乔过上荣华富贵的好日子,风国公府她还看不上眼!

    倘若现在顾清惜要是知道陈氏心中所想,她一定会为陈氏的胸怀大志,越挫越勇的精神热烈鼓掌的,感叹陈氏不顾一切,奋勇上前的大无畏精神。

    不过可惜啊,陈氏心里的愿望说的好听点是叫做有胸襟志向,可说直白了说那就是找死!

    此刻马车中的顾清惜勾唇缓笑,“你安安分分的许是还能多活几日,若你越折腾那我只能说你会死的很快,很快......”

    沈弘业一旁看着风意潇,探寻目光从上到下打量了他数遍,心中暗做思量:这风意潇虽在家中身份敏感,但在朝廷中却是个才学与头脑都拔尖的人才,年纪轻轻坐上左丞大人也算是功成名就了,若他真的心系乔儿,兴许对他而言倒是一桩美事,朝廷中虽分设左右丞相,可实际上丞相之责已逐渐全都挪移到了风意潇的身上,圣上嫌弃他办事不周,无所建树已将他相权架空,他沈弘业现在而言就是空有右丞相头衔而已的废材一个,若不是圣上念及死去妹妹的私情和碍于皇家龙颜大概早就要撤掉他了。但是风意潇却是不一样,风意潇现在是辅佐皇帝,统领群僚,总揽政务,皇上最得力的助手。

    若是能与风意潇联姻的话,这好处可谓是多多,一来,风意潇一旦成了他的翁婿自是在朝堂上分担些职务与他做这大可免去了他现在无事可为的尴尬处境,二来,风国公府出了一个贵妃又是出了一个丞相,已是京中少有的高门贵族,虽是庶子但他的能力却远胜于嫡长子风流景,这将来指不定是谁来继承风国公府的爵位家产呢,沈菀乔嫁过去正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乔儿现在的处境已是高攀不上世子妃的高位了可陈氏偏偏是个榆木脑袋想不透其中关键所在,时下庶女配庶子,郡主配丞相,也是难得的佳偶天成,这婚如何结不得?三来,风意潇掌管着朝廷上下文官要职的名单人录,大小事宜都先经他之手再上达皇上龙案之上,说起来风意潇可是掌握着卫国天下大事的第一手资料情报,他与风意潇走的近了,不正是能暗中帮衬他尚未完成的任务么?秘密窃取卫国首要机密......早日摆脱那人的控制......

    沈弘业眸子逐渐的眯了起来,想到最后这一茬,他心中激动的心情就无以言表,拉拢风意潇为伍绝对是个明智的抉择,什么缓解资金官位尴尬局面,什么为沈菀乔今后路途着想,这些比起自己的项上人头可可小巫见大巫了!就直冲着最后这一点,他也是非要与风意潇结亲不可!

    对,任何人都比不得自己的性命重要!

    女儿是什么,女儿生下来就是用来利用的,没了利用价值的人他可是不媳!

    原本还看风意潇不顺眼的沈弘业在如此一番顿悟之后,面部表情立刻柔和了许多,他竟是笑着上前热络的拍了拍风意潇的肩膀,徐徐善诱道:“老夫知道你忧心乔儿安危,如此那便去书房喝茶等消息吧,来,这边请。”

    风意潇一颗心是都扑在了沈菀乔身上,但他的理智却是还没有湮灭的,眼见沈弘业变脸比翻书都来的快且还对自己如此热情,他心下不免生疑,同朝为官,沈弘业的为人他最是清楚,自私自利,且最是喜欢逢高踩低,正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风意潇眼睛闪烁了下开始思量起沈弘业的用意来了,但他人现在在别人的地盘上主人有请他不能佛了脸面,于是便表面应承着随了沈弘业去了书房。

    两人走后,院子里陈氏看着沈菀乔是眸色忧心不已,而一直都不曾发言的沈菀秀望着沈菀乔的眼神却是凶悍至极,那一双手捏的死紧死紧的努力压抑着扑上前去要将沈菀乔撕扯成碎片的冲动......

    沈楠竹与孙氏从始至终都没插过嘴,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一群人斗得你死我活。

    沈菀乔此刻最是害怕恐惧的那一刻,顾清惜的手段她已是彻底领略了,她发起狠来绝对是不留活路,这会儿入宫已是许久只怕不求了圣旨来制裁她,顾清惜绝不善罢甘休。

    沈菀乔现在只觉得自己一会儿如坠冰窖,一会儿如入火炉,心弦紧绷,光洁额头上露出的青筋突突猛跳个不停,脑袋都是要痛的快要裂开了!

    如果说等待裁决的时光是漫长煎熬可以心存侥幸的,那么圣旨降临的那一刻就是灾难如暴雨倾盆,逃避无门,后退无路的彻底绝望!

    一个时辰后,顾清惜手持明黄圣旨,居高临下,衣裙逶迤,笑靥如花,俨如打了胜仗的女王,高声念诵着新鲜出炉滚烫炙手的圣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公主府二小姐沈菀乔涉嫌毒害祖母,残杀手足,手段毒辣,心肠蛇蝎,其心可诛!特此撤去柔宁郡主封衔,杖责五十,贬入青云寺,三年内不得入京!”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今天也很喜欢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