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足球大咖〕〔我真是齐天大圣〕〔女总裁的贴身强兵〕〔修仙小农民〕〔遥遥之冥〕〔东京警事〕〔香江1972〕〔神背后的妹砸〕〔快穿:拯救反派10〕〔独家宠爱:早安,〕〔重生娇妻太妖娆:〕〔星际极乐园〕〔无敌之大唐〕〔无敌炎黄系统〕〔阴债〕〔三国枭雄吕奉先〕〔修罗天帝诀〕〔落地一把M16〕〔混血八旗〕〔神能大风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097章 屁股开花
    嘶——

    不得不说这沈菀乔发起媚功来,果真是十分了得,她一个女子听了都受不了了,何况风意潇这个大男人。

    回头去看,顾清惜果真是见风意潇的神情有些怔愣,显然是被沈菀乔的声音魅惑了住了,想想也是,如此娇弱的声音再配上泪水蜿蜒的绝色脸庞,试问哪个男人不会动了恻隐之心?

    而她要做的就是将风意潇的恻隐之心杀死在喉咙里!

    轻咳一声,顾清惜冷然道:“风丞相不是还有要事与父亲相商么,时间不早了就请你早些谈完早些回府吧,公主府上的人都该要休息了,至于二妹,你也不要乱发善心了,二妹犯下的事条条杠杠都已说的很是清楚,即便是圣上驾临也不会徇私舞弊的饶恕了她这番滔天的罪行,故而,还是请风丞相到书房中与父亲去喝茶谈事吧。”

    话说的很是直白,不给风意潇留丝毫见缝插针的机会,她要的就是让风意潇无功而返,想要沈菀乔是么?呵呵,那也好看看她准不准,她要猎杀的人,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也休想阻止!

    说罢再也不去看风意潇,顾清惜高声道:“还不快行刑!都在等什么,难道要等到天亮么?”

    顾清惜眸子此刻冷的如同腊月飞霜,厉眸横扫之下,手持了木棍的婆子再也不敢迟疑,抡起棍子就朝着沈菀乔娇嫩的屁股打了上去。

    “啊......啊......”

    公主府的上空响起一阵阵凄惨哀嚎之声。

    沈菀乔的叫声直听得陈氏心疼不已,眼泪啪啦啪啦往下掉她想要阻止但却是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手臂粗的木棍一下一下的打在沈菀乔的身上,痛苦不已。

    风意潇的眉头更是锁的紧紧的,那眉头紧的看上去都能夹死一只苍蝇,儒雅的面容上满是怜惜与心痛,衣袖下的双手紧握,终究是再也听不得沈菀乔痛彻心扉的凄鸣,他阔步走到了顾清惜面前,阴沉压低的声音如同闷雷滚滚,怒道:“顾清惜,你就这般喜欢看着乔儿遭殃,喜欢处处折磨她么?!我从没想到你竟是如此心狠手辣的人,对待自己的亲妹妹都能下得去狠手!”

    顾清惜闻言,仿佛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她看着满脸愤怒的风意潇忽而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这一笑的刹那竟是如明珠拂尘光耀璀璨,清丽无匹又妖艳无双,竟是看的风意潇怔了怔,这样肆无忌惮笑意明朗的顾清惜,风意潇不得不说是鲜少可见的......

    然而他懂得顾清惜这样的女子不会轻易笑的,若是笑那就预示着危险的到临,而且越是笑的灿烂越是毒人心肠。

    果然,下一瞬他就听到了顾清惜冷如利刀的声音:“风意潇,你知不道你如此多管闲事真是很是令人讨厌?你一个局外人有什么资格来指着本郡主说三道四?你对府上事情一概不知怎么就如此笃定沈菀乔是无辜的?呵,不知情者没有发言权,风丞相还是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吧,没得站在这里碍本郡主的眼!”

    顾清惜抬眼,眸光森冷,薄唇紧抿,俨然一个杀神。

    风意潇全身一凛,只觉从顾清惜身上弥漫而出的那种蚀骨的冰冷瞬间侵入了他的心肺,寒意蔓延到四肢百骸,他的脸色有一刹那的苍白,喉头一紧,仿佛有些透不过气来,顾清惜的气场压的他竟一时不知所措。

    风意潇被呛的站在那里,只能拿着一双锋利黑眸死死的盯着顾清惜,顾清惜则是毫不畏惧的望着他,望着他眸心中直欲催城的乌云越来越浓,越聚越多。

    抿唇一笑,顾清惜讥笑出声:“你若是见不得美人受苦,大可扑上去用你的身躯去护住那楚楚可怜的佳人,让那些板子打在自己身上,如此也算是英雄救美,见义勇为。既是爱慕沈菀乔爱的疯狂,风丞相自当拿出点实际行动来去救人,而不是站着我面前耍嘴皮子说这些无关痛痒的话,你说呢?”

    风意潇,衣袖下的双手紧握成拳,他自视忍功极佳可每一次面对顾清惜时却总是屡屡败下阵来,她就是有这个能耐激怒他刺激他,气的他牙根痒痒仪态全无!

    “顾清惜,以前的你去哪里了?现在的你陌生冷酷简直是到了极点,心狠手辣到连我都不敢相信曾经认识过你!”风意潇磨牙发狠说道。

    此刻的风意潇在顾清惜眼简直是与疯子无异了,顾清惜瞥视的瞄了他一眼,道:“以前的顾清惜已死,现在的我责重生,你的存在对我而言也仅仅是停留在那些索然无味的过往时光里,现在的风意潇,本郡主只当是个陌路人。所以,今后还请风丞相没事不要在我眼前乱晃,更不要来拿言语刺激我,保持一定的距离,我们两个自是相安无事,若你不听劝阻执意寻我麻烦,那本郡主对你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你听明白了么?”

    “顾清惜......你好,果真是好极了!”风意潇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以前我真是小瞧了你,没想到你竟牙尖嘴利!”

    “呵,牙尖嘴利也是比你厚颜无耻要强上百倍!”

    “你,你说什么!”风意潇简直是要被气炸了,这女人竟骂他厚颜无耻!

    “说你厚颜无耻,你难道没听清楚么?你既是喜欢沈菀乔这白莲花大可去表明心迹求娶了她入门好好疼爱便是了,何必大半夜顶着挂羊头卖狗肉的由头颠颠的跑来救人而后不明所以的对我指手画脚?你这种行径不是虚伪不是不要脸又是什么?”

    顾清惜唇角的冷笑锋利如利刃,刺的风意潇体无完肤。

    风意潇胸膛被气的上下起伏不定,他瞪着顾清惜,瞳仁深处灼了两团火焰,火势汹涌无比。

    顾清惜厌恶的再也不愿意再看他一眼,转而对着执行的婆子说道:“打,狠狠的打,什么时候打够了五十大板什么时候给我停!”

    哼,风意潇不是受不了沈菀乔哭叫么,那么她偏偏就让她哭喊连天,让他眼睁睁的看着却无能为力,这就是风意潇惹毛了她的下场......

    “啊......救命,救命啊......”

    “风公子救我,救救我......”

    板子落在身上,打的沈菀乔疼痛不已,她芙蓉美面上泪水蜿蜒成河滔滔不绝,叫声更是凄凄惨惨戚戚,直听得风意潇心里犹如百爪挠着心,心疼的都要滴出血来。

    “世间怎么会有你这般狠辣的毒女子!”

    风意潇咬牙冲顾清惜咒骂一句,气愤的重重甩了衣袖离开,朝着陈氏的所在的方向大步流星的赶去。

    毒女子?

    风意潇竟然骂她是毒女子?呵,他是被鬼迷了心窍还是被眼屎糊住了眼?到了现在还认为沈菀乔是天真无辜的受害者?

    她好笑的回眸去看,见风意潇在陈氏身旁悄悄耳语,也不知道是说了什么,她见陈氏哀痛的眸子忽然亮了一下,继而紧接着就是又见陈氏捂着帕子哭哭啼啼的跑向沈菀乔身旁,哭的肝肠寸断,哽咽道:“我的好女儿啊,你受苦了,可怜那挨千刀的小人处处要置你与死地啊,你受委屈了......”

    陈氏捂着脸哭的好不凄惨,因是隔着远,陈氏的身体又是将沈菀乔的脸遮挡了大半去,顾清惜远远看着仿似觉得陈氏在沈菀乔身边小声的嘀咕了什么......

    这对母女又是在使什么奸计?

    顾清惜眯了眯眸子,举步走了过去,然而还不等她人接近,陈氏忽而惨叫一声,哭天喊地道:“啊!乔儿!乔儿你怎么了,你醒一醒,不要吓唬娘啊!”

    “乔儿!”陈氏哭的竭斯底里,见呼唤沈菀乔没回应,她猛的抬头眸光霍的射向执行的婆子,喊道:“你们将我儿打死了,你们这些个杀人凶手!我跟你们没完!”

    几个执行的婆子一听吓的心里一咯噔,其中一个胆小的竟是吓直接将手里的木板子砰的掉落在地上,她们将人打死了?分明才没打几下子,人怎么就不喘气了?这二小姐身子也太不抗揍了吧?

    死了?

    顾清惜冷哼,呵,陈氏是这在故弄玄虚吧,沈菀乔的身子又不是纸糊的,才没几下就打的没气了?说给鬼听,只怕鬼都不信!

    这分明就是陈氏想要金蝉脱壳的鬼把戏,想免了沈菀乔的皮肉之苦,让沈菀乔故意装晕吧!

    不,与其说这是陈氏想到的法子倒不如说是风意潇的鬼主意,刚才分明是他在陈氏耳边说了什么。

    好,好啊!

    风意潇想要用这种方法救人,那她就就索性来个将计就计!

    “哎,这二妹妹身子骨未免太娇弱了,才没几下子就被打的一命呜呼了,既是陈姨娘说二妹断气了,那我这就命人买副棺木将人装了抬去乱岗好生的埋了。”顾清惜面上带着为沈菀乔惋惜的戚容,眸底却是闪着点点轻笑。

    你说人死了,那我就顺梯子下,将人给你挖了坑埋了去,看看你的奸诈的狐狸尾巴还能放在那里。

    “来人啊,去棺材铺订个上好的金丝楠木,厚葬了二小姐!”顾清惜一挥手就示意下人出去买棺木,你既是要装,我就让你彻底的醒不过来!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见鬼〕〔军妻鲜嫩:权少宠〕〔王爷,王妃她恃宠〕〔顾轻舟司行霈〕〔小奶狗养成日记-朦〕〔网恋么,我98K消音〕〔训妻有方,大叔别〕〔你之蜜糖,我之砒〕〔人生若能两相忘〕〔小祸害[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迫嫁豪门,大叔难〕〔英雌〕〔头号新宠:禁欲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