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与老师同居:风流〕〔天才媳妇买一送一〕〔当瓦罗兰遇上漫威〕〔火影之次元卡〕〔我家有个仙侠世界〕〔西厂〕〔保护我方神明大人〕〔天地无敌客〕〔永夜侵袭〕〔修道红尘间〕〔外星工业霸王龙〕〔晨光已熹微〕〔太平洋超级帝国〕〔直播之治愈大师〕〔重生之九尾落〕〔我的手机连接游戏〕〔你是我的倾城之恋〕〔我的无限修改器〕〔魔王的呼吸〕〔穿越从恶魔城开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094章 姐妹生疑
    这一口叹息中饱含的意思,纵使是个傻子也能猜透是什么意味,更何况在场的个个都是猴精猴精的,一瞬间,所有人看着沈菀乔的眼神都变了味,就连陈氏也不免有些错愕的张大了嘴巴。

    “姐姐,我久伤不愈,难道是因为你?”

    纵然是沈菀秀一直都钦慕与相信沈菀乔这个亲生的姐姐,可一旦涉及到自身的利益时,饶是再亲的姐妹也不行,当下,沈菀秀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沈菀乔。

    沈菀乔面色雪白,急忙踏出一步,姐妹情深道:“不!秀儿,姐姐怎么会对你下毒,你不要相信了别人的挑拨离间,从小到大我对你一直都是宠爱有加你应是知晓的,今日是有人要存心毁了我,秀儿,你千万不要上了别的当啊!”

    死到临头了,还不忘记演戏,顾清惜看着沈菀乔冷声一笑,道:“是与不是,二妹光靠一张嘴是证明不了什么的,不如就让黄大夫为三妹把把脉,看一下三妹到底中没中毒。”

    事关到自己的生死存亡,沈菀秀虽不喜顾清惜,但眼下对她的提议还是选择了听从她的提议让黄大夫替她号脉。

    沈菀乔见沈菀秀将手腕主动伸出的那一刻,她的心一下子沉到了深渊,光洁的额头上渗出一层密密的冷汗。

    陈氏对两个女儿最是了解,也最会察言观色,她眼见沈菀乔此刻惶恐不安的姿态,她的心里已有了数,只怕沈菀秀的伤与沈菀乔是脱不了干系,不然她何故如此紧张到额头上都冒出了汗,再看那一张脸已白的没有了血色,她看着这个大女儿一路长大,她还从未曾见过她如此失态的样子……

    对待自己的亲妹都能下的去毒手,陈氏的一颗心顿时如坠冰窖,冷的她牙齿都在打颤。

    这时,黄大夫开了口,声线沉重,道:“三小姐体内的确是有‘腐烂散’的毒,而且此毒入体已多日,现在已到了非常危急的时刻,腐烂的范围已经从胸部向四周扩散……”

    沈菀秀直觉得自己耳朵里炸响了一道响雷,整个人都懵了!

    “三妹的伤口敷的药材都是最好的,按理来说早该结疤愈合了,可日子这么久了却迟迟不见好转,我私底下就在疑惑这是为什么,千想万想也是没想到,这一切竟都是二妹再暗箱操作,呵,三妹,二妹可是你的亲姐姐的,你说她怎么就能狠心下的去手?”

    顾清惜怜悯的眸光在沈菀秀身上游走,轻飘飘的话语传入沈菀秀的耳朵中无疑是加深了她对沈菀乔的憎恨。

    沈菀秀从怔愣中回过神来,目光呆滞的看着沈菀乔,一字一顿咬牙道:“是你?真的是你?!”

    “三妹,我没有,你要相信姐姐,我们两个都是娘亲生的,血浓于水,我怎么可能对你做出这样的事,你一定要相信姐姐啊!这毒根本不是我下的,不是我!”

    “娘,你快跟秀儿说一声,说这是顾清惜要存心陷害我,存心挑唆我们姐妹情分,娘,您快说话啊!”

    沈菀乔是真的急了,见自己说话沈菀秀不听,转而去求助与陈氏。

    陈氏的心此刻拔凉拔凉的,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亲生的女儿是个如此狠辣的主,她的身子被沈菀乔椅着,她看着沈菀乔这一张漂亮的脸蛋沉痛的闭上了眼睛,但转念一想她辛辛苦苦养育她十多年,若是在今天被指摘了她谋害自己亲妹,沈菀乔的一生也算是走到了尽头了。

    一想到这一点,陈氏全身猛的一激灵,不行,她绝对不能让沈菀乔毁在顾清惜的手上!也不能让沈菀秀恨上自己的亲姐。

    再度睁开眼睛,陈氏点头附和道:“秀儿,你姐姐说的没错,她自幼疼爱你怎么可能会对你使毒,这都是外人的阴谋,你万万不可被蒙骗了去,这毒兴许是别人下的,现如今却拿来栽赃你姐姐,故意挑唆事端让你们姐妹起隔阂。”

    沈菀秀担心自己都担心的快要疯了,若是平日里换做别的事情她可能会听信陈氏的,可偏偏现在受牵连的是自己,她岂能善罢甘休?即是亲姐也不行!

    “娘,毒是从她房里搜出来的,她最是有嫌疑!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相信姐姐,你这是在故意偏袒她!”

    “秀儿!住嘴!”陈氏怒喝一声,又道:“你们两个都是我亲生的,手心手背都是肉哪里来的偏袒一说?”

    沈菀秀见陈氏发怒,心下不甘,暗自咬了嘴唇,“你就是偏向她!”

    陈氏气的脸色发绿,暗骂这孩子不识趣,她们今天是打算要整死顾清惜的到头来却是被顾清惜弄的鸡飞狗跳,眼看顾清惜是巴不得看她们起内讧呢,有什么事情私底下再说不可么?沈菀秀非要折腾到什么!

    “秀儿,搜出毒来并不一定是代表这毒就是你姐下的,倘若这毒是从我房中找出来的,你也会以为是娘要害你么?”陈氏耐着性子说着。

    沈菀秀一时沉默,顾清惜闻言清幽的笑了笑,“陈姨娘,你这话说的可就是不对了,正所谓抓贼拿脏,这毒从谁那里搜出来谁就是凶手,若是按照你的说辞,那大街上抓到了小偷偷了你的银两,他要说不是他偷的就不是他了么?这番推理岂不是成了笑话?”

    “既是二妹对三妹下了毒,那么也不可能一点痕迹不曾留下,派人去三妹的房中搜一搜兴许能找出什么痕迹来也不一定,再者说三妹中毒这么深一定是接触了不少‘腐烂散’,审问一下伺候的丫鬟这些时间三妹都进食了什么东西,相信一定会查出端倪来的,二妹究竟有没有做过手脚一查便知。”

    “珠云,卷碧,你们二人去三小姐房中查看一番,发现任何情况立刻回来禀告。”

    顾清惜一抬手,示意两个丫鬟去搜查,陈氏见状忙道:“这两个人都是大小姐你的随从,保不齐暗中捣鬼,信不得!”

    “好,既是如此,那就请父亲和我们大家一道前去,这么多人在场陈姨娘该是不怕了吧?”顾清惜斜睨了陈氏一眼,唇角似笑非笑。

    这么多人在场若真是发现了什么岂不是坐实了沈菀乔的谋害亲妹的罪行,她想要保沈菀乔也是不成啊,如此多的眼睛盯着呢,事情到了这一步,非但没有缓解反而越发的辣手了,陈氏磨牙盯着顾清惜,看她一副神情自若的模样,像是信心满满把握十足,难道沈菀秀的房中真的是藏着毒药不成?

    “走!去看看!”

    不等陈氏开口阻止,沈弘业已黑着面冷声发了话。

    一行人浩浩汤汤的赶去了灵妍,不多时搜查便是有了结果,丫鬟在桌子底部的边沿儿上发现了一小包粉末状东西,黄大夫闻了闻之后,又用指尖沾了一点放了舌尖尝了下,末了道:“味微苦而吃后回甘,正是‘腐烂散’的特性。”

    顾清惜掀了掀眼皮,“二妹,现如今在三妹这里搜查出了同样的‘腐烂散’你还有什么话好说?我若是你,早就认清局势乖乖交代一切了,将事情闹的越发对你可越是没有一点好处呢,眼下,你还是快招了吧,免得受皮肉之苦,谋害祖母残杀手足两重罪加起来可不知单单二十大板了……”

    当初在宸王府的宴会上,沈菀乔记恨因为为沈菀秀求情而受了拶刑之苦故而心下发恨才想到要报复沈菀秀,只是当时她的药是掺在了茯苓膏里给沈菀秀服用的,万万没有在她房中还藏毒,现如今见毒从桌子底下被搜出她就知道这是顾清惜早就安排好的戏码!

    她不知道顾清惜是如何知晓她所作的一切的,这一刻她只觉得全身如坠冰窖,身子一阵一阵的恶寒。

    想要让她承认,她死也不会承认的!

    “顾清惜,这统统都是你安排好的陷阱,是你见不得别人好过,故意要污蔑抹黑我,我没有害三妹,没有!”反正之前早就是撕破了脸皮,索性她也不用在费力的伪装,沈菀乔此刻姣好的容颜上五官因发狠而变的扭曲狰狞,大家闺秀的端庄一点儿也全无。

    “二妹,你还果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坦白交代了一切多好呢,非要逼着我揭开你伪善的面目么?”

    顾清惜看着沈菀乔发疯的模样,秀眉轻抬,两手合十拍了两下,道:“将人带上来。”

    “奴婢参见各位主子。”青衫小丫鬟进屋后跪在地上,唯唯诺诺的低着头。

    “清儿,你是看管三小姐饮食的,这段是时间三小姐都主要是吃了什么东西想来你都是一清二楚,说吧。”

    “是!”清儿适才抬起头来,道:“自从三小姐受伤后,二小姐一直隔三差五的送东西来给三小姐,其中有味消暑解热的茯苓膏最是送的勤快,三小姐自从吃了一次后也很是爱吃,昨儿晌午还送来一回,还剩下一点儿奴婢拿过来了,还请大夫验一验里面有没有毒,也好还我家主子一个公道。”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英雄?我早就不当〕〔我在万界送外卖〕〔都市之造假天王〕〔镇派小狐狸[修真]〕〔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