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零军嫂是神医〕〔京华春恨〕〔斗罗大陆III龙王传〕〔末世基因猎场〕〔代汉〕〔超级特工奶爸〕〔补习之王〕〔剑徒之路〕〔逍遥小地主〕〔欢喜记事〕〔超神觉醒〕〔味香〕〔保卫国师大人〕〔你的繁华,我的谢〕〔道镇苍穹〕〔三界舞尊〕〔重生过去当神厨〕〔封圣传说〕〔六宫凤华〕〔东晋北府一丘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089章 火烧道姑
    走到这一步,依着她的智慧早就猜测到下面的情节了,陈氏既是开了头,为了整倒顾清惜,她终归是要推波助澜一把的,将顾清惜逐出府,这公主府明儿就会更名为丞相府了,而她也会摇身一变成为相府的嫡长女,自此被扣上残害亲生祖母不仁不孝罪行的顾清惜将会成为她脚下的一块烂泥,只有被蹂躏的份……

    “爹爹,二姐说的对,抓到害祖母的贱人,一定非要将她打死不可,不死也要给她退层皮,然后扔大街上去喂狗!”沈菀秀不甘落后,杏眼有意无意的盯向顾清惜,语气十分之恶毒。

    陈氏母女轮番上阵,对待害老夫人的凶手真可谓是痛恨到了极点,不知情的还以为她们三人是如何的为老夫人忧心打抱不平,又是如何的恩怨分明,公允正直。

    顾清惜坐着,秀背挺直,气韵悠然,清澈的眸子含了淡淡的笑,对待陈氏母女三人的狂轰乱炸仿似未曾听闻,一直都在安静的喝茶,对待狂狗乱吠,她有什么好搭理的呢,现在就多给她们些机会好好唱戏吧,等到她们说够了,就该哭了……

    二房沈楠竹不精与后院争斗自是瞧不出端倪来,倒是精明的孙氏,桃花眼半眯,觉得今儿这事诸多蹊跷之处,处处都散着一股子阴谋的味道。

    陈玉莲与顾清惜是不对盘的,保不齐是挖了坑来埋顾清惜的,但依着她这些天对顾清惜的观察,顾清惜表面上看去一团纯善和气,可内里却是个清冷聪慧的,陈玉莲想要算计她,她又岂能坐以待毙?

    眼睛转了一圈,孙氏暗暗笑了笑,这两人谁赢是输对她可都是百利无一害的,就让她们去斗个你死我活吧,她等着捡现成的漏就行了。

    沈弘业内心一番思量后,才缓言厉声道:“我一早就说过,但凡有加害老夫人者,决不轻饶!一旦发现凶手是谁,立刻杖责五十,或逐出府或押去官府收押,本相绝不姑息养奸!”

    听的这番狠厉的话,顾清惜才幽幽的抬起眼来一笑,“父亲,说话可是算话?”

    “这个是自然!一言九鼎!”沈弘业想也不想的张口说道。

    “哦?不论陷害祖母的人是什么身份,父亲都会秉公处理,概不徇私包庇么?”顾清惜眼角上样,唇角处的笑容越发明艳起来。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论是谁,难逃其咎!”沈弘业一想到老夫人至今昏迷,鼻孔里气的都在冒火气,面对顾清惜的质问,他自是要态度坚硬的,因为在他心中隐约猜测,这个女儿最是有嫌疑谋害老夫人的,故而这话语间不能留下丝毫的退路,以防万一……

    “好,既是父亲如此说了,想必等下寻出了真凶,父亲大人一定会公允处理的。”

    顾清惜放下了茶杯,起了身,眸光悠远的看向了屋外,“这个时候下人们应是准备了做法事需要的器皿,那就有劳道姑去外面开坛设法,捉妖降魔了。”

    说罢,顾清惜浅笑着竟是率先走到了门廊处,冲着邱道姑做出了个请的姿势。

    邱道姑点头应了是后就撩了道袍,甩了拂尘往外走,然而刚要踏出门槛却不知怎的脚下一滑,她整个人还来不及惊呼一声就噗通摔了出去,身子在地上翻了个滚,落成了一个狗吃屎状,邱道姑摔的眼前发晕,哎吆吆吆的痛的直哼哼。

    “哎呀,这天黑视线模糊,邱道姑怎么就不小心摔了呢?”顾清惜担忧的询问,随后又瞪着身旁的两个丫鬟一眼,训斥道:“束墨、宝笙,你们还干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扶邱道姑起来?”

    “是!”束墨与宝笙齐齐回话,两人忙不迭的上前将邱道姑拉了起来,又热心的帮着拂干净了道袍上的尘土。

    “大师,你可还好?没摔着吧?”

    沈弘业与陈氏见人摔了个大跟头,匆忙赶出来询问,然而走到门口处竟也是脚下一个打滑,收不住脚力,身形不稳,两人齐齐跟赶着下锅的饺子似的也噗通噗通的摔了出去!

    “嘶……”

    沈弘业闷哼一声,儒雅君子的他四爪扑地,摔成了狗吃屎,可还未曾穿上一口气,他的后背上猛的一沉,似背了千斤巨石,脊梁骨压的咔哧一响,沈弘业的脸立刻皱成了苦瓜样。

    “啊!”

    陈氏惊呼,沉重的身子砰的一声砸了下来,正是砸在了沈弘业的身上,且下巴与鼻子好巧不巧的磕在了沈弘业的后脑勺上,登时,陈氏痛的双眼飙泪,鼻子发酸,唉哟唉哟的直叫唤。

    这突如起来的一幕,令大家伙都看呆了去。

    屋内的沈菀秀与沈菀乔惊的张大了嘴巴,尤其是沈菀秀那嘴巴张的都能塞下去一个鸡蛋了!

    沈二房的两口子也是看的眼睛直了,心道这四平的路怎么就能一下子摔了三个人?太诡异了。

    只有顾清惜看着地上叠成罗汉的沈弘业与陈氏,眼角微微的笑了笑。

    “还不快起来,你是想压死我不成?”

    垫底的沈弘业腰都快要断了,黑着一张脸低声怒吼。

    陈氏正是双手捂着鼻子脸痛的呲牙咧嘴,冷不防听见沈弘业的咆哮声她才恍然发觉自己现在正是骑在沈弘业的身上……

    “啊,贱妾该死,相爷您没事吧!”

    陈氏着急忙慌的翻身下来,跪在地上拉扯沈弘业。

    “父亲,陈姨娘,你们还好吧!”看戏看尽兴了的顾清惜,巴掌大的小脸上忙装出一副紧张的神情,提着罗裙上前去扶人。

    沈弘业被拉起来,整张脸都是焦黑焦黑的跟锅底无异,他气哼哼的扑了扑衣衫,瞪着陈氏的眸子简直是要喷出火来。

    “相爷,贱妾不是故意的,贱妾也不知怎么就摔了……”陈氏着急着解释。

    “府上日子太富裕了,你竟也是重成了猪,该少吃点了!”沈弘业鼻子孔里气的冒白烟。

    陈氏的脸立刻就是一僵,沈弘业骂她是猪?这是在嫌弃她身子骨沉了?即便是沉也不能当着众人的面如此羞辱她吧?陈氏委屈的眼睛里带了一丝的羞怒。

    沈弘业冷哼了一声,不在去看陈氏而是转身去看了邱道姑,道:“大师,方才摔了一脚可是无碍?还好么?”

    邱道姑吊眼眯着,双手正是捂着老腰,心道骨头都快摔碎了,好什么好?

    但是痛也只能忍着,她暗地里瞪了一眼顾清惜只觉得这事跟她脱不了关系,瞪完了顾清惜后她的面上又忙堆满了狗腿的笑冲沈弘业笑道:“无妨无妨,贫道无碍。”

    “道姑法力深厚,自是有神仙护体,父亲无需多担忧的,倒是父亲您没是吧?要不要叫大夫来瞧一瞧?”顾清惜神色很是凝重,望着沈弘业的目光充满了忧心。

    “我没事,用不着大惊小怪。”沈弘业说话声音冰冷冰冷的,显然是对顾清惜厌烦至极。

    顾清惜嗯了一声,道:“父亲既是无碍,那邱道姑,咱们就快走吧,祖母的身子多耽搁一分危险就多了一分。”

    邱道姑对顾清惜刚才那句狗屁‘道姑法力深厚,自有神仙护体’的话正在愤恨的磨牙,暗骂这顾清惜是个贼滑头,她明知道她摔的不轻还给她带高帽子,让她有苦难言实在是可恨,可恨!

    吃了哑巴亏的邱道姑心有怨恨但也只能点头颔首,道:“对,郡主说的对!老夫人不能再耽误了。”

    于是,邱道姑忍着全身骨头疼开步往前走了。

    如此,屋内的人都个个是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下一个摔倒的就在自己,安全出来后方才紧跟上沈弘业的步伐走远了。

    倒是走在最后的陈氏仔细回头看了一眼那门槛处,侧光看去竟是见地面上泛着蹭亮的油光,她心下顿时了然,暗自咬牙,这顾清惜竟是抹了油,什么时候干的,她怎么一点都没察觉?

    该死的小贱蹄子,是存心要她摔跟头,哼,等下有你好看的!

    开坛设法的地方选在了公主府后花园中,一处平整光滑的地面上摆了黄花梨木长桌,上面摆着了神像、香炉、三茶五酒、笔墨纸砚、朱砂、法扇、法印、八卦盘、铃、仗、尺,一应俱全。

    桃木剑高举过头顶三寸,邱道姑闭眼双手合十,大喝一声:“唵嘛呢叭咪吽,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随后手持木剑在空中划了几道,抄起供桌上的铜铃,铜铃声摇的是震耳欲聋,她整个人身子上立刻跟生了虱子一样痒的上蹦下跳,左窜右窜,宽大的道袍裹了夜风鼓满了衣袖,看上去跟跳梁小丑无异。

    围观的人都在目不转睛的看着邱道姑如何作法,唯有顾清惜有些百无聊赖的低头玩弄着自己腰带上系着的荷包,低敛的眉眼带着隐隐的笑意,粉嫩的薄唇勾着一抹玩味。

    邱道姑这时已弃了铜铃改为拿了一叠写了咒的黄色金符猛的往天上一撒,登时,那咒符也不知是被做了什么手脚竟呼啦一声的都齐齐燃烧了起来,一溜溜的火光从天而降,场面到是极其的震撼与神奇!

    见有咒符燃烧了起来,顾清惜适才缓缓抬首,望着邱道姑的眸子闪了浓浓的狡黠之光。

    一道带着火光的咒符落下时蹭到了邱道姑的道袍,倏地,忽见一簇火平白无故冒出瞬间就燎上了邱道姑的后背,火似一条长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烧满了全身,邱道姑在眨眼间就变成了一个火人!

    ps:关于更新,过了五一之后会不定时加更的,最近比较忙望亲们谅解~~爱你们~~么么哒!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与你共赏落日余晖〕〔一欢成瘾:慕少,〕〔重生空间:慕少,〕〔夫人别跑〕〔后娘[穿越]〕〔帝仙妖娆:摄政王〕〔山村透视兵王〕〔权路迷局〕〔新帝谋婚:重生第〕〔爱上阴间小娇妻〕〔情嫂 (梁甜芬王飞〕〔沈浪苏若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