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采个娘子来养家〕〔练级狂魔〕〔北明不南渡〕〔我真是天道〕〔热血三国之召唤猛〕〔末世之葭偶天成〕〔美女总裁的超品高〕〔最强特工学生〕〔优化科技〕〔一路仕途〕〔地球上的圣光〕〔军阀大帅的出逃四〕〔覆汉〕〔小人物之我的爱情〕〔凶灵祭〕〔大唐粮草王〕〔大道真皮如斯〕〔全能透视〕〔仙法供应商〕〔大明1617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063章 陈二公子
    表妹这是打趣我呢?我这等粗人那里比得上乔儿妹妹妖娆可人,秀色可餐?一年不见,乔儿妹妹的姿色才是越发的倾国倾城,美艳无双,让人恨不得一亲芳泽。

    陈瑞杰,一身紫色劲装,英俊不凡,言语之间便伸手抬起了沈菀乔漂亮的下巴,一双上挑的眉眼含了浓烈的戏虐之光,略微倾身,作势就要亲上去。

    表哥!沈菀乔偏头躲避,急呼出声。

    怎么?不愿意被我碰?陈瑞杰眸色一沉,皱起了眉头,神色有些不悦。

    沈菀乔见他薄怒,芙蓉美面上淡淡晕染开一朵羞涩的笑,声音柔若无骨,表哥,现在光天化日,恐不太好……

    两年前,沈菀乔就知道表哥陈瑞杰对她有意思,曾不止一次的想要与她亲近,可惜她一直倾慕与宸王世子只能对陈瑞杰的爱意装作浑然不知,熟视无睹,今日若不是有用到陈瑞杰的地方,她断然是不会主动约他来府上的。

    她这位表哥虽看上去仪表堂堂但骨子里却是个喜好风流的主,府上侍奉左右的丫鬟几乎都被他宠幸了个遍且听说还在外面养了几位容色不凡的美人,这些隐晦的事若不是沈菀乔从她娘那里听来她也不会知道的如此清楚,对待如此一个风流成性的表哥,沈菀乔心里自然是千百个不愿意被碰的,可又偏偏陈瑞杰的性子是吃软不吃硬,所以她只好采取迂回战术哄着他。

    果真,陈瑞杰一见她这般娇羞脸红的模样心里乐了,脸上的不悦一扫而光,挑|逗道:表妹的意思是让我晚上来与你亲昵?

    如此露骨不知遮掩的话听的沈菀乔身上一阵恶寒,她恨不得上去甩他两耳光,但为了大局她只能忍气吞声,笑道:夜里乔儿是不能陪表哥了,但乔儿可以赠送表哥一个妙人儿来***。

    什么妙人能比得过表妹的天香国色?我今晚不想要别人,只想要你……陈瑞杰邪邪一笑,两只眼睛闪着贪婪的**念。

    表哥虽百花丛中过,但恐怕是没有尝过郡主品级的女子吧?沈菀乔一笑,眉目间尽是数不尽的风情,然而她的眼底却是闪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幽深寒光。

    陈瑞杰闻言,不做声,玉将军府手持卫国兵马大权祖辈驻守边疆乃是忠义将门之后,他虽生性风流但所染指的也不过是些烟柳之地的女子或府上的婢女,若是让他去射猎郡主品级的女子他可是万万不敢的,除非他是疯了全然不顾将军府声誉也不怕搭上自己将来的仕途去偷香窃玉,以下犯上。

    但,若说他没幻想过与这些女子温存也不真实,作为一个男人尝腻了平常的女人的娇羞自然也是想要换一换其它口味的,只不过对于郡主封号的女人他有这色心是没这色胆罢了,只能干想象干瞪眼。

    沈菀乔是自小就精与察言观色,陈瑞杰虽然没说话但已被她看穿了心思,沈菀乔美眸一眯,笑意深邃,表哥,你难道忘了这公主府前几日多了个德阳郡主呢。

    德阳郡主?陈瑞杰挑眉,表妹是说那傻子?

    沈菀乔听到别人说顾清惜是个傻子心里别提是有多畅快,呵,纵然她现在咸鱼翻了身声名正旺但也始终改变不了她曾经疯癫痴傻的斑斑劣迹。压下心中的笑意,沈菀乔道:傻子现在可不傻了呢,现如今的公主府都成了她一人做主,我与娘都被压的死死的,她表面上看去温柔无害实则内里是个心思毒辣的人,别的不说,就看眼下我与秀儿的惨境便知道了,这可全都是拜顾清惜所赐!

    沈菀乔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了自己藏在衣袖中的手,两只手全都包裹着层层棉纱粗的根根像根棍子全然不复曾经的纤细美好,陈瑞杰盯着她的手不过是看了一眼,心中瞬间腾升了怜惜与心疼,对顾清惜也自然是恨之入骨。

    敢欺负表妹的人,我断然是不会让他好过的。陈瑞杰捧上沈菀乔可怜的手,眉宇间显了厉色。

    见陈瑞杰为自己心疼,沈菀乔心知顾清惜是注定要倒霉了,于是她抬头,拿着一双受尽委屈水汽氤氲的眸子去看他,道:表哥打算如何为乔儿出这口恶气?

    自然是按照表妹的意愿去做,顾清惜算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的工具吧了……

    陈瑞杰这是真的要打算毁掉顾清惜的清白了?

    沈菀乔心中窃喜,但一想到自己的这双手可能永远治不了要残废了,她心头的愤恨再次燃烧起来,又道:她害我到如此凄惨地步,单是毁了身怎么能够平息我的愤怒?

    那你说还想让我如何惩罚那小贱|人?两人距离是极其的近,陈瑞杰捧上她手的那一刻就嗅到了沈菀乔身上的芬芳,此刻的他心猿意马恨不得将佳人抱在怀里狠狠疼爱一番,他强忍着体内的冲动暧|昧的呵出一口气吐在沈菀乔的耳畔,姿势是无比的亲昵与放浪。

    沈菀乔不曾与男子如此近距离接触,呵出的热气吹在她耳朵的瞬间她的全身仿佛被雷电击中一般情不自禁酥麻了一下,俏脸一红,道,乔儿听说,表哥的箭术是承舅父亲手教导,可百步穿杨,威力无比……

    的确如此,乔儿想要我做什么?沈菀乔本就生的貌美,如今小脸一红更是平添娇艳,陈瑞杰见之更是欣喜不已,激动的声音都沙哑了,两只手更是放肆的环上了她的腰。

    感觉要腰上传来的滚烫热度,沈菀乔心里一惊,厌恶的想要推开可又念及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不可前功尽弃,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一笑,佯装了三分娇嗔,道:不知,利箭***掌心的痛苦比不比得我受过的拶刑之痛……

    闻言,陈瑞杰勾唇邪恶一笑,原本以为乔儿妹妹是朵温柔美丽的牡丹,却不想到头来是个带毒的罂粟,骨子里还是个狠辣的主。用箭射穿顾清惜的手,亏她想的出来。

    沈菀乔心中冷笑,她何止是想要废掉顾清惜的手,她想要杀她的心都有!

    只有顾清惜死了,整个公主府才能是她的地盘,她才能彻底改变庶女的身份成为嫡出,可惜啊,现在顾清惜有那该死的太后老妖婆罩着,想要弄死她只能徐徐图之,不过相信用不了多久,顾清惜就彻底消失了……

    表哥,你曾口口声声的说喜欢乔儿,倒是不知道表哥这喜欢到底是不是真?

    沈菀乔媚眼一抛,陈瑞杰只觉得魂都要被勾走了,立刻谄媚讨好道:自然是真,你且等着看吧!只是我为你做了这些后,你要该怎么报答我?

    报答?沈菀乔恶心的想吐,面上不显却已是悄然退后半步,躲开了陈瑞杰不安分的手,笑的无比诱人灿烂,只要表哥能把事情做好了,你想要什么,乔儿就给什么……

    这可是你说的,绝不能反悔!陈瑞杰的眼睛顿时亮了。

    不悔……沈菀乔巧笑嫣然。

    凉亭中两人秘谈着不齿勾当,却浑然不知有人将这一切已尽收眼底。

    不远处的木桥之上,顾清惜眯眼瞧着两人,略微勾起唇角柔柔一笑,心道沈菀乔这是要准备做些什么了么?

    外面日头晒,大小姐怎么在这里站着?

    这时,陈氏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打断了顾清惜的思索。

    顾清惜转身,便见陈氏穿了一身暗红色八宝胭脂罗裙,头上斜插三根赤金石榴花簪,耳坠翡翠水滴坠儿,娇美的面上敷了淡淡的粉,她此刻唇角轻翘染着潋滟的柔笑,一眼看去正是妩媚心生,明艳动人,一点儿都不像已生养了儿女的人,顾清惜一笑,如此一个美娇娘,也难怪沈弘业会对她万千宠爱。

    与陈氏一道前来的,还有一位同样端庄貌美的妇人,妇人一身猩红色蜀绣锦缎,头配一支羊脂白玉雕花芙蓉簪,肤色白皙面带着三分笑意,看上去一团的和气但那双眼睛里却闪着一抹掩饰不住的轻蔑之色,这个人顾清惜脑子里是有点的印象的,正是玉将军府的大夫人王氏,也就是陈玉莲的大嫂。

    玉将军府老爷子陈南城膝下只有一子一女,儿子陈淮,女儿陈玉莲,兄妹俩个关系很是亲厚,王氏身为陈氏的亲嫂子自然对她也是不错的,如今才不过是打个照面而已,王氏就对自己有了敌意,想来陈氏定然是没少吹耳边风呐。

    不过,即便是有敌意也无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倘若玉将军府上的人执意要横插一脚,那她也没必要客气了。

    顾清惜款款一笑,道:闲来无事出来走动走动,走到这里敲是看见了二妹妹与陌生男子在亭中亲昵,清惜认为这关天化日下两人行径怕是有伤风化,正想着去告知陈姨娘一声,没想到姨娘正好是来了。

    此话一出,陈氏脸上的笑僵了僵,心道这顾清惜说话可真是狠,一句话险些要噎死人,话里话外竟说沈菀乔与陌生男子行为不检点,实在是可恨。

    大小姐误会了,那亭中的少年是玉将军府的二公子陈瑞杰是贱妾的侄儿,他们兄妹二人许久未见,这次难得相聚不免相谈盛欢。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重生空间:慕少,〕〔爱上阴间小娇妻〕〔我的微信连三界〕〔权路迷局〕〔后娘[穿越]〕〔落魄佳人千金难换〕〔皇后有旨:暴君,〕〔英雄?我早就不当〕〔杀神叶欢〕〔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