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庶妃荣华〕〔名门宠婚:小妻要〕〔假装不曾爱过你〕〔岁月皆知我爱你〕〔蹉跎惘少〕〔抗日之烽火系统〕〔[综]反派成佛〕〔网游之科魔之战〕〔养尸家族〕〔绝世巫医〕〔女总裁的贴身保镖〕〔神背后的妹砸〕〔邪皇宠上瘾:爱妃〕〔风流青云路〕〔风月宝鉴〕〔地主是怎样炼成的〕〔官途:第一秘书〕〔超越维度的主宰者〕〔京都神探〕〔魔境主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061章 茯苓膏
    充斥着一股子浓郁苦涩药味的屋子里,一个青衣小丫鬟跪在碎瓷片上正是被疯狂的打脸,沈菀秀的贴身丫头芸香手里拿着三尺长的柳树戒尺满目凶残的啪啪啪扇那小丫头的嘴,那丫头的嘴被打的血肉模糊鲜血直流,模样甚是可怜。

    这丫鬟是怎么得罪妹妹了,竟惹得妹妹生如此大的气?小心气坏了身子啊。

    内室屏风后的沈菀秀一听是顾清惜的来了,立刻抄起床头上掐丝珐琅铜烛台扔了过来。顾清惜眸中寒光一闪诡异一笑。

    啊!

    一声哀嚎,却是芸香捂着头尖叫起来,见她额头上鲜血直流,瞬间弄花一张小脸。

    她刚才明明看见那烛台要砸中顾清惜的,正心里暗暗高兴呢却忽然感觉自己被人从后面推了一把,还来不及反应就被烛台砸破了脑袋。芸香恶狠狠的抬眼去看顾清惜,得到的却是顾清惜噎死人不偿命的话,哎,芸香姑娘你为我当这一劫是何苦,二妹她心里有气对我发泄一通就好了,倒是你一张如花似玉的小脸被毁了容可真是可怜啊。

    芸香傻眼了,什么叫做她替顾清惜挡了烛台,分明是顾清惜故意推她出去垫背的!

    内室的沈菀秀听到芸香替顾清惜挡了灾,火气噌的就上来了,下床穿鞋冲了出来甩手就给了芸香一个耳光子,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给我滚出去!

    头流血不说,又莫名其妙的挨了打,芸香心里无比委屈的掉了眼泪,小姐,奴婢是冤枉的……小姐……

    芸香,还不快出去9有你,清儿,你们统统都出去一旁的李嬷嬷沉着脸使了个眼色,芸香虽是不服气但也没办法只好与刚才被掌嘴的丫鬟清儿一并出去,离开前清儿小心翼翼的抬头去看了一眼顾清惜,却是敲看见顾清惜对她柔柔一笑,清儿先是一愣随后又快速低下头走了。

    妹妹的伤如何了,可是好了些?

    一场闹剧作罢,顾清惜笑盈盈的开了口,一双清澈如甘泉的眸子扫了一眼沈菀秀,见她巴掌大的小脸泛着憔悴的灰白,左胸口的位置裹了一层厚厚的棉纱布,许是因为刚才打了芸香不小心牵扯了伤口的缘故,此刻有丝丝殷红的鲜血从里面渗出,这般狼狈与虚弱的样子仿佛只要伸手指头一戳她就能倒在地上似的。

    顾清惜你还有脸来!你还好意思问我好不好?我告诉你,我现在杀你心都有了!

    沈菀秀咬牙切齿的瞪大了眼珠子,那凶神恶煞的模样恨不得要扑上去将顾清惜给吃了。身为女人,没有什么比少了一个胸脯更令人沮丧发狂的,拖着这样残废的身子将来要她怎么嫁人,谁还会要她!

    然而,沈菀秀只顾着嘶喊叫骂将一切罪过都赖到顾清惜身上,却从来都没有想过若是不是自己一开始存了害人的心思又怎么会落到被狗咬去胸脯凄惨下场。

    见她发疯咒骂,顾清惜面上不见丝毫怒气,自始至终脸上都保持着淡淡的笑容。

    三妹,你失血过多身子正是虚的紧,若是这般大发雷霆的动怒,只怕不但不利于伤口愈合还会使得你面容变丑,你看看你现在的一张小脸都快要皱成苦瓜了,一点都不可爱呢。

    沈菀秀最是受不起激将法,听的顾清惜说她容貌丑,她气的浑身都在颤抖个不停,李嬷嬷见情况不妙立马上前扶住了沈菀秀,道:小姐,有些人出现就是故意给咱添堵的,您要是在气坏了身子岂不是正中了别人圈套?

    李嬷嬷一边帮着沈菀秀捋后背一边阴风阳气的说着,心道顾清惜还真是个刺头又有能耐的,一进门挑唆着三小姐亲手打了自己最宠的丫鬟不说还故意讽刺的去踩三小姐的痛脚惹得她动怒,这顾清惜来分明是故意来落井下石的。

    秀儿,你不好好躺着怎么起来了?一道动听却略带责备的关切声响起,顾清惜扭头去看见陈姨娘入了屋内,她的身后跟着明嬷嬷。

    娘!沈菀秀见陈氏进来忙扑了过去,红着一双泪眼汪汪的眸子,道:娘,我不要看见她,您快把她轰出去!

    陈氏自打见到顾清惜的刹那心里恨不得将她给撕扯成碎片,可理智告诉她现在不能轻易妄动,顾清惜这个贱丫头的手段她算是见识过了,想要除掉她必须要一击必中,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

    随,陈氏强压下心头的愤怒,娇美的脸上挂了一副慈悲和蔼的笑容,见她轻柔的拍了拍沈菀秀的手,语重心长的开了口,道:你这孩子是说的什么浑话!你大姐好心好意的来看你,怎么能给轰出去?

    什么好心好意?她分明是故意来给我添堵的!娘,您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替她说起好话来了!沈菀秀气的嘴都快歪了,跺着脚不依不饶。

    这话一出,休说是沈菀秀感觉到不正常,就连顾清惜也是暗暗吃了一惊。

    心道昨天的陈氏还冲自己喋喋叫骂不休口口声声要杀了刮了自己,怎么才一夜的功夫她就变了脸,慈眉善目的当起了观世音菩萨?不但对自己没有恶语相向,反而是好言好语替她说话?

    事出反常必为妖,这陈氏莫不是心里已经打好了算盘来对付自己?

    顾清惜抬眼去看陈氏,恰是碰见陈氏正眼角眉梢都在带笑的看自己,那笑看上去温柔无比,可落在顾清惜眼里却仿佛是看见了一条吐着芯子的毒蛇,顾清惜心下一突,眯了眯眼。

    既然三妹不喜欢见我在这里,那我改日再来看妹妹吧。她来就是故意给沈菀秀添堵的,现在目的已经达到无需多留了,顾清惜柔柔一笑,作势要离开,然,还不曾迈开步子陈氏的手就伸了过来将她拦下,道,秀儿天真烂漫,心直口快,你们姐妹打小一起长大亲密无间,你是知道她性子最是冒失的,秀儿说话多有不对的地方还望你这做姐姐的多多担待莫要怪她。

    一起长大?亲密无间?

    顾清惜笑了笑,沈菀秀的确是对自己亲密无间的,甚至是亲密到了一心想要害死她的地步。

    姨娘多虑了,三妹天真的性子最是讨人欢喜,我这做姐姐的喜爱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忍心的去怪她呢?顾清惜掩下心中的厌恶,面上笑的一团和善,丝毫看不出有任何一点的虚情假意。

    陈氏见此也是跟着笑,屋子里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消退了个干干净净。

    娘,你……

    秀儿,来,坐下,与你大姐一起尝尝你二姐送来的茯苓膏。

    沈菀秀气的跳脚,刚想要说她怎么能对顾清惜这小贱人如此低三下四,可嘴刚张口就被陈氏拿什么茯苓膏堵得死死的,气都气死了谁媳吃,沈菀秀狠狠的剜了一眼顾清惜,那眼神凶的似要在顾清惜身上挖出个血窟窿来。

    三妹用这种仇视的眼神看着我,莫不是怕我想与你分食这茯苓膏?呵呵,你放心,二妹送你的吃食我哪里敢享用,妹妹慢慢吃,我院子里还有些事先回去了。面对沈菀秀怨毒的目光,顾清惜则是一脸的笑盈盈装作什么也不懂的样子。

    大小姐,这茯苓膏是新作出来的,入口软滑,甜而不腻,您坐下来也一并尝一尝吧?陈氏身后的明嬷嬷笑眯眯的盛了一小碗递给了顾清惜,然而当顾清惜想要笑着推辞时却是嗅到了碗中茯苓膏散发出来的一股淡淡香气,这香气很是清淡,若不是鼻子尖的人根本闻不到。

    这个味道……

    顾清惜略微皱眉,随后又笑了,见她从容大方的接过了瓷碗然后送到了沈菀秀的面前,道:时值盛夏,天气闷热,这茯苓膏正是消暑纳凉的佳品,妹妹先吃吧。

    沈菀秀此刻恨不得将碗一巴掌打翻了,可接触到陈氏忽然投射来的逼人目光,她最终还是忍下了,拉长着脸接过了瓷碗,哼了一声,闷气吃了一口。

    见她咽下了茯苓膏,顾清惜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明媚灿烂了,以至于出了灵妍,她脸上的笑都没有停过。

    郡主,您这是在高兴什么?束墨忍不住的发问。

    顾清惜清幽的眸子一转,没回答束墨的问题到是问了一句卷碧,风意潇可还在二小姐那里?

    刚才还是在的,现在奴婢不知还在不在。

    走,去二小姐的印月看看,兴许还能有幸碰上左丞大人怜香惜玉的一幕。

    一想到风意潇曾经为沈菀乔对自己咄咄相逼的情景,顾清惜忍不住的想笑,倘若有一天风意潇知道自己所心仪的女子其实是个心很毒辣,心肠歹毒的厉害角色,他该是怎样一个表情?

    风意潇啊,风意潇,且等我慢慢撕开沈菀乔的伪善面目给你看吧……

    红唇一勾,天光下的顾清惜笑意幽幽,一双眼睛里闪着算计人的狡黠光芒。

    束墨与卷碧互相对了一眼知道每当她们主子这样笑的时候,一定是要代表着有人要倒霉了,就是不知道这次郡主是惦记上陈氏母女三人中的哪一个了……

    刚转过画廊踏入花园的风意潇,抬眸一瞥却正是看见顾清惜站在百花深处,一身水蓝色长裙迎风飘舞,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情,此刻的她粉面含笑,眉眼流清波,美的不可方物仿似落入人间的仙子。

    风意潇的心微微一荡,眸色有片刻的恍惚,从没想到洗去纤尘褪去疯傻的顾清惜,竟美的如此惊人……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顾轻舟司行霈〕〔爱已入骨,情难断〕〔纨绔医妃:世子强〕〔重生渔家有财女〕〔一胎二宝:冷血总〕〔地表最强狐狸精[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