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绝色美女姐姐〕〔重生八零:娇妻,〕〔古玩大亨〕〔你对学神一无所知〕〔他的老祖〕〔军婚迷情:老公求〕〔重生之前方高能〕〔神级训练家〕〔刘备的日常〕〔反叛的大魔王〕〔欧皇崛起〕〔宠物天王〕〔超级预言大师〕〔九阳战皇〕〔我在仙界农场的那〕〔重生之都市仙尊〕〔苍天剑帝〕〔师父又掉线了〕〔我要娶老婆〕〔仙界科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060章 深夜来客
    这半夜三更的,本以为是哪个无耻宵小之辈来入室行窃,不曾想这定眼一看竟是宸王世子。顾清惜笑盈盈的将手札合上丢在藤椅中,而后起了身,拿着一双幽深而潋滟的清冷眸子去看顾长卿,语气里是带着几分刻意的讥笑,只听得她又说道:亏得清惜之前与世子有过几面浅缘也算得上相识,若是换做旁人见到世子你闯入闺房,怕是一定会被当做无耻之徒乱棍打死吧?

    什么是骂人不带脏字?什么是笑里藏刀?

    顾清惜这就是!听得她声音柔绵动听无比,可仔细推敲来她口中哪一个字不是字字珠心,句句戳人脊梁?

    好在顾长卿早就见识过了顾清惜这厉害的毒舌,对于上来讽刺咒骂他的话,顾长卿也权当见怪不怪,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是勾了薄薄的唇角露出一抹笑意。

    没想到世子的口味竟是如此独特,被骂了还能心情好的笑出声来,莫非世子最爱受虐不成?顾清惜本想着刻意损上一损顾长卿杀一杀他的威风,却不料人家不但不恼凶成怒反而笑意正欢,这出乎意料的一幕无异于令顾清惜心头十分的不爽快。

    顾长卿双手环胸,距离顾清惜三尺之外站定,浓密的剑眉一挑,似笑非笑,呵,德阳小姑姑这一张嘴不愧是口齿伶俐,能言善道,本世子真是受教了。

    什么口齿伶俐,能言善道,顾长卿还不是在故意的讽刺她嘴巴厉害?

    顾清惜当下立刻一笑,回道:若我真是伶牙俐齿的话想来此刻一定早将某些人赶了出去,何来被人故意嘲弄?世子你可是谬赞了,德阳受之不起。

    烛光下,她穿着一身纯白色宽松的丝绸软衣,白皙的皮肤泛着微微的红,一双漂亮的眸心染了清冷之光,她盈盈而立骄傲的样子看在顾长卿的眼里倒是像极了腊冬寒霜里幽然绽放的红梅,处处是无所畏惧的铁骨铮铮,处处是不可一世的桀骜狂情,不得不说她这般冷傲的姿态倒是正对他的胃口,比起京城世家那些胭脂俗粉矫揉造作的女子,他顾长卿到是觉得她更为可爱一些。

    意识到顾长卿的微微失神,顾清惜扫了他一眼,道:世子若是没事就请回吧,若是被人见到你夜闯女儿家闺房,怕是对世子你的声誉有所折损,毕竟时下四王之争越演越烈,世子的一言一行都可能直接关乎到宸王府的生死荣衰,世子切莫被人抓了把柄才好。

    这是在下逐客令?

    顾长卿狭长的凤目眯了眯,这小女人还当真是不把他当回事呢,亏得他还特意好心的跑来一趟,原来自己在她眼里却是如此不受待见。

    身为宸王府世子,顾长卿不论是长相还是家世都是卫国屈指一数的权贵,为此不知有多少女子对他投怀送抱热情追捧,可唯独顾清惜对他偏生冷漠无视,这种堪比天差地别的区别对待到底还是令顾长卿感觉到有些不适,不,是十分的不适。

    心里头莫名其妙的有些发堵,顾长卿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顾清惜,道:你如今不过是才刚刚在公主府站稳脚而已,无需急于四处立敌,眼下最需要做的是收敛光芒韬光养晦而非处处与人争风斗狠。

    闻言,顾清惜却是被吓的一惊。

    她瞳孔迟疑的看向顾长卿,怎么也没想到冷漠腹黑如斯的宸王世子竟会对她说出这番话来,他这是在说她今日在宴会上锋芒太盛招惹了太多敌人?

    这话里的意思是……在为她着想?

    这个念头冒出来的瞬间,顾清惜连忙做出否决。顾长卿是什么人物?生在王府之中自幼学的就是勾心斗角,玩的是浸**权术,心思城府远远胜与他人,试问如此一个高贵而腹黑的世子怎么会突发了善心来为她着想?

    我的事情我自有分寸,不敢劳烦世子操劳挂心。顾清惜微微一笑,语气是一贯的疏远冷漠。

    好心当做驴肝肺,顾长卿碰了一鼻子灰心里更是不舒服,同时心里也暗暗责骂自己这是怎么了?他什么时候竟也对女人多管起闲事来了?顾清惜的死活与自己有关么?

    你说的对,是本世子多事了。

    顾长卿凤目微眯,俊逸温润的谪仙容颜上忽得展开一抹晃人双眼的笑,这来的突然而灿烂笑,柔美的仿佛三江春水荡起丝丝潋滟般让人沉醉,瞬间点亮了顾清惜的双眸。

    顾清惜知道顾长卿是很少笑的,即便是笑也不过是轻扯唇角而已,眼下这般晃人心神的笑容实属罕见,故而一看之下才猛的生出一种惊才绝艳的震撼。

    顾清惜忙低头,敛了眉。

    她知道,像顾长卿这种人越是笑的灿烂,就代表着他心里越是愤怒。

    显然,她得罪了这尊腹黑的佛。

    砰的一声巨响,两扇窗户被震的疯狂摇摆,顾清惜抬眸,屋内却已不见了顾长卿。

    走了?

    顾清惜终于是舒坦了一口气,脚步轻挪打算将两扇被世子虐待的可怜窗户关上,随知眸光一瞥却是看见窗台上放着一个小巧的包袱。

    拿在灯下打开一看,里面躺着的竟是她在宸王府换下来的衣裳,顾清惜想着这衣服早就被发狂的雪球将裙摆撕扯烂了哪里还能穿,然而将衣服抖擞开来后她才惊愕的发现,这衣服是崭新的新衣并不是她原先的那套!

    微黄的烛光下,一件浅蓝色对振式收腰托底罗裙上水芙色的茉莉淡淡地开满双袖,一针一线缝制精细无比,比她之前的那套还来的巧夺天工,那双袖上的茉莉花逼真的仿佛活物,顾清惜凑过去一闻竟然嗅到了茉莉花开的沁雅幽香。

    手中衣裙做工精致,袖染芬芳,顾清惜心中微微动容。

    他来,是为了赠她新衣的?

    这一夜,一股复杂的情绪笼在心,说不清道不明是何种滋味……

    翌日,宸王府上顾清惜一展才情惊艳无双的一幕仿似在一夜之间扎上了翅膀飞遍了帝京大街小巷,成为酒楼客栈人们茶余饭后的议论高涨的新话题,众人纷纷对这位新晋的德阳郡主表示狂热的追慕,更有一些文人骚客心怀崇拜的写诗写文来歌颂顾清惜的美貌与才华称这京城第一才女的桂冠非顾清惜莫属云云。

    听听外面的人可都是在夸赞咱家郡主呢,清晨这出门一趟可别提有多高兴了。宝笙清早起来去为顾清惜采买吃食,一路上听得大家都在夸郡主才情无双,心里自然是美的冒泡泡,一进清韵就捂不住嘴,满脸堆笑。

    咱家郡主之前不过是明珠蒙尘,世人眼光多是肤浅识不得宝贝,今儿明珠重拾光辉光华万丈,自然是要亮一亮他们眼的。珠云接了宝笙的食篮子,也是一脸的欢喜。

    顾清惜坐在铜镜前由着束墨为她梳头挽发,听的外头俩丫鬟的话不由抿了唇清浅一笑,并未做声。倒是束墨除插了话来,道:外头这些话要是让印月那位听去了还不得气红了眼。

    京城第一才女的头衔,是二妹好不容易辛辛苦苦得来的,今儿我抢了她的风头她心中自然是不甘心的。顾清惜捻了匣子里的一枚晶莹剔透的水晶吊坠玩着,心中笑意连连,沈菀乔在宴会上吃了这么大的亏,一定会寻机报仇,而这正是她所希望看到的。

    郡主您还别说,刚才奴婢去厨房拿早点时听说左丞大人风意潇一早就来了公主府,与相爷在书房谈了一会后就去了二小姐那里,说是探望可到现在还没有出来呢。卷碧眼睛转了转,小声的说了一句。

    二妹生的貌若天仙,性情又是温润善良,人前人后都是大家闺秀中典范中的典范,这样的人最是会引的男子倾慕,想一想如此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因受了责罚正饱受着痛苦,试问哪个男子不心疼啊,何况是风意潇?

    顾清惜巧笑嫣然的闪着长长的睫毛,风意潇对沈菀乔的心意她可是心知肚明,见美娇娘子受了苦难他不来安慰一番怎么行呢?

    顾清惜这话虽说的含蓄但丫鬟们却是个个心思玲珑,一语就听出了风意潇与沈菀乔的关系不一般,束墨眉头一拧,心道风意潇眼睛定然是瞎了才会看上沈菀乔这种伪善的女人,亏他还是位居左丞一职,这识人的本事实在是不敢恭维。

    既然二妹那里有客人,那我们就先去三妹那里去看望她吧。

    郡主,三小姐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这会胸脯肉被狗叼吃了一定会气的发疯的,您去看她,奴婢担心您受到伤害。束墨为顾清惜挽上最后一缕发丝,神情凝重。

    沈菀秀的性子早就被陈氏宠坏了,万一去了后她朝顾清惜发疯弄伤了她,她做奴婢的也不好去跟太后交代。

    作为姐姐,妹妹受伤我哪有不去探视的道理,走吧。

    屋子里的束墨与卷碧见顾清惜起身,两个丫鬟不由对视一眼,心道郡主是哪里是去探视,分明是故意去给人添堵去的才对,她们的郡主真是腹黑啊……

    灵妍。

    贱婢!敢说本小姐没了胸脯不像女人,简直是嘴欠抽!打!给我狠狠的打,一直到打烂她的贱嘴为止!

    还未曾进屋子就听见沈菀秀尖锐的叫骂声,顾清惜面上带了和蔼可亲的笑容,素手挑了帘子进了屋。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