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采个娘子来养家〕〔练级狂魔〕〔北明不南渡〕〔我真是天道〕〔热血三国之召唤猛〕〔末世之葭偶天成〕〔美女总裁的超品高〕〔最强特工学生〕〔优化科技〕〔一路仕途〕〔地球上的圣光〕〔军阀大帅的出逃四〕〔覆汉〕〔小人物之我的爱情〕〔凶灵祭〕〔大唐粮草王〕〔大道真皮如斯〕〔全能透视〕〔仙法供应商〕〔大明1617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056章 人赃并获
    宋思儒看了一眼做出请姿势的德阳郡主,见她容貌清雅似出水芙蓉,天光下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亮如星辰,正是美的不可方物。

    意识到自己有些微微失神,宋思儒忙垂下眸子,专心为雪球验起尸身来。

    沈菀秀自从见宋太医来后,她整个人开始惶恐不安,两只手在衣袖里使劲的绞着,光洁的额头上甚至是冒出丝丝的冷汗,脸上的血气不断的在消退。

    三妹,你哪里不舒服?沈菀乔柔声的靠过来,俨然是一副姐妹情深的关怀样子。

    没,没事。沈菀秀勉强扯了唇敷衍一笑。

    沈菀乔见她这般情景,心中更是越发的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这雪球的死一定跟沈菀秀又关系,不然她如此害怕什么?

    沈菀秀的慌乱神情自然也是逃脱不了顾清惜的法眼,见此情况,顾清惜朝束墨打了个眼色,束墨心领神会的悄悄靠近了沈菀秀……

    回禀娘娘,这狗是中毒死亡后被抛入池塘,并非溺水而亡。这厢,宋太医幽幽开了口。

    此话一出,惊骇一片!

    中毒?贵妃更是惊讶不已,莫非是误食了什么东西?

    微臣在它的腹中发现了大量曼陀罗花的花籽与石斑草,这两种药混合使用会令牲畜性情变得异常狂躁,而用量过度则会导致直接的死亡。

    谁!是谁喂雪球吃了这些毒东西!贵妃动怒了,声音冷的如同尖刀,她实在是不能相信竟然有人会胆敢来毒害她的爱宠,本宫若是查出这是谁干的,决不轻饶!

    此话一出,沈菀秀的身子猛的一震,身上冷汗一层层的往外冒。

    春桃!自打雪球进入宸王府后都是交予你照顾,你到是跟本宫说一说,这中毒跟你有没有关系!

    春桃被贵妃冷冽的语气震的胆子冷不防的颤了三颤,支支吾吾道:奴婢不知情……奴婢没有……下毒……

    春桃姑娘,刚才你可是发了毒誓的,若是敢有半点弄虚作假的话可是要不得好死的,本郡主劝你还是想明白了再回答,真相迟早会又水落石出的那刻,若是被查出你故意欺上瞒下,藏匿真凶,知情不报,弄不好极可能是小命不保呢……

    顾清惜笑盈盈的去看春桃,这笑分明看上去是纯真无害,可春桃却是感觉她的笑似一根根尖细淬毒的钢针扎在她的身上,令她心中升起强烈的不安,瘦弱的身子隐隐打颤。

    春桃下意识的去看沈菀秀,期待着能从她那里得到点暗示,可惜沈菀秀生怕这把火烧到自己身上刻意的避开春桃的目光,不去看她。

    贵妃身居后宫,一双眼早就练成火眼晶晶,刚才春桃眸光一瞥看向左边方向的小动作,她第一时间就已洞察,只见贵妃眼神一冷,怒道:将人拉下去,打三十大板!本宫倒是要看看你的嘴有多硬!

    三十大板打下去,多半是要落得被打死的下场,纵使不死也要致残。

    春桃一听,顿时头皮发麻,娘娘饶命啊,奴婢不想死,奴婢是被公主府三小姐唆使来害德阳君主的,三小姐给了奴婢五十两银子要奴婢喂雪球吃了毒药,奴婢本不想要害人的,只是因为家中老娘生了重病没钱抓药,这才脑子一热被猪油懵了心,奴婢知错了,真的错了,还请娘娘高抬贵手饶奴婢一命……

    春桃一边痛心疾首的嚎啕大哭,一边拼命在地上磕头,整个身子颤抖的如秋天的落叶,仿佛下一瞬就要吓死过去。

    沈菀秀一听春桃供出自己,她自是吓坏了,忙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娘娘!小女根本没有唆使春桃去害大姐!春桃一定是怕死才胡乱编排了谎言来陷害我,我与大姐平日里最是姐妹情深,大姐素来都是对我呵护有加,我怎么会无缘无故要害死雪球来污蔑大姐?倒是春桃这丫头居心不良,见自己毒计被识破为了保住小命就故意将祸水引到我身上,只待成功挑唆起大姐对我的猜疑之心,她好趁机脱身!娘娘,春桃心思毒辣,手段阴险,实在是最该处死!娘娘切莫要听信了小人谗言啊!

    听得此话,顾清惜忍不住笑了,她实在是没有沈菀秀还有如此一张能颠倒黑白,扭曲真相的利嘴,也是实在没想到被指认成凶手了的沈菀秀在如此这般紧张的节骨眼上还能镇定自若巧舌如簧的编排瞎话为自己开脱,实在是厉害的紧啊!

    以往顾清惜觉得沈菀秀子在公主府上不过是个毫无头脑只会被沈菀乔当枪使的花瓶,可如今看来是她错了,敌人到底还是敌人,容不得她轻视。

    可是,沈菀秀啊沈菀秀,你当真能逃脱的了么?

    顾清惜敛眉一笑,而后抬起头来看宋思儒,敢问宋太医,这曼陀罗花与石斑草只有吃下去才发狂么?若是让狗鼻子闻到这种气味会不会也跟着性情暴躁?

    众人一时间不明白顾清惜为何没头没脑的问这一句,个个是拿了奇怪眼神去看她,唯有沈菀秀听了后,小脸上的血色唰的退了个干干净净!

    衣服!顾清惜的衣服!她怎么就忘了给毁了!

    正在沈菀秀心惊胆战不已时,宋思儒略微颔首,道:这两种药的混合在一起气味极其的浓烈,这种味道人是闻不到的,可狗却是可以轻易闻到,而一旦闻到后就会致使狗突然发狂,呲牙咧嘴的想要咬人,故而非常危险。

    果真是如此!

    顾清惜心中顿时明朗,怪不得那雪球一见到自己就扑了上来,原来自己身上早是被做足了文章,她猜测的一点都不错。

    娘娘,席间德阳因衣衫被弄湿回了沁心更换时,雪球就曾猛的扑到了德阳身上撕扯,原本德阳以为是雪球在撒欢玩也并未多想,可如今听的宋太医一席话,德阳顿时醒悟,会不会德阳身上被染了毒才引发雪球的性情大变?

    你是说不止有人给雪球喂食了毒,还有人故意在你身上放了毒?贵妃神色阴沉,声音冷如寒冰,到底是谁敢如此大胆,关天化日之下不止谋害本宫的雪球还要陷害德阳郡主!

    娘娘!德阳郡主身上的毒跟奴婢无关啊,不是奴婢干的!春桃生怕自己会被打死,一个劲的磕头撇清自己。

    顾明语这会儿似是想起了什么,晶亮的眸子一下子锁住了沈菀秀,扬声道:本郡主记起来了,刚才是席间是沈菀秀将水洒在了德阳郡主身上的,或许那水里就有这些腌臜的毒东西,不然雪球也不会无故的扑向德阳郡主!是沈菀秀在捣鬼!

    小女没有!文昌郡主无凭无据怎么就认定是小女做的?沈菀秀满脸的惶恐却还是不忘极力为自己辩白。

    证据?顾明语凉凉一笑,只要将德阳郡主换下来的衣衫让宋太医验一验就知晓了!

    不!沈菀秀大惊失色,口不择言,立马紧张的喊出了口。

    怎么?你是心虚了?顾明语扬着小脑袋,似笑非笑。

    没……没有……沈菀秀此刻恨不得割断自己的舌头,她刚才真是蠢了,竟是让人以为她此地无银三百两。

    顾清惜却是笑了去拍了拍沈菀秀冰凉如死人似的手,笑语嫣然安慰道:妹妹莫要怕,你我姐妹情深自是没理由要害我的,既然如此也无需畏惧别人去查,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妹妹既是没有做过就请放安心就好。

    沈菀秀没料到顾清惜竟拿着她刚才说的姐妹情深四字来堵她的口,等下若是查出那衣上有毒的话她又该如何自圆其说?沈菀秀此刻只感觉顾清惜拍在自己身上的手像极了一条冰冷恶毒的毒蛇,正长着血盆大口要等着将她拆吃入腹,吃的她连渣都不剩一点!

    罗女官,你去屋内将德阳郡主的衣裳拿出来让宋太医验一验。

    罗女官应了声是,奉贵妃的命令去沁心寻衣物,不过是片刻功夫,顾清惜的衣裳已交在了宋思儒的手上仔细查验。

    娘娘,这泼在衣裳的水经微臣查证确实是有令狗儿发狂的毒物!

    事已至此,沈菀秀你可还有什么话要说?!贵妃娘娘满脸怒气,头上朱钗被震的左右乱舞,这足以证明贵妃是真的恼了!

    区区一个庶女,不止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来毒害本宫的雪球过还阴险狡诈的要构陷嫡姐来为自己背黑锅,当真是好一个心思毒辣,好一个不择手段!今日不予以训教一番恐难以正我皇家天威!来人,上拶刑!

    拶刑是一种极其残酷的刑法,使用木棍夹住受刑人的手指而后用力拉扯绳子,正所谓是十指连心,这拶刑的疼痛绝非是一个小小女子能承受的。

    沈菀秀的一双手怕是要废了。

    顾清惜心中冷笑连连,可面上却是心痛不已,她跪在地上祈求贵妃,娘娘,三妹她自幼是性情柔弱,心善纯真,即便是地上的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不解的误会?兴许这下毒之人并不是三妹而另有其人呢?

    德阳郡主,那水分明就是沈小姐泼在你身上的,再加上春桃的供词,已是人证物证皆在,你何苦在为这种谋害嫡姐的人苦苦求情?裘清莲秀眉微微皱起,心中为顾清惜的举动感到不值,要知道沈菀秀泼在她身上的可是热水,但是凭这一点也不该去庇护沈菀秀的。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重生空间:慕少,〕〔爱上阴间小娇妻〕〔我的微信连三界〕〔权路迷局〕〔后娘[穿越]〕〔落魄佳人千金难换〕〔皇后有旨:暴君,〕〔英雄?我早就不当〕〔杀神叶欢〕〔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