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兵王〕〔岁月悠〕〔时少放肆宠:鲜妻〕〔皇叔追妻:重生王〕〔快穿逆袭:战神老〕〔两阕春〕〔最强鬼医:暴君宠〕〔校花的贴身仙医〕〔凡女逑仙〕〔至尊神武大帝〕〔孤岛惊悚〕〔巫法传人在都市〕〔电竞大神的投喂日〕〔回到八零当女兵〕〔极道无限穿越〕〔莫斯科1941〕〔异界邂逅二次元女〕〔大明寻物指南〕〔农女殊色〕〔重生之赚它一个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055章 两罪并加
    她这话说的声音不大也不小,刚好被所有人都能听见,众人看待顾清惜的目光又深谙了几分,都在期待着她的回答。

    面对众人炙热的目光,顾清惜神情丝毫不见慌张,眸光平静如一滩死水没有丝毫涟漪,只见她抿唇清浅一笑,望着沈菀秀缓缓道:三妹,平日里你我姐妹最是要好,本以为我的为人你是最为了解的,却不想却是遭到妹妹质疑,作为姐姐,我的心境不免有些凄凉。

    顾清惜与沈菀秀同出于公主府,姐姐顾清惜出了事遭到旁人质疑时,这关乎到的可不单单是顾清惜一个人的声誉而是整个公主府,按照常理来讲作为妹妹的沈菀秀若是还有点脑子就该维护顾清惜而不该有如此一问。

    沈菀秀根本没想到顾清惜会如此刁钻的回应她,一时间弄得她尴尬不已,不该如何好,只得诺诺道:大姐误会了,妹妹只是因太过于担心姐姐才乱了分寸……

    是么?知道的人还以为妹妹是真心实意为我担忧,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妹妹是巴不得盼着雪球是我害死的呢。妹妹说话以后可是要谨慎些了……

    沈菀秀的嗓子里像是被塞了苍蝇,一口气上不来又是咽不下去,小脸十分之精彩。

    贵妃娘娘,文昌郡主,清惜在此发誓关于雪球溺水一事,清惜一切不知情,还望娘娘明察。

    不去理会沈菀秀,顾清惜抬眼望向贵妃与顾明语,眼眸中一片赤诚,不见任何欺瞒之意。

    皇祖母,语儿相信绝不是德阳郡主害死了雪球。

    顾清惜听见顾明语如此不问缘由的袒护自己,心中不免动容,一股暖流从心底烫过。

    郡主,奴婢是亲眼看见德阳郡主因为雪球叫了几声而踢了雪球一脚的,倘若奴婢有半句撒谎之意,奴婢不得好死。德阳郡主是最有嫌疑的啊,还请郡主莫要一目障叶,错信她人啊!春桃见顾明语丝毫不怀疑顾清惜,忙又下了一剂猛药。

    春桃毒誓一发,多数人对春桃的话半信不疑了,毕竟不得好死这话可不是谁都能有胆量说出口的,既然春桃这般说那一定就是顾清惜真的踢了雪球。

    这下子,顾明语有点为难了,春桃是侍奉了她好几年的丫鬟,她似乎也没有理由来撒谎,可她也觉得顾清惜没有理由要害雪球啊……

    顾清惜眼尾眸光扫向春桃,笑吟吟道:春桃姑娘莫要乱发毒誓,小心真的会落得不得好死的下场,这样就不美妙了呢……

    春桃被她的话猛的一惊,抬起头来去看顾清惜,见她眼梢唇角都侵染着一股似笑非笑的寒意瞧着自己,春桃恍若生出一种被顾清惜洞悉一切的错觉,她的心被她冷冽森寒的目光看的仿佛在瑟瑟发抖……

    这个顾清惜,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一直沉默不言的贵妃,此刻开了口,低沉的声线里带着一种上位者威严与不容抵抗的命令,德阳,本宫要听你亲自解释。

    贵妃这句话不辨悲喜,令人拿不准她是相信顾清惜还是怀疑顾清惜。

    来的终究是要来,顾清惜眉目间笑意不减,反而越发浓烈光彩照人。

    顾清惜朝束墨使了个眼色,就见束墨立刻慌张的跪了下来,娘娘,我们郡主是清白的啊!

    许是因为太害怕主子受责罚吓的手一颤抖,原本捧在手里的檀木盒子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这盒子怎么是空的?薛妤婷见这原本装南珠的盒子不见珠子,她第一反应就想到了林若兰,呵,她果真是受了自己的蛊惑去偷了顾清惜的南珠?

    眼下顾清惜正是杀死雪球的嫌疑犯,此刻又丢了南珠,两罪加起来,可有她好受的了!

    思及此,薛妤婷双手捂了娇艳的小嘴,故作疑惑道:哎呀,德阳郡主不但杀了贵妃娘娘最为宠爱的雪球,还丢了贵妃娘娘好心赐予的南珠,这……难道是德阳郡主存心与贵妃娘娘过不去?哎,亏得之前贵妃娘娘还一直赞美德阳郡主德才兼备举世无双呢,现在看来,娘娘不过是被你完美的外表所蒙蔽罢了,郡主的内心实在是黑的很呢……

    顾清惜抬眸扫了一眼薛妤婷,唇角不禁溢出了丝丝冷笑,薛小姐,雪球的死因尚且不明还在调查中,就连贵妃娘娘这正主都还没有对本郡主盖棺定论,你怎么就认定了我是凶手?呵,薛小姐如此着急忙慌的急于给本郡主定罪实在是令人心生疑惑啊,难不成薛小姐才是真凶?迫不及待的找人来顶缸?

    你,你胡说什么!不要以为你是郡主就可以随便诬陷人故意颠倒黑白!薛妤婷又不是傻子,一听顾清惜要将脏水往她身上泼自然是炸毛,美目圆瞪,失了平日里做大小姐的端庄气度。

    顾清惜却是挑眉一笑,哦?原来这世道伦常,天子脚下,只许得薛小姐说别人是真凶,别人若是说你薛妤婷一句那就是在故意陷害颠倒黑白?这个道理实在是有趣呢。

    你……我……

    薛妤婷根本没想到顾清惜如此舌灿生花,巧言雌黄,令一向心思灵敏,机智过人的她此刻都被驳的无话可说,一口气上不来憋得脸通红如猴子屁股。

    可恶,可恶,实在是可恶!薛妤婷恨的暗地里发狂般拧着手帕。

    怎么?薛小姐心虚的连话都不会说了么?重活一世,顾清惜决不许任何人欺凌到她的头上,护国府的嫡长女又怎样,别指望着她会口下留情。

    薛妤婷的脸色不好,只是咬了唇瓣装聋子不打算跟顾清惜正面交锋,刚才贵妃娘娘朝自己投射来一记阴冷目光,她虽然背后有护国府与皇后作为依仗但此刻也不敢造次,只好垂了头默不吭声。

    贵妃娘娘,雪球意外死亡一事德阳毫不知情也全然没有任何动机要去害一条狗,还请娘娘明察。再者关于南珠遗失这也并非德阳所愿见到的局面,试问有哪个人会将自己的东西弄丢了去而故意给无耻宵小之辈制造机会来陷害与我?南珠之所以会丢肯定是有人惦记上它是价值连城的宝贝才偷盗了去,相信那偷盗南珠之人一定还在府中,只待一番搜查后定能查出南珠所在!

    顾清惜不去理会薛妤婷,转而看向贵妃。天光下,她一袭玫红海棠春装逶迤铺地,头颅高抬,后背挺直如秀竹,一字一顿得说着,句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无形中,一种独属于上位者才有的威严从她清冷而笔直的身体中散发而出,摄人心魂,不容忽视。

    贵妃的眉头微微蹙紧,她望着顾清惜心中暗暗惊诧,没想到小小年纪的少女竟能有如此大的气场竟给人一种逼摄之感,不知为何贵妃隐隐生出一种预感:这顾清惜绝非池中之物……

    德阳小姑姑说的在理,皇祖母,语儿认为一定是有人见不得小姑姑才貌双全才故意下了绊子,皇祖母一定要彻查个清楚才行,莫要好让蒙冤坏人却逍遥法外。顾明语再次出声为顾清惜辩护。

    贵妃娘娘,郡主是真的被冤枉的啊,刚才席间是各位小姐要求郡主将南珠拿出来展示的,谁知道突闻见雪球溺水的消息后大家都慌乱的赶来了桃花池,却是不曾想有人趁乱顺手牵羊盗走了南珠,等待奴婢再想起此事时已是迟了……束墨也不甘落后,跟着喊冤。

    娘娘,臣女认为南珠丢失罪不在德阳郡主而在那偷盗之人……束墨话一落,耳边又传来裘清莲与风清娴一起异口同声求情的声。

    此时此景,束墨作为丫鬟为主子求情是理所当然,然而令顾清惜没想到的是顾明语、裘清莲、风清娴竟也会为她求情,这种情况下,若说顾清惜没有一点感动是假的,压下心中澎湃的心情,顾清惜向三人投去感激的一笑,德阳谢谢三位愿意无条件相信德阳,德阳定不会辜负你们所望。

    说罢,顾清惜清丽的眉眼看向贵妃,道:娘娘,要证明这狗到底是溺水而亡还是有人蓄意杀害,其实很简单,只需要叫上太医来验尸,相信真相一定会浮出水面。

    呵,这是什么解释?德阳郡主天真的以为只要验尸后就能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么?狗已经死了,难不成太医验一验后这狗还能说话指认出谁是真凶不成?瘸着腿走来的林若兰再看见地上跪着的苏束墨就是那个诓骗自己说去请大夫的臭丫鬟时,她心头上的火立刻就燃烧了起来,哼,早就是看顾清惜不顺眼,再加上她的丫鬟竟敢如此戏弄与她,在这个紧要的节骨眼上,性子急躁的林若兰终究是按耐不住出言讽刺。

    反正南珠现在并不在她身上,即便最后贵妃要求搜身她也无需害怕。

    听见这声音,顾清惜心底暗暗冷笑起来,林若兰啊林若兰,你当真是不知好歹,以为珠子不在你身上了就有恃无恐了是么?

    林小姐此言差矣。你不是雪球,又怎么知道雪球不会告诉大家谁是真凶呢?顾清惜回眸,冲着林若兰歪头一笑。

    你……

    顾清惜竟然拐弯抹角骂她是狗,真是气死她了c一个心思狡猾的小贱人!一上来就吃了败仗,林若兰鼻子都快要被气歪了。

    贵妃已是不耐烦,听够了这些话里话外夹枪弄棒的反唇相讥,而是命人传了太医来,她到是要看看这顾清惜打算如何洗清自己的嫌疑。

    不一会,宋思儒宋太医被传来,宋太医年约二十出头,眉清目秀一派温文尔雅的书生模样,模样甚至年轻但却是贵妃御用的太医,听说医术是十分了得。

    大人,请!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英雄?我早就不当〕〔我在万界送外卖〕〔都市之造假天王〕〔镇派小狐狸[修真]〕〔玄幻时代:超神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