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光下的死亡领主〕〔人间有味是清欢〕〔韩娱之灿〕〔美人谋之冰山帝君〕〔都市重生之无敌阎〕〔豪门军宠:调教小〕〔忽而至夏〕〔重生学霸男神:湛〕〔穿越反派之子〕〔极品穿梭王者系统〕〔抗战之广陵密码〕〔掌家小农女〕〔我的妹妹叫露娜〕〔至尊圣医〕〔仙启遗侠录〕〔鬼道仙〕〔手机系统有点坑〕〔铸鼎纪〕〔阴阳女鬼修〕〔血尊的甜心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048章 才艺比试(二)
    没多久,缓缓步出金色华裳的裘清涟,手中持着一只琵琶。就在众人疑惑顿起之时,轻妙的琵琶声响起,节奏不疾不徐,她举足旋身,裙裾如游龙惊凤,缓缓摆动。

    她的腰肢十分柔软,时而弹动琵琶,时而将琵琶作为道具旋转,项饰臂钏随着她的动作叮当作响,一举手一投足都透着媚字,体态像弱柳般娇柔无力,别具清韵。

    原来是琵琶舞,众人恍然大悟。

    节奏开始由慢变快,由弱变强。刹那间,这女子一举足一顿地,一个旋身竟然将琵琶悬于背后。只听见那琵琶陡然发出一连串音量极强、极洪亮并富有金石音色的高亢奏鸣,震得众人的耳鼓都一阵微痒。所有人不由自主望去,裘清涟手中琵琶明明悬于身后,却依旧在她的纤纤玉指下迸发出激烈仙音,她一边弹奏一边舞动,身形却越发见出轻盈婉转,旋即如风。

    她的舞姿越来越快,有时折腰转身,有时脚步轻移,琵琶声声,舞姿绚烂,像是一朵妖娆的牡丹,疯魔般的艳丽沸腾着观者浑身的血液,所有的漫不经心都在她的这一出舞蹈中粉身碎骨,她如同烟霞一般灿烂,光彩照人,万众瞩目。

    “反弹琵琶!”顾清惜眼底有道光彩绽放,不由赞叹道:“妙,实在是妙极了!”

    一舞完毕,众人目瞪口呆,就连方才以一曲剑舞而洋洋自得的林若兰也震惊得久久难以回神。

    显然,林若兰的剑舞与裘清涟的琵琶舞相较,裘清涟完胜。

    待裘清涟下来,沈莞乔款款走了上去。

    贵妃见沈莞乔上来,十分和善地问道:“方才薛小姐,娴丫头比的是乐器,林小姐和涟儿比的是舞技,本宫听说柔宁郡主一直被称为京城第一才女,今日不知要比什么才艺呢?”

    不止贵妃有这样的疑问,就是席上的众人也是一样,这沈莞乔不仅长相在一众小姐中算得上是翘楚,在以往的宴会上众人也是见识过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确实是样样精通,在京城怕是还找不到与之相比之人,而今日先上来表演的四位小姐已是十分出彩,惊艳叫绝,若沈莞乔接下来表演的不论是乐器还是舞技,怕是都很难超越前者,所以,众人对她到底要展示什么才艺便感到十分的好奇。

    沈莞乔朝贵妃和众人盈盈福身行礼,语气婉转动听:“臣女前些日子在家闲着无事,便自创了一种舞蹈,只是此舞蹈甚是麻烦,还需要向王妃您借两样东西,请娘娘和王妃允诺。”

    众人一听沈莞乔也是要展示舞技,都感到十分惊讶,有的不免眼底露出嘲讽之色,方才已有了林若兰剑舞的英姿飒爽和裘清涟琵琶舞的惊艳叫绝在前,接下来这沈莞乔若再舞怕是要居于下风,弄不好,今儿个她这京城第一才女之名也要让位了。

    贵妃点点头,宸王朝身边的侍女道:“去吧。”

    侍女听了宸王妃的吩咐,便跟着沈莞乔下去准备。走过回廊,直到众人都看不到了,沈莞乔才轻笑道:“请为我准备几样东西。”

    侍女听了她的话,面上露出疑惑的神情,却还是赶紧吩咐人去做了。

    席间,顾明语与已换回衣裙的裘清涟均感到疑惑不解。

    “清惜姐姐,你说这沈莞乔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啊?虽然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方才娴姐姐的那首笛子和表姐的琵琶舞怕是无人能及,她若聪明的话,应该不会再弹奏乐器或者跳舞才是啊,怎地...”。

    不止顾明语和裘清涟很是疑惑,便是顾清惜也感到好奇,但凭她对沈莞乔的了解,定然是有十成的把握才会如此。

    不一会儿,众人的面前,下人们抬来了四面高大的白色绢纸屏风,薛妤婷笑道:“这弄的是什么玄虚,不是说跳舞吗?这是要当众作画?”

    贵妃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好奇。

    众人也议论纷纷起来。

    沈莞乔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只是换了宸王府准备好的洁白舞衣,进入了屏风之中,屏风过于高大,众人只能看见一道窈窕纤细的影子,却完全看不见她的面容了,不由得更加好奇。

    整个花园里一片寂静,静得就如同没有一个人在一般。

    乐起,奏的竟是凌波曲,沈莞乔在美妙的仙乐声中,飘然走入屏风之中,云袖破空一掷,柔软的舞姿,轻盈的舞态,似空中浮云,又似晴蜒点水,表现龙宫中的仙女在波涛上飘来舞去,真可谓“凌波微步袜生尘,谁见当时窈窕身”?随着乐曲节奏变快,只见长长的云袖翻飞,人跳向空中,衣袖飘动,双足旋转得更疾,直旋得裙裾如榴花迸放吐灿,环佩飞扬如水。此时已是霞光最绚烂的时辰,与地上的花园相映生辉。微风来了,吹动各色花锦,活色生香,摇曳翩翩,众人没办法看到她的脸,只看到那窈窕纤细的影子,如同天上的霞被剪碎了,落到人地上,影印在屏风之上。

    众人看得都愣住了,她们还是头一次看到将凌波舞和水袖舞相结合,且用这种方式表达出来。平日里看得太清楚,反倒觉得平平,但是这样只见一道美丽的影子,映在四面屏风之上,却显得身姿妖娆、令人浮想联翩。

    突然,四面雪白的屏风上浮现墨迹,随着沈莞乔不断挥袖旋身的动作,渐渐形成一幅幅画面,那四扇屏风被她的云袖转动,惊鸿一瞥间,沈莞乔那娇美的容颜,穿着雪白的衣裙如同天下的神女下凡一般高贵而不可亵渎,待乐终舞停,梅兰竹菊四幅水墨画聚然分别跃于屏风之上。

    众人皆是惊叹不已,为这奇迹般的场景说不出话来。舞姿曼妙,翩若惊鸿,宛若游龙,画技更是栩栩如生,最难得就是两者的配合,每一个节奏都和绘画结合的那样天衣无缝,这样的心思可真是巧妙啊!

    就连顾清惜瞧见了,也忍不住想要为她鼓掌,看来,这京城第一才女之名倒不是浪得虚名,今日,她也算是见识到了沈莞乔的本事。

    “柔宁郡主真不愧是京城第一才女,不仅舞姿倾城,四幅水墨画也惟妙惟肖,心思着在巧妙!”

    “娘娘夸赞,臣女实不敢当。”沈莞乔得了贵妃的赞赏却并无一丝骄傲之色,嘴角含着温婉的笑意谦虚道。

    这幅得体的姿态令贵妃和在场的夫人们十分的满意,连连称赞有加。

    “我就瞧不上她这幅模样,心里明明得意得要死,还要装出一幅这样的作派,真真是恶心人。”旁边,顾明语见了却是一脸厌恶道,言语中尽是对沈莞乔的鄙夷之色。

    旁边,裘清涟听了,一脸好笑道:“她又没招惹你?人家惜儿妹妹都没有在意,你倒还先气上了,是顾明瑶又哪里惹到你了吧?”

    这话一出,顾清惜也感到讶异,方才在湖边的亭子里就觉得顾明语对沈莞乔敌意很浓,起初她还以为是沈莞乔哪里得罪过顾明语,现在听裘清涟这话里的意思倒像是顾明语恨屋及屋。

    见裘清涟提及顾明瑶,顾明语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讽笑:“她如今明面上倒也不敢惹我,只背地里喜欢干些子让人倒胃口的恶心事罢了,我现在倒不急着收拾她,等她作够了再说,我只是看不惯那起子当面一套,背地里一套的嘴脸,这沈莞乔便是个中翘楚。”

    她这话算是一针见血,那些只看到沈莞乔美好一面的人自然觉得沈莞乔是天上的仙女,完美无瑕,但顾清惜却对她的另一面看得是清清楚楚。

    虽然现在顾清惜拿回了属于自己的郡主身份,也光明正大的走到了人前,却同时也被推上了流言风口之巅,但是,与自己同样处在风口浪尖的沈莞乔不但没有受到外面那些流言的影响,反而仍是一幅温婉娴雅,淡定从容的姿态,似毫不在意旁边那别样的眼光,只这份沉稳也让顾清惜感到这个对手着实不简单。

    她细细思索了一番,似从太后驾临册封自己郡主之位到如今,她还没有好好地与沈莞乔正面交锋过,更未曾见过沈莞乔失态失控时的模样,看来,沈莞乔在情绪掌控方面倒是个中高手,喜怒不形于色,叫人摸不清深浅,这样的人最是难以对付。

    就在她沉思时,突然被旁边的顾明语扯了扯衣袖才回过神来,便听到林若兰坐在对面,一脸骄傲鄙夷地看着自己:“贵妃娘娘,我看还是别要德阳郡主展示才艺了吧?这里坐了这么多夫人和小姐们,这要是传出去了可是会更加损害德阳郡主的名声,到时要是因着德阳郡主今日在这里闹了笑话而无人肯娶,那她不是要长伴青灯古佛一生,未免凄凉了些。”

    “这林若兰实在太过份了,清惜姐姐不管怎么也是正二品阶的郡主,她怎敢如此无礼熬慢?”顾明语听了气得不行,双手捏成拳头,那模样似恨不得想马上朝林若兰那些艳若桃李的脸庞招呼过去似的激动愤慨。

    裘清涟也感到惊诧莫明,这林若兰莫不是疯了?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如此有失礼数的话来,竟然还一幅洋洋自得的模样,难道脑子里装的都是粪水吗?同时,她也担心地看向顾清惜,被人如此羞辱,心里该是如何的难过委屈和愤怒?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重生盛宠:总裁的〕〔千亿宝宝:顾爷,〕〔后娘[穿越]〕〔英雄?我早就不当〕〔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枕上名门:腹黑总〕〔权路迷局〕〔宠妻无度:火爆总〕〔驭鬼邪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