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境帝国机械人修〕〔变身二次元美少女〕〔绝世神帝〕〔空间农女:彪悍辣〕〔甜蜜婚令:首长的〕〔恶魔住隔壁:小甜〕〔我本天骄:调教妖〕〔闪婚厚爱:偏执老〕〔斩龙〕〔都市王牌〕〔军夫请自重〕〔纤步摇〕〔隐婚100分:重生学〕〔末日风云录〕〔她的左眼能见鬼〕〔超强兵王在都市〕〔农家医娇:腹黑夫〕〔神背后的妹砸〕〔独宠一世:总裁老〕〔第一名门:甜妻太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037章 威胁
    “郡...公子,您想买什么?”想起方才下车时顾清惜的嘱咐,柬墨到了嘴边的话立刻改了口,她看着望着人潮惊叹的顾清惜不禁纳闷,皇上,太后和各宫娘娘们赏赐了那么多宝贝,这外面的东西郡主怕是还瞧不上。

    古人多注重礼数,一般稍富贵些家门的女子便不轻易出门,总是养在深闺里,怕让人瞧了,惊了,扰了因此而坏了女孩子家的名声。

    尤其像公主府这样的高门府弟便更注重这些,像沈莞乔和沈莞秀,若不是其他小姐下贴子邀请,轻易是不会出府,即便出府也要戴上面纱,罩上帷帽,披上斗篷将自己遮掩得密不透风,再派上层层护卫,婆子跟随守护着才会出门,即使是那起子有心想要坏人名声见到这等阵仗拦住,想要使坏也难。

    而贵为郡主出门却连个家丁都没带,只跟了两个随身侍侯的奴婢,这若是传扬出去,怕是有损名声,柬墨原本以为她是有要事要办,办完之后便会尽快回府,却不想此刻竟扮上了男子,大摇大摆地走在这街上,心里不禁隐隐有丝担忧。

    “谁说逛街就一定要买东西?四处逛逛不好吗?”顾清惜笑得狡黠,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她还是头一次出来逛街,加上昨夜意外收获的惊喜,此刻心情可用极好二字来形容。

    “可是,若是让别人发现,对公子您的名声不好。”柬墨没有忘记太后的交待,不免忧心忡忡地劝道。

    “发现又如何?若是你怕,便回车上等着便是。”顾清惜挑了挑眉,却是满不在乎道。

    柬墨怎敢任她一人走在这大街上,也知顾清惜定决心要做的事轻易不会改变,只得保持沉默,亦步亦趋地跟着。

    顾清惜见她这幅谨慎防备的模样,不禁感到好笑。

    三人逛了近一个时辰,也只走了整条街的一半路程,却是累得再也挪不动脚步,于是找了家看着还算气派的酒楼便走了进去。

    醉仙居伫立于东大街中间位置,面朝大街,倚着京都运河,可尽览河面风光,加之装修奢华,菜品在京城也是首屈一指,因此生意十分兴隆,还不到午膳时间酒楼三层位置便已尽数坐满。

    顾清惜蹭蹭地爬到三楼,见连个空位都找不到,不由吃惊:“生意这么好,这老板怕是睡觉都在做梦数钱!”

    “我倒是不知德阳郡主除了对下毒,整人感兴趣之外,还对银子也这么有兴趣。”身后,一道凉幽幽的声音突然响起,将顾清惜吓了一跳。

    她几乎不用转身,就能知道身后站的是谁。

    “我也不知道宸王世子除了喜欢偷看别人洗澡,毁人名节的嗜好之外,还喜欢站在别人背后偷听。”顾清惜转身,抬头冷冷地看着高出自己两个头还有余的顾长卿,半点也不示弱地还击了回去。

    顾长卿没想到她竟然能面不改色地提及那日的事情,就好像是发生在别人身上一般平静,不由愣了愣,随即却又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见他不怒反笑,顾清惜皱起了眉头。

    “没什么,只是经郡主这么一提醒,我突然发现你我竟有许多相似之处,这算不算得上是一种缘份?”顾长卿本就长得极好,加上与身俱来的尊贵威严之气,令他不管走到哪里都如同天下的太阳一般夺目耀眼,偏他平日里总是一幅冰冷严肃的模样,现下却露出极为温和,甚至嘴角还勾着一势不怀好意的痞笑,让顾清惜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待她明白过来顾长卿话中的意思时,不禁暗恼,这人难道是自己的克星吗?为什么他每次出现总有本事惹得自己情绪失控。

    深呼了口气,告诉自己冷静。

    “世子,乱说话之前别忘了我可是你的小姑姑,缘份这种词语怎是能随便拿来说的?你不怕别人误会,我还怕坏了名声。”顾清惜眼里含了恼怒之意,声音冷硬地警告道。

    “郡主也怕坏了名声?”若是以往,绝对无人敢这般言词锋利地对他说话,而这世上有胆对他下毒,又敢把他打晕吊在荒郊野外整整一天一夜的也只有她顾清惜一人,此刻,看到她神情恼怒,咬牙切齿的模样,不但没有半点生气,反而觉得十分有趣,便又继续道:“若是让外人知道堂堂的德阳郡主穿着男人的衣服招摇过市,这名声怕是要坏得更加彻底。”

    他这话里的意思只差没明说你顾清惜的名声本就不怎么样。

    顾清惜无视他讽刺和威胁的言语,冷冷一笑:“我的事情便不劳宸王世子费心了,世子有这份闲心,还不如管好自己,省得哪天再乱闯了别人的闺房,小心直接被...喀嚓!”

    说罢,她目光瞟向顾长卿腰身以下的某个部位,做出一个剪刀的手势。

    成功地看到顾长卿僵硬,震惊的脸色之后,抛下一个满意的微笑,潇洒转身离去。

    待他回过神来,顾清惜已不见踪影。

    顾长卿还是第一次遇到胆敢威胁他的女人,心里说不出是何种滋味,感觉好笑的同时,又禁不住在想她是不是在其它男人面前都这么作风大胆且毫不顾忌?

    若是如此...顾长卿心里不知为何,竟莫明地升起一股连他自己也说不清的怒意。

    顾清惜从醉仙居出来,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又看了看跟在身边一幅如临大敌的柬墨和宝笙,只得叹了口气道:“回去吧。”

    回到车内,顾清惜心思便转到了开铺子上面,不管时局如何变化,手中有银子才是王道,现下既有资金,又有太后和郡主的身份做后盾,日后多结交些权贵,做起生意来自然是顺风顺水。

    只是这开店并不像想象中那般容易,首先开什么样的店,进货渠道,店铺位置,以及经营店铺的人选,装修风格和客源都是问题。

    这些都需要详细计划,且做生意这种事情不宜声张,所以,实行起来是有些难度,必须要有个信得过的人才行。

    柬墨,宝笙,珠云,卷碧四人是太后所赐,肯定是不宜出去抛头露面。

    薛嬷嬷年纪大了,开店这种事情免不了奔波劳累,她怕是吃不消。

    至于清韵里的其它丫鬟和婆子,多数都是陈玉莲母女安排的,更加信不得。

    一时间没有合适的可信任的人选,顾清惜不禁蹙起了眉。

    “怎么停了?”宝笙疑惑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沉思。

    回过神来发现马车走到半路上不知为何忽然停了下来。

    “郡主,前面有个偷钱的乞丐被逮住了。”车夫老王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顾清惜皱了皱眉,声音清冷道。“那便绕路!”

    只是,马车刚转了个圈正要绕开走旁边的巷子,那个被围乞丐突然朝马车这边跑了过来,只是没跑出几步再度被人逮住。

    “救命,小姐救我。”

    稚嫩的求救声传到了顾清惜的耳中,令她再度皱眉。

    听这声音,显然还是个孩子,小小年纪不仅出来乞讨,还去偷窃?

    “你个死乞丐还敢跑,今儿个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还不快把钱袋交出来,小爷我打断你的狗腿。”

    听到外面的污言秽语,顾清惜眼中闪过一抹厌恶之色。

    “落到这群人手里,这小乞丐的命也算是完了。”因着路再度被挡,马车只好停了下来,宝笙掀开帘子一看,只见几个混混正在朝那扑到马车前求救的乞丐拳打脚踢。

    “郡主,咱们出来也没有个家钉卫跟着,奴婢怕这些人另有目的。”柬墨看了眼外面的情形,心虽不忍,却还是小心地提醒道。

    顾清惜点了点头,掀开车帘的一角看向外面。

    只见五六个穿着青衫的男子将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小乞丐围住拳打脚踢,嘴里还骂骂咧咧地吐出一些难听的脏话,那个小乞丐被打得蜷缩在地上只能抱着头,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宝笙说得不错,这个小乞丐很快便会被这些人活活打死。

    只是,这又与她何干,且不说今日这事正好发生在她回府的路上实在有些太过巧合,便是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如果做不了强者,便注定只有被欺负贱踏的命运,她即算救下一次这个小乞丐,那以后呢?

    有时,不必要的同情和怜悯只会将自己葬送于万劫不覆的地狱,譬如安平公主和前世的自己。

    顾清惜神情淡漠地收回视线:“让老王再调头,按原路返回。”

    马车又调了个头,外面依然传来那群人的打骂声,小乞丐的哀嚎声。

    柬墨和宝笙探出头从窗外望向后面,虽然,她们从小就在宫里见惯了类似这种残酷的画面,可眼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被人毒打,心里仍是不忍。

    “唉。”一声轻轻的叹息在车内响起。

    顾清惜挑了挑眉,看向柬墨道:“不忍心?”

    柬墨愣了愣才点头道:“奴婢起初以为这些人不怀好意,但是,现在看来是奴婢想多了,眼睁睁看着这孩子就这样被人活活打死,心中确实不忍。”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与你共赏落日余晖〕〔重生空间:慕少,〕〔夫人别跑〕〔后娘[穿越]〕〔一欢成瘾:慕少,〕〔帝仙妖娆:摄政王〕〔权路迷局〕〔新帝谋婚:重生第〕〔山村透视兵王〕〔爱上阴间小娇妻〕〔情嫂 (梁甜芬王飞〕〔放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