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桃夭记〕〔极品兵王〕〔你 我 他〕〔新帝谋婚:重生第〕〔EVE之回家的路〕〔末日现场调查〕〔电影世界大融合〕〔超品小厮〕〔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万古第一帝〕〔无限求生〕〔墨少蚀骨宠:甜妻〕〔我家客人你惹不起〕〔玄帝归来〕〔三国之巅峰召唤〕〔都市透视医圣〕〔终极狼魂〕〔凌天剑神〕〔超级电子工业帝国〕〔绝宠毒妃:魔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029章 试探
    刘管事暗叫不妙,面上讪讪地笑道:“陈姨娘说身子有点不舒服,便请了老爷过去。”

    “身子不舒服不是该找大夫吗?若是把病气过给父亲怎么办?更何况,陈姨娘不是禁足了么?若是让外面的人知道了,还以为咱们府上都是些没规没矩的,刘管事常在父亲身边伺侯,也得时常提醒着点儿,毕竟外面那些言官们可是一直盯着咱们府上呢。”顾清惜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且沈弘业是什么样的人,她心知肚明,若真有能耐,当初又何必攀着安平公主这棵大树坐上正一品右丞的位置,如今在朝十几年,却毫无建树,那些言官多次弹劾,皇帝怕是早就生出厌弃之心。

    偏沈弘业还不自知,被个姨娘迷得头昏脑胀,竟将在太后面前说过要禁足陈玉莲半个月的话都抛诸脑后了,这要是让那些言官知道了,这官位怕是也别想要了。

    刘管事跟在沈弘业身边多年,自家老爷什么德性他自然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又经顾清惜这么一提醒,整个人打了个激灵,不敢敷衍,连连点头。

    顾清惜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朝柬墨使了个眼色便往后院走去。

    柬墨从袖袋里掏出一张银票,悄悄地塞进刘管事的手里,又低声道了句:“刘管事,郡主让我跟你说,老爷的事就劳烦你多注意着点,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可千万记得捎个信儿。”

    刘管事赶紧收起银票,笑呵呵地应了:“柬墨姑娘放心,我知道郡主才是这府上正儿巴经的主子,自然有什么事都会向郡主禀报的。”

    柬墨打发了刘管事,刚追上顾清惜,便见她突然停下了脚步。

    “郡主,怎么了?”

    “刚才刘管事说荣王世子他们也来府上了?”顾清惜若有所思,眼底隐隐有算计之色闪过。

    柬墨和薛嬷嬷有种预感,她们家郡主这是又想算计谁了。

    “这个时候,二妹和三妹应该在琴房练琴吧?”顾清惜看着两人问道。

    “是的。听说四国盛会快要到了,二小姐和三小姐想在盛会上拿些彩头,也是一个极好扬名的机会。”薛嬷嬷自从成为了顾清惜身边的管事嬷嬷之后,便将这府上的事情打听得清清楚楚。

    “走,咱们去看看。”说罢,转身便往回走。

    三人刚走到琴房外面,便听到里面铮铮的琴声流泻出来,十分动听。

    顾清惜走到门口,停了片刻,直到琴声停下,才拍手道:“二妹弹的真是好听。”

    沈莞乔见到顾清惜时,显然愣了一下。

    自太后驾临那一日起,沈莞乔便一直没有见过她,今日突然见她不再疯傻,一身锦绣华服,凝脂白雪般的脸上脂粉未施,眉若远山,明眸善睐,两颊笑涡霞光**,即便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便是盛颜仙姿,流光溢彩。

    沈莞乔心里被针扎了似地,嫉妒得发疼,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顾清惜长得极美,但往日里她总是污晦痴颠,便没有在意那些,只想着她连唯一的庇护都不在了,注定会被自己踩在脚底下永世不得翻身,可没想到啊!她竟然被胜利的喜悦冲昏了头脑,竟给了她出头翻身之机。

    想到她如今与自己平起平座,不,她是嫡女,身后还有太后为她撑腰,可自己即算是郡主却仍摆脱不了庶出的身份,心里恨得滴血。

    可脸上却仍是要保持着最谦和温婉的笑意,起身:“妹妹技拙,让姐姐看笑话了。”

    “妹妹太谦虚了,姐姐我还从未听过如此动听的曲子,岂会笑话妹妹。”顾清惜脸上的笑意淡淡的,看似在夸奖,实际上只有她沈莞乔自己才能体会这其中的深意。

    果不其然,沈莞乔脸上的笑意凝住,神色阴郁起来。

    “姐姐来可是有事?”沈莞乔袖中的手捏了捏,再度扯出一抹笑意问道。

    “哦,也没什么事,只是方才去见宸王世子,回来时听到琴声,想起以前进不来,现在可以进来了自然就过来瞧瞧了。”顾清惜状似不经意地说道,目光却有意无意地看有沈莞乔与一直站在旁边不吭声的沈莞秀,果然,提及宸王世子,这两人脸色瞬间有了变化,甚至连她后面有意掀起的旧帐也没听进去。

    “姐姐说宸王世子来了?可是有什么要事?”沈莞乔小心试探地问道。

    “这个我便不知道了,只知道就连荣王世子,和王世子和怡王世子也都来了。”她说完,又瞧了两人的脸色,却都有点心不在焉。

    “本以为这里有什么稀奇的,原来也不过如此,走吧,回清韵。”顾清惜打量了这琴房一眼,凉幽幽地说完转身便离开了。

    沈莞乔却是脸色红了又白,袖中的手紧紧捏成拳头,看着顾清惜离开时的翩然背影,眼底多了一抹深重的怨恨。

    “二姐,方才她说宸王世子来了,这话该不会是骗我们吧?”待顾清惜离开,沈莞秀立刻上前问道,提到宸王世子时,眼睛都泛着亮光。

    “这种事情随便找个奴才一问便知真假,有何好骗的?”沈莞乔倒是不担心顾清惜骗自己,而是在想她特意跑来琴房告诉自己四位世子都到府上的意图。

    “那我现在就去前厅。”沈莞秀顿时面露喜色,摸了摸发间,又拉了拉衣裙就准备往外面跑去。

    沈莞乔这才察觉她的不对劲,一把拉住她道:“你这是去做什么?”

    “当然是去见宸王世子。”沈莞秀生怕顾长卿走掉,急着想要挣脱。

    “你喜欢宸王世子?”沈莞乔的脸色变得难看,双眼更透着一抹冷意。

    沈莞秀心思全都在前厅的顾长卿身上,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神色,想到顾长卿英俊不凡的身姿,不由脸红地点了点头。

    “三妹,你怕是傻了,就凭你的身份也想嫁给宸王世子。”沈莞乔最恨别人跟自己抢,即算是亲妹妹也不行。

    “二姐,你这是会么话?我为什么就不能嫁给宸王世子?娘都说了,父亲很快就会向皇上请旨也册封我为郡主。”沈莞秀脸色也不好看了,对沈莞乔的语气也生硬了几分,想到当初娘对她的承诺,不禁又有些得意。

    “郡主?我真不知道三妹你是太傻还是太天真,如今有了顾清惜,别说是当郡主,就是这辈子我们都要顶着庶女的身份被她压下一截。”沈莞乔冷笑,看着沈莞秀的神情冰冷而讽刺。

    “不可能,娘答应过我的。”沈莞秀嘴上虽不信,可是心里却明白自己二姐的话说得没错。

    若顾清惜还如从前那般好欺负也就罢了,偏偏她如今变得这般强势,又仗着太后的宠爱和那块金牌,在这府里的势头是一日高过一日,就连平日里最宠爱姐姐的父亲也有偏向顾清惜的势头。

    “三妹,别怪我没提醒你,只要有顾清惜在一天,你我就不会有出头之日,即便是日后嫁人,也休想如意,更别说是嫁给宸王世子,就凭你如今的身份,即便是做个世子侧妃都不可能。”

    沈莞乔这话为的就是挑起沈莞秀的恨意,好借着她的手去对付顾清惜,二则是想打消她对顾长卿的那点心思,到时沈莞秀和顾清惜谁赢谁输,她都能坐收渔翁之利,至于什么姐妹亲情,那也不过是可以令她成为人上人的铺路石而已。

    沈莞秀已经被陈玉莲宠坏了,当她面对亲姐姐的挑拔,心里便将顾清惜视为是阻挡她嫁给顾长卿成为宸王世子妃的眼中钉,肉中刺,心里除了嫉恨再也想不到其它。

    “顾清惜...你这个贱人,我要你不得好死。”沈莞秀神情十分怨毒,带着浓浓恨意的声音从她美丽的双唇间迸出,令整间琴房都充满了令人恐怖的气息。

    沈莞乔见到她这幅神情,勾起唇,轻轻地笑了,若是沈莞秀此刻还有半分清醒,必定能看到她嘴角那抹残忍的笑意。

    回到清韵,薛嬷嬷才好奇道:“郡主,方才为何要特意跑去告诉二小姐和三小姐几位世子到府上的事情?”

    “你以为陈玉莲处心积虑想要除掉我是为了什么?”顾清惜似笑非笑道。

    “为了将公主府占为已有,老爷到时候再请旨把公主府变成右相府,陈氏为老爷生了一儿两女,身后又有玉将军府撑腰,自然会成为名正言顺的右相夫人,甚至被封诰命夫人都极有可能,大少爷,二小姐和三小姐也由庶变嫡,自然能谋得一门好亲事。”薛嬷嬷思量了半会儿,便沉着脸回答道。

    “你只说对了大半部分,陈玉莲已经让沈莞乔成为了柔宁郡主,接下来她还想让沈莞秀也成为郡主,目的便是想让两个女儿成为世子妃,不管将来嫁给四位世子中的谁,都极有可能成为未来的太子妃,甚至是皇后,即算不成,那也是位亲王妃,世袭罔替,荣华富贵享用不尽。”顾清惜仍记得那日陈玉莲和沈莞秀在印月里说的那些话,再从方才试探那两姐妹来看,自己所猜十有**是正确的。

    只不过,沈莞乔和沈莞秀似乎都钟情于顾长卿,这倒是令她感到十分意外。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国民男神:九〕〔杀神叶欢〕〔沈娴秦如凉〕〔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霍长渊林宛白〕〔放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