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瞳毒师〕〔机甲战士没有爱情〕〔娇俏小傲凰〕〔北冥仙尊在都市〕〔顶级天王〕〔造反成功后〕〔妙医鸿途〕〔重生奔腾年代〕〔婚妻已定:总裁,〕〔丑妃虐渣不从良〕〔龙都兵王〕〔将军在上:刁蛮娇〕〔1号娇妻:乖乖受宠〕〔矩阵游戏〕〔功夫小房东〕〔极品仙尊混都市〕〔金牌甜妻,总裁宠〕〔送个快递到诸天〕〔夜洛无声〕〔爱欲横流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017章 夺(三)
    此刻,她还不知自己所住的清韵现在已经变成了顾清惜的,更不知这些年来顾清惜一直在装疯卖傻,脑海里只盘旋着一个疯女也成了郡主,竟与她平起平坐,心便生出一股子说不出的怨愤。

    太后此番出来并不是回宫,而是径直去了清韵。

    当太后走进清韵时,沈莞乔起初很是惊愕不解,当她接触到陈玉莲那着急的目光时,心里猛地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很快,她便听到太后道:“云嬷嬷,命人将这里所有的东西全都换掉,惜儿定不喜欢别人用过的东西,再从哀家的库房里把那几件宸王进贡的林原大师亲手打造金丝楠木的家具送来,惜儿说她喜欢饮茶,传哀家懿旨,把今年进贡的雨前龙井,大红袍和六安瓜片全都赐给惜儿...。”

    自进了清韵,太后想到什么便一一吩咐了,亏得云嬷嬷这么大年纪记性善好,全都记下并立刻吩咐下去。

    虽然这一趟出宫,太后发了好一通火,但同时云嬷嬷也感到太后见到顾清惜之后激动欣喜的心情。

    太后的话虽不是圣旨,却是连皇帝都不敢违抗,沈弘业一声不吭地站在旁边听侯吩咐,陈玉莲脸都绿了却什么都不敢说,沈莞乔眼睁睁地看着禁卫军驱使着公主府的家奴将她屋里一应物什全都搬出了清韵院外。

    “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趁太后上得三楼查看之际,沈莞乔走到沈弘业面前,着急地追问道。

    沈弘业脸色一黑,没好气道:“怎么回事你没看到?太后要让你大姐住进清韵,至于你,当初是你说那印月适合疯子修养,也能让阖府安宁,太后有令,谁让你大姐住进印月的,谁便住进去。”

    “怎...怎么可能?”沈莞乔双腿一软,精致美丽的脸庞瞬间变得苍白难看。

    “老爷,你真打算让乔儿住进那印月?你也瞧见了,那里怎么能住人?咱们乔儿可是堂堂郡主,住进那种地方岂不是要让整个京城笑话?”陈玉莲瞪大双眼,又惊又急,言语中更多了几分对沈弘业的怨怪。

    沈弘业今日在大殿上就被皇帝训斥他不作为,弄得在群臣面前很是没脸,不想刚下朝便又被家奴告知太后驾临,赶回来又遇到让他更为头疼恼怒的事情,心里已经是怒火翻涌,现在又听到妾和女儿怨怪的言语,心火一下子又被挑了起来,脸上露出嘲讽怪异之色道:“不能住人?惜儿不是也住了这么些年。”。

    只是两个时辰的功夫,清韵里被便搬空,紧跟着一大批物什从宫里运了过来,太后全程指挥布置。

    云嬷嬷站在一旁甚是惊愕,太后年逾八十,自安平公主病亡后,便不见太后有过如此旺盛精力。

    顾清惜被送到清韵时,天仍亮堂,太后又亲见她服下一剂汤药之后,方才起身回宫。

    太后回宫不久,宫里便下来了册封的圣旨以及大批赏赐,除了太后之前在印月说的那些赏赐,皇帝与皇后,以及各宫娘娘也分别送来了许多赏赐。

    当沈弘业看着那一拔拔从宫中送到府上的赏赐全都搬进了清韵,脸色深沉得喜怒难辩,陈玉莲在望春里来回踱步,显然很是焦急。

    不一会儿,明嬷嬷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到坐在椅子上神色郁郁的沈莞乔,又见一脸怒急焦虑的陈玉莲,到嘴的话又缩了回去。

    “姨娘...”

    陈玉莲见明嬷嬷回来,立刻追问到:“怎么样了?”

    “信已经叫人送出去了。”明嬷嬷点了点头,并没打算将方才经过正厅看到的场面告诉陈玉莲,生怕这个时候刺激了她。

    “那就好,那就好,乔儿,你舅舅很快就会班师回朝,到时候她顾清惜即算有太后撑腰又能如何?”陈玉莲这才稍稍地松了口气,半是自我安慰道。

    然,坐在椅子上的沈莞乔却像没听到似的,一个人沉思不语。

    明嬷嬷见她并没有再问其它,也顿时松了口气,正要退下,却听得外面一道娇脆惊急的声音传了进来,心里暗道不妙。

    “娘,到底是怎么回事?”沈莞秀人还在院外,但声音却已经传进了屋里。

    陈玉莲走到门口,便见她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完全没有了往日的优雅娴淑。

    “咋咋呼呼地做什么?”陈玉莲正在火头上,见女儿完全不听自己往日的叮嘱,不由更加恼怒,沉着脸斥责道。

    “娘,你这个时候怎地还有心思凶我。”沈莞秀一路走来,火气并不比陈玉莲小,尤其想到从来被她踩在脚底下的人摇身一变成了郡主,不禁怒从中来,恨不得立刻去杀了顾清惜。

    “大姐,你的清韵都被那小贱人抢走了,怎地就能安稳地坐在这里?为何不去抢回来?”沈莞秀显然被气昏了头,忘了沈莞乔的郡主身份,竟厉声质问起来。

    沈莞乔眉头一跳,目光倏地一冷,嘴角勾起嘲讽的笑意:“抢?她如今有太后撑腰,我要如何去抢?妹妹莫不是糊涂了?我可不是大姐,这话若是让有心人听到了说不定便治你个不敬嫡姐,目无尊卑之罪。”

    沈莞秀满身的怒火像是被兜头淋了一桶冰水似的,瞬间清醒过来,可想到自己如今连个人人都能欺负的傻子都不如,眼底仍有怒火燃烧。

    “我不甘心,怎么会变成这样?原本她不是要死了吗?怎么会一转眼就变成了郡主?还得了那么多赏赐,我刚刚看到皇上不仅下了圣旨,且她的郡主之位还入了皇室宗牒,我听李嬷嬷说她往后还有可能被册封为公主;皇上,皇后和各宫娘娘更是赏赐了好多好多宝贝,同样是郡主,姐姐,为何你就要这样被她比下去?凭什么?她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傻子,怎能与你这京城第一才女相比?她不配,不配。”说到愤恨之处,沈莞秀几乎是咬牙切齿,目含恨意,模样似要吃人般凶狠。

    “什么?入了皇室宗牒?连皇后和各宫娘娘也给了赏赐?”陈玉莲脸色青白交错,十分难看,神情明显震惊和不甘。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恭喜您成功逃生[快〕〔今天也很喜欢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