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牛传人〕〔快穿:吾儿莫方〕〔五胡明月〕〔天赐我神剑〕〔一号红人〕〔掌家小农女〕〔将军娘子喜种田〕〔大仙官〕〔唐门毒宗〕〔海贼之无限手套〕〔星海图书馆〕〔东晋北府一丘八〕〔绝对虚构〕〔新亡命三国〕〔网游之月球战争〕〔官钗〕〔王牌兵王〕〔圈套男女〕〔枭后〕〔画满田园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014章 谋(四)
    半个时辰过来,两位太医全都诊脉完毕,又交头接耳讨论了一番,才由王太医道:“禀太后,大小姐因伤而引发风寒高热之症,并中七日醉兰之毒,臣与张太医并未诊出大小姐有疯傻之症。”

    听得太医如此断言,陈玉莲心急道:“会不会是因为发热或者中毒所以诊不出?”

    王太医与张太医听完,脸色嗒啦一下沉了下来,十分不悦道:“若是不信,大可请其它太医过来再诊,太后在此,我二人岂能信口胡说?”

    太后暗自松了口气的同时,脸上一寒,面目威严,手猛地拍向床面,发出沉闷的响声:“陈氏,现在你还想如何狡辩!”

    陈玉莲一抖,跪了下来,不停磕头,目光含泪,神色凄楚道:“太后,贱妾冤枉啊,贱妾决无谋害大小姐之心啊!”

    顾曦在一旁冷眼瞧着,心里更是泛起冷笑,她是越发越期待接下来在这里的日子,有人曾说过,最痛苦的死法不是马上了结一个人,而是让那人知道自己的死期,却无力挽救,每天在恐惧与绝望中慢慢濒临死亡,而她觉得,让一个人尝到从天堂跌落地狱,同时慢慢折磨,让她眼睁睁地看着曾经得到的一切全都被人抢走,最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才是最痛苦的死法。

    “沈弘业,惜儿也是你的女儿,现在她身中巨毒,你打算如何?”太后已经懒得理会陈玉莲的哭喊,只觉得厌烦至极,于是目光寒厉地转向了站在一旁声也不吭的沈弘业。

    “敢对惜儿下毒,臣立刻命人全府搜查,定找出那下毒之人,严惩凶手!”沈弘业神色凛冽,目露愤色,咬牙信誓旦旦道!

    顾曦靠坐在床上,看着沈弘业假惺惺的作态,神色淡淡,脑海里恍惚闪过一些刻骨锥心之痛的往事,手掌缓缓握紧,嘴角却勾起了一丝温婉恬淡的笑意。

    太后久居深宫,自然也看得明白沈弘业的假心假意,嘴角缓缓冷笑,道:“你这府里的人哀家信不过,还是由云嬷嬷带人去搜,两位太医从旁协助。”

    沈弘业弄了个没脸,尴尬地站到一边。

    云嬷嬷与王太医领着几名女官,宫婢以及八名禁军侍卫离开。

    张太医则留下来开解毒退热症的方子,待方子开完,目光落在桌上的那碗叟饭上面,端起来嗅了嗅,被刺鼻的气味冲得皱起了眉头,许久,并未查出端倪,正要将碗放下,却听到太后一声“慢”。

    屋里人都凝息禀神,就连陈玉莲跪得双腿没了知觉仍纹丝不动,听得太后这声“慢”字,顿时如临大敌,惊恐难安。

    “这碗饭是谁送来的?”太后的目光落在饭碗里面那几根发黄的菜叶上面。

    旁边,月容自知道来人是太后之后,便一直站在角落,心里害怕得紧。

    听到太后问话,脸猛然煞白,抖抖索索地跪了下来:“禀太后,这碗饭是奴婢奉命送来的。”

    “奉命,你且说说是奉谁的命?”太后声音陡然一扬,却是凌厉无比,叫人没由来的胆颤心惊。

    “奉...奉,奴婢也不知道。”月容抖如筛糠,却不肯招认,她是极聪明的,这些年来她在顾清惜身边侍侯多年,一直对其凌辱打骂,今日才知顾清惜这些年来不过是在装疯卖傻,顿时面如死灰,如今有了太后撑腰,她更知命数难测,但同时更清楚,若是招出陈玉莲,怕是会死得更快。

    然她不懂,太后这话却是一个陷阱,这公主府现如今掌权的是陈玉莲,除了她还有谁能下得这样的命令?

    “来人,把这个贱婢拖下去重打五十大板。”太后发沉的声音有种说不出的寒意,五十大板无疑是要了月容的命。

    月容大哭,不停地磕头:“太后饶命,奴婢是真的不知道啊!”

    外面的禁卫军听到太后命令,立刻冲了进来将一团布塞进月容嘴里就要拖出去杖责。

    “太后,惜儿求您别惩罚月容可以吗?”

    太后不解:“惜儿,你太善良了,外祖母这是要替你出气,这个贱婢往日里定没少欺凌于你,你为何还要替她求情?”

    顾曦却是浅浅一笑:“太后,月容不过是个丫鬟。”话说得隐晦,也并不否认月容往日对她的欺辱,却更指出要害,没有主子指使,一个丫鬟又怎敢做出这些以下犯上,刁奴欺主的事情出来。

    太后眉心一蹙,道:“谁说哀家的外孙女傻?这般聪慧,倒是哀家糊涂了。”

    话落,指着那碗叟饭,神色怪异地看向跪在地上的陈玉莲道:“陈氏,把这碗饭一粒不剩地给哀家吃下去。”

    陈玉莲猛然抬头,从来过着锦衣玉食的她看着那碗叟饭,顿感恶心反胃,如今太后命她将这碗饭菜吃下去,她不敢违抗,心里却是千般抗拒。

    她目光凄楚哀婉地看向沈弘业,希望他能向太后求情,对方却是将头扭向一边,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她心里气恨至极,泪眼朦胧地接过宫婢递过来的叟饭,闻到刺鼻的酸臭味道,差点当场呕吐出来。

    “太后,这叟饭确实委实难以下咽...不如从轻处罚吧。”顾曦见陈玉莲端着那碗饭泪水琏琏,迟迟不肯吃下去,一脸为难地求情道。

    太后偏过头,看向顾曦,见她眼眸清澈如泉,明明神情柔弱,但眉眼间波光潋滟,叫人不禁晃神心迷。

    这孩子因无人依傍,受尽欺凌,隐忍至今,无疑她是聪慧而坚忍的,她算准了自己对她母亲的愧疚,也算计了今日这一切,几十年来深处宫禁,经历了勾心斗角,也曾为了帮助儿子夺得帝位而命悬一线,怎会看不出她的这些小心思,但谁让她是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唯一留下的血脉?看到这孩子,就像是看到了当年的柔儿,她自然要达成这孩子的心愿。

    陈玉莲听得顾曦此话,满心以为太后真会从轻处罚,哪知,接下来听到的话却让她吓得当场晕死过去。

    “这叟饭若是委屈了陈氏,那就杖责五十大板以示警告吧!”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顾轻舟司行霈〕〔爱已入骨,情难断〕〔纨绔医妃:世子强〕〔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