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邢烈寒邢一诺〕〔训练为王〕〔痞子圣尊〕〔特工狂妻:暴君总〕〔从课本走向历史〕〔宠婚公式:娇妻,〕〔竹马心尖宠:青梅〕〔天生宠儿:神兽来〕〔总裁宠妻:北爷悠〕〔天玩缔世〕〔七塔之上〕〔电影世界穿梭门〕〔活在民国〕〔重生影后:墨少,〕〔重生之资本巨鳄〕〔都市之修真归来〕〔都市极品神龙〕〔一拳超人之帝王引〕〔我的绝世美女校花〕〔隐婚娇妻:老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005章 争锋相对
    今日,既然让她活着出了长留宫,风意潇接下来是该替公主府中那些强占了原本就该属于顾清惜一切的人担惊害怕了,首当其冲,她便是要拿回被阮萦舞抢走的郡主之位。

    顾曦嘴角不禁逸出一丝冷笑,在这安静得可怕的马车内,让人瞧着要有多怪异便有多怪异。

    “你今日真是愚蠢,就算找死也该想想公主府的名声。”风意潇瞧见她嘴角那抹冷笑,心里头闪过一抹惊讶之色,面上却仍是冰冷和责怪。

    “名声?你何不直接说是怕坏了沈莞乔的名声?风意潇,你既然如此喜欢她,自去向皇上求了圣旨将她娶过门便是,虽说她是妾室所生,但以她如今的郡主身份,也配得起你左相的身份,即便是风国公也无话可说,毕竟你也不过是风国公府的庶子,承袭爵位是怎么也轮不到你头上的,你能取个郡主进门,风国公应当是很乐意的,如此不是皆大欢喜?”

    顾曦轻笑,因疼痛,语气缓慢稍滞,却是字字如针,毫不留情地刺进了风意潇心底最深的痛处。

    风国公府是风意潇这一辈子永远也无法摆脱的魔咒,即便他考取功名,博得皇帝重用,年纪轻轻便当上了当朝正一品左丞,如今皇上更赐了他一座豪华的府邸,可不管他有多出色,多受皇帝器重,外人总会将风国公府与他捆绑在一起。

    至于沈莞乔即便抢了她的郡主之位又能如何?

    照样摆脱不了低jian的庶女身份,尤其还是一个入赘女婿养在外府的小妾所生,即便她身后还有一个玉将军府,但陈玉莲当年放着人家好好的正室不当,偏委身去做沈弘业的小妾,而在安平公主下嫁前,陈玉莲便已与沈弘业si通生下了庶长子沈文焘而被玉府赶了出来,这事早已成了整个京中权贵圈里的笑柄。

    以至于陈玉莲以及她所生的三个儿女不管走到哪里都会被人背后指点议论。

    也亏得安平公主大度,若换成是别家的主母,早已叫人暗中将这等不要lian的xia作东西处置了,更别说安平公主那般尊贵显赫的身份,即使身为左丞的沈弘业也不敢对她的决定说半个不字。

    偏偏安平公主太过仁慈,不但容忍了这样的丑事,还让沈弘业将陈玉莲及三个儿女接进公主府,却不想引狼入室,害死了自己不说,也连累自己女儿差点丧命。

    顾曦自醒来后便承了顾清惜的所有记忆,对她以前的种种遭遇有种同病相怜之感,心里的恨意愈发浓烈。

    她素来好强,风意潇偏在这时对她出口教训讽刺,她哪是这般轻易受人欺负,索性踩着风意潇的痛处,连带着将沈莞乔也搭了进来好好打击讽刺一番。

    风意潇在官场几年,早已练就喜怒不形于色,可今日却被顾曦这翻严词厉语挑起了前所未有的滔天怒火。

    他的拳头攥紧,咬牙切齿,目光阴冷地紧盯着顾曦,那模样,几乎让人有种他可以将人生吞进去的恐怖。

    风意潇最痛恨的便是风国公府,偏风国公又是他的父亲,以至于满腔的怨恨无处发泄,若是往常,他定能察觉顾清惜不同以往的变化,但此刻,他的理智被愤恨取代,拳头捏得喀喀作响。

    “顾清惜,谁给你的胆子敢这样跟我说话。”风意潇的声音阴冷至极,危险之气顿时充斥于车内。

    “难道是我说错了吗?风相大人竟这般动怒,若是让二妹瞧见了可是要吓坏的。”顾曦故作惊讶,眼角眉梢十足的挑衅。

    他不就是最喜欢沈莞乔那幅圣洁善良,单纯无辜,似能普度世人的作派么?平日里对她可是一句重话都舍不得说啊!

    以前的顾清惜满心恋慕风意潇,对他唯命是从,不敢有半分反叛,风意潇说东她便不敢往西,外人都道她是个花痴傻女,而顾清惜的作为也一度令风意潇感到厌恶且不耐,不想短短几日,这个女人竟似吃错了药般胆敢不怕死地直戳他的痛处。

    “我倒是不知你这张嘴竟越发地伶牙俐齿了,既如此能说会道,你的郡主之位又何故会落到莞乔头上?”风意潇深吸了口气,压制住心头怒火与震惊,冷笑道。

    顾曦听了,只淡淡地朝他翻了个白眼,将手伸到背后,咬紧牙关,便是用力一拔。

    箭被拔出来的同时,血水溅了出来,车壁上留下几处血印,触目惊心。

    她疼得紧靠在车壁上大口喘息,冷汗顺着额间淌落下来,双手因疼痛而痉nuan曲张。

    风意潇瞧见这一幕,眼底的冷意再次被震惊替代。

    今日的顾清惜实在太过反常了,虽然六年前便知道她一直在装疯卖傻用以自保,可印象中的顾清惜胆小懦弱,人前人后装疯卖傻,就连奴才都可以随意欺负贱踏,却不敢吭半句声,何曾出现过现在这般冰冷强硬的神情?更不曾坚忍如此,方才拔箭时可是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顾曦咬紧牙关忍痛将裙子撕下一块包所伤口,待这一系列动作完成,她才无力地靠在车壁上看着风意潇。

    “风意潇,你刚才那句话真是可笑。”她说话间,唇角同时勾起一道嘲讽的冷笑。

    风意潇心火再度挑起,只是,不待他发难,马车已停了下来。

    顾曦掀开车帘,瞧着眼前这座富贵豪华的大宅子,门前两座高大的石雕麒麟镇宅,朱红漆成的大门一双衔着门环的神兽椒图,门檐上“安平公主府”五个烫金大字在灯笼烛火下极为显耀。

    有多少平民百姓羡慕着生活在这座豪华大宅子里的人,他们吃剩拿来喂猪喂狗的残羹剩饭也比普通人家饭桌上的吃食要好上几十倍,里面的丫鬟仆人也比一般富贵人家的主人们穿得还要体面,可是谁又知道,就是这座大宅子里唯一的,真正的主人却过着比狗还不如的日子?

    父亲厌恶,姨娘欺凌,庶兄庶妹个个都恨不得她早点儿死掉,就连这府里的奴才也敢踩在她头上作威作福。

    可是,这样的日子到今天为止,日后若有人再敢欺负她顾清惜,定叫他们生不如死。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