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痞子先生〕〔次元逃亡记〕〔神骨镇天〕〔北斗帝尊〕〔亿万宠妻:入骨相〕〔修仙小村医〕〔叶哥的传奇人生〕〔娇宠童养媳:七爷〕〔遇见我,算你倒霉〕〔惹火萌妻:总裁老〕〔重生之一剑惊仙〕〔超级忍者系统〕〔变身二次元美少女〕〔满级账号在异界〕〔女帝的大内总管〕〔我成了地球总监〕〔末世之老大你军少〕〔白夜宠物店〕〔网游之亡者征途〕〔妖孽医圣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001章 身陷险境(一)
    疼,一种五脏六腑都要碎裂的疼痛,她睁了睁眼,只见一片影影绰绰。

    看不真切,就像是在做梦,梦里的主人公令她感同身受,又或是梦中人与自己有着极为相似的经历,她甚至弄不清梦到的是自己还是别人。

    耳边,传来一阵低低沉沉的轻笑,令她极度不悦!

    顾曦脑袋猛然一炸...她难道没死?可飞机爆炸即算不被炸成碎片,那几万米的高空也能活活摔成肉泥啊!

    现在,又怎还会感觉到疼痛?方才那笑声也不像是幻觉!

    若是没死,自己现在又身处何地?

    耳边的声音越发清晰,她虽有疑惑却冷静下来细听着周围的动静。

    “爷,这名女子方才试图从断崖攀上来偷kui,被属下发现打落崖底,现在已经...昏...过去了。”说话的人单膝跪地禀告,目光落到旁边的女子,看到那微眨的眼睫似有苏醒的迹象,心底疑惑顿生,到了嘴边的死字转瞬改成了昏字。

    “哦?”一道邪邪的声音响起,透着一种惊讶之色:“林盖,你醉了,对一个敢偷kui爷们洗澡的yin妇竟也会手下留情。”

    被称为林盖的男人听到这话,在这热气蒸腾的泉池中,背上冒出丝丝冷汗。“属下该死。”

    “罢了,你且退下。”一道威严却慵懒的声音响起。

    “啧啧啧!这女人是然从断崖攀上来偷kui,大哥,林盖那么厉害的武功怎地就没有把这女人打死?”那道邪邪的声音再度响起,声音里透着一种视人命如草芥的不屑与残忍,很难让人相信这话是出自位俊逸,面容却还透着稚气男子之口。

    “四弟,你应该说这女人怎地没有摔死才对。”旁边,一道凉凉的声音道,语气透着嘲讽,俊美的脸庞,眉目间透着一股邪肆与冷漠。

    “这个人...大哥,打算如何处置?”一直未曾出声的顾长卿问道,征询的声音带着一丝犹疑,幽沉深邃的目光落在顾曦身上不知想些什么。

    地上这个女人身形瘦弱,虽着锦衣却头发乱糟糟的,面颊脏污不堪看不清真容,也不知是谁家的女儿如此愚蠢,妄图从断崖进入长留宫,简直就是找死。

    “二弟,这人是你身边侍卫发现的,不是该由你来决定么?”顾沐尘手中捏着一只白玉杯盏,凉薄的目光落在杯中的琼浆玉液上,却是正眼都未瞧地上的顾曦,将问题又抛回给顾长卿。

    顾长卿目光陡然一黯,微垂的眼帘下划过一道冷意,却是转瞬即逝。

    躺在地上的这个女人虽然脏乱得瞧不出模样,但那一身名贵只宫中才出的贡品云绫锦却昭示着她的身份,定是一品公卿家的嫡出女儿们才能穿着,再思量下,整个京城唯独已故的安平公主与右相沈弘业所生的嫡女是个痴儿,整日疯疯癫癫地追在左相风意潇身后说要嫁予他做妻。

    而今日,长留宫的清风台被他们四大王府占了,那风意潇此时恰巧便在对面的明月台里风花雪月。

    大哥真是好谋算,瞧出了此人身份,便将这个难题扔给了自己,若不处置便有损四大王府声威,处置了又是在打沈弘业脸面,更是对已故的皇姑奶奶安平公主不敬,而地上这个疯女人论起身份,他们四人还得恭敬地称上一声姑姑。

    顾长卿心里有了计较,面上却是不露声色,沉稳淡笑道:“何不让三弟四弟一起拿个主意?”。

    话才落,眼底已隐有不耐之色的顾景南露出一抹恶毒的笑意:“此事好办,不如赏给二哥的那些侍卫们尝个鲜,也不枉费他们抓住这人的功劳。”

    顾长卿听闻,心里升起一股冷意,他知四弟素来事事以大哥为尊,和王府素来以荣王府马首是瞻,看来,大哥与四弟今日是存了心想要借此事打击自己与宸王府了。

    幽暗难辨的目光落在仍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顾曦身上,这个女人的身份,也确实棘手。

    一旁的怡王世子顾逸辰只冷眼旁观,无意理会。

    今日之事不管如何,都与他怡王府没有半点干系,若是因为这个女人引来荣王府与宸王府争斗,他自然是乐得瞧出好戏,坐收渔翁之利。

    “林盖,爷的话你没听到?”顾景南不给顾长卿半点反口的机会,提高了声音,带着一丝凌厉的狠色道。

    退下去的林盖迅速地领着七名侍卫上前听令。

    顾曦仍在昏昏沉沉之中,本欲暂时装昏待看清情况再做决断,可现下的情况显然已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来不及思考自己身处何地,身边那些声音又是出自什么人,耳边便听到邪笑:“一个傻子也敢肖想爷们的身体,既如此下jian,便赐予你们取乐罢!”

    刹那间,顾曦脑子里只闪过一个劲爆的词汇“qun*p!”

    林盖瞧了眼地上恶心脏乱的女人,眼底涌现厌恶之色,只是恰到好处地被微敛的双目掩饰。

    主子们的吩咐,他不敢不从,这该死的脏女人也实在命大,那样高的悬崖掉下去也没将她摔死。

    他领着几名侍卫,将顾曦团团围住。

    “拖下去。”

    其余侍卫听命,立刻上前就要将顾曦拖下去。

    顾长卿目光渐冷,看向仍躺在地上的顾曦,眼底瞬间染上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顾曦脑门轰地炸响,一种羞辱和愤怒的情绪猛然冲击心头,这到底是些什么人?他们凭什么主宰一个人生命与权利?又凭什么说出这样狂妄嚣张的话?

    赐予?哼!她顾曦可不是任人揉nie的软柿子。

    也不知是哪里突然涌上来一股劲,整个人就像是被灌入了源源不断的能量,脑子里有些动作恍然闪过,就好像对那些动作早已烂熟于心。

    睁眼之际,她一个闪电般翻身,几脚连环旋踢便将围住的侍卫们踹翻在地,星目寒光乍现,声音清而冷冽道:“就凭阁下这幅尊容,本小姐还瞧不上。”

    她傲然而立,凛凛目光穿过蒸腾的雾气落在了温汤之中四位俊男脸上。

    心,不免颤了颤。

    平时俊男帅哥也算见得多了,可眼前这四人却是俊美得叫人惊叹。

    再看那跟古人一般束着发冠,顾曦怔愣片刻随即便意识到了什么,转头向四周看去。

    酗伴们正在围观《榻上奴妃》,被读者称为是最hi的穿越文。穿越就被下药,脖子以下居然可以描写?!精彩剧情,请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重生空间:慕少,〕〔爱上阴间小娇妻〕〔我的微信连三界〕〔权路迷局〕〔后娘[穿越]〕〔落魄佳人千金难换〕〔皇后有旨:暴君,〕〔英雄?我早就不当〕〔杀神叶欢〕〔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