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90甜军嫂〕〔抗战之小军医〕〔盛唐贤士〕〔惹火甜妻:司少,〕〔鬼戏〕〔重生赘婿兵王〕〔流浪村医〕〔倾世独宠:爱妃是〕〔异鬼之下〕〔老天让我享受人生〕〔无敌养鲲系统〕〔清宫有喜:四爷,〕〔太武真君〕〔奈格里之魂〕〔三国第一保镖〕〔吟游刺杀录〕〔网游之逆天盗贼〕〔我在你怀里,倾洒〕〔重生野性时代〕〔杀手丛林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村里那点事儿 第43章 棚子的妙用
    这思来想去张大头越发觉得自己没戏,哎……也罢,这会儿人都在自己背上了,起码也有了个念想。

    等明儿见步走步,指不定,人家就喜欢我这口。

    还别说,他回头一瞅,发现刘薇像只驼鸟一般把头埋在他后背。生怕被人看见了似的,嘿……

    双手在腿上用力上托,后背那个柔软的身子顿时就擦着他升上来一大截,那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的舒服劲可真是让人想再来那么几下。

    可是刘薇却是铁定是不会同意的,这么时不是来上一下还行。要是一直这么抖,铁定要抖出事来。

    “那个……你去镇上干啥”刘薇被他这么一抖,感觉身子都快烧起火来,两条腿软得跟面条似的,又不好意思,只能找点话转移尴尬。

    “买油毡搭棚子。”张大头随口回她。

    “啊,你要搭棚子……在哪儿搭”刘薇感觉还挺新奇的,这搭棚子可不就跟起房子差不多个意思么,随便在外边搭个就能往里住人。

    “在瓜地啊,要不你来帮忙!”

    “才不要……”刘薇下意识拒绝,可是心里却是不由想像起两人搭好棚子后,一块儿在里边做爱做的事,不由暗自磨起了大腿内侧起来。

    “啥叫不要呢……人家娶媳妇儿都是要新房子的,就当是我娶你的新房喽……”张大头口花花占她便宜,嘿……老子第一个新房,指不定就有三个婆娘。

    走了十分钟,远远就能看到村里的屋子,张大头站着打量手上却一点也没有放她下来的意思。

    刘薇左等右等,却不见他动,反而有两张大手抓着自己的大腿揉啊捏啊的。这都要到地儿了,给他占点儿便宜也无所谓。

    “喂……还不放我下来。”

    张大头心说,老子好不容易才背一回,总得过趟手瘾。狠狠搓了两把,这才慢慢躬身让她从身上滑下来。

    刘薇羞红着脸从后背滑下来,这家伙才躬那么点身,绝对是故意让自己这么滑的。只要蹲低一点,她就直接可以站着了,那还用得着像爬树一样滑下来。

    “死流氓……就会欺负人……”刘薇不轻不痒打了他一掌。

    哦……就这掌给我全身都打遍吧,张大头心里头在鬼叫,“还害臊个啥,明儿就抢回家当媳妇了,这会还不得提前熟悉熟悉……”

    “呸……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刘微啐了一句,微微跛着脚就走了。

    张大头盯着她的背影看,主要是落在那热裤下面露出的又细又条的腿上,还别说。看惯了刘翠儿两个婆娘的大圆腿,再看回这些纤细的长腿儿还真是挺耐看。

    看是好看,不过手感还是李桂兰那样的舒服,够长有肉又有弹性。

    这在背后看女人特别有安全感,张大头以前就喜欢这么在背后看村里的婆娘,如今就更肆无忌惮了。

    刘薇不用回头也知道这家伙在看啥,原本想回头瞪他的,也不知怎么想的。硬是忍了下来,反倒是下意识地扭着腿儿,似乎尽量想走得好看点儿。

    直到人都快没影儿了,张大头这才一挥扁担转身走人。

    还别说,刚背着个姑娘回来,这会儿心里头格外地舒畅。脚步都是轻飘飘的,想着明天跟她还能一起玩抢人游戏,那混身都是劲。

    人走在玉米地,看着头上那蓝天白云,心里头就是一股诗情画意的冲动。想学人家即兴吟上一首来着,结果肚子里墨水不够,硬是憋了半天也放不出个屁来。

    干他个娘咧……这没读过书就是不劲儿。

    忽听几丈外的玉米杆传来一阵细细簌簌的响动,张大头心里头顿时一紧,生怕有毒蛇之类的玩意儿冒出来,却是汗毛都竖了起来。

    平时他肚儿还挺大的,蛇也见过不少,可是就是看不惯。一想到那冰凉凉的触感,就会全身绷紧喽。

    哪知等他抓紧扁担盯着里边,玉米杆后边却露出了一张娘们的脸蛋来,原来是四十上下的婆娘。

    那婆娘一见张大头也是一愣,然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还以是谁大白天背着个小媳妇哩,原来是你这个牛特犊子……”

    “啥……你看见了”

    “当然啊……我眼睛又不瞎,没想到你这小子还挺会玩呢。”她一副过来人全都懂地嘿嘿坏笑着。

    这女人是村里的陈寡妇,人长得还赖,年轻时据说很是闹过不少风流韵事。现在四十了,还画眉毛,平时穿个低胸露肚装出来都能让村里的毛头孩子跟老爷们口水咽个不停。

    不过呢,寡妇门前是非多,这陈寡妇陈了眼角有些鱼尾纹外,前凸后跷的,皮肤又像城里人。可真是比不少二十岁的还要好看,所以她家门也是特别的敏感,就连王富贵这种老咸头都不敢招惹。

    一条凶猛的大黄狗从她脚下跳出来,目光冰冷地盯着张大头,这狗是她以前死鬼汉子养的。

    就仿佛是那死鬼临死前给它下了最后命令似的,把所有敢靠近她家门口的男人都当成仇人对待,陈寡妇家之所以能保持清静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大黄狗的存在。

    她站的地在路下边,试了一下没能爬上来,张大头于是伸出手去。陈寡妇居然很自然地将手放他手上,然后一把拉上来,顺便说了声谢谢,然后又道:“来,吃个玉米棒吧,我刚用窰闷的,可香着。”

    敢情刚才是在烧窰啊,这女人还真挺休闲哩,张大头心里一阵羡慕。这用窰火焖出来的玉米那可真叫香,口水一下就被引了出来。

    忙说了声“好哩!”也不客气,直接接过来一根带着衣的玉米棒子,几下撕掉干透了的外衣,一口咬下去,香甜脆口。

    “好吃……陈婶子,你这棒子焖得拿去镇上卖都行!”张大头吃得香甜好话自然也不能少了,就这玉米棒他连干几个都行。

    “卖这东西谁家没有,想吃自己焖多少都行。”陈寡妇边说边脱下了后边的竹筐,“换死我了。”

    那两根绳子拂过她胸部高耸处,可是毫无所觉一边,顺便还把外衣给脱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农家子〕〔渡鸭之宴〕〔草莓印〕〔他从深渊捧玫瑰〕〔特种兵之超神卡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