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溪客楼〕〔沧海逐游鹿〕〔忍琐X海贼团〕〔遇妖〕〔欧皇崛起〕〔稚妻可餐:世子爷〕〔穿越木叶开宝箱〕〔异世之万界召唤系〕〔吸血鬼的暗黑童话〕〔极品小神医〕〔骷髅架子日常〕〔香径独徘徊〕〔凌天战神〕〔武战道之硝烟再起〕〔仙门道途〕〔网游之锦衣卫〕〔科技时代:最强学〕〔我的性感女总裁〕〔隐婚99分:一品傲〕〔恶魔总裁霸道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邪王纵横 第三十八章:宴席上的心思
    待到那夏略收拾好东西,李逆和秦越二人便随着他一同离开,朝着这夏略本要前行的地方走去。

    路程不是很远,出了这卧牛山,三人行了几十里路,便到了目的地。

    这也是一处山头,准确说却是一处山庄。一群屋舍依山而建,组建到了一起,却是构成了一个大的院落。

    夏略在前面带路,三人从正门进去,不到一刻钟便进了内堂。夏略让二人稍等片刻,他却是进去处理事情,只留了两个侍女招待李逆和秦越。

    李逆见此,却是轻轻拿起桌上的茶杯,一手拿起茶盖,然后轻轻低头饮了一口茶水,方才说道:“秦兄,你是第一次出来行走江湖吧?”

    秦越闻此,却是嘴角动了动,最后还是点头道:“我确实是第一次出来执行任务!”

    “怪不得如此!”李逆点了点头,“秦兄不知道我叫什么,是什么人物,却一连接受了我和那位夏公子的建议,没有半分怀疑!”

    说到这里,李逆停顿了半句,又道:“若是常年行走江湖之人,绝不会贸然答应,如此看来,秦兄确实赤诚得很啊!”

    秦越闻此,脸上出现一抹微红,似乎有些难为情,但还是说道:“侠义盟中人,向来是专门除奸惩恶的,莫非我会畏首畏脑吗?”

    李逆面上一笑,也不打破,只是默默坐在一旁,轻轻饮着茶水,默不作声了。

    秦越看着李逆的模样,心中一动,确实问道:“和阁下见了也有半日,还未知晓阁下是何人,来自何处呢?”

    李逆听了,只是笑道:“江湖中人,尽都为了混口饭吃罢了,何须透露名姓?”

    “莫非阁下犯过事,不敢将正名示人吗?”秦越闻此,却是快速说道,言语之中,倒是颇为急切,似乎与李逆刚才被动的谈话中,找到一丝主动。

    只是说完便有些后悔,这样一来,却又显得太不礼貌,只是言语已下,他也不好贸然收回。

    他乃是侠义盟中侠义使,李逆并未透露姓名,单凭身份他便可不必在意,只是有一份良好的教养促使他如此。

    李逆听了,心中也不恼怒,只是淡笑道:“在下却是犯下些许事端,为了避免一些麻烦,一直不想将真名示人,但是秦兄若真想知道,我却也是敢说出的!”

    这话却是在激秦越,他打着李逆不敢说的主意,李逆却偏偏不惧,反而将皮球踢到他身上。到时候若是泄露出去,也是这秦越不仗义,落了后程。

    秦越受了一激,竟直接脱口道:“那你便说说你是何人?”此话一出口,他便更是后悔了,他本来只是不爽在李逆面前说话被动,此刻却是关系到一桩大事。

    若李逆真是那种犯了大案之人,他秦越到底该不该抓他。这侠义使除恶,向来都是靠自己本事,若是这样断定李逆身份,却是落了下乘。

    李逆看着秦越眼神变化,凝视良久,方才笑出声来,“在下乃是青州李逆,不过刚刚得罪了盐帮,所以才会隐姓埋名,到处潜行!”

    秦越听到“李逆”二字之时,方才松了口气,这李逆和侠义盟却是半点关系都无,而盐帮不过在青徐之地有些势力,他的手还插不到豫州来,侠义盟身为天下四盟之首,自不会畏惧于他。

    不过看着李逆的表情,秦越还是有些不舒服,他反讽道:“哦,李兄千里逃遁只此吗?”

    李逆见此更是好笑,他发现这秦越和个小女生一般,逗弄几句,就会和你杠上,似乎非得你低头才行,到还真是刚入江湖的大派子弟做派,只不过少了一丝傲气而已。

    二人闲聊许久,待到那夏略处理好事情,方才大步走回,对着二人说道:“二位久等了,庄上一些事情耽搁了,请二位跟我一同前去用饭吧,也好让在下好好款待一番!”

    李逆见这夏略步伐漂浮,显然颇为急迫,心道:“看来是真的有事!”

    随即二人也不矫情,立刻起身,跟随夏略一起去赴宴了。

    这庄子颇大,虽是依山而建,却能很好的把山上的山水风景和屋舍联系起来,一看便是出自名家之手。

    李逆忍不住问道:“夏兄,这庄子如此气派,不知叫做什么?”

    夏略听了,直接答道:“这是我夏家费力得到的一处产业,乃是昔日豫州第一世家诸葛家的产业,后来衰败下去,才辗转落到我夏家手中,名为神机山庄!”

    “哦,可是昔年神机王诸葛括所居之地?”秦越闻此,也是问道。

    “秦兄不愧是大派子弟,对于这些武林秘辛就是了解,这的确是神机王昔年所居之地!”夏略点了点头。

    这神机王诸葛括乃是一百多年前不世出的神才,此人七岁学易经,十二岁研究机括之物,到了十八岁之时,已然通晓天下机关变化,乃是天下一等一的机关高手。

    他三十岁之时,从机关术中悟道,自创一套武功,却是将一身修为练得接近神道,到了道法自然之境,与当世北疆神王并称“二王”。

    只是四十岁之时,西秦偶现昔日武侯绝阵,他受邀前往,却是再也不曾回来,神机山庄也随之衰落下去。

    后来诸葛世家日益衰落,到了近年,已然成了一介三流小世家,而各种产业,也落到了别人手中,这神机山庄,便是其中之一。

    李逆听了此间过程,心中却是有些感觉,似乎这夏略找秦越到此,便是为了这神机山庄的事。

    三人到了客厅,却见夏略早已摆好宴席,周围也是侍女立在一旁,随时等候差遣。

    各人尽皆入座,夏略率先倒了一杯酒,对着秦越敬道:“秦兄此次来我神机山庄,却是蓬荜生辉啊!”

    秦越被他赞誉,不好推脱,也是举着酒杯说道:“在下不善饮酒,这一杯算是回礼,夏兄过誉了!”

    李逆看着那夏略吹捧秦越,心中更是确定他有图谋,却并不打破,反而顺着他的话语,一同向着秦越敬酒:“秦兄,大丈夫闯荡江湖,扶危济困岂能无酒,这杯你得饮下!”言毕一饮而尽。

    李逆前世身为商界精英,这酒会互相吹捧之事,早已烂熟于心,如今到了这等场面,自然是如鱼得水,极其滋润。

    秦越虽然不怎么想喝酒,也真的不会喝酒,可是面对李逆和夏略的层层进攻,也不好推脱,只是慢慢浅饮,然后慢慢运转内力驱除酒气。

    虽然秦越做的很隐蔽,但还是被李逆发掘,他六感本就超脱常人,如今虽然些许酒气变化,他就能感觉出。

    “看来这个秦越也不一般!”李逆心中暗道,“果然大门派的子弟,绝非个个草包,虽然江湖经验不如人,但基本的智商还是有的!”

    酒过三巡,纵使秦越一直在运功逼酒,但是还是有些迷迷糊糊。在李逆和夏略的尽情夸耀之下,除了那些城府极深有所图谋的人,那些初出江湖之人都会被弄的晕乎乎。

    特别是李逆前世常年参加这种宴会,早就把握到了马屁的精髓,几句赞美之语出口,却让秦越心里甜蜜蜜的。

    再加上李逆之前的话语有些吊着他,这样落差之下,却让他更是开怀。

    到了后面,那夏略见时间也差不多了,终于提出来自己的目的。

    只见他按了按杯子,颇为愁苦道:“哎,今日和二位一见如故,却不知他日能否再见?”

    李逆顺着他的话语,直接道:“此话怎讲,夏兄出了什么事吗?”

    “些许麻烦事,不敢打扰二位!”他欲扬先抑,却是没有顺着话语提出来。

    李逆心中暗骂一句“作”,却是说道:“夏兄此话怎讲,如今秦兄再此,他身为侠义使,惩奸除恶不在话下,你若有什么难事,说出来便是,有什么好隐瞒的?”

    秦越被李逆带着节奏,也是点头称是。

    夏略见此,方才皱着眉头说道:“二位不知,我夏家得了这处神机山庄,本来没事,可是这身后的神机山本是一同属于这山的。但是后来那豫北的钟家,不知从何处得到消息,打听到神机山上有神机王留下的传承,所以用计从诸葛家买下这座山!”

    说到这里,夏略也是叹道:“这诸葛家当年本来就把山一同买给我夏家了,可如今得了那钟家的势,却要反悔,称并未卖出。这一番计较之下,那钟家,却要派人来争这神机山!”

    “我夏略再怎么无能,也不能让夏家的产业为人所夺吧?所以还望二位出手帮忙,助我保住这神机山!”

    秦越听了,并未答应,反而问道:“可有契约在,证明这神机山是夏家的?”

    此言一出,却让李逆再次高看他几分,如此程度下,这秦越还未昏头,看来果然有些本事,单单那份静心就让人称奇。

    夏略闻此,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契约书上没写,可神机山庄就在山上,莫非这山还不属于神机山庄吗?那岂不是要把屋子拆了,悬在空中?”

    这一言说出,李逆也是迎合道:“没错,这钟家也太霸道了,秦兄,你得主持正义才是!”

    秦越依旧颇为犹豫,似乎并不想管这些麻烦事。

    李逆看在一旁,终于说道:“秦兄,你此次出来不就是行侠义之事,怎么见了钟家,就断了心中理念啊?”这一番言语,话中带有激将,更是质疑起秦越的人品来了。

    他终于按耐不住,点头说道:“我答应便是!”

    此话落地,却是让夏略心中石头彻底落地,李逆也在一旁淡淡微笑,他倒要看看,这神机王的传承,是真是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千亿宝宝:顾爷,〕〔重生逆袭:这个学〕〔偷香(杨羽)〕〔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沈浪苏若雪〕〔近身妖孽兵王〕〔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盛宠:总裁的〕〔萌宝来袭:总裁爹〕〔神棍小村医〕〔顾少的独家挚爱〕〔娇妻还小,总裁要〕〔重生娱乐圈:盛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