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命魔王〕〔王牌强兵〕〔陈二狗修道记〕〔老夫少妻的互撩日〕〔总裁爹地宠翻天〕〔女神的贴身男秘〕〔美女的超级高手〕〔种田有道:娘子先〕〔武道狂徒〕〔农家小辣妻〕〔清穿守则〕〔甜宠盛婚:总裁的〕〔超级制造商〕〔凤霸天下极品小太〕〔马蹄下的断枪〕〔逼嫁失宠太子妃〕〔都市小花农〕〔山村兵王〕〔隐婚甜蜜蜜:墨少〕〔傲世无双:绝色炼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邪王纵横 第二十四章:被劫镖
    三日后一早,李逆看着小二送来的包裹,将之轻轻打开,却见一柄青色的利剑出现在自己面前,剑锋上带有寒芒,确实不愧是六品凡兵!

    还有旁边的一个丹药瓶,李逆轻轻将之打开,却见三枚丹药静静躺在里面,他随即将之封起,然后放在一旁,却是收拾东西准备离去了。

    来到之前商议好的地方,李逆看着还未到齐的商队,默默找了一个地方,慢慢等待。随着那些镖师越来越多,终于在正午时分,众人到齐。

    陈家那个中年男子一声令下,商队终于行动起来,朝着北方的青州而去。

    李逆也跟在队伍中,不过相对于那些商队的寻常人物,他们这十个镖师每个人都分配了一匹马,却是轻松得多。

    半月行程,一行人就来到了泰山郡中,稍作休整片刻,一行人就踏出城外,朝着那条最为险恶的路上走去。

    当夜,中人便在山谷之中的一处密林里歇息了,生了火苗,便开始安排人守夜。李逆自告奋勇地揽了这一差事,他对着众人打了个招呼,便去别处小解。

    来到几颗大树之后,李逆轻轻掏出那枚珠子,然后静静用内力将之镶嵌到了一块树皮之上,然后看了看四周,向着休息之处走去。

    来到众人生火之处,李逆慢慢坐下,然后默默修习着内功,脑海中也开始慢慢思考水月镜花的招式,双手也不时演练起来。

    半刻之后,一道风声吹过,李逆轻轻睁开了双眼,看着自己之前走去的方向,嘴角一笑,却是闭上了双眼,继续修行起来。

    第二天一早,李逆神采奕奕地站起,一夜修行,他并未感到丝毫不适和疲倦。

    吃过干粮,一行人便继续踏上路途,山谷里颇为沉静,甚至听得到树叶落地的声响,李逆坐在马上,看着周围的景色,心中却有点不一样的感觉。

    随着商队向前走去,快要走出谷口之时,一道道呐喊之声猛然传来,一群泰山贼从两旁的高地之上跃下,个个手提兵器,拦在了面前。

    李逆轻轻握紧剑柄,却是准备一战了。

    却见那为首的泰山贼喊道:“我知道你们是下邳陈家的人,交出东西,我们放你们过去!”

    那剩余的九个镖师尽都面面相觑,因为往常泰山贼都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就是一通砍杀,如今却只是让他们交出东西,倒也是怪事。

    李逆淡笑一声,轻轻说道:“既然知道我们是陈家的人,那就不该挡在前面!”

    这一番话落在九人耳中,却让几人面色一变,李逆此话之后,就是不打也得打了。

    果然,随着那个为首的贼匪一声怒喝,“他娘的,给脸还不要脸了,弟兄们,给我杀!”

    那群泰山贼便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向前猛地冲杀过来。

    那些镖师见此,也是瞬间拔出兵器,硬着头皮上了。

    李逆却是一笑,他等这个机会很久了,他瞬间拔出那把六品凡兵,然后一个纵身下马,朝着泰山贼杀去。

    李逆一行人很快和泰山贼人陷入了苦战,他们虽然个个武艺高超,但是只有九人,和数量占多的泰山贼比起来,却是逊色得多。

    看着面前的贼人,李逆一招李家刀法中的劈山使出,瞬间就砍向一名泰山贼。剑势很急,那个泰山贼瞬间就举刀相迎,二者相撞。

    李逆的六品凡兵瞬间斩断那泰山贼的兵刃,然后径直斩下,将那泰山贼的胸前划出一道口子,血水瞬间流淌而出,身体也重重倒下。

    看着李逆率先立威,余下的镖师纷纷士气大震,一个个变得极为神勇起来,纷纷杀了个把泰山贼,战况瞬间好了许多。

    这群人的首领看着李逆在那里纵横战场,却是怒喝一声,手中的大刀势大力沉地朝着李逆劈来,刀势很急,力道很猛,带着些许刀风,似乎难以抵挡。

    李逆心中一动,此人明显已然到了后天,他瞬间使出踏月留香里的轻功,刚好在刀锋坠下之时,贴着刀刃滑过,躲过了这一击。

    那人得势不饶人,瞬间又斩向李逆。他的大刀极重,但是在他手中,却有举重若轻的效果,几十斤的重刀,在他手上却是使得比快剑还流畅,一招一式之间,也极有章法。

    李逆知道自己遇上硬茬子了,心中一动,瞬间舍弃李家刀法里的招数,水月镜花随之使出,各种虚招实招接憧而至,让人分不清虚幻还是现实。

    二品武学果然不一样,李逆使出之后,瞬间好了许多,但是却并未能够扭转局势,只能暂时稳住阵脚而已。

    几十招之后,那人似乎已然发现李逆剑法的漏洞,从那些重复的招数之间看穿了李逆的打算。

    刀锋随之一变,一股极为凌厉的刀法瞬间劈来,每一刀都砍向李逆剑法中的破绽,几招之后,却将李逆逼到回防的境界。

    随着这人怒喝一声,刀锋带起一阵气浪,朝着李逆击来。李逆神情一变,瞬间收住剑势,然后运转踏月留香轻功,闪身而过,但是胸前的发梢还是被割掉一截,胸前的衣襟也被划开,刀锋触向肌肤,渗出丝丝鲜血。

    “好厉害的刀法!”李逆心中一叹,却是稳住身形,慢慢游走开来。

    他尽量依靠着身法优势,不和那人硬碰硬,毕竟境界上的差距,使得他不得不以技巧对敌。

    水月镜花本就是讲究一个“幻”字,李逆稍作思索,却是有了一个打算,他身形一闪,猛地朝着男子斩去。

    男子横刀于前,一股大力传来,瞬间将李逆震飞,李逆踩着步子不住的后退,十三步后,李逆一个踉跄,方才稳住了身子,口中却是喷出一股鲜血,猛地插剑于地,半跪着身子捂住胸口。

    那人见此,却是大笑一声,“哈哈,你再给我得意啊!”说着就要提刀来取李逆性命。

    李逆只是捂着胸口喘息,好像伤势极重,丝毫不能动弹一番。

    随着男子步伐走近,快到一个距离之时,李逆猛然从手中甩出一把东西,击向男子面门。

    男子似乎早有准备,立即横刀砍过,将那把东西击飞,却是一把飞刀。

    “哼,还想靠暗器杀我,也不看看自己的本事!”男子不屑一顾,却是提刀斩向李逆。

    却见李逆插在地上的长剑猛然一弹,一股灰尘扬向男子,措不及防之下,那股灰尘瞬间进了男子眼中,让他双眼一闭。

    李逆抓紧机会,瞬间疾步而过,剑势大改之前的机巧轻灵,反而极为凌厉地向着男子杀去。

    剑光而过,和男子的长刀相撞,二人瞬间缠斗在一起。李逆却是一个转身,身法灵动的向下一躬,然后瞬间站起,空山掌法瞬间击向男子胸前,一股内力向他身体里涌去。

    男子立即“扑”地一声,倒地而亡,嘴角溢出丝丝鲜血,李逆将他的心脉震碎,彻底死了。

    杀了此人,李逆方才站起,不过自己也受了不大不小的伤,再环顾战场上,却见镖师也只剩三四个了,还个个带伤,至于那群商队之人,早已远遁而去,不见踪影。

    李逆强打起精神,将那首领的首级斩下,然后举起来道:“贼首已然枭首,谁还要负隅顽抗吗?”

    那群泰山贼听到李逆的声音,纷纷回头看向他,却见李逆手中举着首领的脑袋,不由得纷纷愣神起来。

    只是战场之上,岂容丝毫愣神,转瞬间那几人就被剩余的镖师所杀,剩余的泰山贼也都纷纷没了战意,个个远遁而去。

    看着战场落下帷幕,李逆方才一个踉跄,用剑撑住身子,轻轻将怀中的药瓶打开,服下一枚奠基丹,却是稍微稳住了气血,然后对着众人说道:“各位,贼子暂且击散,只是这商队之人早已跑光,我们还得通知别的商队赶来才是!”

    那几人点了点头,却也是伤的不轻,后来众人商议片刻,方才决定暂且停下疗伤,找个人去报信才是!

    最后四人选出一个伤势较轻的,让他赶去报信,其余众人,却是纷纷把商队的东西掩藏起来,然后各自躲起来疗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爱上阴间小娇妻〕〔最强军婚:首长,〕〔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重生空间:慕少,〕〔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