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命魔王〕〔王牌强兵〕〔陈二狗修道记〕〔老夫少妻的互撩日〕〔总裁爹地宠翻天〕〔女神的贴身男秘〕〔美女的超级高手〕〔种田有道:娘子先〕〔武道狂徒〕〔农家小辣妻〕〔清穿守则〕〔甜宠盛婚:总裁的〕〔超级制造商〕〔凤霸天下极品小太〕〔马蹄下的断枪〕〔逼嫁失宠太子妃〕〔都市小花农〕〔山村兵王〕〔隐婚甜蜜蜜:墨少〕〔傲世无双:绝色炼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邪王纵横 第二十二章:威胁还是谈判?
    “哦,李兄难道是个喜爱淡泊之人,不愿卷入江湖中的腥风血雨吗?”小吏淡笑一声,眼神却颇为嘲讽,似乎在讥笑李逆。

    李逆丝毫不动声色,反而直言道:“这天下之中,何人不爱名利?我李逆自不免俗,可我这点实力,根本不够我卷入这浪潮之中,你让我进来?送死么?”李逆咧嘴一笑,自嘲却反讽道。

    “李兄倒是看的清楚啊!”小吏沉吟片刻,脸带笑意道。

    “人贵有自知之明,我若连自己有几分本事都看不清,岂不是枉为人乎?”

    “虽然如此,可天下又有几人真正看清自己,不自量力之徒太多,如李兄这般明理之人太少了!”小吏长叹一声,又道:“李兄真不愿吗?”

    “我若不愿,那有如何?”李逆反问道。

    “若是你不愿,我等只有痛下杀手,将你扼杀在萌芽之中了!”小吏话音一变,脸带寒芒道。

    “是吗?”李逆轻轻一笑,眼神却是毫不畏惧。

    “原以为李兄是个识时务的人,现在看来,太固执了!”小吏凝视李逆良久,终于收回目光,颇为可惜道。

    “阁下莫要太过自信了,这天下之中的事,谁能料到之后呢?”李逆似乎浑不在意,言语更加自然,“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我李逆虽不是什么大人物,却也有些才能,难道做不了那三人之中一人吗?”

    “哈哈,李兄此言诧异,孔圣此言乃是说各有长处,而非你的底牌!”小吏一笑,反驳了李逆的话。

    “阁下是北门儒宗中之人吧!”李逆瞬间换了话语,淡笑道。

    小吏闻此,瞳孔猛然一缩,脸上却不变神色道:“李兄说什么,什么北门仁宗,在下不过盐帮一弟子罢了!”

    “既然不是北门仁宗之人,何必称之为仁宗呢?我所言的乃是儒宗,阁下换了词语,莫非是我听错不成!”李逆嘴角一斜,脸上出现一丝玩味的笑容。

    这一番言语,彻底让小吏沉默,良久他方才叹息一声,“李兄果然不愧那豪杰榜上之名,一番言语,却能让我自报家门,在下佩服!”

    豪杰榜乃是一年之内最为耀眼的武者。而其上又有三榜:

    金鳞榜乃是取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之意,发掘江湖几年来最为杰出的青年人才,江湖之中三十岁以下皆可上榜。

    乾坤榜上之人无需武功高绝,但必须有足够能力与身份,或是权势滔天,或是名动天下,足以舞动乾坤。

    宗师榜上皆为武道宗师,无不有着至强实力,一举一动关乎天下格局。

    李逆依靠着大漠送珠之事,却已然名列豪杰榜第三百名了,虽说不高,却也是江湖认定了他的事迹,对于他那仗义的性格的赞誉,却与他的武功无关。

    至于北门仁宗则是儒家南北分支之中的北支,当年儒家因为理念分歧,两派势力争论不休,最后理宗的执掌者率众远走他处,到了南楚,最后发展为南门理宗。

    而原始一派之人则是坚持传统儒学思想,认为治国当以“仁”为先,故而称为北门仁宗。

    这两派因为见解不同已然分割百年,双方各不来往,却以长江为界,各自发展,并列为南北双门,却是天下一等一的大势力。

    眼下李逆若非听到这小吏称呼孔子为孔圣,倒也不会起疑心。当代读书人,各有自己傲气,虽说敬佩孔夫子,可北魏文人,最多称呼一声夫子,而不会称其孔圣。只有北门仁宗之人,才会如此称呼!

    “没想到北门仁宗之人,却也在这下邳安插眼线,竟还是个双面卧底啊!”李逆揶揄一笑,眼神之中愈发玩味起来。

    小吏被李逆看得不自在,只是出言道:“在下北门仁宗孙旭,此番被李兄看破身份,还请不要说出去!”

    “哦,那我们是从威胁,变成了谈判吗?”李逆脸上笑意更甚,言语也变得主动起来。

    “可以这么说吧!”孙旭有些尴尬,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孙兄有何筹码?”李逆轻轻伸展了身姿,然后笑道。

    “李兄不要太过分了,我所能做的,只是不让盐帮和潇湘阁注意到你,其余的,我却不能了,如果李兄非要鱼死网破,那我也只有奉陪到底了!”孙旭脸色一寒,却是冷声起来。

    李逆知道已然到了他的底线,当即收起来玩笑,正色道:“潇湘阁?那个组织是潇湘阁吗?”

    “李兄不知吗?”孙旭淡笑道。

    “却是不知啊,我一路上给他们撵到洛阳,有急忙赶回,哪有时间了解他们!”

    “既然如此,那我就再告诉李兄一些消息,那潇湘阁西北的分阁主江云天,却是极为看重你,此人心狠手辣,一直以来都是得不到的要毁灭,李兄当心了!”孙旭说完,却是看向李逆,和他的眼神一碰,似乎各有心机。

    李逆知晓他的意思,无非便是嘴巴放紧一些,否则到时候你也活不了!

    李逆此时更加意识到,自己的实力太过渺小,随便一方势力便可左右自己性命,他只要利用好系统,迅速变强,才可以改变这一切。

    心中此想,面上依旧不动声色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和孙兄立下誓言,谁敢先行违背,天诛地灭!”

    孙旭犹豫一番,却是点了点头,二人随即立下誓言,各自不得干涉泄露对方,否则死无葬身之地。

    在这个世界上,武者大多很重誓言,特别是儒家之人,一旦立下誓言便不可违背,李逆和他约定好,倒也不怕他反悔。

    几番言语之后,二人各自离去,却是恍如没有发生任何事一般。只有二人自己知道,这半个时辰发生的事情,却是多么勾心斗角,多么谋略万千。

    李逆走在路上,看着下邳城内的夜景,却是心中做了决定,他必须得紧迫起来,不能再静观其变了,否则一旦遇到状况,虽说他有那踏月留香的轻功底牌,却也躲不过先天强者,境界的差距,绝非精妙的轻功所能弥补的。

    他回想起当日突破时的景象,却是暗自下了决心,朝着歇脚之处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爱上阴间小娇妻〕〔最强军婚:首长,〕〔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重生空间:慕少,〕〔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