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命魔王〕〔王牌强兵〕〔陈二狗修道记〕〔老夫少妻的互撩日〕〔总裁爹地宠翻天〕〔女神的贴身男秘〕〔美女的超级高手〕〔种田有道:娘子先〕〔武道狂徒〕〔农家小辣妻〕〔清穿守则〕〔甜宠盛婚:总裁的〕〔超级制造商〕〔凤霸天下极品小太〕〔马蹄下的断枪〕〔逼嫁失宠太子妃〕〔都市小花农〕〔山村兵王〕〔隐婚甜蜜蜜:墨少〕〔傲世无双:绝色炼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邪王纵横 第十四章:洛阳盛会(二)
    然而李逆沉默片刻,终于笑道:“帮主这是要给我下马威啊!”

    此话一出,仿佛带有神奇的魔力,将那股气势消融过半,只是老者依旧用那带有威严的声音沉声道:“老夫如何给少侠下马威了?”

    李逆浅笑一声,立即说道:“帮主看我孤身来送东西,想要测试我是否是真心之人,想要以自身气势来镇住我,只是……。”李逆说到此处却不再多言了。

    “只是如何?少侠但讲无妨!”老者继续问道。

    “只是丐帮自第八代萧帮主之后,所行之事无不以济世为先,做的尽是那扶危济困之事,此番前往大沙漠中,定是以平定武林争乱为先。李逆虽不才,得蒙贵帮长老托付以及侠义盟救助,方才逃出,却是要将这珠子物归原主了!”

    李逆这一番话语,却是将老者的路子尽都封死,一来以丐帮大义为先,诉说丐帮的好名声;二来则以易居行的托付,动之以情;最后以着侠义盟的虎皮,扯在自己身上,使得丐帮之人不敢乱动自己!三种下来,却是将自己的退路尽都想好,还成了自己的名声。

    老者听完,沉思良久,方才叹道:“李少侠,你是老夫见过最为机敏,最有洞察力和远见的年轻人!”

    “帮主过誉了!”李逆面带笑颜道。

    不待李逆高兴,老者便冷声道:“只是你忽略了最重要一点:实力!”

    李逆闻此,却是神情一变。

    “我丐帮若是真想灭口,随便推说你是死在他人手中,再栽赃陷害一番,江湖之中依旧无法查明真相。几月之后,以你的名气,自然淡忘于江湖了!”老者轻飘飘的说完,却让李逆背上蒙了一层冷汗。

    是啊,他考虑再周全又有何用,这是血雨腥风的古代江湖,并非法制已然健全的现代商场,没有绝对的实力,一切依旧是泡影。

    李逆的内心也从这一刻开始发生变化,实力,永远是保证自己安全的唯一要素,无可替代。

    “不过帮主既然如此说了,自不会害我这条无关紧要的小命了吧!”李逆淡笑一声,“以丐帮如今威势,再加上洛阳盛会再此,还是喜庆点好!”

    “李少侠远道而来,帮我丐帮还愿,我岂能做那卸磨杀驴之事,少侠尽管放心,此次盛会,必定给少侠一个薄名!”老者轻声说道。

    “我只为一诺,并非为了名气,珠子送到,在下也只想回家去了,说来惭愧,我离家许久,未曾去看父母,实乃不孝!”李逆推辞道。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再勉强了!这些盘缠,不过些许薄礼,还请笑纳!”说完,老者端出一个木盘,上面尽是银锭。

    李逆见此,眼神中充满一道亮光,连连推道:“这多不好意思!”只是余光还看向银锭。

    老者心中一笑,将之放在一旁,最后说到:“这几天小女大婚,少侠尽管在洛阳之内玩耍,我丐帮虽说没什么大的能力,但是略尽地主之谊还是可以的!”

    李逆也只有点头应诺,一番尔虞我诈之后,李逆走出丐帮内堂,出去寻了个客栈,歇息去了。

    “帮主,为何不除去此人?”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文士,对着老者问道。

    “眼下正乃多事之秋,不可横生祸端,你派人去查查此人根底,若是并无大异,还是算了吧!”老者叹息一声,却是没有下令。

    文士闻此,立即点头称是,又做了一番交谈,方才离去。

    而李逆不知道的是,自己的生死在他人掌间已翻转多次,是生是死,倒还真是大人物的一念之间。

    李逆早已没时间关心那些,他只能尽力继续修习那几本武功,历经一些战斗之后,李逆的水月镜花剑法熟练度已达到三百左右了,至于那本李家刀法,他早已放置一旁,那品级实在是太低了。

    李逆的压箱底法宝也就是他的踏月留香轻功了,这是他最后的底牌,哪一天真的面临绝境,他也好远遁离去,保住性命!

    洛阳之中的盛况却是非凡,此次丐帮和洛阳太守,算是出足了力。光是排场都不小,那婚宴硬是摆上了三天三夜,任各地的江湖豪杰吃食,那随意送的些许礼物,倒还真不放在眼里。

    李逆在街上闲逛,看着繁华的洛阳街道,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片感慨。这确实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丐帮一帮,便在大魏中占据如此威望,江湖庙堂,早已难以分割,分不清谁主谁次了。

    无上的大宗师挥手便能决定一方势力荣辱,执掌兵马的朝廷,也能剿灭一门一派,看似力量不对等的各方势力,实则极为平稳地运行着。

    李逆思绪万千,不待他回过神来,却在街上被一人拦住了,一个少女对着他说道:“李少侠,我家小姐有请!”

    李逆心中一动,随即笑道:“你家小姐是何人,为何叫我?”

    “少侠跟我去就行!”那少女并没有讲述来由。

    李逆却起了性子,调笑少女起来,“你不说明来意,我怎么和你去,万一你把我卖去作龟公,我岂不是没地哭去!”

    少女闻得龟公二字,脸上一红,却是急道:“少侠莫要担心,我家小姐是真心有事找你的!”

    “你家小姐是谁?”李逆瞬间反问道。

    “我家小姐就是帮主长女……。”话还未说完,少女便闭上了嘴巴,羞怒道:“你套我话!”

    “你不说明来意,我只能如此了!”李逆脸色未变,依旧是那副颇为恬淡而不失悦色的笑容。

    “李少侠,我真的有事想问你,还请你告诉我!”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李逆耳旁,这道声音颇为平淡,其中透出一股淡淡的忧色。

    “小姐,你怎么下来了!”那少女闻得声音,连忙跑了回去。

    李逆一转头,却见一个女子站在他面前。但见她身穿茜素青色折枝花卉中衣,逶迤拖地米黄底绣梅兰竹的华裙,身披紫绣花小薄烟纱。乌亮的青丝,头绾风流别致飞云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缠丝赤金凤钗,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琥珀连青金石手串,腰系浅啡孔雀纹宫绦,上面挂着一个乳白色扣合如意堆绣香囊,脚上穿的是紫罗兰色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整个人清秀绝俗,只是眼眸之中却透着些许忧色,仿佛为某事伤神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爱上阴间小娇妻〕〔最强军婚:首长,〕〔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重生空间:慕少,〕〔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