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命魔王〕〔王牌强兵〕〔陈二狗修道记〕〔老夫少妻的互撩日〕〔总裁爹地宠翻天〕〔女神的贴身男秘〕〔美女的超级高手〕〔种田有道:娘子先〕〔武道狂徒〕〔农家小辣妻〕〔清穿守则〕〔甜宠盛婚:总裁的〕〔超级制造商〕〔凤霸天下极品小太〕〔马蹄下的断枪〕〔逼嫁失宠太子妃〕〔都市小花农〕〔山村兵王〕〔隐婚甜蜜蜜:墨少〕〔傲世无双:绝色炼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邪王纵横 第五章:引起注意
    依旧是飞涨的熟练度,不过这《水月镜花》相较于之前的那几本武学,却也不负它二品武学的名字,修习之间我,倒要慢了许多。

    之前以着李逆的悟性,几日便可将之修炼到一百熟练度,如今五日过去,熟练度还不满五十,随着品级增加,武学的难度也随之递增。

    时间慢慢过去,李逆每日里修习武学,倒也时常出去看看,他总觉得最近那个布局之人要收网了,这沙漠之中肯定不止他一人。

    届时自然各个隐藏的人,都要出来,毕竟这布局之人,绝非寻常人等,既然有此谋略,所设下的引诱之物也必定够大。

    直至第八日,李逆才发现自己好像被人发觉了。他刚想出去,边看到外面有人在搜寻踪迹,似乎知道此地有人隐蔽。

    只是李逆行事隐秘,而且十分谨慎,有时候宁可多花些时间,也把痕迹抹去,这些人搜寻许久,没了痕迹,也只好离去。

    不过临行之前,却在这一处绿洲里停留许久,方才离去。

    李逆也是继续躲避,没有出去,直至夕阳西下,李逆方才探出头来,慢慢向外走去。一番试探,确定没了人烟,李逆方才走出,却见四周果然有了搜寻的痕迹。

    他在住处躲了许久,早已干渴不已,立即来到水域旁,刚想要满饮一口,却突然想到什么,看到远处书上的一只飞鸟,他轻轻捏住一个石子,将之打落,然后将鸟嘴内灌了些水,静静等待。

    不出他的意料,不过片刻,这只鸟就不再挣扎,身体僵直起来。

    “竟然下毒!”这是李逆心中的想法,幸好他谨慎,提前测试了一下,不然必死。

    “这水是不能再喝了,幸好我有些准备!”李逆想道,随即快步往回走去。回到住处,李逆打开一个水袋,将之轻轻浅饮一口,随即封紧。

    饮水已然不多,他还不知要熬多久,必须得先节流才是。那沙漠中绿洲虽是活水,但是既然是沙漠中的水,就弥足珍贵,真要等那批旧水换过,毒素彻底排尽,恐怕他也早就渴死此地了。

    “希望你早日收网吧!”李逆喃喃道。

    显然那人还在继续蹲守,李逆也不敢出去,那群人既然发现了他的踪迹,必然会再来排查,不见到他的尸体之前是不会走的,再说此处也就这么大,他纵使再是隐蔽,也难免会暴露,届时必然死路一条。

    李逆每日里更是除了领悟武学,都不怎么消耗体力,以减少对水分的需求。

    几日已过,李逆的饮水也就剩几壶了,那群人的搜寻也越来越逼近他,届时若要再不寻生路,就只能等死了。

    他最终按耐不住,离开了住处,身上带上了所有的水源,再次踏入这沙漠之中,与其坐等死路,倒不如拼命一搏了。

    沙漠中的太阳似乎与别处构造不一样,晒的人格外生疼,照到满是沙子的地上,似乎要烤出火来。

    李逆在沙漠中行走着,天地之间没有一丝风吹过,只有天上火辣辣的太阳照射,从不间断,他踏着步子行走,恍若置身于一个空洞而无力的世界里,在这里,万物都仿佛没了灵性,尽都处于晕死状态。

    李逆忍受着这无边无际的炎热苦闷,他的心情似乎浮动起来,他甚至想站到驼峰之上,呐喊起来,可是他不能,他只能轻轻坐在骆驼上,慢慢赶路。

    路是漫长的,尤其是你不知道前面将会发生什么的时候,更是难以忍受这种苦闷和寂寞。

    就在李逆不断前行的路上,他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这道声音极为低沉,却极其有规律,似乎每一次呼喊,都是灵魂在震颤。

    李逆无法忽视这种声音,更无法遗忘,这是沙漠中快死的人,才会有的模样,他们没有水源,只能躺在无边的沙丘之中,闭目等死。

    李逆不敢前去救他们,也没有必要去救他们,但是心中的那份感觉,却催使他继续向前。

    他轻轻下了骆驼,将之慢慢牵引着,朝着那声音发源之处慢慢行去。他的步子很慢,整个人都躬身在骆驼下,他不敢露出身形,以免受到烈日的烤灼。

    李逆行经几步,一转身间看向前面一处沙丘,那些呻吟就是从那个沙丘之后传来,李逆顺着几个视野不及的地方慢慢摸索过去,只是骆驼却早已被他放置一旁。

    那沙丘并不大,只是转个弯就能看见李逆趴在沙丘斜侧,默默看着下面,却发现两个人。

    这两人已然不能算人了,如同两只被架在烧烤架上的羊一般,浑身无力,静静的躺在地上,他们身上都绑着牛皮,本是湿润的牛皮,此刻也早已被太阳烤干,越来越紧,最后嵌入他们身体里。

    他们身躯极为干瘦,似乎被烤干一般,肤色极为黝黑,乃至于部分肌肤已然分不清是皮还是肉了,嘴唇干裂无比,眼睛也是空洞无神,眼珠和眼白分不清界限,只是微张着,活像一个灰洞。

    李逆看着二人惨状,心中也是一寒,这沙漠之中的人竟惨到如此,他有些犹豫了,不管是对自身能否脱离的担忧,更是对那布局之人的忌惮,此人,太厉害了。

    正当李逆要进一步观察之时,远处却传来一阵驼铃声,显然是一个驼队的人从那边过来,那两人听到声音,更是呼喊得大声起来,水,水,水……

    断断续续的声音不断传出,终于吸引了那个驼队的注意,瞬间就往此处前来。

    李逆见此,更是压低身子,半截身躯已然隐到沙丘之后了,只是露出一双眼睛,他不想被人注意到。

    那个驼队显然有些“庞大”,相较于李逆之前见到的几个几个,这堪比二十人众的驼队确实不小,他们慢慢走到这二人面前,看着二人的惨样,不禁停了下来。

    其中一个零头模样的人,打了个手势,下面众人便明白了,取了些水源沾湿布巾,一同走了过去。

    那两人还是在不住地叫着,水,水……。

    那领头的汉子猛地抽出腰间长剑,轻手一挥,便把那入肉里的羊皮斩断,然后那两个汉子就把湿润的布巾放到二人身上。

    他们没有立即给二人水喝,这缺水多时之人一旦饮水,怕是会当场死亡。这群人明显是熟悉沙漠之人,处理起来也颇为熟练。

    那两个大汉见二人稍微有了些知觉,便说道:“有水有水,你等有救了!”然后便要将水壶倒些清水,慢慢喂给二人。

    “你二人为何在此?”那领头之人轻轻皱眉,然后问道。

    “遭了强盗,他们……把我们抛在这里,跑了!”两人喃昵不清地说道,舌头得到水源的滋润,似乎在打颤一般。

    “此处并无强盗的痕迹,你们莫不是在说谎?”那人颇为惊醒,立即看出了端倪。

    正是此时,那两人瞬间暴起,如同兔子般灵动,瞬间杀死那两个喂水大汉,然后朝着那个领头之人杀来。

    他们身下的的沙子也开始震动,一块木板从中飞起,四个持剑男子顺势冲出,向着这支驼队杀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却让众人都惊了,李逆看在一旁,却也是冷汗频出,他竟没有看出丝毫端倪,若是他在前面,恐怕死了千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爱上阴间小娇妻〕〔最强军婚:首长,〕〔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重生空间:慕少,〕〔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