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人头归〕〔千金毒妃〕〔仙欲游〕〔兵王归来〕〔九阴大帝〕〔帝少爆宠:娇妻霸〕〔无敌真寂寞〕〔重生学霸天后〕〔电影世界学无止境〕〔超神制卡师〕〔开启一九九五〕〔召唤哥布林军团〕〔仙三代的日常生活〕〔小农民大明星〕〔虚空法师的奇幻之〕〔绝命毒尸〕〔阴桥阳路〕〔一棍碎天〕〔夺命梦控师〕〔娱乐韩娱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心上有位长安客 第一百四十一章 风信子的花语
    杨未央好像一直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自从张明月结婚以后,他就一个人生活,好像就习惯了孤独的一个人。

    而且会觉得一个人生活莫名的方便,简单。

    不同于两个人,需要迁就,需要解释,需要去交流。

    当然,不是说他不皮了,而是这种东西逐渐变得喜欢了。

    “哎呀,今天的事我的错,我道歉!”杨未央珍诚的道歉,看起来却不怎么珍诚。

    “唉,你继续睡吧!我去看一下果果,这孩子是越来越让人恼火了!”

    杨流苏说让杨未央睡,他真的就去睡了,真不知道老帮主一天要睡多少个小时才够,就跟猪一样。

    不对,猪都没有他那么能睡!

    到了果果的房间,杨流苏在她的耳边喊道:“唐小猪,起床了!”

    果果躺在床上,睁开了双眼看着杨流苏,然后坐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唉,小流苏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出去了吗?未央哥哥呢?”

    杨流苏捂着脸:“我的小祖宗呢!现在已经一点钟了,你还指望你未央哥哥喊你起床不成!”

    “耶,今天不用去上学了!”唐果突然跳了起来,一脸的兴奋。

    见到杨流苏黑着脸,她才尴尬的一笑:“哎呀,今天不能去上学了,好难过啊!难受,心里好痛!”

    “你还装,起来穿衣服!”

    杨流苏静静的看着果果的表演,不去当演员可惜了,可惜演艺圈的水太深了。

    果果疑惑:“小流苏,既然不去上学了,我还起床干嘛呀?”

    杨流苏一脸吃惊:“难道你还打算继续睡下去?”

    果果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主要是杨流苏现在的脸变得很黑了。

    你说,好好的一个小白脸变成了小黑脸,多不好看啊!

    杨流苏帮果果穿着衣服,果果伸开双手让杨流苏把衣服套进去问道:“我们起床去哪啊?”

    “不是我们,是你和未央哥哥,去看明月老师!”

    “哦,未央哥哥和明月老师什么关系啊?他们是不是夫妻啊?”

    “小孩子家家的,管那么多干嘛!你去明月老师家,少说话,多看,回来把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

    “你想偷窥他们之间的秘密?”

    “我,我怎么成偷窥了。我是怕,是怕,你未央哥哥到时候哭的稀里哗啦的!”

    “你骗人,未央哥哥那么大个人了,才不会跟小孩子一样哭呢!”

    和小孩子交流就是这么困难,怪不得说有代沟真可怕,自己和老爹的代沟不是也挺大的吗?

    亲眼看着杨未央和果果上了车,杨流苏才放心的回学校。

    车上,果果一脸的兴奋,杨未央好奇不已。

    “果果,你怎么这么高兴啊?”

    果果呵呵了几声:“今天大家都在上学,只有我出来玩,我当然高兴了!”

    杨未央想也对,当初他要是和果果一样,只怕比她还要高兴。

    “未央哥哥,我们去游乐园吧!”

    “不去,我们今天就坑了你哥一次了,他要是知道我再带你去游乐园,不杀了我才怪!”

    “好吧!那我们去看明月老师吧!你说去看明月老师是买葡萄啊还是橘子啊?”

    杨未央直接无视了果果,这不都是你爱吃的吗?是去看你,还是去看张明月啊!

    果果突然提到了买什么,杨未央也愣了一会,买什么好呢?

    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改变,还喜不喜欢原来的东西。

    杨流苏停在了榕城的一个花店,那时候,好像很多年了,记忆都有点模糊了,他还记得他第一次买花给张明月,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家花店一点也没变。

    他下了车,带着果果走了过去。

    “老板,拿一束蓝色的风信子!”

    老板是一个五十出头的中年妇女,她抬头看了一眼杨未央,唉了一声:“竟然是你啊!好多年没看见你了,哟,你都有孩子了,没想到啊!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能够看见你!”

    “老板娘还记得我啊!”杨未央笑了笑。

    “怎么会不记得,当初你和你老婆经常来我们花店买花,你老婆那么漂亮,我肯定记得住的!”

    杨未央的笑容露出苦涩,可是也没有解释!

    买了花,告了别,便带着果果上了出租。

    果果看着杨未央,没有说话,她其实是有很多疑问的,可是小流苏说了,让自己少说多看。

    到了明楼小区,杨未央和果果站在门口站了很久。

    最终果果问道:“未央哥哥,我们还进不进去啊?”

    杨未央点了点头,门卫也没问,给他们开了门,便进入了小区里面。

    张明月的地址杨未央已经很熟悉了,便找到了属于张明月所住的那间房屋。

    敲响了门,门很快就开了,张明月的脸色有些不好,头发也披散着,穿着拖鞋和短裤,一件白色的t恤,显得有些柔弱。

    “明月老师!”果果上前就抱住了张明月的腰,她也只有张明月的腰高。

    她一笑,喊道:“果果!”

    再看向门外的人,她呆在了原地,她原本以为是杨流苏的,没想到,他竟然来了。

    杨未央问道:“不请我们进去坐坐吗?”

    “哦,好、好!”张明月不知道为何,笑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杨未央伸出手想要帮她擦拭,才发现不合适。

    张明月接过杨未央的花,让开了身子,而看着这一束蓝色的风信子她突然有些失神。

    很多人以为蓝色风信子的花语是生命,可她很清楚的记得有一本书里写过,蓝色风信子的话语,也是他最喜欢的一段话。

    仿佛再见你般喜悦。所以喜助,我尚能释怀,也请你一定要原谅你自己......

    当初的种种海誓山盟拿到现在来,就是最好笑最好笑的笑话。

    曾以为,喜你为疾,无以为医,不过是求不得,然后一个人惶恐的悲哀。

    张明月的眼泪一直往下滴,怎么都抑制不住,他原来早就原谅自己,是自己没有原谅自己。

    可张明月也露出了悲哀,他也释怀了这段感情!

    对啊!曾经的他那么爱自己,被自己伤的那么深,他怎么可能还会接受自己。

    释怀了也好,释怀了也对!

    可内心怎么就高兴不起来,自己还抱有期待,一直有期待不是吗?

    屋子两室一厅,空间有点小,里面很赶紧,一点灰尘也没有,甚至摆放的东西都很整齐。

    张明月变了很多,以前都是自己做的,现在她能够自己做了。

    对啊!这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曾为人妇,很多东西都要去学着。

    他其实一直想要求一个答案,那就是为什么张明月当初突然就和那个人结婚,一丝预兆一丝准备都没有。

    而且张明月的父母也移民了日本,她为什么没有和他们一起过去,留在了这里。

    她的婚礼,她家的亲戚一个也没有参加,是怎么回事?

    可突然就不知道怎么开口了,也不想知道答案了。

    都是成年人,都有自己的思考方式和处理事情的能力。

    杨未央:“我......”

    张明月:“我......”

    杨未央:“你先说吧!”

    张明月:“好,我给你们倒水,等一会,我烧开!”

    多年前,两人还青春的时候,杨未央对张明月说:“不要喝生水,对身体不好!以后无论多忙,都要记得把水烧开了喝!”

    水已经烧开了,只是人走茶凉了。

    看着两人的怪异动作,果果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打量两个人。

    她好像明白了什么,也好像越来越糊涂了。

    张明月烧着水,看向窗边那白色的风铃,叮铃作响,又沉默在了原地许久许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