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强老婆:霸道总〕〔重启飞扬年代〕〔子衿之心望君莫离〕〔清妾〕〔总裁老公,抱紧我〕〔风流青云路〕〔宗师星际行〕〔万古神帝内〕〔王牌特种兵〕〔穿越大反派〕〔亲爱的塞巴斯〕〔罗马全面战争之异〕〔美女总裁的极品兵〕〔猛鬼收容系统〕〔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仙无常有〕〔都市之少年仙尊〕〔兽世霸宠:纪爷,〕〔次元大追逃〕〔德意志涅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铁血骠骑 第73章 鬼才,坐谈,仇敌
    天算不如人算,看着那严阵以待的大军,莫沉深吸了一口气,极力的估算着双方的胜算。

    如今自己身旁只有三百多苍澜营,人数,劣势……;论战斗力,看对方的穿着就知道这伙儿骑军是那曹操的王牌军,虎豹骑!虎豹骑的战斗力当然不会比苍澜营差……;再论战将实力,那个提着双戟的大汉无疑是古之恶来典韦!超一流中也是前五的人物,自己加徐晃估计也难赢……。

    “呼……”莫沉微微苦笑,这场战斗最好是不打……,如果是满状态,满人数的苍澜营,他二话不说就会发动进攻,可是,如今……。

    “莫将军,你好似有些言而无信啊,不是说好之后与嘉坐到一起,来个不醉不归吗?怎么如此行色匆匆的想要离开呢?”年轻文士的手指轻轻摩挲着酒壶,脸上带着几分戏谑。

    莫沉挑眉,扯出一抹牵强的笑容,“不错,在下是答应先生等洛阳平静,陛下安定后与先生不醉不归,可……在下好像并没有说具体的时候,所以,也不算言而无信吧?”

    “哈哈哈,的确……不过呢,嘉是个不爱等候之人,所以就自作主张的来这里等你了。”

    莫沉转头看了看在将军之间一抹晨辉中摆放的木桌石凳,顿时一阵头大,看来……今天这个酒是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了……。

    “请吧!”郭嘉轻轻伸手示意,翻身下马,走向了木桌。

    头上的汗水顺着眼角滑落,莫沉眯着眼计算着以自己的速度能在多久的时间内动手,算了半天,却无奈地叹了口气。

    典韦虽然看上去很壮实,不轻盈,可自己清楚,步入超一流者,身体各项机能都会大大加强,典韦想要制住自己,只需要两三个呼吸间……。

    “噔!”莫沉抬腿跳下马,身后的徐晃急忙出声,“将军!不可!”

    “无妨!我们现在这个样子,郭奉孝如果想杀我们,早就动手了……。”莫沉给了他个放心的眼神,这才迈步走向木桌。

    徐晃愣了愣,还是提着战斧跟在了他身后,等到莫沉到达木桌时,他停在了莫沉的五步之后。

    而郭嘉的身后,典韦也默默地停在了距离他十步的位置,竟是让了徐晃五步。

    莫沉没有理会典韦让不让的问题,因为郭嘉已经坐在对面伸手邀请他了。

    如果说莫沉最崇拜的三国武将是赵云,那他最崇拜的谋者就是眼前这位世之鬼才,郭嘉!

    所以,他坐下那一刻,是挺紧张的。

    郭嘉只是看了看他,就自顾自的倒起了酒。

    第一杯酒倒上后,他笑着举杯,“来,莫将军,既然坐下了,便喝吧!”

    一阵清凉的微风拂过年轻人发热的额头,让他浑身毛孔舒张,出汗地同时轻松了许多。

    伸手握住酒杯,莫沉抬手道:“这杯,算在下敬先生!”

    “为何要敬?”

    “因为钦佩。”

    “噢?如果嘉没记错,我们之间以前并无交集,为何莫将军会钦佩于嘉?”

    莫沉笑着转动酒杯,“吾敬先生才识出众,吾敬先生率性自由,吾敬先生恩怨分明,吾敬先生洞悉人心,吾敬先生……算无遗策!”

    “哈哈哈……见过各种各样的人,如此毫不掩饰的赞扬的是第一次见。”郭嘉被莫沉说的有些诧异,不过也并没有不好意思,因为莫沉说的这些本就是他拥有的。

    杯中酒随着抬起的手臂而倾倒入口中,再钻入喉咙,将那辛辣感传入腹中。

    “呼……好酒!”

    “嗯?莫非将军来洛阳竟然没喝洛阳名扬天下的桃花酿?”郭嘉笑着放下酒杯,想要继续拿起酒壶倒酒的时候,却被莫沉抢先拿了过去。

    莫沉边倒酒边笑道:“来了之后就一直在顾着守城,与那些大世家,暗势力争斗,再到设计脱身……哪里来的时间去喝酒?”

    “呵,那将军岂不是要谢谢嘉了?”

    “哈哈,对,是得谢谢先生,若先生不拦着,恐怕我也喝不上这桃花酿了。”莫沉不置可否的点头,给郭嘉的杯中倒满酒后才给自己倒上。

    “第二杯,谢先生相送之情!”莫沉再次举杯,这次是双手。

    郭嘉吹了吹散落在嘴边的长发,开口道:“你怎么敢肯定我是来送你的?而不是来杀你的?毕竟,你可是挑翻过我军的战鼓!”

    “人人都有自己的立场,人人都有自己心中的信念,你我各为其主,战场上那些恩恩怨怨也只是因为伴随着信念而努力的结果。若先生因此而杀我,那先生便不是郭奉孝了。”

    郭嘉微微一怔,随即放肆的狂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

    徐晃不由地紧了紧手中的战斧,他以为郭嘉要翻脸了。

    “莫沉,哈哈哈,你是那人之后郭某第二个欣赏的武人,的确,吾并不会因为这个而杀你,但是你别忘了,吾可以用扼杀将来威胁为由而杀你,毕竟你是能练出强悍战军,又能从无根无据的洛阳全身而退之人。”

    莫沉抬头看着他漂亮的桃花眼,微微一笑,“你不会!”

    “噢?为何?”

    “因为我没有逃过你的眼睛,所以,我对你来说,没有威胁。”

    郭嘉眯起桃花眼,“你别忘了,你只是个武者,一个能有如此能力的武者,已经值得吾动手了。”

    “……”莫沉苦笑,自己在郭嘉的眼中竟然有这么重的分量吗?怪不得他会抛下天子出来拦截自己。

    “我想,就算如此,先生还是不会杀我。”

    郭嘉将水杯捏在手中,低头闻了闻,“理由。”

    “因为……赵子龙。”

    闻着酒香的动作突然停止,他竟然翻了翻白眼。

    “唉,无趣无趣,原来子龙已经告诉你与我的关系了……”

    莫沉深吸一口气,仿佛身上压着的万斤大山已经撤去般轻松。

    “不……子龙大哥并没有告诉我,只是,看先生的态度,再加上刚刚先生所说在我之前还有个欣赏的武人,纵观与我有关系的人中,也只有子龙大哥能如此了。”莫沉再次举杯,这次郭嘉跟着举了起来。

    “哈哈哈,你倒是聪明……。”郭嘉仰头喝下杯中酒道:“怪不得那家伙上次与我相聚后,临走前让我遇到你的时候帮你一把……呵呵,现在知道了,因为你很像他,你们也有着同样的信念。这个世道,志同道合的人,已经不好找了。”

    莫沉愣了愣,有些震惊,赵云竟然对郭嘉有这样的要求?而且,郭嘉和他的关系好像很不一般啊!

    “别惊讶,那家伙是我的莫逆之交,也是知己,他难得开口求我,一般来说,我不会拒绝。”郭嘉笑着倒上了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嗯,原来如此……呵,不管如何,还是多谢了。”

    郭嘉眨了眨眼睛,“先别急着谢我,这天下哪里有不付出代价的帮助。”

    “呃,你想让我做什么?”莫沉知道夏侯渊之所以没来,就是因为郭嘉,而自己能顺利出洛阳,他也在暗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所以,只要郭嘉的要求不过分,自己还是能满足的。

    “两个要求,一是告诉我,你即将去的地方。二是拜托杨家帮我找个人!”

    “一公一私么……也到是合适。”莫沉摇头轻笑,“我准备去荆州……然后我可以写信给杨太尉,至于找什么人,先生自己和杨太尉说便是。”

    郭嘉点头,把玩着酒杯道:“果然是荆州啊……呵呵,不错,有眼光!”

    莫沉眼睛一上一下的瞅了瞅他,这个人还真的是放荡不羁,不知道他这幅样子被他家主公曹操看见……会是什么情景。

    “来吧,再陪你喝一杯,既然答应那家伙的事情做了,吾也得到吾想要的东西了,也就不待着了,陛下那边还是需要去看看的。”

    莫沉无语的举杯无他手中酒杯碰撞,心想,你现在想起陛下来了?!

    抱怨归抱怨,答应人家的事情还是要做到的,莫沉拿过郭嘉示意士卒拿来的笔和棉布,给杨彪写了一封要求他帮郭嘉找人的信。

    郭嘉搓着手接过棉布,“行,那吾便不送了,路上……“小心!”

    莫沉眯了眯眼睛,笑着点头。

    年轻的文士瞅了瞅莫沉身后已经大汗淋漓的徐晃,轻声道:“这人不错!”然后,摆了摆手,转身朝虎豹骑军阵走去。

    当他经过身旁后,提着双戟的巨汉才赞扬的看了看徐晃,转身跟上。

    莫沉急忙转身扶住徐晃,“公明,没事吧?”

    徐晃咬牙摇了摇头,“没事……那个人……好强!”在他先前握紧战斧的瞬间,一股恐怖的气场就笼罩了他的全身上下,他艰难的抬头,看到了仅仅往前挪了半步的巨汉,浑身的汗水就止不住的流了起来。直到刚刚那人看向自己的时候,那感觉才消失。

    莫沉伸手给他顺了顺气,“啊,那人是曹军第一高手,典韦,被曹操称为古之恶来……你我联手恐怕也不是其对手。”

    徐晃深吸了口气,基本恢复了状态,他着急的转头道:“他们会让我们走?”

    “啊,郭嘉只是来送我的,顺便问我要了样东西。”

    徐晃这才放下心中端着的石头。

    苍澜营整齐的排列,他们一个个抬头看着同样整整齐齐的离去的虎豹战骑,眼中透露着熊熊的战火。

    莫沉爬上马背,看了看众人,笑道:“放心!以后会有机会的!现在给我回神,前方可还有人等着我们呢!出发!!!”

    一听莫沉的话,苍澜营众人立马兴奋的瞪大了眼睛,跟着莫沉的身影极速向河流方向而去。

    随着骄阳不断地上升,路边花草身上的寒霜也变为了一滴滴晶莹的露珠,从其边滑落,落在还未被温暖阳光感染的冰凉土地上,激起了微微的尘埃。

    一阵喧嚣的马蹄声划破气流传播而出,打破了林间的那清脆温婉的氛围。

    莫沉深吸晨间的新鲜气,长枪赫然间入手,精准的挑飞了十几支刹那间到了眼前的箭矢。

    “敌袭,举盾!!!”阿信伸手呼喊,一个个苍澜营战士呼喝着举盾,抵挡着四面八方飞射而来的流矢。

    年轻人的嘴角勾起一抹轻笑,他知道对方会选这处自己必经之路上唯一的树林内伏击。因为,任何军队都不敢说能在没有掩护体的空阔地带击溃苍澜营!

    “唰唰唰!!!”下一轮箭雨呼啸而来,莫沉边挥枪抵挡,边皱着眉头看向那被射的满目疮痍的花草,心头涌出无名之火。

    “全军,突杀!把他们给我找出来!!!”

    “喝,杀!!!”苍澜营迅速变阵,五人一组,交替掩护着向四周扩散而出。

    而在透过林间树叶空隙的阳光照耀下,苍澜营看清了他们的敌人。

    “西凉军?”莫沉微微眯眼,脑中快速思索着对方是何人,手中的长枪也越发凌厉的挥动着,将最后的十几支长箭全部击落。

    一个长相清秀,脸色微微惨败的文士出现在莫沉视线中,正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

    “不知阁下为何要带人伏击莫某呢?”

    文士伸手拔剑,牙关紧咬道:“我是为姐弟报仇而来!今日,我们之间,必要亡一方!”

    莫沉诧异的挑眉,终于想到了这人的来历,用时也想起了那对至死都依偎在一起的苦命鸳鸯。

    “原来如此……是仇敌啊……”他喃喃自语,良久之后才冷着脸挥手:“全部诛杀!!!一个不留!”既然这些人都知道了苍澜营的行踪,那便……留不得!

    文士举剑呼喊:“杀莫沉者,封将军,赏黄金千两!!!”

    一个个瞬间红了眼的西凉军疯狂的扑出,杀向了迎战的苍澜营。

    被封赏迷失了理智的他们竟然没有发现,他们身后那一百多极速而来的苍澜营……。

    所以,这场开始就注定一边倒的战斗在半个时辰后就结束了……。

    莫沉踏着沉重的步伐上前,看着被两个人架住还紧紧的盯着自己的文士,开口道:“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哼哼……阿三!”

    “你是个聪明人,竟然能猜到我的脱身路线,可我很奇怪,你这样的聪明人为什么要做这么愚蠢的事情?”莫沉疑惑的看着他,对于这个人的做法,他真的很费解。

    “呵呵……心头那个人没了,我活着也没有意义了,这么说,你能懂了吧?”阿三笑了,笑着笑着红了眼眶。

    “嗯……要么成功报仇,要么死而殉情?呵,我问你,既然爱,为何不争取?”莫沉知道那天夜晚死去的那对男女是两情相悦,那么这阿三就是……单相思了……。

    “因为,我是兄长……。”他默默地必要,泪珠忍不住的从眼角滑落。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的事情,但是,我告诉你,你错了,你没有争取便成全,最后遗憾的只是你自己罢了……。”

    阿三睁开眼睛,喘着粗重的呼吸声,“所以……我……。”

    “明白,和你这么多就是争取,既然你意已决,那我便成全你!”

    锋利的刀刃刺破皮肤,扎入了阿三那剧烈起伏的胸膛之中,随着越来越弱的皮肤,男子笑着失去了生息。

    莫沉叹了口气,挥手道:“把尸体处理了,他的,另外安葬了吧,替他这个名字……。”

    “喏!”阿信抬手行礼,拖着阿三开始冰凉的尸体走向密林深处。

    莫沉静静地站在原地,闭着眼感受着夹杂在血腥味中的那一缕缕清新生气,陷入了沉默。

    既然挡路的人已经全部清除,那么剩下的只有离开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