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强老婆:霸道总〕〔重启飞扬年代〕〔子衿之心望君莫离〕〔清妾〕〔总裁老公,抱紧我〕〔风流青云路〕〔宗师星际行〕〔万古神帝内〕〔王牌特种兵〕〔穿越大反派〕〔亲爱的塞巴斯〕〔罗马全面战争之异〕〔美女总裁的极品兵〕〔猛鬼收容系统〕〔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仙无常有〕〔都市之少年仙尊〕〔兽世霸宠:纪爷,〕〔次元大追逃〕〔德意志涅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铁血骠骑 第69章 收网,癫狂,悲凉
    被人团团围住这种事,苍澜营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经历了,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可怕的冷静之色,仿佛一个个机械人般挥舞战刀,举盾格挡。

    这并不是因为他们瞧不上眼前的对手,而是他们已经深深烙印在心里的态度,无论对手是强还是弱,都会沉静以对。打个比喻,他们就是一群嗜血冷酷的狼,他们的眼里只有如何厮杀!

    “给我杀!杀!”黑斑男子疯狂的挥动手臂,虽然人人都说那个家伙是个不成器的东西,但自己却不认同!

    在自己饥寒交迫的躺在大街上时,是他收留了自己,给自己吃的喝的,还有温润如玉的女人。在他眼里,那个被如今正在战阵中大肆屠戮的年轻将军斩杀的主子,是这天底下最好的主子。

    他是卫家的人,但更准确的说,他是卫家三公子的人。

    “阿兴,发信号!”看了看已经完全围上来的敌人,莫沉一边转动长枪扫倒几个,一边头也不回的叫喊。

    “喏!”长刀无情的划过脆弱的脖子,人头翻飞之际阿兴一个转身举起了神臂弩。“掩护我!”

    几个苍澜营士卒快速的举盾来到了他的四周,掩护他点燃箭矢。

    “呼……呼……”猛烈的狂风从盾墙缝隙中钻进,将刚刚起火的火折子瞬间吹灭。

    阿兴有些傻眼的愣了愣,急忙再次搓着火。

    就这几个呼吸间,敌人已经注意到了他们,疯狂的扑了过来。

    “护好!”一个长着胡子的苍澜营大汉怒吼着,手中战刀凶猛的挥出,将一个来不及止步的敌人一刀砍倒,回头嘶吼:“兴子,快!”

    阿兴也想快啊,他疯狂的搓动着火折子,但因为风太大,火折子压根儿没反应。

    “盾牌收紧,兴子蹲下点!”

    “好!”阿兴猛的一蹲,身旁刮动的风终于小了不少。

    再用力的搓了搓,火折子终于升起了微微的火光。

    “呃!!!”大汉猛然惨叫,一根长箭从盾牌围成的圈的上方飞去,插进了他的胳膊中。

    与此同时,箭矢终于点燃。

    “散!!!”阿兴红着眼怒吼,弓弩抬起时,箭矢飞射而出。

    “啾!!!”随着箭矢冲向半空,莫沉松了口气,专心的对付起了已经找上他的一男一女。

    男的用刀,女的用剑!那默契的刀剑一左一右的攻向莫沉,让他满脸凝重的挥动着长枪。

    这两个人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他们的配合实在是太好了,莫沉好不容易设下诱导,将男子的刀闪过,趁机挺动长枪刺向男子的胸膛,却在下一刻被好像早就看到的女子手中剑给阻挡。

    “唰!!!”重新蓄力的战刀带动火辣辣的煞气扑面而来,莫沉不得已的退后。

    他被缠住后,阎芝和黑斑男子起到了作用,他们虽然没能斩杀任意一个苍澜营战士,但却凭借自己的境界将二十多个苍澜营笼罩在了攻击范围内,死死地限制了他们的活动。

    一个个弓箭手瞄准了二人攻击下的那群苍澜营,因为别处都是人与人缠斗着,无从下手,只有这里,有机会!

    “嗖嗖嗖!!!”飞射而出的箭矢划破长空而来,让他们不得不举盾抵挡。

    盾牌举起后,下身就暴露了!两个战将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长刀和长矛挥向那一排露着的腿。

    “小心!”最靠近二人的士卒呼喊着,将身旁的伙伴们推开,自己也快速的后退,不过最后后退的他腿上还是被刀锋拉开了一道口子。

    他咬着牙退到掩护自己的几面盾牌之后,咬牙从衣服上扯了一块布下来,包在了自己的伤口之上。

    “噔噔噔……”剧烈的一脚步声传来,刚刚将刺向自己的长剑挡开,莫沉微微一笑,“终于来了。”

    黑暗的街道转角处,一个仰头喝着美酒的汉子笑呵呵的带着几十个人出现。

    “老哥,快动手!”莫沉着急的叫喊着,这老东西,自己杀的胳膊都酸了,他竟还在喝酒?

    “嘿嘿嘿,来了来了!”王佑一个激灵,将酒坛子扔到了地上。

    “啪啦!”那陶瓷坛子瞬间四分五裂,将里面没有喝干净的酒水飞溅而出。

    “杀!”老百夫长的长刀转动,见过人血而煞气不俗的刀刃狠狠地劈在了一个被他一脚踹倒的敌人。

    “噗嗤,刀刃掠过那人的胸口,激起一片猩红的血珠。

    “快!!!继续冲,打开城门,城门!!!”

    城墙上的叛军们也开始往城下而来,因为连接着吊桥的绳索早已经被人偷偷的割断了。想要打开城门,只有突破苍澜营的防线,去用手推开那沉重的大门。

    “苍澜营,反冲!小队作战!”莫沉放声呼喊,已经摸清两人套路的他也开始了凶猛的反击。

    玄龑战枪带着恐怖的巨力横扫向二人。他们察觉了对方所用力量之大,当即一起举刀剑抵挡。

    可想象中的兵刃撞击并没有产生,因为莫沉突然变招了。

    他后面的手微微往后,枪尖在二人兵器前一厘米处划过,饶了一个大圈,直接甩向了右侧的女子。

    二人惊慌中动了起来,女子往后一跳,将前方空出给男子,随后自己猛然转身抬剑。

    男子默契的往右侧一跃,同样的抬起了战刀。

    莫沉等的就是这一刻,因为现在两个人和他在一条直线,再也无法迅速的帮另一个人挡招了!

    左手赫然划过腰间,短刀入手,直刺男子的腰际。

    男子条件反射般强行转身用战刀挡下刀刃,但另一边,枪杆已经甩到了女子的剑刃处!

    “砰!”可怕的力道直接将女子震的后退,而还没失去力量的枪杆则顺势砸在了男子侧着的肩膀之上。

    “嘭!”“呃!!!”男子闷哼的暴退,整条左臂软绵绵的耸拉着,竟被莫沉一下拍断了骨头。

    “老四!你怎么样?”女子惊慌的扶住他。

    但他已经来不及回答,因为莫沉的枪尖已经近在眼前。

    男子单臂挥刀,头上冷汗直流。女子也刺出了手里的剑,不过她的身体已经因为紧张而颤抖。

    所以,两个人没有挡下这一枪。

    突破防守的枪尖划过女子的手臂,莫沉的右腿也踹在了男子的肚子上。

    二人惊恐的聚在一起,对上了年轻人那双仿佛看穿了一切的双眼。

    其实,莫沉微微思索就能猜到这两人一定关系不一般,不然也不会如此默契,而这时候,就不能单单硬拼,而是得打破二人的心境!

    男子受伤,女子的心就会乱,这样一来,联攻也就破了,剩下的只是两个二流战将罢了……。

    “杀!!!”街角处,数百士卒浮现身影,当先的是那提着巨大战斧的冷峻男子。

    徐晃也到了!莫沉微微一笑,转头看向了另一边。

    “都给我杀!!!”一副文士打扮却斗志昂扬的洛阳令大人让莫沉眯着眼笑了起来。

    周异在处理了醉香楼的情况后就用圣旨调动了城中那些零散的城防军,那些各出的加起来竟然也有四五百。

    “全军听令,反攻!!!”既然人都到齐了,那自然就要收网了!

    阎芝奋力的将阿兴那凌厉的刀刃打偏,回头一看,血色全无。

    黑斑头领失神的愣在原地,原来……原来人家早就看穿了一切……本以为是己方围杀人家,可现在,却是己方被人家包了饺子!而且……这些后面来的,恐怖先去处理了其他地方……呵……呵呵,真是满盘皆输啊……。

    脸色苍白的阎芝猛烈的喘息着,双眼血红的看向了城门之处,“拼死血战!打开城门就能活命,冲啊!!!”

    黑斑头领也握着长矛回了神,对啊,城外还有数千骑军蓄势待发呢,只要城门打开,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莫沉当然知道对方会拼死反扑,做困兽之斗,但是,已经陷入绝境的猛兽也不叫猛兽了。

    五百苍澜营终于会合到了一起,“吭咔!”

    五百人整齐划一,迅速分成了一百个小队,每五人一队的开始了冲杀。

    两人持盾防御,两人陌刀挥砍,一人架弩射击!五百人瞬间化身一百个绞肉机般,开始了疯狂的杀戮!

    黑斑头领难以置信的看着己方那成片倒下的尸体,不觉间已是浑身冰凉。

    原来这次的行动本来就是注定要失败的……连对方的实力都不清楚,又谈何成功?

    “唉……”蓦然的长叹,他握紧战刀冲向了那个大开杀戒的战斧战将。

    另一边的阎芝虽然知道苍澜营作战能力强大,但他真没想到对方能强悍至厮!那五个人的小队连他这个二流战将都被打的连连后退,自己手下那些普通的战卒走何尝能抵挡?

    心中涌出悲凉,他张嘴怒吼,破开阵势,冲向了正压着那一对男女打的莫沉。

    都是他!!!一切都是因为他!一定要杀了他!!!

    莫沉火力全开,上千大军也开始了最后的清杀!

    呜呼呼的妖风从西而来,飘过鲜血淋漓的大地,飘过死不瞑目的尸身,卷走了淡淡的硝烟,也卷走了刺鼻的血腥。

    此时,夜已深沉,梦依旧遥远,微醉微痴的在忽近忽远的幻觉中,感觉着人们在温馨的追逐中享受着人间的美恋,像一束鲜花那样开放在阳光之中,一幕幕曾经清灵的图画勾勒成似歌如梦的意境,就像似一场刚刚开始之后的追忆一样清晰在目。

    可这只是想象,残酷的事实恰恰相反!

    阎芝颤抖的抬头,满脸不甘心的看着自己身前那眼神深邃的年轻人,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

    王佑提刀就要砍,却被莫沉伸手拦下。

    “阎芝都尉,不知,你想说什么?”

    “呵呵呵呵呵……自古……成王败寇,我没什么好说的!我只是恨啊!!!恨!为何,恶人总能成为胜利者!而我这种想清除世间污浊,打破阴云的人却要失败!!!”

    莫沉皱眉看向疯狂嘶吼的男子,诧异的挑眉,“噢?那你倒是说说,何为恶人?何为世间污浊?而你,为何要这么做?”

    “呵……你们这种助纣为虐的人,就是恶人!!!那腐朽的皇权,昏庸的帝王,黑暗的统治者们!就是污浊!!!呵,我为什么要如此?呵呵,你知道亲眼看着全家被人残害是什么感受吗?去报官却被人污蔑是反贼!在送往刑场的路上,山贼入城,我这才得已活命!可就在我找到相知的夫人,准备安生过日子的时候,当地的郡守看上了我的夫人,竟趁我外出之时将我的夫人先奸后杀!!!我在我夫人的坟前发誓,我一定要亲手毁灭这该死的世道,推翻这腐朽的统治!!!我就是要放他人入城,宰了狗皇帝,杀了那些统治者!!!让洛阳血流成河,让他们也感受痛苦!”阎芝瞪着眼狂吼,颤抖的疲惫身躯却爆发出了令人侧目的力量。

    “大胆逆贼!!!竟敢辱骂陛下!我宰了你!”看似文弱的中年人抽出了一把剑,猛的砍向阎芝。

    阎芝哈哈的狂笑着,眼睛死死瞪着落下来的长剑。

    “唰……”“嘭!”一只大手猛然握住长剑,鲜血顺着剑刃流淌而下。

    莫沉转头,死死地看向周异,身上带着狂暴的煞气,气场全开!

    那恐怖眼眸让周异猛的一颤,抖着嘴唇,却发现说不出任何话语。

    “叮!!!”长剑被莫沉反夺,扔在了冰凉的地面上。

    年轻人丝毫没有理会手上的伤口,而是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阎芝的面前,缓缓地开口。

    “你说的,很对!这个世道就是一个腐朽黑暗的现实,黎民苍生苦不堪言,名人将臣却衣食无忧!呵呵,你可以抱怨天道的不供,世道的悲凉,可是……你不能不用脑子想事情!!!你以为你帮着那些人进了城,控制了那个只会指手画脚的皇帝,推翻了统治者们,事实就会改变了?!我告诉你!!!不可能!事实就是你帮的那些人会成为新的黑暗!继续残害这个本就不堪入目的世道!这就是人心!”

    “再者,若害你的人是当今陛下,我莫沉绝不拦你,可说到底,你阎芝也只是个为了一己私欲,弃天下于不顾的可悲之人!用你的猪脑子想想!如果陛下被控制,或者被杀!那就相当于大汉国最后一个大旗倒了!届时,诸侯四起,战火蔓延!黎民苍生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他不能倒!而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个在你眼里的恶人要助纣为虐!”

    阎芝愣愣的瞪着眼睛,良久才低头低笑……。

    “不错……我是自私……我是做错了,呵呵,我也会为做的错事而负责,可我想问问将军……如果是你,你的家人被残害,你的挚爱被凌辱至死!你!又会如何?!呵……你不是我,你又如何能理解我的痛苦!”

    莫沉僵在原地,等到阎芝抬头看向自己那一刻,他才苦笑。“如果……是我……也许我会比你都疯狂……。”

    他突然浑身冰凉,他莫沉从来都不是圣人,也做不到悲天悯人,可现在,自己却用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去反驳别人……。

    “呵呵哈哈哈!罢了罢了,总之,是我阎芝输了,莫将军……希望您能好好的活下去,找到那条能真正拯救这世道的道路!”阎芝微微一笑,手臂挥动,手中的刀刃迅速的划过了他自己的脖子。

    莫沉静静地看着他眼中的复杂神色消逝,静静地看着他的尸体倒地……。

    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反之,可恨之人,也许也有让人可怜的地方……。

    莫沉疲惫的挥了挥手,“将尸体处理了吧……阎芝的……另行埋葬。”

    王佑默默地点头,指挥苍澜营处理起了战场。

    莫沉顺着月色而行,任由苍凉的月色披身,任由冷冽的寒风划过,他看了看至死都互相依偎的那一对男女,看了看站着咽气的黑斑头领,看了看那满是血迹的战场,心头,只有悲凉。

    对错从来都说不清,有时候,你以为你赢了,却在不觉间输掉了一些东西……。

    人人心中都有一杆秤,莫沉知道,他们之所以拼死也要做那些事情,是因为他们想追逐他们认为对的东西。

    道路且长,且行且思。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