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道祖师〕〔美女总裁的兵王保〕〔大明春色〕〔重生之武魂至尊〕〔变身可爱萝莉〕〔网游之末日剑仙〕〔星际版三国〕〔宇宙级大反派〕〔万界登陆〕〔无限制穿越季〕〔法师网〕〔末世异形主宰〕〔专属妻约:总裁大〕〔老板娘的贴身保镖〕〔皇袍加身〕〔修仙也要讲科学〕〔1胎2宝:墨少,别〕〔口袋之数据大师〕〔桃运邪医〕〔天降萌妻:宫爷揽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铁血骠骑 第68章 杀蝉,反戈,事实
    丝丝银华,滴落凡尘。抬头处,耀眼星辉漫天舞,低头处,惨白银光照人心。

    莫沉眯着眼看向不远处地面上生长的那朵美丽的花儿,忍不住赞叹它的生命力之强。饶是昨日大雨倾盆,它仍然身姿挺立,不曾弯下一丝那修长笔直的花枝。

    其实每一朵花,都有它自己的生命。当花儿枯萎的时候,就是它生命终结的时候,而它的种子,就是它生命的延续,在这个世界上继续承受风,经受雨,面对另一个轮回。

    他不知道花儿什么时候会终结它自己,又什么时候会有新的代替者,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赏花的心情。

    将来的事情又有谁能够说的那么准呢,当下的,眼前的,才是应该值得思虑的。

    “噔噔噔……”脚步声清脆的响彻在静夜之中,让莫沉有些不舍的移开了放在花儿上面的目光。

    “要行动了?”

    “嗯,对方派人进行了最后的侦查,想必是要动手了!”年轻将领微微一笑,脸上带着的是他这个年纪很罕见的沉着神色。

    “走吧……我们先做一下样子,引一下背后隐藏着的人吧!”

    “喏……”年轻将领躬身行礼,静候年轻人从他的身边走过。

    微微抬头的他看着莫沉的背影有些发愣,曾几何时,年轻人还是他们押运的阶下囚,可如今,他已然成长为了一营之统领。

    自己并不知道那些劳神费脑的谋略和人心的险恶有多么煎熬,但自己知道,仅仅是一个副统领就付出了自己那么大的辛苦,可想而知……莫沉这个统领默默地背负着多少东西。

    轻轻的摇头,甩掉脑袋里那些杂念后,阿信快步追了上去,厮杀即将到来,又怎能顾得上其他……。

    莫沉大步的走着,之前在房中换上的灰色布衣倒是让他多了几分沧桑的成熟,也多了几分沉着的冷静感。

    “参见统领!”当他来到转角处的时候,两百苍澜营已经整齐的集合到了一起。

    “啊,等着吧。”一旁的士卒递过长枪,莫沉边接过边笑着开口。

    既然万事俱备,那就等东风的到来吧。

    仿佛在响应莫沉报,轻轻地微风掠过树梢,碎落一地的花瓣,成为季节里的残痕。

    城墙之下,笼罩在黑衣下的人抬头,两条手臂抬起,迅速的做了几个手势。

    散开的黑衣人们快速的朝他集合,他们的手中出现了一把把明亮的短刀。

    “准备行动!记得优先抢占城门,只有将大司马的大军放进来,我们才有活命的可能!”

    “喏!!!”

    “行动!!!”

    “呼……呼!!!”微风陡然化身为猛烈的狂风,席卷向那冰凉的城墙。

    莫沉眯着的双眼睁开,右臂抬起又挥下,“围杀这群人!”

    “杀!!!”

    近百黑衣人如鬼魅般跳动,迅速的来到了城门的门洞前方,可迎接他们的却是一把把架好的神臂弩。

    黑衣头领愣在原地,头上的冷汗唰唰直流,竟然真的有所准备吗?

    “杀!”后方猛然传来整齐的喊杀声,让黑衣人们纷纷惊讶的转头。

    两百苍澜营整齐的踏步向前,那恐怖的气场让人不由自主的狠狠颤抖。

    黑衣领头人突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里面满是血丝……。

    “呵呵呵呵呵……”他蓦然间发出一阵奇怪的笑声,有些自嘲,又有些悲凉。

    莫沉停下脚步,灰色布衣轻轻的随风抖动。

    “怎么?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感觉很可笑吗?”

    “呵呵,可笑不可笑又有什么区别呢,反正我只是颗被利用的棋子……,能达到目的,便好!”

    莫沉装作诧异的模样而挑眉,手臂竖直的抬起,“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既然参与了这事情,就要有赴死的觉悟。”

    “哼,来吧,战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何必多言?”

    “呵,好,如你所愿!”抬起的手臂猛然挥下,黑衣人的后方,一百神臂弩猛然颤动,射出了一支支拥有恐怖速度的箭矢。

    “自由作战!”黑衣领头人挥动短刀,口中急呼,这种情况下,也没什么打法可言了。

    “嗖嗖嗖!!!”极速的箭矢毫不留情的扎入一副副肉体之中,刹那间,血雨纷飞。

    黑衣人头领慌乱的格挡开三四支箭矢,眼中满是震撼,这究竟是什么弓弩?竟然有如此强大的直射能力!

    莫沉静静地的看着已经倒了一地尸体的战场,并没有选择动手,因为真正的好戏,还没开始。

    “杀向城门!今夜,吾带你们回家!”黑衣头领悲戚的呼喊着,冲向城门的身影显得那么的苍凉。

    仅仅是个三流战将的他根本造不成多大的威胁,一百苍澜营抽刀举盾,整齐的前冲,开始了一贯的杀戮。

    “唰!”“噗嗤!!!”伴随着一道道亮白的刀光,一个个黑衣人喷涌着热血倒地,颤抖着失去了最后的生息。

    黑衣头领疯狂的挥舞着短刀,双眼由于充血而变为了血红之色,可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部下一个个的倒地。

    “啊!!!兄弟们,等我!”他赫然燃烧了自己身体的所有机能,狂猛的攻向了人群中间的阿兴。

    阿兴放下盾牌,横刀入鞘,背上的陌刀赫然翻动,凌厉的斩向黑衣人头领。

    黑衣人头领低头闪过刀刃,短刀直刺阿兴的胸膛,竟然空门大开的放弃了防御,想以命换命。

    阿兴面无表情的转动长刀,丝毫没有顾忌那刺向胸口的短刀刀刃。

    黑衣人头领眼中闪过疯狂之色,并不是杀了这人他就赢了,而是只要能杀一个这从战斗开始到现在都没有伤亡的可怕军队里的人,就能破去他们的声势,为之后的行动做些贡献。

    “砰!”“刺啦!”燕尾盾精准的挡在了短刀的前进路线上,而陌刀的刀刃却没入了黑衣人的胸口。

    “战争……不是一个人的。”阿兴冰冷的话语飘出,让黑衣人的眼中带上了一丝复杂的神色。

    对啊,不是一个人,所以……兄弟们……我来了,咱们……一起回家。

    莫沉看着倒下的黑衣头领,深吸一口气,憋在了嘴里。

    “快快!!!”“给我围上!!!”

    后方的大街处突然传来了阵阵嘈杂的喊叫声,一个个燃烧着的火把,进入众人的视线里。

    “苍澜营听令,全体退到城门处!”

    “喏!!!”

    莫沉微微抬头,一步一步的退后,而他的对面,上千人正一步一步的前进而来。

    恍惚间,他看清了对方领头人的脸庞,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头。

    不是认识,而是这个人的脸,着实难看了些,交错在银色月光和火红色火光中的是有一块巨大黑斑的狰狞脸庞,那不堪入目的脸上正带着一丝诡异的阴笑。

    “咔!”上千人猛然止步,站在了严阵以待的苍澜营前方,一个个冷笑的看着他们,仿佛他们已经成了一群待宰的羔羊。

    “来者,何人?”

    黑斑男子摩挲着手指,轻轻一笑,“莫将军不需要知道在下是谁,只需要知道,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所以,你今晚,得入黄泉走一遭。”

    沙哑的声音让莫沉听的直皱眉头,他突然地笑了,眼睛带着恐怖的杀气看向面前那一群表情猖狂的人们。

    “不知道阁下哪里来的信心,能让我莫某下黄泉呢?呵呵,既然阁下有备而来,应该了解过我麾下战军的实力,仅仅千人,在我眼里,不堪一击!”

    “在下当然知道莫将军手下都是以一当十的精良士卒,可是,莫将军小看了我带来的人,他们都是各个势力培养的暗势力,战斗力不比你的人差多少,呵呵呵,有句话叫,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怪只怪莫将军做人不懂得低调,所以,明年的今晚注定是你的祭日!”黑斑男子舔了舔舌头,杀气腾腾的看向了莫沉。

    “我莫沉是个怕麻烦的人,也是个有分寸的人,从来都只是有多大的壶,就装多少的酒,也许在阁下眼中,你们这些势力加起来是很强大,可在莫某的眼中,尔等……只是群跳梁小丑!”莫沉难得遇上个会动嘴的人,自然是要斗上一番的。

    黑斑男子冷冷的瞪着他,开口道:“哼!别逞口舌之利,有什么底牌还请亮出来吧,如果要一一述说我们双方的布置和筹谋,怕是要说到天亮,届时浪费了这良辰美景,岂不可惜?”

    “哈哈哈哈哈,和痛快人打交道倒是挺方便的,也是,大家都是热血男儿,有什么,也不必藏着掖着。”

    “发信号!”莫沉头也没回的说了一句,身后的阿兴立马掏出火折子,点燃插在弓弩之上的箭矢那箭头处的燃料。

    随后,弓弩抬起,箭矢冲天而起。

    “啾!!!”如一道火红色的流星般,长箭划破空气,奋力的飞向半空,速度一直加快!但,再猛的劲儿头也有用尽的那一刻,箭矢逐渐减速,最后无力的停在了最高点,仿佛燃烧完了最后一丝后劲儿般轰然爆裂。

    “嘭!!!”随着四散的火星,城门门洞上方的城墙之上突然冒出一个个弯弓搭箭的士卒,死死地盯着下方那群密集的人群。

    “哥……就这些?”黑斑男子不屑的笑着,双手摊开,脸上已经带上了一丝轻松的神色。

    他本以为莫沉会有更加强力的底牌,可,现在看来,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两个笼罩在黑影下的人踏步走出,他们一男一女,一高一低,一刀一剑。

    “找了两个配合默契的二流战将来对付我吗?”莫沉眯着眼笑着,眼睛却看向了人群中一个始终低着头的身影。

    “好啦,莫将军,既然底牌也亮了,是不是也该切入正题了?”

    莫沉背起双手,眯着的眼睛轻轻地眨了眨,神色唯有平静。

    “全体听令,杀!!!”黑斑男子这次定没有等他回答,他狠狠地抽出长剑,杀意澎湃的带着上千人急冲而来。

    莫沉抬起右手,眼睛盯着前方敌军的脚步。

    “全体听令!”城楼之上,面无表情的男子抬手后迅速的挥下,“放箭!射杀苍澜逆贼!”

    与此同时,莫沉沉声呼喊:“山,盾!!!”

    “唰唰唰!!!”“砰砰砰!!!”从头顶飞射而来的箭矢被一面朝天的盾墙精准的抵挡,而盾墙之下,数百箭矢飞射而出,扎进了前方猛冲的势力联络。

    黑斑男子愣了,城墙上面无表情的男子也深深地皱眉。

    他们两人此时心中唯有震惊,他竟然知道了?!

    莫沉挥手示意众人撤去盾墙,笑着开始往前走去。

    左手持枪,他的右手开始解自己身上的那一层灰色的布衣,每走一步,就解开一些,等到在黑斑男子前方一百米停下时,他的身上,显露出了青蓝色的战甲。

    那一年,洛阳城门处,年轻人身穿苍狼战甲,手持玄龑长枪,在众目睽睽之下,怒而喝骂:“一群只会偷鸡摸狗的孙子们,真以为你们能要爷爷的命?!”

    事实上,不是每一次筹划都会成功,但是每一次成功都必须筹划,而这之后还有一句话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筹划了,但没有了那份气运,一切也是枉然。

    就好比此刻深深地皱眉走到黑斑男子身旁的阎芝,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何莫沉会知道自己是那个关键时期反戈一击之人。

    “你是怎么知道的?”他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声,因为他不服。

    莫沉邪魅的一笑,“我这个人对反常之事最为敏感,你本来是城防军中一个逆来顺受的都尉,却在我接管后主动申请与苍澜营一同战斗,这就已是反常。再加上,夜晚,其他士卒都有所轮换,而只有你手下的士卒一直未曾休息。最后,正常的一千人看到数百精兵加上面数百弓箭手不可能不惊慌,但他们却仿佛胜券在握……这样一来,就不难猜出上面的数百弓箭手其实是他们的同伙儿。”

    阎芝死死地捏住拳头,任由指甲陷入了皮肉之中,无论他多么的小心翼翼,还是小看了这个可怕的年轻人……。

    黑斑男子愤怒的挥手,“全部给我杀!今日,决死一战,打开城门!!!”

    “杀!!!”

    莫沉也冷笑着挥手,转动长枪,冲向了扑来的敌人。

    事情既然已经明了,那剩下的自然是只有决出最后的赢家。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