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强老婆:霸道总〕〔重启飞扬年代〕〔子衿之心望君莫离〕〔清妾〕〔总裁老公,抱紧我〕〔风流青云路〕〔宗师星际行〕〔万古神帝内〕〔王牌特种兵〕〔穿越大反派〕〔亲爱的塞巴斯〕〔罗马全面战争之异〕〔美女总裁的极品兵〕〔猛鬼收容系统〕〔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仙无常有〕〔都市之少年仙尊〕〔兽世霸宠:纪爷,〕〔次元大追逃〕〔德意志涅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铁血骠骑 第67章 脱壳,鱼亡,围杀
    莫沉大摇大摆的回到了自己暂时的住所之中,当他踏入房门之后,他的住处右侧方一处阁楼上一个低着头的人悄然浮现。

    两只细小的眼睛盯紧了莫沉房间的大门,而他的不远处一个瘦高的身影同样看向了莫沉的房间,不过他看的地方是窗户。

    二人几乎目不转睛的紧盯着,可以说莫沉只要有动静,他们就会知晓。

    而进入房中的莫沉则是安静的躺在了床上,不管对方如何,他是不会着急的。

    房间里的莫沉与外面监视的二人突然默契的保持了沉静的状态。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流逝,房外的二人眼睛看的有些疲惫,不时的眨几下来缓解。

    他们所在的街道尽头,突然出现了一个慌慌张张的男子。

    男子一边疯狂的跑着,一边喊着:“救命!救命!杨老鱼要打人了!”

    他的身后,一个中年人健步如飞的追了上来,嘴里喝骂着:“你和狗崽子!喝了老子酒不赔钱!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监视着莫沉房间的二人微微侧头,看了一眼就继续看向了莫沉所在的房间。

    房间之中,听到吆喝声的莫沉“唰”的坐了起来,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他默默地走向柜子,拿出了一套朴素的灰色布衣。

    而此时街道上奔跑的男子转头看了看后方,惨叫着扑向了盯着莫沉房间窗户的那人。

    监视者自然不会让他撞到,他身后推住男子,眼中满是不悦神色。

    在他的拦截下,中年人终于追了上来。“狗崽子!再跑啊?!嘿嘿,看老子今天不把你剥皮抽筋!”

    “杨老鱼……俺就喝了你半坛酒,你有必要追俺三条街吗?!”男子苦笑着喊着,还打了一个酒嗝。

    “哼!就是喝老子的酒一口也得留钱!你小子想喝霸王酒,没门儿!”

    “喂,你们两个,滚去别的地方吵!”一直没说话的监视者不耐烦的开口,眼中满是冰冷的杀气。

    “呦呵,俺们两个说话,有你什么事?”中年人恶狠狠的瞪着他,对他那个口气很是不瞒。

    “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监视者伸手按在腰间的长刀刀柄处,杀气弥漫而出。

    “小子,你帮老子收拾这家伙,你的酒钱俺变不要了,如何?”

    “嗯?这感情好啊,打架这种事,俺还是乐意的!”

    监视者脸色一变,看着突然化敌为友的二人,有些恍惚。

    “嘭!”阁楼上的另一个监视者冷着脸跳了下来,长刀已经握在了手中,“再不离去,死!”

    中年人愣了愣,“嘿嘿嘿,两位爷,饶命饶命!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别介意哈,俺这就走!”

    他说着揪住了男子的耳朵,拖着惨叫连连的男子朝街道的转角处而去。

    两个监视者对视一眼,刚刚跳下来的那人一跃而起,地上的那人也转头,二人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

    街道转角处,中年人悄然伸头,看两人并没有什么异常后,嘴边勾起了一抹冷冷的笑。

    “去回报老爷,计划顺利完成……。”

    揉着耳朵的男子轻轻点头,迅速的离开。

    中年人抬头看了看天色,嘴里轻声呢喃……“夜晚,来吧!”

    随着时间的流逝,黝黑的夜幕在许多人的期盼中姗姗来迟,而诺大的洛阳城随着暗沉的天色陡然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压抑气氛之中。

    幽深的宫城内,天子在灯下看着一副竹简,他的身旁,两颗珠子在圆盘中咕噜噜的转动着,不时发出一阵清脆的撞击声。

    黑影赫然浮现,向着天子行礼。

    “准备好了?”

    “嗯……”

    古井无波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天子缓缓起身,消失在黑暗的角落中。

    洛阳东门,高大的城墙之下,一股穿着黑衣的身影悄然而至,为首那人轻轻地做了几个手势后,一群人默默地散去。

    与此同时,在府中吃着葡萄的杨彪接到了邀请,邀请他前去醉香楼……。官至太尉的杨彪只是笑了笑,带着两个随从就往醉香楼而去。

    而在他离开一刻钟之后,眯着眼的董承从杨彪府邸的侧门而出,潜伏进了夜色之中。

    “吱呀……”破旧的木门被打开,人影顺着微弱的星光从房中走出,抬手摸了摸左脸的黑斑,他微微一笑,踏步向前,身后,数十个黑影紧紧的相随。

    “哎呀,欢迎大人!”抹着浓妆的中年妇人一脸谄媚的走上前,冲刚刚走进门的杨彪行礼。

    杨彪笑着摆手,“王婆不必多礼了,带吾去该去的地方罢。”

    “呵呵呵呵呵,大人还真是心急啊,罢了罢了,跟我来吧!”王婆扭着肥硕的臀部走在前方,杨彪则是憋着呼吸跟在了她身后,不是他喜欢这么憋着,而是,前面那位的胭脂味道着实重了一些。

    王婆一路不紧不慢的将杨彪带到了一处房间外,弯腰伸手道:“大人请吧,贵人已经在里面等候了。”

    杨彪点了点头,“有劳王婆了!”

    “咯咯咯,不客气,大人以后常来就是!”

    杨彪苦笑着住嘴,推门而入。

    “让吾看看,是哪位贵客在等候?”他大步走入屏风之后,入眼处,是个苍老的背影。

    “杨太尉,见到老夫,是否有些惊讶啊?咳咳……”老人转过身,满是褶皱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啧啧啧,吾当是谁呢,不过……鱼老会亲自邀请,吾的确有些受宠若惊。”

    “呵呵呵呵呵,咳咳……杨太尉已然位列三公,能应邀而来,咳咳……是老夫的荣幸才是。”老人看了看毫不客气的坐下的杨彪,那张仿佛老树干的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情绪。

    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杨彪耐心的等待着老人用苍老的手泡着散发着清香的茶水,良久之后才抬头。

    看着那对浑浊的双眼,冷笑道:“今天鱼老请吾来,总不会就是讨论这尊卑一说的吧?”将老人倒好茶水的茶杯端起,杨彪用嘴吹了吹,他一向怕烫。

    “呵呵呵,老夫年事已高,自然不会浪费更多精力,请杨太尉来,一来是为了看看太尉大人对我们卫家的看法,二来嘛,是想问问那位年轻将军的对策是什么!”

    杨彪端起茶杯的右手僵了僵,随即一笑,“鱼老凭什么会认为吾会将一切告知于您呢?”

    “哈哈哈哈哈,咳咳……其实,咳……老夫就是没那个精力去了解了,所以只好把你这个知情人叫过来问问。”

    杨彪微微皱眉,他丝毫不敢小看这个眼睛都浑浊了的老人。

    “呵呵……袁家的北边儿应该是车骑将军去了?”

    杨彪呆滞的看了看窗户,随后眯着眼点了点头。

    “天子转移了?”老人看似不经意倒茶时的随口一问,却让杨彪的眉头深深皱起。

    自己门下出了叛徒么?……看来他说的没错啊!

    “呵呵呵,既然鱼老都知道了,又何必问我?”

    “老夫知道的只是你们的原计划。”老人眯着眼强调,换来了杨彪冷冷的一笑。

    “不过,老夫倒是猜到了一些……想必,那位姓莫的年轻将军此时已经不在他自己的住处了吧?”

    杨彪的头上隐隐出现冷汗,他眯着眼强行保持冷静,却也只能微微一笑。

    “那鱼老不妨猜猜,那位年轻将军去哪儿了?”

    “宫城,或者东门!”老人吐出两个词语让杨彪悄然松了口气,莫沉的目的地并不是那些地方……。

    “亦或者是,西墙?”刚刚松了口气的杨彪再次神经紧绷,他脑袋有些发烫,眼前这个老家伙真的过七十岁了吗。

    “想必所有人都觉得我们会选三个方面动手,可是,你们忘了,那个最终的目标是三家共同的目标。”

    茶杯从手中滑落,杨彪脸色有些惨白,他抬头死死的看着老人的眼睛,良久之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伸手从桌上拿过茶壶,他边倒着茶水边笑道:“鱼老竟然猜到了全部的计划,那应该早就安排好了,叫吾来,不是白费功夫?”

    “呵呵呵,弘农杨家虽然根基不在此处,但毕竟是大家族,能不与你们动手,咳咳……的话!尽量,咳咳……就避免一下。”

    “这么说,吾还要谢谢鱼老保护吾之性命喽?”

    “你便当来与老夫喝了几杯茶,谈了一些事便是。”

    杨彪轻笑着摇头:“那可不行,吾是带着目的来的,必须打成目的了再考虑其他,您说呢?”

    老人怔了怔,心中突然的涌出了一阵不详的预感。

    不一会儿,老人脸色大变,慌忙的起身。

    与之对应的是杨彪那突然平静下来的语气,“您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都能考虑到,那个二十岁的年轻人自然也能想到一些,呵呵,鱼老啊,怎么数十年的谋事反倒让你忘记了那句话呢?不要小看任何一个敌人……”

    “来人!!!”老人怒而出声,可回应他的却是一阵嘈杂之声。

    “洛阳令周异在此,本官怀疑此处藏有犯上作乱的贼人,特请旨搜捕,一干人等须全力配合,敢有反抗者,格杀勿论!”中气十足的呼喊声让老人本就颤巍巍的身体更加的摇晃。

    “你们!好大的胃口!”他惊恐的看向杨彪,却只换来对方一个自信的笑容,“鱼老,人老了,就应该在家中颐养天年,你不觉得,现在,已经是后辈们的天下了吗?”

    “哼!鹿死谁手犹未可知!”老人突然挺直身体,哪里还有不时咳嗽的那副颤巍巍的样子。

    “啪啦!”房门被打开,年轻人踏步走入,手中提着一个还在唰啦啦的滴着鲜血的头颅。

    老人瞪大双眼,下一刻,仿佛失去力气般瘫坐在了地上……。

    杨彪喝完杯中最后一口茶,缓缓地起身,离去前留下一句轻飘飘的话,“送老人家上路吧,活了那么久,也够日子了……。”

    老人缓缓闭上眼睛,蓦然间发出一声叹息。

    一辈子与人勾心斗角,想不到……最后,竟输在了一个后辈的手中……游荡了数十年的老鱼,终究……还是要亡了吗?

    随着落下的刀刃,老人缓缓地笑着,直至,人头落地……

    而走出房间的杨太尉,只是冷冷的看着抱头缩在一旁的一众客人姑娘们,缓缓地摇了摇头,随后从大门口走出。

    脚踏在街道地面上那一刻,他抬起头,仰望着夜空,“那边……应该也开始了吧?”

    “轰隆!”木门被巨力击破,七八个黑影闯入房屋内,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领头人握拳咬牙,“果然!白天那两人是故意的!速去禀告主上,莫沉已经逃离!”

    “喏!”

    “哈哈哈……来了何必着急走啊,诸位,陪俺和尚几杯如何?”

    房屋四周陡然灯火明亮,黑影们看向门外,领头那人的眼中喷射着难以掩饰的怒火。

    出现在视线里的赫然就是白天那位追打男子的中年人,他的右手提着长刀,左手握着一个小巧的酒坛了,一张大脸笑的很是猥琐。

    “杀出去!!!”领头人猛然前冲,袖中匕首滑落在他的手中,直直的刺向仰头喝酒的中年人。

    王佑狠狠地将酒坛摔在地上,“老子最恨的就是别人在老子喝酒时候吵吵!弟兄们,上,砍了这群夜猫,喂老鼠!”

    “唰唰唰!!!”一把把战刀出鞘,随着跃出乌云的月光挥砍向那些仿佛飞蛾扑火的黑衣人。

    既然月光浮现,明月当然也不会落后太多,月牙儿羞涩的从云层中露出自己的身体,腼腆的看向大地,在看到满地猩红的鲜血后,它又仿佛受到惊吓般的躲进了另一片云层之内……。

    王佑仰头喝着不知道从哪儿又冒出来的美酒。

    士卒快步走来,行礼道:“副统领,已经解决了!”

    “嗯?好,集合,集合!俺们出发去另一边,都利索点儿!去晚了没肉吃,老子踹死你们!”

    五十个苍澜营战士立马撒丫子开跑,这位大哥可是真会揍人的主,得罪不起……。

    就在他们转移之时,宫城的外门缓缓地打开,提着战斧的徐晃一步一步的走出,那斧刃上滴落的鲜血随着他前进的身体画出了一条暗红的线条。

    但它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随后而来的无数大脚将它的痕迹轻易的抹除,只剩下了一地微微湿润的尘埃。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